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公主小妹 > 章节目录 第21章 新生庆典
    新生庆典那件事,我以为顾小少就是随便一说。他虽然任性了点,但是没有理由不知道新生庆典对于每一个刚入学的财团继承人来说,具备什么意义。

    可是,他仍然将晚会所需要的小礼服给我送了过来。礼服是耀眼的大红色,一圈又一圈地笼着精巧的流苏,流苏尽头都是小小碎碎的钻,闪闪发光,每走一步都像是在跳舞。

    连首饰都搭配得好好的,长长的一圈水晶,玲珑剔透,每隔一段就是一朵小小的指甲盖大小的钻石花,配着那套小礼服,说不出的活泼可爱。

    “喂,礼服怎么样?”电话一拿起来,就是他别别扭扭的声音,好像不情不愿的样子。

    “嗯,很漂亮。”我飞快地答他,那套礼服真的很好看。

    “嗯,我预约了设计师,明天晚会前,会去给你修头发,你不要丢我的脸啊,丑八怪!”

    这人的嘴里估计是吐不出象牙来了。

    我又“嗯嗯”了两声,索性提前一步将电话摔了上去,刘珊珊坐在一旁,咬着手指看了半天,怯生生地问我:“我可以试试么,好漂亮的礼服项链?”

    我笑一笑,哗啦啦拉下窗帘,做出个请的动作:“随便吧,这条项链好累赘。”

    她很惊诧地看我,指着项链叹息:“咪咪,你知道这是谁的手笔么?”

    我摇摇头,对于这些我尚未有精力去研究。

    她颤抖着摸上项链,神情如梦似幻:“唉,这是法国设计大师VAL最心爱的作品,名叫烈焰。世上仅有这唯一的孤品,多少人去求过,都被拒绝了。咪咪你真是令人羡慕......”

    居然有这么大的名堂?我伸出手指去触碰上面的水晶和钻石,突然觉得沉重起来。

    戴着它,我岂不是跟戴了副昂贵的枷锁一样?随时要关心上面的碎钻会不会丢,上面的水晶会不会碰坏。

    太让我不爽了。

    我的心情立刻变得很坏,傍晚萧别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仍然处于郁闷状态。

    “萧别,我不知道那条项链这么昂贵,我戴着的话,会很不自在!”

    萧别轻轻地笑了一声:“孩子气!你是萧家的小公主,戴这么条项链,怎么会局促?你该理直气壮地去戴它,是你在主导它,而不要让它的气焰压过你!”

    他想一想,又补充:“咪咪,你在我心目里,更加是女王,高高在上!”

    几日不见,这小子的甜言蜜语已经达到了一个层次,我忍不住弯起嘴角,抱怨:“就算我是女王我也不要戴它,戴着顾虑多,心里不舒服,我要还回去。”

    萧别沉呤:“以顾小少的脾气,可能不会收回吧。”自从那日我告诉萧别,顾小少邀请我参加新生庆典后,他就有着隐隐的醋意。

    果然,过不了多久,他又说:“我虽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介意,但是私心里还是希望咪咪的所有首饰,全部都是我一手打造的。”

    我笑出声来,给他出主意:“你可以帮我照着这条项链,打一条一模一样的,水晶和钻石都可以不是真货,那样我戴着也会舒服很多。”

    我说的是玩笑话,谁知道萧别犹豫了一下,竟然答应了:“那好,我明天白天让他们赶好,乘早给你送去。”

    我惊叹他的办事效率,心中腹诽:唉,果然是钱多好办事。

    果然,第二日,萧别就遣了人送来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我细细看来,除了没有LOGO以外,还真是一模一样。

    刘珊珊怯怯地靠过来,看我随手就把那串假冒的山寨烈焰给挂在了脖子里,小心地问我:“咪咪,这样不好吧,给别人知道了,会笑话的。圣保罗里面,女孩子最不屑的就是戴山寨首饰,穿山寨礼服。”

    我拍拍手,笑:“山寨好啊,支持国货。”

    有什么不好,这样戴来,又舒服又美观,因为上面不是真的天然钻石和水晶,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会丢了碎钻,或者磕坏水晶,多轻松啊!我朝她得意地笑,顺带扯了扯山寨的项链,嘿嘿,够结实。

