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爱在时光深处绽放 > 章节目录 第37章 最亲爱的你和我

第37章 最亲爱的你和我

    舒茼跑进写字楼,气喘吁吁地对前台小姐说:“我找温总。”

    对方打量了她一会儿,又听并不是本地口音,客气地问道:“请问小姐有预约吗?”

    “我不需要预约,你告诉他,就说舒茼来找他,他会见我的。”舒茼捺着性子道,心想这里规矩可真多,从前他可没有那么多规矩的,想见他也不会被人问是否有预约,果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不好意思小姐,温总目前不在公司。”

    舒茼认定了是前台小姐拒绝她的客套话,“你让我进去找他,有事我替你担着。”

    前台小姐摇摇头,“不好意思,温总真的不在公司。”

    舒茼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转身便在近处的沙发上坐下,温柏言不在是吗?那她就等着,不管到底在不在公司,总归是要从这个地方出入的。前台小姐颇为无奈的样子,对舒茼充满歉意地笑了笑,继续自己的工作。

    等了大约三个小时,过了午饭时间,舒茼才终于等来了温柏言。他一身浅灰色西装,身材颀长,迎面而来,风姿秀逸。多美好的一个男子,任是哪个女孩子见了都会忍不住心动。她爱上的男人是这世上最优秀的男人。

    温柏言目光直视着前方,进入公司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舒茼。要不是舒茼叫了他一声,恐怕他们又要就此错过。他见舒茼眼神里有隐隐的害怕和彷徨。他记得刚认识舒茼那会儿,这丫头乐观自信,总是笑着面对任何事,到如今,不得不说她变了许多,但他已分不清这些隐隐的不自信是成长带给她的还是他带给她的,或者两样皆有。

    “怎么在这里等,为什么不上去?”温柏言似乎心情不错,走到她面前微低着头看她。就像从前他看着她,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宠爱。

    但舒茼不敢认为那是宠爱,事到如今,她不敢奢望太多。“反正你总归是要经过这里的,在哪里等不都是一样。”她很想告前台小姐一状,可这样又显得自己极为幼稚,想想只得作罢。

    冰冷的手心忽然被一只大掌包围,掌心贴在一起,暖暖的,手心忽然感觉像火在烧似的。舒茼不敢相信地抬头去看温柏言,温柏言笑得十分温和,眼睛弯着,这么看他一眼,仿佛是回到了最初他们最美的那段时光。

    最亲爱的你和我舒茼狠狠眯了眯眼睛,这不会是她的错觉吧?温柏言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呢,她原本已经做好他拒绝她的心理准备了,可他突如其来的变化倒打得她措手不及。

    “有话上去再说,这里比较凉。”温柏言把呆滞的舒茼拉到自己身边揽住,推着她上了电梯。一路上引起不少人的注目,公司的女同事见到自己仰慕已久的老板居然这么亲密地揽着一个女孩子进了办公室,即使不明真相也能猜出他们是什么关系了。

    直到一杯暖暖的牛奶被放入舒茼手中,她才渐渐从呆滞中走出来,傻傻地盯着温柏言,就是不说话。温柏言揉揉她的头发,敲敲她脑门道:“怎么,见到我太兴奋,傻了?”

    又会和她开玩笑了。舒茼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高兴,因为她了解温柏言,温柏言会做出这样的改变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想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如泡沫,只有短暂的美好。她咽了咽口水,弱弱地看着他问:“你……发生了什么事?”

    温柏言耸了耸肩,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为什么突然又对我好了?你不是避我如蛇蝎的吗?这一点儿也不像你。”舒茼沮丧地低下头。温柏言向来是理智第一,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改变了他之前的决定?

    “你好像很不喜欢我现在对你的这种态度?”

    舒茼立刻摇头否认,“没有。”但随即又耷拉下脑袋,“你让我觉得很不安,因为你现在对我的好让我很忐忑,你下一刻是不是又要说出什么更残忍的话来了?温柏言,我的心脏虽然很好,但总归不太强大,经不起你一次次的打击。如果你是打算拒绝我的,就不要对我这么好,我纵然希望能挽回你,但也做了一无所得的准备,这样总比拥有后再失去来得好。”

    舒茼低着脑袋的样子看上去像一只可怜的小鹿,温柏言坐到她身边心疼地将她抱住,当真是他做得太过分了吗,连一点儿对她的好都能让她感到不安。他下巴抵着她额头,吻了吻她,拇指摩挲着她的眼皮,轻轻为她擦拭掉那些泪渍。

