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男人向左,婚姻向右 > 章节目录 第8章 幸福生活(3)
    我忍住想发的脾气,压低语气,拍拍浩雨的肩膀说:“浩雨乖,先好好吃饭,你说的问题,我明天打电话和老师沟通一下,好不好?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你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拒绝和小朋友一起玩儿,知道吗?”我把浩雨往我的怀里搂了搂,然后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果然,浩雨抹了一把眼泪,点了点头,又拿起筷子吃起来。

    饭毕,静涛显得很疲惫,他很快就去卧室躺着了。我给浩雨洗脚,然后安排他睡觉。家里突然安静极了,死一般的沉寂。

    大病初愈,我的身体终究很虚弱,我太需要营养和休息了,这天夜里,我竟然心慌得像是得了心脏病,肚子也感觉饿极了,不知道是胃里还是心里,一大片空落落的,我想立刻吃点东西,大口大口地吃。

    按亮床头柜的灯,我披了件外衣想从床上挪下来,可是,我的头晕乎乎的,我只好坐定,不敢随便乱动。

    “丹丹,你干吗?”静涛迷迷糊糊地问我。

    “我饿了,想吃东西。”我如实说,声音低沉到我自己听着都费劲,不过,我断定静涛听到了。静涛“哦”了一句,翻了个身继续睡。

    “静涛,我有点头晕。”我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想隐瞒我头晕的事实,因为我害怕如果乱动我会栽倒在地。

    “嗯,你吃什么?我去拿。”静涛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再次占据了我的大脑,一种无来由的痛苦袭击了我的全身,不是疼痛,胜似疼痛。只觉得自己又要活不成了。

    很奇怪,传入我脑子的念头就是想吃几个鸡蛋,喝一大杯热的牛奶,这样的想法强烈到无法遏制。

    静涛并没有等我说就径直走出卧室。

    一会儿工夫,他走进屋递给我一个蛋黄派还有一袋纯牛奶,然后哧溜一下就又钻到被子里。

    我迫不及待地撕开蛋黄派的包装,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三个蛋黄派下肚,我却丝毫没有饱的感觉。相反,因为食物的刺激,我更加饥饿,更加心慌。

    我像是着了魔一样的,就是想吃几个鸡蛋喝一杯热的牛奶,我想只有那样我才不至于昏过去。我再次试着挪动身体,可是该死的蛋黄派根本没起作用,我还是心慌。

    要不喝了这袋冷牛奶?不,我的胃不允许,我决定再让静涛辛苦一趟。

    静涛听到我说出自己的想法,再次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但是这一次我看到他眼里的极不情愿。他讪讪地看了看我,然后不耐烦地说:“这么多现成的东西你不吃,大半夜吃鸡蛋,你吃的可真全乎。”我假装没看见,我没有力气向静涛解释更多的话,我只是非常虚弱,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

    静涛没有说什么,他再一次走出卧室。不一会儿,他端着一只碗进了卧室。碗里有三个鸡蛋,静涛还把热好的一杯牛奶也放到床头柜上。我顾不得讲究,随手就拿起床头柜我的杯子,我看了看杯子里有半杯水,就把滚烫的鸡蛋放进去,稍事片刻我又迫不及待地捞出来,然后再放进去一个。

    三两口,我就把第一个鸡蛋给吃掉了,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吃完,我端起牛奶试着往嘴里送,牛奶还有些烫,但是我还是恋恋不舍地慢慢吮吸。

    果然,当牛奶喝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踏实起来,就好像之前我的心脏是左右摇摆到处乱窜的,而现在,它听话了,回归到它该待的位置。

    我这一系列动作都看在静涛的眼里,他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说:“丹丹,你没中邪吧?”

    我难为情地笑笑,被静涛这样说,我一下子脸红了,这么多年,静涛这是第一次见我如此狼狈的吃相,我有一点尴尬。只见他眉头紧蹙,眼神肃穆,他喃喃地说:“你不是最讨厌吃鸡蛋吗?”静涛说的没错,生完浩雨,婆婆硬逼着我每顿饭吃俩鸡蛋,我每次都像是完成吃药任务一样,鸡蛋吃在嘴里在嘴里打转,就是不愿意往下咽。

    “饿了,就是想吃。”我淡淡地回答。然后抬头看看表,已经夜里十二点了。我没有把刚才我心慌得要命的感受说出来,大半夜的,不想让静涛担心。

    我慢慢地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手,然后又回到床上来。我的步伐虽然缓慢,但我没有再次头晕。

    “不晕了?”静涛问我。

    “不晕了。”

    “咋这么快?”

