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凤求凰(Ⅱ) > 章节目录 第94章 天上人间情一诺

第94章 天上人间情一诺

    一连一个月的时光,我都安静地躺在坤宁宫坚实的大床上。

    身上盖着最轻柔的云丝如意被,自轩儿死去的那天,这里的一切全被换掉,那鲜艳夺目的大红颜色,自此永远地离开了我的视线。

    哭了很久,恨了很久,借沈羲遥无上的皇命之手,除去了丽妃、柳妃。至今,她们惨死的模样,仍不时地在我眼前浮现。我只是紧闭着眼睛,自己对自己说道:“这是她们应得的下场。”

    至于惠妃,当她的儿子被她自己亲手害死之后,人便疯了。这,甚至是比死更加痛苦的事情了。

    而皓月,我只是将那个寒冷冬日里她送来给我的那壶好酒转赐给她,之后,她便因着一纸密诏,去了京城最大的消魂之所,在秀荷的看管之下,遍尝人间屈辱。不是我狠心,我实在是不忍杀她,这个从小伴我长大,叫了我十六年“小姐”的女子。若是没有当日她送来毒酒,没有她指使李管家诬陷沈羲遥,没有她在沈羲遥停手之后继续在父亲的药里下毒,没有她在沈羲遥的耳边诬陷我与羲赫的关系,让沈羲遥逼我喝下那药汁,我一定会将自己的荣宠分她几分,让她也成为这后宫之中得意的女子。可是,她的心终究那般飘荡着,信了和妃的鬼话,弃了我们多年的情谊。

    沈羲遥轻掀门帘,走了进来,他的目光温柔如水,可是却怎么也比不上羲赫那温暖柔情的眼神。在他逼我喝下那落胎的苦药之后,我心中所有对他的爱,就在我最后看他的那抹苍凉之后,消失怠尽。

    “薇儿,今日可感到好些了?”他沿着床椽坐到我的身边,问着每日都必问的问题。

    我看着他,轻轻一笑:“皇上其实已经知道了,不是吗?”我的声音哽咽起来,目光别向远方,落在了赤金幔勾之上,看着它反出暗淡的薄光,凄凉一笑。

    沈羲遥沉默了许久,将我轻轻地拉进他的怀中。我依靠在他肩头厚实温暖的地方,平和而宁静。

    他环紧了我,用下巴摩挲我的头顶,我就笑出了声,随后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手没有来得及捂住苍白的唇,一道鲜红就喷在沈羲遥月白的龙袍之上。那上面金丝绣就的苍龙在鲜血中遨游,黑玛瑙制成的龙眼光芒一闪,黯淡下去。

    沈羲遥几尽惊恐地抱着我,他无意识地摇着头,喃喃地说着我听不清的话。

    我觉得胸口憋闷得厉害,身上一阵胜一阵的疼痛。我知道,自己的大限快到了。

    “皇上。”我抬起一只手,在他的眉间游走,想抚开他紧皱的眉头。往昔点点滴滴美好的回忆又涌了上来,我努力地将那些痛苦的旧事隐藏起来,朝他明媚地一笑:“皇上,臣妾还有一个心愿。”

    他低头看我,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星光点点。

    我垂了眼帘:“臣妾想去烟波亭。”

    他怔了好久,眼中的伤痛再无法掩饰。

    我却闭了眼,只有这样,他才能完全地接受另一个女子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而不是再去寻找我的影子。

    其实,他是知道我内心的情感所向的。在他做出了那些让我痛不欲生的事之后,在羲赫阵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只是,他没有办法放手,除非天命难违。我也不是狠心薄情,如果说我完全不爱他,那是假的,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总是有的,更何况那最初,是多么的美好,即使那美好,只有那么短暂。

    沈羲遥终是点了点头。我笑起来,纯粹的孩童般的笑。他也笑了,只是那笑眼中,有星光点点。

    “我们最初相遇的地方就是这里。”我靠在栏杆上,轻柔地诉说着。

    沈羲遥只是安静地带着微笑,看着我,没有芥蒂,没有怨气。

    “他是那样一个男子,与皇上你不同,他有最简单的笑脸,还有最纯净的爱情……”

    “是的,羲赫他……”沈羲遥沉默了良久,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他,因为他不用被家国所累,可以无所畏惧地爱一个女子。我是帝王,我没有办法,但是……”他抬头,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我可以给那个女子她想要的一切。”

    “可是你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么吗?”我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没有回答,只是宠爱地笑了笑,目光看向远处飞龙池栖凤台上彻夜不熄的巨烛,良久,回头看我,在我的耳边轻轻地低语。

    只那一句,我的泪就掉了下来。

    “薇儿,再为羲遥舞一曲吧。”

    我怔怔地看了他很久,他带着凄凉的强笑,温柔地看着我,似乎要用那眼底的温柔包裹我已经完全干瘪的心,让它恢复最初的丰盈。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我垂了眼帘,轻轻地点了点头。

    吴刀剪彩缝舞衣,明妆丽服夺春晖。扬眉转袖若雪飞,倾城独立世所稀。

    扬清歌,发皓齿。且吟白纻停绿水,长袖拂面为君起。轻躯徐起何洋洋,高举两手白鹄翔。宛若龙转乍低昂,凝停善睐容仪光。佳人举袖耀青娥,掺掺擢手映仙罗。仙仙徐动何盈盈,玉腕俱凝若云行。双袂齐举鸾风翔,罗裾飘飖昭仪光。趋步生姿进流芳,鸣弦清歌及三阳。清歌徐舞降祇神,四座欢乐胡可陈。寒云夜卷霜海空,胡风吹天飘塞鸿。玉颜满堂乐未终。

    大羲十五年春,皇后凌氏薨。

    谥号孝端昭敬仁懿慈淑恭安惠温穆敏静淑承天辅圣纯皇后。其谥号之广,旷古未有。

    帝哀痛不已,罢朝一月。

    举国皆悲,万物其殇。

    “谢郎,你可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那个地方?”群山环抱间,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飘荡在烂漫的桃花缤纷之中。点翠描丹迎春髻,雪白绫丝兰花裳,娥眉翠黛,神采飘逸,夭夭妁华,脱尘遗世,美如嫡仙。

    “自然记得,那里景色明丽,柳杏将吐,桃花烟柳,风景殊胜。前傍绿水,后倚青山,山下就是漫漫的桃花夭夭,芬芳无边。”回话的男子,白衣胜雪,钟灵毓秀,清冷沁贵,气宇轩昂。

    一阵风吹来,片片花瓣飞扬开去,婉转细碎如蝴蝶翩飞,渐成花雨芳菲,乱红点点,落在悠悠碧水之上。

    有道是,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桃之夭夭,水之汤汤。

    青山环翠,碧水缭绕。

    风致楚楚,情意绵绵。

    神仙眷侣,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