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凤求凰(Ⅱ) > 章节目录 第22章 人事沧桑奈何求(3)

第22章 人事沧桑奈何求(3)

    此时,店里的伙计们忙完了手里的活,聚在一起闲聊起来。我起初不在意,无非一些市井琐事,哪个客人出手阔绰,哪家女儿生得娇美。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他们突然就说到了神仙的话题上。就听招呼我们的那个小二说:“昨夜里我守店,夜半听到了极动人的曲子,比那颜家班里的曲子都好听,可咱这镇上哪有人有这本事啊?后来,我就顺着那乐曲声的方向走,结果你们猜怎么了?”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我一惊,却发现黄总管在看我,脸上意味不明。

    我镇定地夹了一箸菜,慢慢送到嘴边,笑着对黄总管说道:“按着昨日,我们几时可到汉阳?”

    黄总管立即恢复了平和的神色,面带微笑,恭敬地回答道:“按着昨日,今日晌午过后就能到了。”

    我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才继续说:“那今日就要与你相别了,还望你回去之后代我感谢老夫人,还有……”我停了一下说,“我走得匆忙,没来得及与丫鬟们说,还望你回去之后,暗中照顾好玲珑,她亲娘的心思我们知道,之前那事还没有查清,也是不能耽搁的。”

    黄总管的脸色深重起来:“公子放心,毕竟老夫人是很在乎小……”他四下看了看,我点点头站起身,那小二眼尖,立即就走过来:“一共二十文钱,客官。”黄总管从袖中取出一贯钱给他,好似不经意地问,“那结果怎么了啊?”

    “啊?”那小二正数着手中的银钱,被黄总管突然一问,还未反应上来。

    我看着黄总管,他的眼睛里是狡黠和老练。

    那小二一笑,说道:“结果,我见到了仙人。”

    “哦?”黄总管似是来了兴致,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仙人?那你好福气啊。仙人什么样子啊?”

    我的心一点点地悬了起来,看来,昨夜不是我的幻觉。我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有一种莫名的慌乱。

    “是个男子,白衣胜雪的样子,站在一棵桂树下吹萧。那模样,那气度,那神采……”小二“啧啧”称赞起来,“我敢说,这人间不会有人有那样的气质,我可是见过京里一些王孙公子的,也算见得些世面,可昨日里着实吃了一惊,更何况是夜半,哪有常人不睡觉出来的啊。”他说得口沫横飞。

    黄总管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脸色沉寂下来。我却装作没有看见,轻轻地说了一声:“表舅,该走啦。”

    那小二闻声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我头也不回地出了客栈。外面,是一片纯净的天。

    马车继续前行,我半挑帘子,看着外面。黄总管坐在车前,一直没有说话,可是他的眉头微皱,带着心事。我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树木人家,心里也是沉甸甸的。安静了许久,我终于开口:“黄总管,我还有事要托付你,我有个贴身侍女,如今已是贵人了,希望总管可以还多多照顾她,毕竟她曾是我身边的人,我怕有人心怀芥蒂。还有惠菊,我这一走,虽不知太后会如何跟皇上说,但她肯定是逃不掉被送去别宫了,还请帮帮忙。”

    黄总管一一应了:“娘娘放心,老奴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听了他的话,我放心许多,黄总管在太后身边多年,深得太后的赏识,说起话来,自然也很是顶用的。

    “娘娘,老奴只送娘娘到汉阳,娘娘往后要小心。不论去哪里,都要小心照顾好自己。老奴在宫里侍奉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哪个后妃像娘娘您这样心慈,太后也很是感动的。只可惜娘娘路上没个人照应。”

    我轻轻地笑起来:“什么娘娘,我已经不是了。黄总管也好生地照顾自己,后宫的凶险,你比我更清楚。”

    晌午时分,我们到了汉阳。这里是去往京城的必经之地,自然很是繁华。

    我们在一间饭馆前停了下来,黄总管看了看风中飘摇的酒旗,又看着我,说:“娘娘,就在此,老奴给您饯行吧。”

    桌上是简单的几个菜,选了临窗的位置,周围没有旁人。黄总管坐在对面,轻声说道:“娘娘,天长路远,万事小心。”说完,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袱,递给我,“这是太后娘娘为您准备的。”

    我疑惑地接过,正要打开,黄总管伸手止住:“请娘娘以后再看。”我点点头。包裹很重。

    黄总管举起酒杯:“娘娘保重,老奴给娘娘饯行了!”说罢,一饮而尽。

    我看了手中白瓷的杯子,一仰头,喝了下去。

    分别时,黄总管套好车,向我轻轻施了个礼,眼神中有点点的慈爱。我心头一直有一个疑惑,就在他要调头离开的时候,我上前一步,拉住缰绳:“黄总管,我有一事,实在不明。”

    黄总管愣了愣,看着我,突然就笑起来,他跳下马车,看着我,问:“是什么事呢?”

    我抱紧了手上的包裹,目光在那蓝底白花的图案上凝视了很久:“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愿意帮我?让我离开,是太后的意思,永远也不会再回去了。即使是太后所托,可是……”我一时不知如何去说。

    黄总管一直含笑看着我,似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目光越过我,向远处看去,似是忆惜以往的时光:“娘娘,若要论起来,老奴应算是凌家的家奴。”我不解地看着他,黄总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奴其实可以称您一声小姐。不如您上车吧,老奴再送您一段。”我点了点头,钻进车中。

    “老奴出身贫寒,排行老小,父母便将我卖了。买家想把我们买来的孩子全部送进宫做太监,可是那买家,不慎得罪了一个官家子弟,被打死了。我们几个孩子也就流落街头,几乎都要饿死了。我算幸运,遇到了好人,被带回去做了家奴。就是凌家,救我的人,那时还是个少年,也就是你的父亲。那时我发下誓言,誓死忠心于他。二十五年前,先帝登极,立太子妃闵氏为后,可是没过两年,先帝得到绝代佳人徐氏,施以隆宠,皇后失了宠,不过,你是知道的,皇后心里的人到底是谁。那时的凌公子还是大理寺常卿,在尚书房行走,协理内务府,便送了老奴进宫,安排在皇后的身边,希望有个照应。向以,当今的太后才对老奴信任至极,也才将今天的事交由老奴来做。”

    这是我连日来再一次得知了过去的事,一样地触目惊心,我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黄总管回头看了我一眼:“小姐,都是陈年旧事了,这下可解开了你心中的疑惑?”

    我扬起脸给了他一个释然的笑:“自然。只是,这些事,是需要时间来消磨的。”

    黄总管大笑起来:“日后有的是时间。不过,老奴有句话要说,过去的,还是淡忘的好。”他说完,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独自哼起曲子来。

    我看着他的背影,那上面有历经人间冷暖后的沉淀。轻声说:“黄总管,送我去镖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