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公主小妹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庆典中的波澜
    鉴于我和顾小少相看两厌的状态,我们决定分开HAPPY.

    我蹲在角落里,顺着自助餐桌,一排一排看过去。各式糕点琳琅满目,可爱趣致,每一个都有它的可取之处。我咬着小叉,犹豫不决。

    “萧家胖妞,你就只会躲在这里吃食么,你的舞伴呢?”

    我抬起头来,满脸倨傲的东方闻樱正俯视地鄙夷着我。我别了她一眼,决定从餐桌的另外一头绕过去。对于这种有钱无脑的生物,最好不要硬碰硬。

    “萧咪咪,你的烈焰,是山寨版的吧!”东方闻樱一把拉住我的手腕,勾起我的项链冷笑,“VAL的烈焰你也敢仿造,而且这么粗糙,你怎么好意思戴来参加新生庆典?”她有意拔高嗓门,果然四周一下子都静了下来。

    我拽过自己的项链,眼睛转了转,看见对角的阴暗处,顾小少正斜靠在墙上,眸光闪闪地看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是假的?”我捂住项链,对她嗤笑。

    “因为真的烈焰在我这里!”

    只一眼,我就知道,这绝对是我收在宿舍里的那一条烈焰,上面的某一节还沾着我淡橘色的唇彩,那是我昨天试戴时,不小心蹭上去的。这是一项有预谋的事件,有人出卖我,有人陷害我,这就是圣保罗精英学院的生活。

    我扯扯嘴角,假笑一声:“那又如何?”戴山寨名牌,穿山寨礼服,对我来说,根本产生不了任何羞辱。衣服都是用来穿的,只要穿出了效果,是不是品牌又怎么样?

    我这一声笑出,周围好一阵哗然。

    东方闻樱更加得意:“你身上的衣服,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VAL,难道萧家已经堕落到要穿廉价的A货了么?”

    我挑挑眉,正要回击,却有人先一步替我接了话题。

    “咪咪的衣服是我送的,咪咪的项链也是我送的。VAL的烈焰,主体其实是这件晚礼服!”

    顾小少缓缓向我走来,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和刚刚的相看两厌,简直是两个极端。我被他惊得厉害,手一哆嗦,差点将脖子里的项链给扯断。

    哎?他在帮我说话?这实在不像顾小少的行为啊?

    我被他寒得汗毛直竖,他却朝我更加温柔地一笑:“咪咪,你的项链是真的,是我亲手从VAL的手里接过来的。”

    他缓缓靠近我,一手扶在我的腰间,一双桃花眼凝视着我,流转的皆是脉脉深情,片刻后,缓缓转头看向东方闻樱:“难道东方小姐竟然质疑我顾连城会用仿制品讨好我的女友?”

    我听见好大一阵哗声,比刚刚的还要大得多。

    “还是东方小姐不小心买了赝品,有了小小的误会?”

    顾小少这么一说,大部分人立刻将同情的眼光瞄向了东方闻樱。毕竟花大价钱买赝品,是件非常郁闷的事情。

    东方闻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整个人如同斗败了的公鸡,顿时失去了神彩,许久之后,她才语气涩涩地问道:“你还是接受萧咪咪了?”

    顾小少冷冷地看她,选择忽略她的问题。

    事关我的声誉,我忍了忍,终于辩解道:“那个,其实是他求我,我接受了他。”

    顾小少的脸又黑了,扶着我腰的手狠狠地加了把力。

    我转过脸去朝他怒目,伸出手来,正大光明地掐他的胳膊。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喜欢吃暗亏!

    顾小少的脸颊抽了抽,伸出手来裹住我的手,嘴角抽搐着干笑:“咪咪,不要淘气。”

    于是,我又被他惊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自从东方闻樱过来挑衅之后,顾小少就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一直呆在离我五步之内的地方。我想了想,同他道了一声谢。

    其实真的不必要跟他说谢谢,因为这个人完全宽容不得。

    “我的女伴,才不会让别人欺负!即便事实上她是世界上最笨的人头猪脑!”他如是说。

    我的那个谢谢,顿时成了可笑的代言词。

    晚会进入了最后的高潮,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主持人举着手里的卡片,兴奋大喊:“想知道谁是今天的舞皇舞后吗?他们......就是......”

    所有人的脖子都伸得长长的,等待他的落音。我却听顾小少轻而有力地骂了一声:“该死!”