    “舒茼,如果你还能原谅这样的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舒茼猛地抬头呆呆盯着他,连呼吸都忘了。

    “傻丫头,瞧,眼睛又肿了,那个时候你一定连眼睛都要哭瞎了吧?你看我,虽然比你大了十二岁,可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直到现在才懂。那天你走后,我妈问我,是不是想让你变成第二个关颖,我心里乱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想你还年轻,绝不会像从前的关颖那样,但我妈却坚定地说你会。舒茼,我是不是一个很不合格的爱人?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及才见过你两面的我妈。后来我追出去找过你,但你已经没踪影了。这两天我几乎把台北的大街小巷都走遍了,如果再找不到你,我会以为你已经被我气回去了。”

    温柏言摸着她散乱的发,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他真的以为舒茼在那天就已经搭了飞机回去,从此再也不见他了。如若真是那样,他便也不去找她,因为他们命中注定要分开。但是她又回到了他面前,她并没有离开,她还好好地在这个城市,同他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他怎么还能再让舒茼伤心走掉呢?

    “那天我们大概是走错方向了,这样怎么可能追得上我呢?”

    “好在你现在没有走错方向,你好端端地在我面前。”温柏言拍拍她的脸,目光似乎都能溢出笑来。

    舒茼看得痴了,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温柏言这么笑了,他真正开心笑起来的时候比谁都好看。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属于她了,幸好她一直坚持着。

    “对了。”舒茼突然想起一件大事,温柏言听后一定会十分开心的,她连忙抓住他的西服领子说,“有重要事件要向你宣布。”

    温柏言坐好,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舒茼原本想让他猜猜,但温柏言未必会喜欢,她凑近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妈打电话来说,让我记得带你回家吃饭。”

    说完她朝他挑了挑眉,骄傲地努了努下巴,“我妈终于肯接受你了。”

    其实对温柏言而言,舒母接不接受已经无所谓了,凭着舒茼这样的努力和母亲的那番话,他都不忍心再让舒茼伤心了。可她因为舒母接受了他那么高兴,却是他始料未及的。也许爱情或者婚姻,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才是最大的幸福。

    舒茼在两天后离开了台北。温母得知两人重归于好十分开心,直嚷着要抱孙子,搞得舒茼脸红害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温柏言因为台北方面的许多公事还未交接完毕,暂时不能与她一起回去,但即便如此舒茼也很开心了。至少她这次来台北的目的达到了。

    回到久违的家乡,舒茼才发觉自己还是更喜欢生她养她的地方。机场来接她的人可不少:西悦、时景维、石井然,就连艾玛都来了。他们排成一排,俨然一副恭祝她回家的架势。

    途中西悦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一一讲给舒茼听,舒茼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突然改变主意答应她跟温柏言在一起了。

    原来舒茼第一天飞台北的时候舒母就找上西悦了,问她舒茼在哪里。西悦本来还想帮忙隐瞒,哪知时景维一个开口就是:“飞台北找她情郎去了呗。”

    舒母当下气得一阵发作,不仅把舒茼数落一通,还连带着西悦一起被骂。后来西悦和时景维两人一起劝说舒母,一个说舒茼离开温柏言怎么痛苦,结婚后,又匆匆离婚便是证明;一个不断保证温柏言的人品等各方面都是数一数二的出色,这才慢慢降了舒母的火气。然而真正让舒母松口妥协的,却是石井然。

    舒茼听糊涂了,转向石井然问:“怎么会是你?”

    西悦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妈不是最喜欢石井然吗,对你没能和他结婚一直耿耿于怀,由石井然去劝你妈再合适不过了。不过你妈虽然点头让你跟温柏言在一起了,可对石井然还真舍不得。你要是还有个妹妹,她保管就把石井然留家里做她女婿了。”

    石井然边开车边笑着摇头对舒茼说:“千万别谢我,这是做朋友的应该做的。”

    “我还是得说谢谢。谢谢你石井然,一直都这么帮我。”

    “你看上去很感动的样子,要不然你就以身相许好了。”时景维凑上来,恨不得天下大乱似的不怀好意地开玩笑。

    舒茼猛地一拍他头,“滚一边去,少在这儿贫。”

    时景维又问:“温柏言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得把所有事交接完后才能回来。”舒茼解释道。

    一直若有所思的艾玛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她提出来的问题永远犀利又最实际,“舒茼,那你们有没有商量过以后住在哪里?这里还是台北?”