    刘珊珊一副要崩溃的样子。

    唉,被首饰奴役的果然大有人在。

    下午五点的时候,果然有设计师过来给我设计发型。我端坐在椅子上,看设计师忙来忙去。

    他将我直直的发卷得错落有致,像海藻一样在肩膀腰背间蓬松地蔓延开来,又熟练地在发间扣上了一顶小小的圆形皇冠,有亮闪闪的小钻俏皮地垂下来,每走一步路,都会发出叮当的碰击声,可爱得很。

    “这样好不好,萧小姐?”他将我的眼睛描得圆而上挑,眼波一转,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居然很妩媚。

    “好看!”我中肯地点头,捉住他的手握了又握,“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我原来这么好看。”

    他笑嘻嘻地看我,说:“哎,要顾小少觉得好看,我才算功德圆满。”

    “......”我想起顾小少的那张嘴,顿时颓了下去。

    我说:“设计师同学,你别想了。”

    他笑道:“怎么会,顾小少会惊艳的。”

    好吧,让我们拭目以待。

    “萧咪咪?”顾小少眯了眯眼,第一次在我面前失神,让我很是自豪。

    “哎,好不好看?”我跳着,给他看我头上皇冠叮当叮当的样子。

    他的眸子又深邃了几分,有璀璨的华彩静静流动,许久之后,别过脸去,不屑道:“勉强像个女人。”

    我失望地转过脸去,看那位设计师,朝他耸耸肩。

    他却不以为意,也朝我耸耸肩:“萧小姐,你该满足,这应该就是称赞了。”

    顾小少立刻恼羞成怒:“再多嘴,扣你的薪水!”那位设计师也不生气,朝他挑挑眉,提着化妆箱,做了个拜拜的动作,飞快地消失了。

    “记住,不许尖叫,也不许靠在我身上......”他伸出一只手,等着我挎过去。

    切,我稀罕么?

    我斜睨他,哼了一声:“我不要挎你,要不,你来挎我的,否则我一个人走前头。”

    他的脸黑了黑,眸光对上我的眼睛,闪了闪,居然妥协,伸出手来,挽住了我:“走吧!今晚我不针对你!”他的声音很温柔,眼神更温柔。

    我对他笑一笑,派派他的手:“无所谓!”

    他脸色一黑,以前的坏脾气又涌了上来,拖着我,半拉半拽,一路飞奔,将我带到了新生庆典的大厅门口。

    新生庆典的会场设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我们到达的时候,里面已经是热热闹闹,嘈杂一片了。

    因为都是年纪轻轻的学生,大家的礼服都选择得比较活泼,我这身艳红竟一点不显得突兀。

    东方闻樱也穿着同色系的红色礼服,黑发如同上好的绸缎从肩头披泻而下,眉目间贴着亮闪闪的钻饰,十足埃及艳后的味道,每走一步,腰肢都扭得柔媚无比。

    “萧......咪咪,你也穿VAL的小礼服?”她走过来,对着我轻蔑地笑,“你的气质怎么能显出VAL的张扬?”

    我伸手拨一拨长发,头上的小皇冠坠儿叮当轻响,我回她微笑:“我当然不能显出VAL的张扬,应该是VAL显出我的张扬才是!”

    衣服是给人穿的,本末倒置可不好。

    她面色铁青,瞄了一眼站在我身旁轻笑的顾小少,眸子里立刻就有了湿润的雾气:“顾小少,为什么是她?”

    她的语气类似于撒娇,带着娇嗲之意,我搓搓胳膊,用同样疑惑的语气问顾小少:“是啊,为什么是我,作孽哦......”

    顾小少的脸立刻黑了黑,一把扯过我,手劲用上了十成十,掐得我牙直呲。

    他拉着我,目不斜视地越过东方闻樱,走到边上的一个角落里,再一把甩开我的手。我看见他的眸子燃烧着怒气,五彩的灯光下,好像一只喷着火焰的小凤凰。

    “萧咪咪,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的夙愿不就是和我共舞一曲么?我还记得当初,你说要用你继承权的50%来换我一夜!”