    我不禁愕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舞台隐秘的一角,有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满脸的戏谑之色,朝着顾小少挤眉弄眼。

    居然是顾家的老头!

    “别给我添乱啊,老头!”我看见有冷汗从顾小少的额角缓慢的滑落,顿时也跟着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和他绝望地对视了一眼,同时后退了一步。

    我们没能再迈出下一步,因为下一刻全场被主持人满含惊喜的叫声震得嗡嗡作响:“请我们的舞皇舞后现在上场,他们就是......顾连城,萧咪咪!”

    哦!NO!让我死掉吧。

    我们俩同时僵直在那投射过来的强力光柱中,被灿白的灯光晃得头昏眼花。

    “死老头,居然敢玩我!”顾小少咬牙切齿地僵了片刻,突然侧过身来拉住我的手,嘴角抽搐着拉着我向舞台正中走去。

    主持人依然处在澎湃的状态里,看见我和顾小少手拉着手向舞台上走,立刻挺起胸来用力鼓掌:“大家给点热烈的掌声!

    现场气氛完全向着喜剧方向靠拢。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顾小少转过脸看我,一脸的啼笑皆非:“待会儿你就会笑不出来了!”

    我抿起嘴绷起脸来,故作严肃地跟在他的后面登上舞台。

    刚站定,就看见顾家的老头冲我的方向挤了挤眼,左右手的食指做了一个并排的样子。

    我立刻很不淡定地抽搐了下嘴角,心底那种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果然,那位主持人回了顾家老头一个了然的眼神,转过身来,对着我和顾小少,笑得我毛骨悚然。

    “恭喜二位!”

    顾小少用他的桃花眼飞快地飞了个白眼,一脸的不耐烦:“挑简单的说!”

    我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处于极度不爽的状态之中,随时都有暴走的可能。不过,很奇怪,他为什么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我不动声色地往回缩了缩手,他瞪我一眼,更加用力地捏我的手指。

    主持人被他冲得半天找不到词,转过脸去看了一眼顾家老头,讪笑着又转过头来,道:“对于担任这一届的舞皇舞后,顾同学和萧同学有什么感想?”

    顾小少挑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他。一把扯过话筒,问:“我们两个为什么会成为舞皇舞后?”

    难道得票高于其他的人?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最有可能的就是传说中的暗箱操作。我看了一眼冷汗淋漓的主持人,很是好笑。

    主持人抓着话筒,支吾了半响,才道:“两位同学真是郎才女貌,默契得很。”

    “......”郎才女貌这个词用得真是销魂。

    顾小少的眼睛已经开始飞冰刀,主持人再一次为难地转过头去看顾老爷子,估计顾家老头也怕激怒自家的小霸王,居然头一缩,从布帘后面遁走了。

    主持人只能干巴巴地笑:“......下面有请两位同学表演一段舞蹈,让大家欣赏欣赏舞姿。”

    顾小少转过脸来看我,郁闷无比的样子:“你行不行?”

    我行,我怎么不行?我一拍胸脯,对他点点头。他吁口气,拍拍我肩膀,低声笑:“课外积分,这学期给你满分!”

    这下,我彻底地澎湃了。

    这次被要求跳的舞是探戈,我只知道一点皮毛。临下场的时候,我扭了扭腰,感觉有点没底。顾小少不知从哪里扯来了一朵黄灿灿的向日葵,给我斜斜地插在了耳旁的发梢之上。

    我差点泪奔。

    为什么是向日葵?跳这种热力四射的舞,不该是含着玫瑰花,妖娆妩媚么?

    “我不要戴这花!”我怒。

    顾小少完全忽视我,拽过我的手,已经进入了预备状态。

    他绝对是故意的!我的心情完全被这一朵黄灿灿圆溜溜的向日葵给败坏了。

    估计是我的脸拉得够长,音乐响起之前的前五秒,顾小少意外地开了尊口,低低地解释道:“选择向日葵是因为它比较衬你,活泼有生气,挺好!”

