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北京,终究与我无关 > 章节目录 第33章 尾声
    2010年春末,M市。

    周六清晨,陶洁的父亲坐在阳台里读早报,母亲刚从菜场回来,正在厨房准备中午的餐点。

    门铃叮咚响了几下,陶妈妈擦干净手跑出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仪表堂堂的男子,得体的打扮给人一种很舒适沉稳的感觉,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您找哪位?”陶妈妈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哦,请问,陶洁住这儿吗?”麦志强礼貌地询问,同时又把手上的一张抄着地址的小纸条拿出来再次核对了一下。

    “你找陶洁啊!你是?”陶妈妈的表情由好奇转为惊奇。

    “我是……”麦志强不知该怎么介绍自己,“陶洁在北京工作时的同事,我姓麦……”

    “麦志强是不是?”没等他说完,陶妈妈抢先把他的名字报了出来,脸上立刻浮起欢快的笑容。

    麦志强又惊又喜,没想到陶洁会跟父母提及自己,同时又有点不好意思,“是,我是麦志强,不请自来冒昧得很,我,咳,刚巧有点事来m市,所以想顺道过来看看陶洁,请问,她在家吗?”

    “进来吧,进来说话。”陶妈妈殷勤地把他引进门。

    他们的动静惊动了阳台里的陶爸爸,他摘掉老花镜也走了进来。

    “老陶,这位是麦先生,小洁经常提到的那位。”

    “哦,哦,”陶爸爸恍然大悟,走上来跟麦志强热情地握手,“哎呀,真的要谢谢你,小洁说她在北京的时候,你给了她很多帮助啊!”

    热情的寒暄让麦志强有点无所适从,他一边应对,一边下意识地打量室内,并无陶洁的影子。

    “你来找陶洁?”陶爸爸很遗憾的样子,“来得不巧啊,她不在家。”

    麦志强有点失望,但犹不死心,“她加班?”

    “不是。”陶爸爸笑呵呵地,表情却有点无奈,“唉,这孩子自从北京回来之后,一直嚷着要出去旅行,我跟她妈怎么劝都没用。没辙啊,只能由她去,我们对她也没什么高要求,只要她开开心心地就好。哦,她过了年就走了,说是至少要半年,要玩那个什么间……间隔年。”

    麦志强露出会心的笑容,“她现在哪儿?”

    陶妈妈端了杯茶走进来,“这可说不准,上个礼拜打电话来说在云南,这周应该已经出境了,说是去缅甸,也不知道到了没有,老没电话过来。”

    她轻轻叹了口气,“别的倒没什么,我就是担心她在外面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

    麦志强闻言,放下手上的茶杯,郑重地道:“您别担心,我想过去找她。”

    “啊?”陶爸爸跟陶妈妈面面相觑,继而都露出掩饰不住的欢喜之色,“那最好,她能有个伴儿我们就放心了。只是……”

    陶妈妈为难道:“她行踪没有一定,我们也说不准她究竟在哪儿。”

    “她有写过什么东西吗?比如,”麦志强问,“博客什么的?”

    陶妈妈笑得有点尴尬,“我们都不太懂电脑,这种新玩意儿可不怎么清楚……”

    话音未落,陶爸爸从书房里疾步出来,手上拿了个小本子,递给麦志强道:“我听她嘟哝过,不过她没跟我们提起,这孩子从小就不喜欢我们干涉她太多——你说的博客不知道是不是这个。”

    麦志强接过来一看,上面是一行清秀的小字,用英文写了个地址,旁边还有个昵称“夜空”。

    他把信息抄录进手机,笑着对陶家二老道:“我回去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出发。”

    陶爸爸不放心,“我看还是等她来了电话以后再走比较稳妥啊,人海茫茫的,你上哪儿找她去?”

    “我想我应该能找到她。”他笑得很自信,有种迷人笃定的魅力。

    2010年初夏,泰国曼谷。

    一大早,陶洁背着双肩包从旅馆里走出来,她的手上握着一本“寂寞星球”的旅行攻略,在门口跟刚认识的老板娘用刚学来的泰语打了声招呼,随即脚步稳健得迈步出来。

    从远处望过去,她瘦了一些,黑了一些,但也结实了一些,整个人焕发出健康的气息和熠熠的神采。

    繁华蓬勃的考山路上,陶洁驻足张望,她今天的目的地是临江广场,听说那里每天都有主题演出,极富泰国特色。

    辨清方向,她抬脚刚走出去两步,视野里陡然映入一个熟悉的人影,把她一下子定在了原地。

    麦志强穿着烟灰色的旅行短装,左肩斜挎了只黑色的背包,正站在街对岸微笑地注视着她。

    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陶洁抿抿唇,又使劲揉了揉眼睛,不太相信这会是真的。

    等他走到她面前,刚好看见她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肉,然后痛得暗暗嘶气,麦志强的笑意更加深了。

    “小姐,是中国人吗?”

    “当然。”陶洁歪着头仰视他,忽然心情大好,“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这是个秘密。”麦志强朝远处张望了一眼,又将目光调转回来,“你不守信用。”

    “呃?”

    “你说过,一旦出去旅行,会给我寄明信片。”

    “我有写过!”陶洁急忙替自己澄清,哗地一下把背包拽下来,从里面掏出厚厚一叠风景各异的明信片。

    麦志强接过来逐一查看,果然都是给自己的,他深深注视着她,“为什么不给我寄?”

    “我……”陶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撩了下垂到眼前的发丝,低声道:“我怕打扰到你。”

    “对我没信心?”

    陶洁腼腆地笑了笑,做了个怪脸道:“我已经不是你理想中的乖乖女了。”

    麦志强看了她一会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陶洁的脸一下子嫣红,有羞涩又有喜悦。

    初夏美妙的晨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在她头顶形成一轮清晰的光影。

    “你是在渡假吗?”她歪着头问他。

    “不是。”他看着她说,“我辞职了,现在跟你一样,一心想做点儿以前想做但从没试过的事。”

    陶洁惊讶地瞪起了眼睛。

    “别这么看着我,”麦志强笑着耸了耸肩,“你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我没说你不行。”陶洁也笑,“就是觉得很意外,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没想好,随遇而安吧。”麦志强自在地笑道,“也许还会回北京,也许找个节奏慢一点的城市轻松度过下半生,不过在此之前,”他说着停顿了一下,目光凝视在陶洁脸上,“介意我跟你一起走遍天下吗?”

    “说真话?”

    “真话。”

    “我觉得一个人旅行好寂寞,如果你再不出现,我打算走完泰国就回去了。”陶洁说完,看看麦志强怪异的表情,“有没有觉得我很没出息?”

    “有点。”他一本正经地说。

    陶洁瞪着他鼓起了腮帮子,可是稍顷,她突然发出尖利的叫声——麦志强冷不丁把她抱起来,在地上转了个圈!

    陶洁咯咯大笑着,心间蓦地被满足感充盈,她觉得自己走了这么久,好像就是在等这样一天——她能认清自己,认清那个能陪伴自己共度一生的人。

    麦志强把她放下来,双手却并未松开她,两人静静地相拥着,享受这宁静而温馨的一刻。

    在陶洁惬意地闭上双眼,靠在他胸前时,她听到麦志强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跟我回家吧。”

    她张开双臂,慢慢环绕住麦志强的腰,嘴边泛起一丝明媚而满足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