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凤求凰(Ⅱ) > 章节目录 第93章 日落沧桑又万年(2)

第93章 日落沧桑又万年(2)

    夏末秋初的时候,后宫之中已从那场巨大的变故中恢复过来,沈羲遥却更加深沉阴郁。边关上,在平静了多年后,突然有柔然大举侵犯,来势突然,我方毫无防备。毕竟,当初那公主嫁来,是为两国交好,如今,却在一夕之间,边境生灵涂炭。

    沈羲遥震怒,经查,那裕王妃竟在三年间不断与柔然书信来往,这本是正常,可是,那书信上,全是我方军机。而她,是出于恨,因爱而生的恨。

    羲赫待她不错,可是,终不是丈夫对妻子的方式。甚至一年里,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夜晚是与她一起度过的。她毕竟是公主,也生得貌美,又全心仰慕羲赫,不料,三年来,羲赫都不曾有丝毫的改变,于是,她的心冷了,爱也变成了恨。

    沈羲遥一纸密诏,那公主,便被赐死在宗人府内,羲赫请旨领兵出战,沈羲遥也便准了。

    他出征那日,在九门前由沈羲遥授大将军印时,我在坤宁宫最高的楼阁之上遥遥而望,那重重宫阙金黄的琉璃瓦顶,那层层宫墙朱红的层峦之外,便是他所在的地方。这层墙之隔,却是万里。

    那柔然非弱国,自然兵力也能与我大羲抗衡,又因着知晓我大羲许多军机,此仗打得艰难。每日都有前方奏报传来,时好时坏,沈羲遥多在前朝处理国事,身边总是聚集了朝中重臣。我独自在后宫之中,往日里那些我最大的担忧之人,此时已悉数除去,剩下的那些妃嫔,虽也有勾心斗角,但却无法波及,也不敢波及到我了。

    我与贤妃交情甚好,虽后宫不得干政,但每日里,也都为了国事而忧心不已,便派了小喜子,日日将前朝兵报、密报与我。

    秋天快尽的时候,京中突起痘患,虽然发现的早,可还是死去了不少的百姓。其他患痘者,都迁至京郊五十里一座专门腾出的寺庙之中了。

    宫中倒未发现,京中发现得早,整治得快,便也没人放在心上。

    可是,那夜里,轩儿突然高烧,第二日,便有痘发出,来势凶猛。我的心几乎都要碎了,除了每日去照顾他,其他时间,都虔诚地跪在佛堂里,为轩儿祈求佛祖的庇佑。

    可是,却终是无力回天。

    轩儿去的那天,我与沈羲遥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御医虽说这样对我们凶险,但是,我还能顾得上那些,只抓着轩儿的小手,看着他一直都是痛苦的表情,我的心都碎了。

    我一直呼唤着轩儿的名字,几日下来,嗓子哑了,精神也慢慢地不济起来。

    那天,他的小手突然动了动,我连忙凑上前,只见轩儿缓缓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沈羲遥一眼,突然笑了:“父皇,您还没教儿臣骑马呢。”

    沈羲遥连日来也是未曾合眼,此时消瘦了许多:“等你好了,父皇立即教你。”他的声音也是沙哑,眼中是无尽的悲伤,与父爱的关怀。我们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了。

    “母后,您给儿臣绣的那个荷包,儿臣还要。”他的声音那般稚嫩可爱,却微弱了下去。

    我泪流了满面:“母后给你,多少都给你。”

    轩儿笑了:“父皇,母后。”他的小手伸出来,我与沈羲遥正要握住,却见那双细嫩的手臂,刚伸至半空,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一片哭声……

    冬日,大雪纷飞,寒冷非常。

    惠菊端了火盆进来,放在我的身旁,为我掖好了锦被,又端了药汁给我。

    我看着她秀丽的面容,突然问道:“惠菊,你今年,该有二十了吧。”

    惠菊一愣,抬头看我:“是啊,娘娘,奴婢今年二十一了。”

    我点了点头,似是自语道:“二十一,在民间,早是儿女绕膝了。”

    惠菊一怔:“娘娘……”

    我看着她:“若是本宫想将你嫁人,你可愿意?”

    我说的如此直接,惠菊没有反应过来。半晌才说道:“娘娘,莫不是奴婢做错了什么?”

    我摇着头:“不,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所以本宫才想让你出宫去。这后宫险恶,你也不能在此待一辈子,女子,总是要嫁人的。”

    “娘娘。”惠菊跪在我面前,“惠菊不愿嫁人,惠菊要侍奉娘娘一辈子。”

    我苦笑着摇摇头:“说什么傻话,而且。”我的嘴角一抹苍凉,“你不是不知,前日里张太医说了什么。”

    惠菊愣了很久,眼圈突然红了:“娘娘,张太医虽说您身子已是损得利害,可是,用心调养,还是能好的。”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你我都知,这心病,是永远也解不开了。”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自轩儿死后,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摇着头,有泪,又掉落下来。

    “我的三哥,你是见过的。”停了半晌,我继续说道,“他虽是商人,但终是可以放心之人,我将你托付给他,虽不能是正妻,但也好过,我去了之后,你在这后宫之中没有依靠,更何况,我的三哥富甲天下,跟着他,总不会受苦的。”我看着惠菊说道,“我已经向皇上请旨了。”

    惠菊“扑通”跪在我的面前,泪流不止。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门被重重地推开,夹杂着冬日里的凉气,扑在我的面上。

    “娘娘,前方急报。”来人是小喜子,气喘吁吁地说道,面色却是十分难看。

    我霍地起身,紧盯着他:“什么消息?”

    “大将军他……他……战死了。”

    有如晴天霹雳,我的身子摇了摇,眼前一黑,如同飘絮,被无情的东风摧残,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