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煮妇炼爱记 > 章节目录 第31章 女强人不是人人都做得来(2)

第31章 女强人不是人人都做得来(2)

    “我哪儿知道香水味是哪儿来的,我一直在办公室里加班,我们办公室连个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女人的香水味。三更半夜,你就别折腾我了,我还得洗澡睡觉。”周家坤说着就朝洗手间里躲。小样的,想毁灭证据。

    “方小红不是女人吗?”我坚持。

    “老婆,拜托,红姐今晚就没有和我们一起加班。”周家坤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想起来了,是我坐的那出租车上的味儿。我前面下车的是美女,这味应该是从她那儿蹭来的。好了好了,我得洗澡去了,你别在那儿瞎想了!”

    “出租车?你不是开了我的车去上班吗?”

    “快点解释!”我一声河东狮吼。

    “打不着火了,现在车还停在公司呢!我怀疑是电瓶跑电导致的。老婆,你可别着急上火,赶明儿你老公我挣大钱了,给你换台Mini小跑。”周家坤欢快的声音从洗手间里传出来。

    “还Mini小跑呢,先把那八万元给还清了再说。”我走到电脑桌前,把电脑关了。

    香水风波到此结束,但我心里总是觉得哪儿不对劲,紧接着,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周家坤出轨了,对,没错,就是出轨了。梦里,他开着Mini小跑,载着一极品美女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在车子后撒开腿追呀,我一边追一边喊,可我的嗓子都喊哑了,周家坤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于是,我哭着从梦中惊醒。

    Mini小跑没有了,周家坤还在,丁丁也还在,而且丁丁尿尿了,我用手一摸,尿不湿透了,而且被子还湿了一大片。我连忙将周家坤摇了起来:“起床了起床了!”

    周家坤睁开眼,伸手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又躺了下去:“才四点半,你搞什么啊!”

    “丁丁尿床了。”

    “啊!”周家坤一个鲤鱼打挺,赶紧从床上坐起来,“你赶紧给她换裤子,还愣着干吗?”

    “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我委屈地看着他。

    “你把丁丁的尿不湿给取下来,我去拿裤子,快点!”周家坤从床上爬起来,去柜子里找丁丁的小内裤。我把尿不湿换了下来,丁丁翻了翻身体,小家伙睡得像只小猪,根本不知道她妈妈我刚刚做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梦。

    “OK了,关灯,睡觉,困死了!”帮丁丁把裤子穿好后,周家坤命令我。

    “老公,我睡不着,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你陪我聊聊天吧!”我撒娇央求着。

    “徐贤慧,你疯了吧?现在是凌晨四点半,我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我也求求你,放我一马吧,有什么事情咱们天亮了再聊,行吗?”周家坤不顾我的反对,跃过我的身体将灯给关了。

    “不行,你老婆我现在不说,就活不下去了。”我还真是矫情,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得让我的心霍霍地痛。虽然我也经常怀疑周家坤是否对我忠诚,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周家坤跟别的女人走了,我得怎么过?

    “Oh my god!”周家坤坐了起来,盯着我问,“说吧,你到底怎么了?”

    “我梦见你跟别的女人走了,你不要我和丁丁了。”我小声地嘟囔一句。

    “就这事?”周家坤一脸无语地看着我。

    “对!就这事。”

    “我说,徐贤慧,你……你你你……我们睡觉OK?你不睡我还得睡!”周家坤又躺了下去。

    “哇—”我看着周家坤,突然就哭了起来。

    周家坤翻身不理,我继续哭,他终于坐了起来,将我拉进怀里:“好啦好啦,你别瞎想了,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和丁丁。你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都是那该死的香水味闹的,等天亮了我投诉出租车公司去。”

    听周家坤这么一说,我终于破涕为笑。

    “乖,睡吧!”周家坤轻轻地拍着我,像我拍着丁丁那样温柔,我终于重新闭上了眼睛。

    周家玲曾说她一直等着一个能把她宠成公主的男人出现,那个男人不必有钱也不必帅,只要有一颗真心对她的心。我当时觉得这样的男人得前世修多少福才能遇到呀,现在想想,周家坤不就是这样的男人吗?原来,是我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刘伶俐的带领下,欢颜工作室的第一批服装终于赶在春季面料订货会上展出了。十二套亲子装,每一款风格都不相同,但统一的风格是刘伶俐希望的质朴、大气、简单。特别是那套以向日葵命名的主打款,订货量已经超出了我和刘伶俐的预期。我对正在给客户介绍的刘伶俐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贴着她的耳朵说:“亲爱的,你简直让我刮目相看,你竟然找好了面料公司合作,还将他们的新款面料做出成衣在订货会上展出,你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的祖师奶奶。”

