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凤求凰(Ⅱ) > 章节目录 第5章 人间万事消磨尽(2)

第5章 人间万事消磨尽(2)

    东暖阁里已放置了四个暖炉,我亲手加了香粉,燃起来有着馥郁的香气,整个东暖阁如同春天的百花园,暖意浓浓,花香袭袭,再加上大红的颜色布置,随处可见的龙凤图样,端庄大气之中,也带着些许促狭意味。

    “知道吗?遇到你之后,我心中想的最多的,不是你是谁,而是不论你是谁,是妃嫔,是皇后,还是仙子,我只想与你在经年之后,一同并肩观望世间风云后的花好月圆。”沈羲遥握着我的手,坐在那张凤床上,他的目光如同清晨的阳光,他的手,带着恰倒好处的温暖,温柔地抚着我的脸庞。渐渐地,他的眼底升上了一层醉意,醉意在逐渐地加深。

    当我看到那漆黑眸子中的光亮突然消失的时候,轻附在他的耳边,柔声到:“可是,沈羲遥,在你对我父亲下毒手的时候,你可想过这些?”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是狰狞的,可是他已经看不见了。

    此时的沈羲遥躺在那张满目鲜血颜色的床塌上,发出均匀地呼吸。他已经睡去,酒杯上有我涂抹过的毒药,所以,准确地说,他应该是睡死过去了,而且是毫无防备的,然后,沉睡之中,他会失去生命。而就此之前,他拥我走进东暖阁之时,亲口下令侍卫远远地守在殿阁的三层平台之下,也让张德海守在了三十六级台阶之下。

    我俯下身,看着他平静的睡脸,因为酒的缘故,他的脸显出了浅浅的红色,愈发清晰俊朗,此时的他,脱下了帝王的外衣,是个人人都可轻易伤害的男子。

    我的心紧抽着,呼吸急促,心猛烈地跳动着,眼眶有些湿润。坐在他的身边,目光空洞地看着那撒金的羽纱帐,突然,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沈羲遥,他双目紧闭,呼吸渐渐地轻微下去,药劲已经发挥了作用,不会太久,他的呼吸就会完全停止。看着他逐渐苍白的脸,我的心头有种前所未有的担忧。

    我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墙角的花梨木柜上,那里,我早已准备好了三尺白绫。今夜之后,我们应该会在黄泉路上相见。还好,喝下孟婆汤,谁都不记得谁了。

    我的兄长和家族,势必会受到牵连,可是沈羲遥死了,他膝下并无皇子,太后为了保全自己,也会让羲赫坐上皇位吧。我相信,他不会为难我的家族,一如他曾经对我的保证。

    闭上眼,十六年来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记忆深处,除了父兄母亲,就是那个在烟波亭里与我品萧论笛,谈诗做赋的谦谦君子。还有,眼前熟睡的沈羲遥,这个在蓬岛遥台上的我的夫君,不可否认,他也是我的难忘,只是,那时的他,才是我真正的夫君。

    我隔着窗向烟波亭方向看了看,今夜,没有萧声,也许,以后的日子里,也不会再有。羲赫,我相信,如果他掌握了这大羲的皇权,不会逊色于他的皇兄。做了皇帝,要放弃许多,也能成就很多。

    我将门闩死死地闩死,拢了拢身上的裙子,那漫无边际的寒冷又侵袭而来,腹中的疼痛一阵接过一阵,我抹去了额上的汗,手心里滑腻腻的,在裙上擦了擦。摸了摸小腹,我凄凉地一笑,这孩子掉了也好,是孩子的福气,生在帝王之家,最最无奈,也最最悲。

    走到花梨木柜前,打开最下层的那层,看了看里面的那只小木匣,我强忍住取出的冲动,满怀眷恋地看了一眼又一眼,无边旧事涌上心头,有泪滴落,一颗颗晶莹地打在那匣子微黄的盖子上。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将那抽屉锁死。

    再次走到床边,沈羲遥已经完全没了呼吸。我伸手在他的鼻翼处停了半晌,确定没有了呼吸,才收回了手。我看着他,眼泪掉落下来。我亲自试菜,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那毒药,早已涂抹在了那只金錾梅花式杯中,酒斟进去才会染毒,用的是断魂散,这是人间最没有痛苦的死亡了。我虽恨他,可是却不愿他受苦。更何况,用其他的方法,恐怕也制伏不了他吧。

    白裙下摆的荷叶边扫过东暖阁的地面,留下淡淡的香气,我手执白绫,仰头看那高高的屋梁,一瞬间有些晕旋和恍惚,一扬手,手中长长的白绫飘过横梁,缓缓地垂下,宛若生命,那么轻,终有坠落的一日。只是,那坠落的一日,不似这干净纤尘不染的素白。我狠狠地打了个结,搬过圆凳,就在我抓住白绫的时候,我感受到一道目光,如同利剑划过我的身体,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看向了沈羲遥。

    他躺在那里,没有动静。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从圆凳上下来,走到他身边,心一横,又看了一眼屋梁上飘动的白绫,转身从绣枕下取出父亲出殡之日藏在袖中的玄铁匕首,寒光一闪,略过沈羲遥的脸,也晃了我的眼,我高高地举起,眼睛一闭,就要刺下去。下落之时,我不由得睁了眼,看见了沈羲遥漆黑深邃的双眸,深遂中带着怒气,最深处,是不尽的凄冷。

    我在这样的目光中乱了方寸,手一歪,偏了过去,但之前力道还是使我刺了下去。沈羲遥翻身而起,但始终躲闪不及,一声锦帛撕裂之声,匕首刺中了他左边的肩膀,喷涌而出的鲜血吓坏了我。沈羲遥的血竟然那么红,红过了坤宁宫里任何一件器物的釉彩,红过了我心中对血的定义。

    沈羲遥倒抽一口气,咧了咧嘴,他脸色苍白,眼中充满了令人胆战心惊的怒火,那架势,似乎要将我烧成灰烬。他发出一声极力压抑却无法克制的喊声,那“啊”的一声,在我听来是无比的刺耳,我不由上前一步,手里握着那把正在滴血的匕首。

    沈羲遥略带惊恐地看着我的手,猛的一挥手,我只感到一股突然强加在身上的巨大力量,人就被甩了出去。沈羲遥一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鲜血在不断地涌出,从他的指缝滴落在描金绣凤的大红被面上。他极度愤怒和不解地盯着我,目光中满是失望和防备。我看着他,眼神空洞,脸色惨白,嘴唇不住地哆嗦着。

    突然,我只觉得一阵疼痛袭来,摔到在了地面上。东暖阁里此时还没有铺上地毯,地上冰冷冰冷,我只觉得一阵温热伴着无边无际的疼痛,从下体传来。眼前金星环绕,依稀中看到沈羲遥摇晃着站起身,踉跄着向我走来。我勉强低头,身下早已是鲜红一片,在我白色素服的映衬下,那么惊心动魄。眼前逐渐变成漫无边际的黑暗,我头一歪,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那横梁之上轻轻飘摆的白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