    我这才去再次看静涛的脸,原来,他正用怀疑和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他冷冷地笑了几声,然后轻松地说:“故意折磨我,折腾我吧?对不对?”

    “不早了,快睡吧。”说完,我熄灭床头的灯,不想理会他。黑暗中,我听到静涛说了句:“以后饿了就吃现成的东西,别动不动就让别人伺候你。”

    如此刻薄的话对于静涛算是家常便饭,此刻,我更不和他计较。他让我搅得睡不好觉,况且我的症状真的像是在装傻,所以,他的话即使再刻薄,我也当做没听见。

    接下来的几天我经常会心慌,不过,我已经有了经验,就是赶紧给自己煮鸡蛋热牛奶。

    空闲了的时候,我给我一个做内科医生的同学打电话咨询了一下,他怀疑说是营养不良,不过他说如果我有其他不适,医生是不会让我出院的。听了这话,我心里亮堂多了。

    连续几天做早餐,静涛很快养成了习惯。不过仅仅是打点豆浆、热个馒头。午饭和晚饭大多数都是我来做,我的呼吸道由于插呼吸管太久的原因,总是反复感染,所以,我不能炒菜。中午我尽量做凉拌的菜,晚饭的时候由于浩雨也在家吃,我就会戴上口罩,勉强炒两个菜。静涛一如既往坐享其成,在他看来,我肯定能行,否则的话,就会等着他来做了。而我,宁可身体吃点亏,也不愿意看静涛的脸色吃饭,况且浩雨正在长身体,他只会做一些白水煮挂面之类的给孩子吃。

    我对我房间卫生的要求逐渐降低,我的体力是有限的,屋里乱一点又不会影响孩子长身体。刚开始我总是忍不住去收拾,可是有几次我由于运动过量总是持续心慌、气短。再以后,我就劝自己,没有什么比身体更重要的了,如果再有下一次呼吸衰竭,我不会那么好命再创奇迹。

    在家养病,的确闲得无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在家上网。我登上我很久不用的QQ号码,居然连一个人的留言都没有,我也喜欢上网聊聊天,可是,每次都是像查户口似的问问对方的性别、职业、年龄,就再也无话可说。

    因为我喜欢绿萝的生机勃勃和无限朝气,所以我给自己起了个新网名“绿萝”。

    或许我还沉浸在重生之后的喜悦中,我特别有和人聊聊天的欲望。不过我的QQ好友里除了同学就是同事,我不想在我这么闲的时候耽误大家太多时间。

    我把QQ隐身,找了段初级的瑜伽视频我试着练习。两个招式没练下来,我就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不一会儿,我就累倒在沙发上。

    刚躺下,就听到可视门铃在响,谁来了呢?

    看着可视门铃视频里那张熟悉的脸,我不禁惊诧,声音不由自主提高八度道:“不会吧?你飞来的?”不成想,我刚才还和梦影在QQ里寒暄了几句,这会儿,她就出现在我家门口。

    梦影最近挺忙,她脑子灵活一些,什么赚钱就倒腾什么。这不,她又承包了一家商场的几个柜台,招聘了十来个服务员,卖一些高科技的小家电。她只管上货,其余时间,就可以安心在家待着,她有时候还去给王胜利的商铺帮帮忙。

    梦影要请我吃饭替我压压惊,我自是喜出望外,我们几个死党很久不在一起疯了。

    梦影的行李很简单,就一个简易的双肩背包,一身休闲装,很流行的中性。这是她保持了很多年的风格。她身材虽然不是曲线玲珑,但是身高足够,身体纤瘦,看上去像是刚从校门走出的大学生。

    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居然还吻了我的额头。我假装厌恶,俏皮地瞪她一眼,说:“滚!”

    她咯咯笑起来,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情,她说:“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还阳了,嗯,看来,阎王不好你这口,额头是热的,活的!”说完,她就自顾自哈哈大笑。

    有这么庆祝我大难不死的吗?我被梦影搞得哭笑不得。

    我知道梦影还没吃早餐,就赶紧给她热牛奶,又拿了几块麦香蛋糕放到餐桌上。梦影就是干什么都快,这个时候,她早就卸下背包从卫生间走出来。

    “你现在去给静瑜和菁菁打电话,中午咱们聚聚。我带你们出去吃。”梦影喝了一口牛奶对我说。

    我约静瑜来我家,然后再一起去菁菁的美容院,等菁菁忙完再一起去吃饭。

    梦影喝完牛奶就去刷杯子了,这个时候,她包里的手机响了。我拉开拉链,拿出手机,用眼瞄了一下,是一条信息。我走进厨房,梦影正在洗手,我把手机递过去。

    “你看吧,真是的!”她的意思是干吗不直接把信息念给她听,可是,我没有随便翻看别人东西的习惯。

    她熟稔地打开手机,一边看,一边念:“你在你娘家了?”刚念完,梦影就用手捶了捶脑门,一副苦笑,道:“真服了!阴魂不散啊!”