    “有你这么夸人的吗?你怎么不想想,我这么做,对面料公司来说,也是一次推销他们的面料的好机会,你就没见今天来的这些服装公司的人有多少是冲着我和高斌来的吗?”刘伶俐指着人群对我说。

    “是是是,你俩现在是业界的传说。高斌前阵子不是还拿了一个什么大奖吗,估计明年简色又得大丰收。”

    “得了吧,简色不赔钱就谢天谢地了。高斌现在的心思都在拿奖上面,他想走的路和我想走的不一样,我算是看明白了,说不定哪天简色就成了他的垫脚石,就跟我一样。”

    “别说得太悲观,高斌的想法也没有错,提高他自己的知名度也是在给简色做广告,再说了,现在电视报纸上三天两头就能见他的新闻,你应该高兴才是。人家成了新闻人物,就不敢在外面乱来了,就算你不盯着他,也有记者替你盯着他。”

    “你还不明白高斌现在的想法吗?他是想极力摆脱我。是,简色他是花了不少心血,但简色的老板总归是我,我们离婚,他什么也得不到,说白了,他在简色就是一个打工皇帝。但现在不同了,拿的奖越多,他在这个行业的名气就越大,就算离开了简色,照样会有人愿意给他资金,让他创办一个简色的竞争对手出来,我真正担心的是这个。”刘伶俐打着自己的算盘。

    “你以为全天下人人都像你刘伶俐这样呀?再说了,简色的成功靠的不是高斌一个人的力量,她是你们俩共同的孩子,就算高斌不用去考虑人力物力和财力,他也得想想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吧。”我推心置腹地和她讲。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一样为爱痴狂吗?小贤,你想错了,如果当年还有另外的女人愿意支持他的事业,他也许就不会选我了。”

    “你也别妄自菲薄了,高斌不会离开你,相信我!”这些日子和刘伶俐一起工作,我进一步地了解了刘伶俐。别人做事往往是走一步看一步,刘伶俐不,她走一步看三步,她能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绝不容有半点闪失。她不做设计师虽然很遗憾,但她的营销手段是任何一个设计师都无法比拟的。高斌还爱不爱刘伶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高斌离不开刘伶俐,就像鱼离不开水,换一句话说,高斌离开了刘伶俐,他就没法成为今天的高斌。我不知道这对刘伶俐来说,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

    从订货会上出来,我就给周家坤发短信:“老公,晚上咱们出去吃,喝点小酒!”

    周家坤迅速地回过来:“订货会怎么样?”

    我故意吓唬他说:“无人问津,所以要借酒消愁。”

    “怎么会?衣服那么好怎么会没有人喜欢?今天早上我送丁丁去幼儿园,人家家长还问丁丁身上穿的衣服在哪儿买的。”自从样衣出来后,刘伶俐就给我拿了十二套回家,说是让我和丁丁一起做活招牌。

    周家坤显然不死心,虽然他对我这次重新上岗从来没有正面点评,但见我每晚画图到凌晨,他对我的关心,我全都看在眼里。

    “真的有家长问?”我更有些自恋。

    “骗你是小狗。还不止一个家长问,我都跟她们说是我老婆亲自设计的。”周家坤得意地发了一个笑脸。

    “哈哈哈,老公你太可爱了,跟你说实话吧,今天的订货会非常非常的成功,刘伶俐说要给我发奖金,那八万元的外债咱们能够提前还清了!”今天的订货会比我们预期的更完美,厂家当场就决定要投入大笔资金生产,而且要在全国开设分店,也就是说,欢颜在明年春季来临的时候,便会在全国开花。

    “太好了,老婆,你厉害啊!”

    “这么重大的事情,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庆祝庆祝,是不是该喝点小酒?”