    这算是夸奖么?我愣了一愣,来不及思考,音乐声已经响起,顾小少拉着我,翩翩地旋了一个圈,彻底将我拉进舞池正中。

    好在我今天穿的是红色的大摆礼服裙子,每一次旋转,每一个滑步,那飘逸的裙摆都会像蝴蝶一样飞舞。

    顾小少很擅长领舞,被他带着,我渐入佳境。一直都很顺利,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小节,我一时兴奋,多旋了一圈,左脚的鞋跟不小心滑了一下,眼见就要朝着地板扑了上去。

    “真是笨蛋!”顾小少咬咬牙,提起我的腰,凌空将我旋了一百八十度。我看见我耳边的向日葵嗖地飞了出去,直直插在某一位同学的脖颈里。

    速度好快。我被转得头晕眼花,忍不住尖叫。

    “闭嘴!”他暴怒。音乐声渐止,眼见我尖叫不止,他竟然一个勾臂托起我的腰,另一只手握紧我的手伸直前压,一垂头,紧紧地吻了下来。

    我头昏眼花地单脚点地,身子几乎与地面平行地躺在他的臂弯,他的脸贴得如此之近,我只看得见他长长的睫毛一直在微微抖动。

    他的唇微凉。紧紧地压在我的唇上,足足过了两三分钟,他惊醒般离开了我的唇,将我扶起来,我看见他的耳朵都泛着淡淡的红晕。

    “SORRY......这是意外。”期期艾艾地看着我,他小心地解释。

    我尴尬地看他,咽了咽口水,头脑发昏地回了一句:“那个,多加一个热吻,估计下学期的课外积分也可以补全了!”

    他的脸刹那间由淡粉色转成了铁青色,本来游离着的眸光一下子就定了下来,冷冷地射向我:“你以为你的吻值得了那么多?”说完便一把摔开了我的手,向大厅门外走去。

    我愣了愣,转脸看见大家热辣辣的眼神,也尴尬不已,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顾小少走得怒气冲冲,他甚至还抬起脚,向礼堂门边的小树狠狠地踢了一脚。额前的碎发因为他大力的动作,都覆盖在了他的眼上,整个人看来无比的阴森可怖。

    我隐藏在阴暗的角落,看他恶狠狠地踹树,想象那一脚是踹在我身上,不禁浑身一哆嗦,冷汗淋漓。

    他现在这么愤怒,如果再看到我,估计他就要暴走了,到时候那棵树就是我的前车之鉴。想了想,我决定悄悄地绕开他,直接回宿舍。

    刚打定主意,脚就踏上了一小截枯枝,那截小小的枯枝发出轻微的一声啪嗒,声音虽小,但是在这静谧的夜晚,听起来却异常清晰。

    我胆战心惊地抬起头来,看见顾小少果然转了脸,朝我冷冷地瞪过来。

    幽静的月光之下,他的眸子灼灼生辉,像是蕴着一把火焰。只是这把火焰在触及到我的时候,呼地一下,细小许多。

    他不自然地拍拍衣服,将手插进裤袋,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微微侧过脸来问我:“你跟过来干什么?”语气已经不再有刚刚的暴怒之意。

    我小心翼翼地靠过来,笑眯眯地看他:“我们是搭档,你走了,我当然要跟过来。”

    他的面色顿时缓和下来,斜着眼睛看我:“你是怕一个人被围观吧。”

    我讪笑,无比尴尬地看他,想起刚刚那个吻,不禁觉得脸红。

    估计是看到我的脸红,他的面色也不太自然,转过脸去,发狠道:“萧咪咪,不要胡思乱想,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刚刚那是你太吵了,我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堵住你的嘴!”

    这个死孩子,一点都不可爱。我满腹的怒气腾地就升了上来,举着手指上的粉钻,语无伦次地颤抖:“你看到没有,我是有婚约的人,我有男朋友的,他又英俊又聪明,对我又体贴,我一点都不稀罕你。顾少,回你一句话,世上的男子都死绝了我萧咪咪也不会再看你一眼。”

    他的脸在刹那间凝固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手指间的粉钻,许久之后,他咬着牙冷笑:“萧咪咪,我看错你了,你跟以前一样水性杨花!”

    他说完,也不等我回话,伸脚又狠狠踹了一脚旁边的小树,低低诅咒了一声,迈开长腿走得飞快。

    我被他的人身攻击刺激得不能自己,忍了半天还是爆发出来,扯着嗓门大叫:“顾连城,你是头猪!”

    顿了顿脚步,他回头猛地瞪了我一眼,一转身,走得更快,片刻就消失了身影。

    我又气愤又郁闷,一个人悻悻地踱回了宿舍,心里还是忍不住不停地腹诽,这头猪,我真不该给他更好的脸色。

    知道他的本性,我还幻想着跟他友好相处,简直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