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我是你的替身爱人 > 章节目录 第35章 爱他会是地老天荒的事(4)

第35章 爱他会是地老天荒的事(4)

    今天的他是多么地帅,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认真地看过他。让她不能忘记的是他的眼睛,这是一双迷人的眼睛,时而阳光时而忧郁,他是矛盾的结合体,但却益发地让人着迷。有人说穿婚纱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女人,那谁又可以说穿着新郎礼服的男人不是最帅的男人呢?

    踮起脚尖,童嬅突然紧紧地抱住他,静静的教堂有她清亮的声音响起:“对不起,王梓。”她说完退开,然后看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抓起着地的礼服裙摆就向教堂门口跑去。米朵在她逃走的一刻站起了身,眼泪不受控制就滑了下来:“童嬅--”她口里喃喃唤着,沈告天站起身揽住她的肩膀:“这是她的选择,我们祝福她。”

    穿着新娘礼服奔跑在熙攘的街头,童嬅气喘吁吁地向前跑着,大步冲进机场大厅。穿过人潮,她试图在许许多多的候机乘客中找到那张熟悉的脸,可他是昨天就走的,怎么可能今天还能找到?窗外,一架飞机突然划向天际,她转过身,对着那架起飞的飞机喊:“王子祈,你给我回来。”似乎那架飞机里真的有她最爱的男人。

    她抛下了新郎,抛下了所有的亲人,她从教堂里跑了出来。虽然这场婚礼本来就会这样无疾而终,可她的心还是跟王梓、王家、爸妈、米朵和沈告天逐个说着对不起。走过她身边的人纷纷向她投来关注,她知道是自己身上那身雪白婚纱的副作用,也许别人会猜测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是被男人抛弃,会不会是逃婚,又会不会是疯子。她仰望窗外清澈的蓝天,那样湛蓝,那样晴朗,她的心却乌云密布,毫无阳光。

    回到家,她第一时间冲进浴室洗了一个冷水澡,冰凉的水滑过细嫩的肌肤让她的心都开始颤抖。镜子里那个哭得像泪人的女人真的是那个冷静的自己吗?为什么会让她如此陌生?

    空洞的眼神里有一个女人失恋后的绝望,似乎带走了她世界的每寸欢笑和阳光。她机械地关上开关,穿上衣服走出浴室。今天她是美丽的新娘,一个人一辈子应该只穿一次婚纱,可她却让自己的第一次拿来做赌注,最后她输得一无所有。

    电脑正在开启中,双眼看着启动的画面,眼泪早已停止,而且双眼里重回了她往日的平静,她要做最后一个尝试。

    她登陆QQ,打开邮箱里的漂流瓶,她写了一封漂流瓶扔向大海,让它决定他们的缘分,她要它帮她找回那场爱的缘分。没错,她相信他们是有缘的,她就是想用他们仅剩的一点缘分来找回那个让她输得一败涂地的男人。

    她给他一年的时间,要是他们真的有命中注定的缘分,那么漂流瓶会告诉他,她在他们第一次遇到的地方等他,等他帮她找回那条名为Angel s love的项链,她会将项链藏在一个他们有共同美好回忆的地方,要是他有心,就一定会找到。要是一年后,他没有带着项链和他自己出现,她会彻底死心,让他们的一切尘封在彼此的回忆里,她会找个爱人把自己嫁掉,她会找自己全新的生活,那时,她的生活里不再有他。

    坐在出租车前往机场的路上,她的右手一直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那里空空如也,已经不复见那条对她有特殊意义的项链。她在来机场前亲手将它埋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她和他美好的回忆,她相信他懂的,他会知道的。

    拖着一小箱行李走进机场大厅,她的思绪又开始飘散。刚才她打了个电话给米朵,她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她应该跟她说一声自己要离开的消息。她知道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改变,唯一不会变的是她和米朵之间的友情。她听见米朵用亢奋的声音说她和沈告天终于和好,听她说唐克永新交的女朋友怀孕了,他打算和她结婚,既然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他打算放弃诺诺的抚养权,说到最后,米朵还很臭屁地说,算他识相,要不然她会在法庭上打得他落花流水,这辈子别想再见到他的女儿。

    她知道米朵心里是心存感激的,如果他们当真在法庭上相见,对诺诺的心理和成长没有太大的好处。“现在好了,小诺诺永远只会知道她有沈告天一个爸爸,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也不会自卑,她还是以前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小诺诺。”她这样放心地对米朵说道。

    最后她当然说了很多很多不舍得她的话,但米朵也知道她的去意已决,只能说:“童嬅,不管在哪里,你一定要记住还有我这个朋友永远祝福你就行。”

    米朵现在幸福了,她没有什么牵挂了。虽然爸妈老了,但他们有童莉,她相信童二小姐会照顾好他们的。她不敢将离开的消息告诉他们,因为怕听见他们的哭泣和挽留,但她知道米朵会告诉他们的。