    “行是行,可我今天晚上还得加班呀!”收到周家坤的这条短信,我的眉头皱了起来。自从周家坤从杭州回来后,虽然再也没有去外地出差,可这加班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而且每次都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我俩虽然身在同一屋檐下,但是打照面的次数只限于临睡觉前那么十几分钟。我忙我的设计图,他加他的班,除了工作,我俩就没有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以及丁丁。

    “能不能跟同事换一下,你想一想咱们一家三口有多少日子没有在一起好好吃饭了。”

    “不行啊,同事都在加班,也没有人跟我换。再说了马上就周末了,这个周末应该不用加班。要不,咱们到时再庆祝?”周家坤拒绝得太直接了,我连生气都找不到理由,人家为了工作暂时放弃一下小家庭,我的老公如此上进,我作为一个妻子能有什么不理解不满足的。

    “好吧,那你今天早点回!”我本来想回一句“加班加班,你干脆别回家好了”,可后来,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这条短信给删了,因为我突然想起,我们无数次的吵架,都是因为我没有站在周家坤的角度去想事情。如果我让他知道我现在心情特别不好,他不会安慰我,反而会责怪我不懂事。当然,也许他在担心我的同时,反而没办法好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老婆,谢谢你,你越来越知道体贴人了。”周家坤在关键时刻总是说些让我心里充满了甜蜜的话。就因为他这句话,我决定立马回家接丁丁放学。

    周家坤说的没有错,当我和丁丁穿着亲子装同时出现在幼儿园时,果真有不少家长前来问我衣服在哪儿买的,我顺势推荐了欢颜。从幼儿园一出来,我立马给刘伶俐打了一个电话:“亲爱的,咱们的衣服估计是真的要火了。”

    “废话,订货会上的数据说明一切!”刘伶俐比我还得意。

    “我不是说订货会,我说的是现在。就刚刚,我和丁丁穿着这亲子装往幼儿园门口一走,妈呀,人家家长都来问我们衣服在哪儿买的,真是邪门了。”过去在莫尼的几年,我的自信心都被我姐给打击得快没有了,如今欢颜总算让我重拾自信心。

    “你以为那些衣服我是白送的呀,我就是让你们娘俩给我当移动的麻豆。”刘伶俐一副颇有先见之明地说。

    “真想找人当活招牌,还不如弄一个新品发布会。”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等到门店装修好了,咱们就整一个高规格的新品发布会,到时找一些大模特小模特过来走秀,保管教咱们欢颜火起来。”

    “还找什么模特呀,直接在幼儿园开个新品发布会,模特就找家长和学生,他们可都是潜在客户。”

    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没想到刘伶俐当真了。她无比兴奋地说:“你这主意不错!对了,就在丁丁那幼儿园,他们不是收费高吗,能送孩子进这种高档幼儿园的家里都不缺钱,把幼儿园变成我们的试验田,多听听家长的意见。”

    “不是吧?你还真把我这话当真!”

    “那当然,这么好的噱头上哪儿找去,你现在就把园长的电话给我,我先联系联系看!”

    “你还真是行动派,我哪能把人家园长的电话挂嘴边啊,一会儿翻出来后,就给你打过去。”

    “别了,你就直接把园长的电话微信到我的手机上吧,我这会儿还在陪客户吃饭,愁死了,今晚估计又得喝高了。我先挂了,客户在喊我了,记得把电话找出来微我。”

    刘伶俐急急忙忙把电话给挂了,我找到丁丁幼儿园园长的电话给她微了过去,后面又加了一句:注意身体!

    女强人不是人人都做得来,再说了干营销靠的不完全是运气,碰钉子碰到头破血流的事刘伶俐何尝没有遇到过,只是她都只把苦与泪流进肚子里,从来不跟高斌说,她给他的是一个清静的创作空间。就像今天晚上的答谢会,客户坚持让设计师参加,刘伶俐却找借口放我走,她跟我说:“设计师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应酬的事,交给她!”这就是刘伶俐作为老板和其他老板的本质区别。

    想到这儿,我想到了我姐徐智慧女士,如今她一门心思地朝着女强人队伍里迈,只是她能做到像刘伶俐这般八面玲珑吗?

    徐贤慧啊,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