    舒茼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竟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因为她根本就还没有想到和温柏言讨论这个问题,这两天一直沉浸在和温柏言重新在一起的喜悦里,谁还会记得这件事?

    “我看你妈那态度,虽然答应你们在一起了,不过我想她估计不会同意你离乡背井地跟他去台北生活。”西悦不得不给舒茼敲响警钟。舒母的妥协毕竟也只是勉勉强强的,不可能再让她退步更多了。

    舒茼的沉默让七嘴八舌的众人也跟着沉默起来。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舒茼和温柏言之间毕竟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尤其涉及谈婚论嫁,问题就更不是他们想想便能解决的。需要很多的理解和很多的妥协,才能让两个人最终在一起。

    舒茼回到家,舒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她小心翼翼地坐到母亲身边,讨好似的叫了她一声。

    舒母连瞟都没瞟她一眼,不冷不热地道:“你还知道这儿是你家啊?我还以为你早忘了你有家有父母这件事呢。”

    舒茼开始使出从前惯用的伎俩,把头靠在母亲肩膀上,“妈你就别生气了,人家说生气容易长皱纹的,你这么漂亮,要是长了皱纹多难看呀。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我要是不打那个电话,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来了?”

    “哪有,就算没你那个电话我还得回来,这里是我家不是嘛。”

    舒母的神色慢慢缓和下来,似乎还想再说什么重话,但见女儿这样,又实在气不起来。

    “谁让我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得了,不跟你计较,吃饭。”

    舒茼跟着母亲进了厨房,在门口的时候舒父拉住她在她耳边小声说:“别看你妈现在这副模样,你不在的时候她可急得很,她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也别跟你妈怄气了。”

    “我知道的,爸。”舒茼抱抱父亲,她就知道这件事父亲一定是向着自己的,否则单凭石井然哪有那么大的力量说服她妈?

    舒茼有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她没想到能得到父母认同是一件这么高兴的事情。在去台北之前,她几乎想,即便没有父母同意又如何,她就是要跟温柏言在一起。不过现在想想,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也许短时间内会觉得很幸福,等日后再长大成熟些,大概会埋怨自己当初的幼稚和鲁莽。温柏言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当初母亲一再反对的时候他才会选择放手离开吧。

    温柏言只让舒茼等了七天时间。舒茼原本以为还会更久,毕竟作为老板,要交接的事情实在太多。温柏言来的那日,她没有通知任何人,一个人独自在机场等。这种感觉真美好,就像一个守候已久的妻子等待自己远行的丈夫归来。

    即便他们之间尚还存在许多问题,但舒茼一直相信,只要有温柏言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他聪明睿智、冷静,情商又高,一定能将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爱上一个人,就是完全的信任。

    温柏言到达的那日,下着细密的小雨。舒茼远远看着温柏言推着一大车行李朝出口走来,心里充满了欢喜和幸福。这么多日子以来,他总算真的回到她身边来了。她深爱的男人,最终还是属于她。

    温柏言到她身边,见她一副傻傻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敲敲她的脑袋,“又神游到哪里去了,见到我就这么不给面子?”

    “哪有。”舒茼都要跳起来了,天知道她多努力在压抑自己的激动。她这才注意到温柏言的行李,大大小小足有五箱,惊讶地问道:“你带这么多行李干什么?”

    温柏言理所当然地回答:“还有很多不能带来,等我爸妈下次过来的时候顺便带给我。”

    “你要在这儿长住吗?”

    “当然是定居,我在这儿可是有房子的。”温柏言笑笑,这丫头还是这么可爱。

    舒茼觉得不可思议,温父温母怎么舍得同意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到别的城市定居?可回头想想,当初也是他们把温柏言赶到这里来开创事业的。这么一想,也觉得可以理解了。

    舒茼一把圈住温柏言的脖子,抱住他,“温柏言,怎么办?你这样我反而更爱你了。”

    “那就再多爱一些好了。”温柏言也抱住她,轻轻吻了吻她的嘴角。

    而舒茼躲在他的怀抱却偷偷地哭了。温柏言是如此体贴,替她想到了所有问题,那些她不曾想到的或者压根就想不到的他都替她想到了,并且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有条不紊地铺好他们今后的路,她很感动。

    “最亲爱的温先生,即将成为温太太的舒小姐想对你说,她很爱很爱你,从前爱,以后也永远都爱。”

    他们的一辈子那么漫长,只要和他在一起的年月,于她而言,便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