    “哪个?”我好奇地问。之所以问哪个,是明知道梦影肯定会有情人,但我不很清楚她的情人换了谁,何许人也。关于梦影的这些桃花艳遇,我一般不打听,她有时候懒得和我说。

    菁菁对梦影的事却是了如指掌,静瑜每次听着她俩高谈阔论,总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显得特别纯情。其实,静瑜本身也就单纯,刘仓建是她的闪婚闪恋,并且是初恋,她的情感历程单纯美好,就是现在,也不掺杂一丝尘埃。菁菁总是用一种特别韵味的语气打趣,叫她:“圣女!”

    “我都说过了,见一面喝喝茶吃吃饭价格是三千,你来吧。”梦影迅速在手机键盘上打下这一行字,在没发送之前,就送到我的眼前。

    “你就堕落吧!”我想我的眼睛一定睁得特别大,梦影推着我到梳妆台照了照,说:“你真是少见多怪!”其实我了解梦影,她自己挣钱哪怕是再苦再累,也绝对不会为了金钱把自己的清高和孤傲放下。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

    “哎,别提了,这厮真痴情,他是××县的,是我和王胜利办离婚手续那阵子认识的。见过几次,都是因为空虚,后来我没有和他再见的欲望了。谁知道,都一年多了,他依然死缠烂打。”梦影一边摇头一边愤愤地说。

    “你给他的太难忘了呗!”我轻松地说。

    “我给他老婆和他姐姐打过好些次电话,说劝劝他千万别来烦我了,我都说了,即使不和王胜利复婚,我也不会再和他有什么了。”听到梦影的话,我疑惑地睁大眼睛:“就这?还纠缠?”

    这时,她的手机又响,梦影拿起来,按了一下,不耐烦地说:“我是不会单独和你见面的,没劲!你非要来的话,我和我的朋友就浪费点时间给你。”

    梦影干脆把手机免提打开,我听到那个男人很是没脾气地说:“我把卖场上的事交代一下,就开车过去,在哪儿吃饭你和你朋友定。”

    “就温泉假日大酒店吧,对啦,我朋友刚出院,你给弄点西洋参什么的补品,要上好的!”梦影直接用命令的口吻。

    “那你要多等一下,我去公司找一等品来。钱从来就不是问题,你别总是钱啊钱啊的。”

    “只是普通朋友见面,出钱请客,你是自愿不?我可不喜欢强人所难。”梦影追问,说完还轻松地笑了笑。

    “当然!你看你说的。我也没想别的,就是普通朋友。我其实吧……”

    梦影笑了笑,没等对方说完就挂了手机。我问梦影:“这人做啥的,你让人家拿西洋参干吗啊?”

    “他就是做药材生意的,其实这人可小气了,我就是要让他心疼钱,然后死心!口口声声不在乎钱,其实可小气了。不过,你就放心享用他拿来的补品,应该都是上好的。”

    “你说他真的会来?我觉得谁那么傻啊,明摆着来当冤大头,还干吗来啊?”我满腹狐疑,对梦影口中的这个人持怀疑态度。

    和这样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去吃饭,我还真需要勇气,在我看来,这莫名其妙吃饭的理由实在摆不上台面。

    我先小心翼翼地给静涛打了电话,请了个假,我只说梦影回来了,要请客,所以我到外面去吃饭。

    梦影叮嘱我说道:“等会儿静瑜来了,别提这回事,只说有个朋友给捎了点东西,顺便吃个饭,她是圣女,我可不想把她带坏!”

    “切!闹了半天,你就带坏我呗!”我瞪了梦影一眼,不满地说道。

    “你?你学坏还用我带?切!你的小思想可活跃着呢,不过肉眼看起来,还是个乖乖女,嗯嗯。”梦影把头往沙发后靠了靠,浑身上下打量着我,还露出诡异的坏笑。

    “什么叫做肉眼看起来?难道你是火眼金睛不成?”我翻了梦影一个白眼,说道。

    “这么多情的人儿,这么迷人的眼睛,会有多少人夜不能寐啊!”梦影托起我的下巴,做调戏状。

    “切!滚!”

    大约十点半的时候,静瑜来了,这时候,梦影又接到那男人的电话说他到县城了,要过来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