    OMG,萧咪咪,你是个疯子。

    我立刻警觉起来,侧过身子斜视他:“我不记得了,我从马上摔下来以后就都不记得了。”

    50%的继承权,虽然我不知道确切的金额,但是那肯定是很大一笔。

    顾小少冷笑:“你以为我稀罕你萧咪咪的东西?我不是东方家的,也不是商家的,没有急需度过的危机。”

    他扬起头来,自豪地朝我笑,神态倨傲而无礼:“我尚且不需要卖身来推进我的事业。”

    我热烈鼓掌,用很真诚的眼神夸奖他:“你做得对,做得很好!要坚信,金钱是买不来贞操的!”

    噗嗤!他扭头一口将刚喝进去的香槟酒给全喷了出来,全洒在不远处一位仁兄身上。

    那位仁兄怒瞪了眼,可刚一触及顾小少,立刻又焉了下去,带着满脸香槟灰溜溜地败走。顾小少掏出胸口的手帕,优雅地擦擦嘴巴问:“你还要说什么?一并说了吧!”

    我用更坚定更真诚的眼神看他,上前一步紧握他的手,宣誓:“相信我,我发誓我以后再不会妄想你的千金之躯!”

    他咬牙,万般忍耐地看我,额头的青筋冒了又冒,几乎立刻就要变身为咆哮教主。但他终于还是克制住了冲动,许久,久到我已经吃掉三块枣泥蛋卷,一块提拉米苏以后,他微微偏过头来,声音低低地问我:“马上就要开场了,第一支舞,我会领你去跳......”

    我立刻举手发誓:“OK,我了解,你肯定会说,虽然第一支舞我会同你跳,但是那不代表什么!我明了,我都知道!嗯嗯嗯!”

    他像吞了个大核桃,瞪大眼睛看我,面色既青且黑,瞪了我许久以后,他赌气一般地扭过脸去,闷闷地回我:“对,就是这个意思!”

    真是个别扭的孩子!我顺手拍拍他的背,如同抚摸萧家那只巨大的藏獒,并且安抚性地朝他笑一笑,以表达我和谐有爱的态度,结果,被他铁青的脸色给又吓了回来。

    原来顾小少最擅长的不是怒吼,是怒目。我绷起脸来,也别过脸去,继续啃我的糕点。

    片刻之后,第一支舞曲悠扬地响起,我看见陆续有绅士弯下腰来,伸出手邀请自己心目中的公主。

    顾小少转过身来,旖旎的光辉中,他修身玉立,藏青色的西服将他的皮肤衬得如同白玉一般,更显得俊逸非凡。我平生一次相信,这世间果真是有芝兰玉树这一型的美少年的。

    ”萧,嗯,咪咪,给我你的手。“

    他缓缓伸出手来,微微欠了腰,嘴角一抹淡笑,眸色深邃如大海最深处的蓝,星光都沉在了他的眼底。此时的顾小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就气质了许多。

    我拍拍手,弹弹身上的蛋糕屑,一把将油腻腻的手拍在了他的手掌心。他依旧俯着身,保持着白马王子的造型,但我能从侧面看到他突突暴起的青筋。

    噢噢噢,他愤怒了!

    “萧咪咪,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他手一使劲,将我拖下了舞池,扶在我腰间的手,跟九阴白骨爪似的,捏得我差点爆吼出来。

    ”顾同学,你再捏我的腰,我就要不客气了!“我怒视他,以勇士之态,将又高又尖的鞋跟踩上了他的脚尖。

    他闷闷哼了一声,捏着我的手,身形左右摇摆了一下,胳膊一勒,将我整个勒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扣在了他的胸前:“萧咪咪,你给我老实点!就这一支曲子,你不能好好地跳?”

    我从他的胸口抬起头来,郁闷到极点:“顾少,我完全脚不着地了......你提着我跳我也没有意见,但是能不能让我稍微调整一下呼吸?”

