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公主小妹 > 章节目录 第2章 我不是公主,我没有王子(2)

第2章 我不是公主,我没有王子(2)

    我是谁?能将粉红用得如此销魂的人,我很好奇。

    他依然冷淡而有礼地回答:“小姐,你是萧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萧鸣粤的掌上明珠。”

    他一提,我立刻就想起来了。

    萧咪咪,传说中的萧氏集团继承人。曾经有过八卦杂志这么描写她:美貌与财富共存,热情与单纯同在,萧氏的希望,商界的未来。然后文字旁边配着一张《泰坦尼克号》女主角的明星照。

    如此大财团的年轻继承人,却从来没有一张照片被媒体曝光,可见被保护得多好。

    而单纯和热情,绝对是有目共睹的。这一年来,娱乐八卦的重要版面上登的都是萧咪咪同学苦追顾家少东家的绯闻。

    最让世人津津乐道的是,顾少那冰冷绝情的回复:“如果世上只剩下了男人和萧咪咪,那么我会选择男人!”

    老天,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我的胸口好一阵憋闷,满眼的金星在跳动,终于眼前一黑,直直地倒了下去,耳边隐约传来尖叫:“保护小姐,快,床要塌了......”

    SHOCK!让我死了吧!

    天不遂人愿,昏迷了一天以后,我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睁开眼,突然看到床前站满了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汗水。好像没人留意到我醒来了。

    “除了有点虚弱,别的什么都好!”

    “对对对,有点营养不良......”

    “最好开点复合营养药丸!”

    我圈圈你个叉叉!这种吨位级别,居然还会营养不良?

    “是是是,我的宝贝儿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要知道,她以前都是用红烧羊蹄作早餐的。”声音软软的,听得我心里一阵酥麻。真是勾人心肺。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我的床边斜坐着个柔弱的中年女子,穿着一身米黄色的套装,显得端庄高雅。此刻,正一面擦着眼泪,一面回答。

    听到她的回答,众人都沉默了。

    红烧羊蹄做早餐,也真亏这个萧大小姐吃得下去。我暗暗地捏捏肚皮,发现它居然还挺瓷实。

    “我家宝贝儿失忆了,是不是跟上次发生事故时她脑袋着地有关啊?她什么时候能恢复呢?”

    惊悚......难怪我觉得自己智力减退,原来萧大小姐居然是脑袋着地!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在她出事之前就已经是个智障了,否则这一屋子粉红蕾丝怎么解释?

    “这个嘛......需要时间......”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回答得滴水不漏。我瞪着眼睛,膜拜了一把回答问题的老医生。

    “可是再有三个月,学院就要开学了。”

    “不要紧,会慢慢恢复的,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也就十年八年......”我从床上斜睨一眼,这话真是没有水准,连我都糊弄不过去。

    “不要多则少则的,到底需要多长时间?”中年女子有些怒了。

    默然无声。

    每个人都一脸煎熬,好像心肌梗塞一样,我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斜坐在床头的那位娇弱妇人立刻梨花带雨地扑过来:“宝贝儿......你真坚强,失忆了还这么坚强,你这样更让妈咪心碎啊......”

    那个“啊”字跟唱戏一样,声线在空气中还打了几个转儿。

    于是,我也默然了,原来萧大小姐的颠邪是有根据的。

    遗传果然可怕,现代科学诚不我欺。

    昏迷三天,又卧床休养了五天,我终于被批准在后花园里转悠转悠。

    当我颤颤巍巍地被扶去后花园,忍不住“哇”了一声。萧家的后花园简直就是个小型的野生公园,树木郁郁葱葱的,绿色几乎占据了除却天空外的视线能够达到的所有地方!

    萧别站在我旁边,别嘴道:“小姐,你做什么?”

    这几天,他对我越发客气,我也和他相敬如宾。我用衣服上的两颗钻石,从墙角的那群小粉红里探听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是----在不久前,这具身体的主人,萧咪咪大小姐,曾经用将近200斤的身躯,将萧别那消瘦的身体压在那张粉红的、处处可见蕾丝边的大床上,企图霸王硬上弓!

    真乃强人也!我对萧大小姐的热情与奔放再次表示深深的敬意。

    同时,这条惊悚的消息让我对萧别越发地不自然,但更让我觉得不舒服的是,这个少年有着怎样的心计,居然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还能和萧大小姐继续相处。

    所以,他表现得越是自然,我心底对他的防备越深。

    “哇.....”我白他一眼,继续感慨,““哇”的意思就是,除了后花园,我就没有看过这么连绵的绿色。”

    他颇不以为然:“这本来就是后花园。”

    我不理他,伸开双臂,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感慨道:“萧家大花园,人生的后花园......”