    她坐在候机的凳子上,突然一声熟悉的叫唤:“童嬅--”她瞬间抬头,居然是王梓。

    现在的她能够一眼就认出谁是王梓谁是王子祈,他们是这样地不同,一个阳光,一个冷漠。她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将他们两人认错,那是一段老天爷开的玩笑吧。

    “你怎么会来这里?”她站起身问道。

    “刚才去你家,听你邻居说你拿着行李离开了,所以我想你一定是来了机场。”王梓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沧桑感,和以前一样地温暖。

    “对不起!”她道歉。

    “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了,去找他吧,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告诉他,我真心地祝你们幸福。”

    童嬅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微微一笑。这个时候广播响起她该登机的信息,她倾身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王梓,去认回你的亲生母亲吧,不管怎么样没有她就没有你。最后,你一定要幸福。”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走进登机入口处。

    一年后

    炎热的八月就连吹过脸庞的风都带着热浪,太阳底下的人就像沉浸在一个热气滚滚的烘箱中。八月,每个学校都放着暑假,行走在静谧无人的校园里,只听到鸟儿在歌唱。

    童嬅踩着高跟鞋走在林荫道上,面前的一景一物是那样地熟悉,清晰的过往在脑海里回放,母校载着她曾经的点滴在心里盘旋,仿佛昨天发生的一样。

    一年的时间原来过得那么漫长,她没有游玩太多的地方,仅仅在法国普罗旺斯度过了不长不短的十二个月。看着那个被自己圈上去很久的日子最终来临时,她终于还是迫不及待打包行李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这座拥有他气息的城市,让这熟悉的气息包围她的生命。她热爱这样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活过来了一般。

    今天的天气真好,好得让人意想不到,那火辣辣的太阳照耀在身上的感觉真的是硬生生地疼。尤其在午后的这个时分,太阳更加地毒辣,每个人都避之唯恐不及,没有人像她今天这样如此地喜爱。那闪耀的光亮,那晒得人汗流浃背的灼热,都很好地减除了她从脚底荣升起的紧张感。她尽量让自己悠然地走着,轻松惬意,仿佛晚餐后愉快的散步,一步一步如此坚定,如此轻快。她在脑海里慢慢回忆母校带给自己的美好过往,看看那棵曾经刻过誓言的大树如今的痕迹,手抚摸上去的是那年恶作剧过后的欢声笑语,喜欢那年米朵曾说:“如果过了今天,我们怎么也回不到这天了。”这样的忧伤,现在她们才懂。

    视线慢慢向前移,脚步一步步向前,她的唇角不自觉紧抿在了一起,前面所有的悠然自得终于在临近那里时功亏一篑,阳光照出的自己的倒影居然也有了细微的颤抖,可脚步还是异常坚决地移动。终于,她走到了这个转弯口,没有人,远远地她就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除了自己。在这一刻她感受不到任何一个生命的呼吸,一瞬间,她整个人都靠在了墙壁上,他没有回来?

    阳光刺中她的眼睛,她微微侧头,眼角余光被另一夺目的亮光抓去视线。慢慢转过头,她用右手紧紧抓住墙角,眼睛这个时候变得刷亮,就如黑夜一颗闪耀的明星。她全部的目光都注视到放在阶梯上的那个小锦盒上,那条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的项链,就如黑夜里的夜明珠般璀璨。

    走上前拿在手中,让真实更贴近自己,是她的项链,真的是她的项链。她喜悦地转身,一个背对着阳光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的不远处。双眼里慢慢放大的影像,最后传达到大脑里的名字,她突然就笑了,他终究还是来了,他终究还是在茫茫网海中收到了她的漂流瓶,他终究还是知道她将Angels love项链藏在了他们曾经度过七天的海边度假村。喜悦已经全然覆盖了以往的悲伤,她激动地跑上前,王子祈站在那里张开双手迎接她。她扑进他的怀抱,轻声说:“你回来啦?”这一刻她除了开心的笑没有眼泪。

    “我回来了。”王子祈从未笑得如此温暖,紧紧地抱着她,这一刻他们如此地幸福。他知道可以在茫茫网海里收到她的漂流瓶是一件多么令人惊奇的事情,这证明他们的缘分:“谢谢你那么爱我,还好你那么爱我,要不然我这辈子会孤独终老的。”

    一年前,他以为王梓适合她,所以他愿意无条件地退出。可一年的时间只证明,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他永远做不到祝福和忘掉,所以……“我爱你!”他在她耳朵边说出这个世界最动情的情话。

    她等到了,她今天终于等到了,他一定不会知道她等这句话等了多久。她仰起脸看着他温柔的脸庞,笑着柔声回应:“我也爱你!”话音刚落,他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彼此的呼吸就这样吹拂在对方的脸颊上,真实地告诉他们这一刻都是真实的。

    他们爱的缘分,终于在这场盛夏得以完满地落幕。阳光,更加耀眼了,似乎载满着对他们无尽的祝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