    他面上一红,刷地抬起手来。满场都是情意绵绵的情侣,依偎着跳华尔兹,他这么一举手,顿时成了全场的中心。

    “笨蛋,把手放下来!”我一把扒下他的手,带着他重新开始数着节拍踏步。

    数了片刻以后,我成功地看到顾小少的脸再次冰封。

    “为什么你的是男步,我的是女步?”他低下头来看我放在他腰间的手,突然一旋身,拉着我转了一个极大的圈,将舞步重新调整了过来。

    我狠狠地跺鞋跟,他默默地躲鞋跟,一首曲子被我们跳得波澜迭起。等到音乐声结束的时候,我们俩各自擦着汗回顾时,这才发现,全场的人都傻乎乎地站在那里,视线的中心,自然是我和顾小少。

    顾小少怒目,冷冰冰地宣布:“不想跳舞的,都给我滚出去!”

    现场冷了零点零一秒。立刻大家都恢复了原本热闹闹的样子,再也没有谁敢直视过来。

    顾小少拖着我的手,大步走出舞池,唇角紧抿,一脸将要爆发之态,我踉踉跄跄地跟在他后面。

    “萧咪咪,为什么我看见你就想和你争吵?”他猛地回过身来,我刹不住脚,一头撞在他的怀里。

    “哎?难道我们还有其他的沟通方式?”我好奇地问他。

    他叹口气,揉了揉额角:“你不是以前的萧咪咪吧,换人了吧,你以前哪敢这么对我!”

    好犀利的眼神!我忍不住又要站起来鼓掌。

    “萧咪咪,我们不要吵来吵去了,和平相处吧。”他一脸啼笑皆非的样子,“我家老爷子要我来追你,你总得给我一些面子,就算我们两个相看两厌,我家老爷子可没有得罪你。”

    哎?峰回路转,我惊诧地看他,条件反射地反驳道:“我跟你家上下不是那么熟吧?”

    我完全没有义务陪着顾小少和顾老爷玩这种感情游戏。

    他又叹一口气,换上了恳求的神情,一双桃花眼认真无比地看着我,激得我心神微荡,这孩子生得太好,有做祸水的资本。他踌躇了一会儿道:“这样吧,萧咪咪,你在学校和我假装情侣,我给你所有的课外积分都满分,以后也不再针对你。”

    我很犹豫。对于假扮情侣这件事,我有些排斥。

    “只是做给我家老爷子看的,你就只要扮扮样子,百益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

    我困惑地看他:“为什么是我?”我记得之前商二哥犹犹豫豫的姿态,又想起东方无忧对我百般讨好的样子,直觉这里面会有文章。

    顾小少露出一副快要死掉的表情,转过身去扶住墙壁叹气:“因为我家老头子认为,只有你,才能帮助我们顾氏集团更上一层楼。”

    “啊?为什么只有我?”我更加困惑。

    他抚抚额,转过头来咬牙切齿地看我:“因为那天你将我扛出了火灾现场,我家老头认为你对我死心塌地,认定了我。而且你二十岁要继承的那笔遗产可是占了萧家总资产的百分之八十,这几家的谁敢说自己没有心思去争一争?”

    噢噢噢,太劲爆了!

    我完全被震撼了,一把握住顾小少的手,狠狠地摇了摇:“谢谢你告诉我,我原来还是个富婆。”

    他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甩开我的手,嘟囔:“我从来就不稀罕你的那笔钱,我只希望你能在学校里好好地和我扮情侣,只要出了校门,我家老头也就管不到我了。”

    我摸下巴,沉思。对于顾小少的提议,我不是没有心动,所有的课外积分都是满分,这个诱惑实在不小。

    只是假扮而已,平时我和他也不经常见面,应该没有关系吧?

    我抬头,冲他微笑:“我答应可以,但是......”

    他挑眉,问我:“还有什么附加条件?萧咪咪,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干脆地答应我!都说出来吧!”

    我很严肃地看着他,很认真地提出了我的条件:“但是,你不能喜欢我,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他闻言,转身一拳打在墙上,将牙磨了半响,转过脸来狰狞地笑:“放心,萧咪咪,我一想到你以前的吨位,想到你油腻腻的脸,想到你肥嘟嘟的嘴巴,还有那种飞扑过来的疯劲,我就忍不住的恶心。就算世上女人死绝了,我也不会喜欢你。”

    我果然没有看错他,他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我和他相对凝视五秒,最终达成了协议。对视的后果,是两人长达五分钟的干呕。

    我果然不适应顾小少的深深凝视,请容我淡定地呕吐;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