    萧别终于理解后花园的深层意思,嘴角有些抽搐地看着我,像看一个从来没有看过的陌生人,许久,终于忍不住笑道:“小姐,这个比喻很是新颖。”

    说完,他一个人率先走了出去,从后面能看到他的肩膀在微微地抖动,肯定是在笑吧。

    我跟在他的后面,闲闲地在花园里逛,走了才半个小时,便觉得疲惫不堪。这具身体真是负担啊,每走一步,都让人觉得像托着一个巨大的行李。

    “累了吧?我来了五年,还从没有见你动腿走过半个小时以上的路。”他微微侧脸,并没有看我,“所以说,富贵人家的子女真是幸福。”

    他说这话倒没有讽刺的意思,反而有种深深的失落。

    我偏了偏头,不屑地撇撇嘴,想也不想就反驳过去:“这样也算幸福?人生的乐趣在于亲力亲为,如果事事都被安排好了,自己连路也不能好好地走,算什么幸福呢?”

    他没有反驳我,只是眼眸流转,高深莫测地看过来,突然嫣然一笑:“小姐好悟性!似乎摔了一跤,变得更聪慧了。”

    我没有接他的话。

    之前他无论怎么掩饰,说话做事都会带着细微的鄙夷,我猜测是因为他这个管家做得很心不甘情不愿。

    “从这里到墙外,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他伸出只手比划道。

    触目所及的绿色草坪,带着野生的气息,很是赏心悦目。

    他接着说:“不过,你从来没有走到过尽头。”

    清风迎面拂来,带来丝丝野草的清香。

    “萧别,从明天开始,我每天都会走到尽头,而且是用跑的。”

    我必须短期内减去身上这一叠肉垫,否则,有再多的钱也阻止不了我想揍人的冲动。

    “因为我要-----减-----肥!”

    我意气风发,挥动着麒麟臂在阳光下,只见肥肉抖抖,油光满面。

    扑哧,身旁的小粉红中,发出一声极不和谐的嗤笑声,虽然很轻,却异常突兀。

    萧别虽然没有笑出声,但是从他眼里,我能看出满眼的不以为然!

    我正要强烈抗议的时候,远处跑来个小粉红,一颠一颠,跑动得非常有节奏。

    “小---姐,商家小少爷来了。”

    我转头去看萧别,他一面很有气势地向那个小粉红点点头,示意知道了,一面对我道:“估计是来探病的。”

    真是不好意思。商小少,萧大小姐把你家的小马儿压成一等残废,你还要亲自来探病,真是太厚道了。

    返回大屋的时候,我坐的是高尔夫球车。

    萧别对我的脚程和体力很是怀疑,便直接叫了球车。

    我挪进大厅的时候,正好看到商小少正背着手看大厅里的油画,那上面有萧家的历代祖先,每次经过大厅,我都会胆战心惊,生怕从那些油画里跳出个老头儿或者是老太婆,指责我霸占了萧咪咪的一切。

    “商少,小姐来了。”萧别微微一笑,显然和那个所谓的商小少很熟悉,语气也分外轻松。

    “萧别,你在萧家居然还做得下去?”

    背手的少年转过身,只见他大眼高鼻,薄薄的唇,长得很英气,配上将近一米八五的个头,显得很MAN.

    “不如去我们商家,跟着这么个女人,小心晚节不保。”他意有所指地眨眨眼,对着萧别不住地摇头。

    我像个透明人一样被人无视,看着萧别回应他。

    我收回刚刚夸奖他的话,他既不厚道,也没有礼貌。

    难道他不是来探病的?

    我轻轻地咳嗽,示意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呢。

    “你不要咳嗽了,萧咪咪,愿赌服输,”他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得意扬扬,“所以,上次输掉的承诺,我可以不兑现了。”

    我转头看萧别。什么承诺?

    “上次的承诺,我知道一些,小姐打算让商小少帮忙搭桥和商家的二少建立纯洁的男女友谊......”萧别低低地严谨地斟酌措辞。

    我彻底无语了。十个以前的我,也抵不上萧大小姐一个人来得奔放!

    “我今天来,就是通知你的。”商小少骄傲地说。

    到现在我算是彻底明了了,萧大小姐满世界撒网,将能入法眼的都骚扰了一遍,可惜,居然没有一个王子看上她。

    萧大小姐那么有钱,却不是公主,更没有王子。

    真是让人崩溃的人生!

    我心里不舒服,自然也没有道理让对面那个扬扬得意的人舒服。

    于是,我朝商小少斩钉截铁地一字一顿道:“我、不、同、意!”

    他一下子就楞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