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男人向左,婚姻向右 > 章节目录 第17章 感化不良之师(4)

第17章 感化不良之师(4)

    关于尹泽浩,我已经有太多的遗忘。我岔开话题,说:“薇薇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稳定,不过,你和秀秀也要多关心她的思想动态,可别让孩子有太大的压力啊。”说完这番话,我的嗓子突然又有些痒,随着就又咳嗽了几声,我朝尹泽浩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就走到卫生间吐痰。

    “丹丹,你没事吧?”尹泽浩在卫生间门口问道。

    咳嗽了好一会儿,气管终于顺畅多了,我洗了把脸赶紧走出卫生间,正看见尹泽浩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表情有些焦急。我礼貌地笑笑,然后说:“没事,有点感冒。”

    “哦,吃药了吗?”我看到尹泽浩轻轻叹了一口气,就又用怜惜、温柔的眼光看着我。我点点头,然后自然地又走到沙发跟前,尹泽浩也跟过来。

    这时,接到静瑜的电话,我心里暗喜,收起电话,对尹泽浩说:“你小姑姑搬来很多零七八碎的东西,要我过去帮助整理呢!我告诉薇薇了,中午她会在同学家吃饭的。”

    听我说完,尹泽浩已经走到防盗门的门口。他一只手拉住我家的防盗门的门把手,然后他慢慢转过头来,一字一顿地说:“丹丹,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是因为太喜欢你,才犯下当年那个错误。我不求你的原谅,只求你别再把我理解成你想的那样的人,行吗?”

    我呆愣在离尹泽浩一米远的位置,我知道我的眼泪已经无声地淌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是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委屈……

    静瑜的新家在五层,爬五楼的楼梯对于我来说相当困难,好在我只是咳嗽,哮喘病并没有犯,敲开静瑜家门的时候,我依然满头大汗,不过相比前些天,我的身体算是好多了。

    我把自己扔在沙发上,静瑜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把鞋脱掉半靠在沙发上,然后说:“歇一会儿,我帮你收拾。”

    静瑜一边拿抹布擦从箱子里取出来的陶器,一边说:“你以为我真让你干活儿啊?”刚说完,静瑜就站起身走进厨房。过了一会儿,她从厨房端出来一盘水果,是北方不常见的火龙果。

    火龙果是切好的,我毫不客气地拿起一块,然后好奇地问:“你们家刘仓建越来越腐败了,开始有人送礼了?”

    静瑜嘿嘿地笑笑,然后说:“也就是送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谁用得着他干什么大事啊,一个小小的科长。火龙果有一箱呢,走的时候拿一些,我都装好袋子了,一会儿,菁菁也来,我也给她装好了。”

    我咬了一口火龙果,然后刻意夸大了愉悦的表情说:“嗯,好吃!”

    这时,菁菁也来了。她刚一进门就灰着个脸。还没等我和静瑜开口问,菁菁就一屁股蹲在沙发上,然后就说:“可气死我了!张虎真反了他了,敢和网友见面去!”

    “啊?!”我和静瑜同时睁大了眼睛,做惊讶状。

    “到底怎么回事?”静瑜停下手里的活儿,凑近菁菁,一副无比期待的架势。

    “啊什么啊?快帮我想办法啊!”菁菁也顺手拿起一块火龙果,一口就咬了下去,吃的那个劲头真像是咬她老公的手指头一样解气。

    “菁菁姐,你有他们见面的证据?”我有些怀疑菁菁说的话。在我看来,张虎还不至于那么着急以牙还牙。

    “没有,我只是看到了聊天记录,说是要见面。”菁菁拉着个脸,满脸鄙夷的神色。

    “真是的,我还以为是真的呢?”静瑜站起身,又回到她那箱瓶瓶罐罐前忙活了起来。

    静瑜终究是忍不住好奇心,就又凑过来问菁菁:“那你和李建国还那么如火如荼的?”

    “哎……这小子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和我吵架,之前吵完架还千方百计哄我,可是最近总是躲着我。打电话也不好好回,他总说单位挺忙,要不就说他老婆查得太紧。”

    说话间菁菁已经吃完两块火龙果,她站起身,卷起袖子,走到客厅中央帮助静瑜收拾去了。

    静瑜一边干活,一边劝菁菁,她说:“人家也是有家庭的人,你要是像折磨张虎那样折磨人家,谁能受得了啊?”

    静瑜这句话还真是切中了菁菁的要害之处,菁菁听了却是不以为然,她又瞪了一眼静瑜,然后说:“男人要是和女人讲道理,那还是男人吗?再说了,爱我就应该拿折磨当享受才对。”

    菁菁这样说我一点也没觉得意外,这正是她的作风。我知道,我和静瑜任谁劝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我不再说话。

    菁菁发号施令般对我和静瑜说:“丹丹,待会儿我给你张虎的QQ号,你有空开导开导他。静瑜,我给你那女人的QQ号,你替我套套那女人的话。”

    我和静瑜不由得面面相觑,谁也不理会菁菁的话茬儿。

    “我说你们俩,见死不救,是不是?”菁菁像是不认识我和静瑜似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

