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凤求凰(Ⅱ) > 章节目录 第44章 香销被冷残灯灭(3)

第44章 香销被冷残灯灭(3)

    他一字一顿地问道:“还是,你的心中,只有那个谢郎?”

    谢郎,他说的是羲赫吧。他竟然如此在意,在意到失了君王的气度。我向后退着,直到身子已经挨着冰冷的墙面,再无退路。

    沈羲遥一把将我身上的薄衫撕扯开去,我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前胸,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欲望之外的东西,让我害怕。

    “皇上,不要……”我几近哀求地说道,眼泪就掉了下来。

    沈羲遥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他粗暴地将我身上最后一件衣服撕去,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那双有力的大手将我的手反铐在头顶,我听的见他粗重的呼吸,但却无法动弹,无力反抗,只感受到无尽的疼痛,还有屈辱。

    即使是最尊贵的龙床,依旧是坚硬的。这养心殿,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来过,不止一次地在这里安眠,枕着沈羲遥坚实的臂膀。虽然,祖制上不允许女子在养心殿出现,但是,他曾经给了身为皇后的我许多特权,许多恩泽。如今的这里,已是物是人非了。

    我醒来的时候,沈羲遥已经不在身边。我抓紧了身上的水紫色团福,如意金丝滚边的锦被,透过丝薄的缎子,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我感觉不到疼痛,只有隐隐的冰凉。外面很暗,我起身,身上的那件宫女衣服,早已在沈羲遥几近疯狂地撕扯中破损,无法穿戴。我将锦被裹在身上,光着脚走到门前,隔着盘龙隔纹看去,外面是皇上处理国事,批阅奏章的地方。此时,那里没有人,一盏孤灯静静地燃烧在墙角。

    我推了推门,“哗啦啦”的一声响。门只开了一道小缝,再也打不开,门外,分明是一把金锁,这里被封闭了。沈羲遥此举,无异于将我囚禁在这个精美的牢笼中。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雪白的肌肤上,到处都是青紫的淤痕,水紫的颜色,触目惊心。他或许要给我重罚,只是,我只能在此等待。他是君王,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我坐在了窗前的长榻上,那长榻软而绵,很是舒服。我朝里窝了窝,靠着墙蜷,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的星光,点点繁星,好似一颗颗璀璨的宝石,在一如墨色丝缎的天空里,发出温情的光芒,清凉的空气从窗棱间透进来,我大口地呼吸着,心情逐渐平缓下来。

    黄家村的那些时光,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来。那里也有能与此时媲美的夜空,甚至,因为本身的祥和宁静,更胜一筹。一个春天的夜晚,羲赫与我坐在门前的流水旁,他仰望着星空,随意地与我交谈着,多是年幼时的趣事。他不经意间都会提到他的皇兄,提到他们的童年,那时,他不是裕王,而沈羲遥,也只是皇三子而已。那时的时光,在羲赫看来,是那么的快乐,没有负担,没有责任。我看着羲赫比星空更璀璨的眸子,里面闪现着快乐。

    “若是你不随我出来,依旧能有那般的快乐,皇上待你非同一般,他的心中,也一定很珍惜那时的美好时光。”我轻柔地说着。

    羲赫却没有回答,他转了头看我:“如果你还在那里,我会留下,即使只是仰望,也心甘情愿。我以为皇兄爱你,可以用尽办法为你扫除一切潜藏的危险,不让你受伤害。”他久久地凝视着我,“可是我错了,也许我早该将你悄悄地掳出宫去,这样,就没有那些伤心事了。”他说话时的表情很严肃,倒有几分沈羲遥的模样。

    “失去了孩子。”羲赫迟疑了半晌,才问道,“你的心中,一定很是伤痛吧。”

    我怔了许久,那个孩子是我心头无法泯灭的伤,我总是刻意地回避,刻意地忘记作为谢娘的我的所有过去,可是,有些事,还是无法逃避的。

    “那你呢?”我给了羲赫一个笑容,轻声道,“你的那个侍妾,那时不也有孕了?突然离去,你也定是难过万分的吧。”

    羲赫没有说话,他侧着脸,近乎完美的轮廓突然间蒙上了一层暗影,缓缓地说出了令我震惊的回答:“那个孩子,不是我的。”

    我几乎就站起来了,定定地看着羲赫。

    他淡淡地一笑:“是我王府中一个护军的孩子,自从将她带回裕王府,我就没有碰过她,本想留她性命,等孩子出生,就以难产身亡为名,送她与那男子离开的。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母后知道了真相,去了裕王府,盘问了几句,她就招了,母后自是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秘密赐酒,结果了三条性命。”

    “三条性命?”我吃惊地看着羲赫,是啊,那个护军,自然也是不会被饶恕的。

    羲赫的目光投向远方,他的话如轻烟薄雾般传来,带着无奈的笑:“不过,我还是想办法送他们离开了,他们现在,在另一个天堂,应该很相爱吧。”

    我转了个身,那墨色的天空中,有羲赫温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