    “菁菁姐,我们哪里对付得了这些啊,你一个人对付他俩那还不是绰绰有余啊?”我说了这句,静瑜也紧跟着说:“就是啊,我们俩加一起,也不行。丹丹呢,那么温柔,没两句,就让你家张虎给忽悠了。我呢,又这么单纯,对付不了,对付不了。”静瑜还刻意做出了很柔弱的表情,眼神那样凄迷地看着菁菁。

    菁菁见静瑜的样子,很快就甩给静瑜一句:“就知道你是个吃菜!”静瑜又嘿嘿笑了笑,不再做声。

    并不是我和静瑜不愿意帮助菁菁,而是我们俩都知道菁菁的性格,她总希望我们做的事情完完全全按照她的意愿来。况且这件事,菁菁要的效果无非是让我变相地痛骂张虎一顿,让静瑜也羞辱那女人一通。可是,我和静瑜都是那种就是花钱雇我们骂人也骂不好的人。

    静瑜说完,我看菁菁有点不高兴,然后灵机一动,说:“菁菁姐可以用陌生的号加上大老虎和那个女人啊。这样的话,你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你自己就把他俩给收拾了,即使你两边挑拨,那谎话也是天衣无缝的。”

    菁菁立刻露出喜悦的神情,她笑嘻嘻地说:“还是丹丹聪明,这点子好,嗯,就这么办。”

    这时,我感觉气管有些舒服了,然后就站起身走到客厅中央的几个箱子前,刚要弯腰收拾,静瑜说:“你还是挑本爱看的,一边看书去吧,书很久没有动了,有发霉的味道,你还是别弄了。”

    “真的?”我俯下身笑嘻嘻地看着静瑜。这时候,菁菁说话了,她说:“去吧,不看书就上网去吧,看看梦影昨天回来没,说要是昨天到了咱们村,今天就会来这里的。”我爽快地答应,然后就跑到静瑜的主卧里开电脑去了。

    果然,梦影是在线的,看到我上线,她很快就发来了信息,她说:“本来我想只告诉菁菁,打算给你和静瑜惊喜的,看来我暂时回不去了。”这句话后面还有一个难过的表情。

    我连忙问梦影为啥不回来了,梦影打字也很快,不一会儿,她说:“王胜利的妹妹住在我家,整天地耷拉着个脸,我还得担心她寻死觅活的。”

    “寻死觅活的?”我有些惊讶。

    “哎……找机会再说!”

    我又宽慰了梦影两句,梦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她打了一句:“对了。”

    我忙回复:“嗯?”

    “张虎和菁菁到底闹成什么样子了啊,张虎没事总是给我打电话、发信息诉苦。他表达的也不是特别清楚。”

    “给你诉苦?”

    “是啊,有时候电话一打就是半小时。你说我能说什么啊,不管怎样,菁菁那点事,我打死也不会泄露给张虎的。不过啊,我可是真担心,要是哪天张虎以牙还牙报复菁菁,弄出点什么事,哎……”

    还没等我说话,梦影又说:“你说菁菁会不会怀疑我勾引张虎啊?”

    我发了个禁止说话的表情给梦影,意思是不许她继续说了,菁菁很敏感,突然来翻我的聊天记录也不是不可能。很快结束了和梦影的话题,我回到客厅,赶紧把梦影不回来的消息告诉菁菁和静瑜。静瑜只是嗯了一声,便又投入到她俩的谈话中了。我表示出感兴趣,俯下身,问:“说什么呢?”

    菁菁头也没抬地说:“刚表扬完你家李静涛,正警告静瑜呢。”

    “嗯?”

    菁菁继续对静瑜说:“他们家李静涛,闷棍一根,外面的女人也不喜欢那种类型。你们家刘仓建就不一样啦,他那张嘴皮子可不是一般的利落啊,就他当众夸你的那一套,是女的就架不住。你别看刘仓建没什么钱,也不是官儿,可是现在的女人真的是叫人无语,倒贴行不行?”

    菁菁说完还在摇头叹气,她是在给静瑜敲警钟。可是,话从菁菁嘴里说出来,总觉得讽刺,菁菁理直气壮地勾引别人老公,怎么事情反过来,她的论调就全变了?

    菁菁可能也觉得不妥,她紧接着说:“当然,我和李建国还是有爱情做基础的。”说完自己尴尬地笑了两声。

    我趁机会赶紧插了一句:“谁说我家静涛不讨人喜欢?说不定到外面还是抢手货呢?”

    “切!说她老公老实,没花花肠子,她还有意见了啊!”菁菁白了我一眼,然后和静瑜面面相觑。

    静瑜又把话题扯到她自己那儿,她说:“打死我我也不相信我家刘仓建会做那种事情,他特别在乎我,你们也都看见啦!”

    这下轮到菁菁给我递眼色了,菁菁总是看不惯静瑜和刘仓建在人前秀恩爱,在菁菁看来,纯属是表演,而且演得假惺惺。

    我对静瑜的天真也是无语,不过也可以理解,谁愿意怀疑自己老公呢?我笑了笑说:“你家刘仓建是很受女人欢迎的类型,不过,即使我家李静涛也不见得没这个可能。”

    “就是啊,还是丹丹有忧患意识。”菁菁趁机巩固自己的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