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煮妇炼爱记 > 章节目录 第9章 将暧昧的苗头彻底地挣断(1)

第9章 将暧昧的苗头彻底地挣断(1)

    七点三十分,丁丁在房间里扯开嗓门开始喊妈妈,我终于回归到现实生活中,一边大声回答,一边雄赳赳气昂昂地跑进卧室。我迅速地给丁丁穿衣洗漱,用了不到十分钟。想从前,我连给丁丁换个尿不湿都搞不定的人生真是失败。

    领着丁丁吃完早餐,我在客厅的小黑板上给周家坤留了言。我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但从他目前打呼噜的沉睡状态来看,一定不下于一斤五粮液。

    我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一条日本新闻,说是日本男人为了体现自己在公司的价值,就算没有应酬,每晚下班后也要去居酒屋喝酒到满身酒气回家,日本妻子不但不会责怪丈夫,反而有种“我老公很重要”的自豪感。瞧着眼前还满身酒气的周家坤,坦白说,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更多的是担心他是否难受,否则我也不会给他煮醒酒汤,更不会在小黑板上含情脉脉地写道:老公,醒酒汤和粥在锅里,起来后记得喝了,我去公司办理辞职手续了。

    身份的变换真是改变人,这不过才一天的时间,我就迅速由大女人变成了居家小女人。正所谓环境改变人,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我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公公家,路上打电话确认公公今天有时间帮我带丁丁后,心里长嘘一口气。虽说我今天是去公司辞职,但我不敢保证莫燕不会为难我。

    到了公公家,给我开门的是穿着睡衣的周家玲。她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行政管理,上班时间没个准,有时候白班有时候晚班。此刻,她一边打哈欠一边奚落我:“哟,怎么还把丁丁往家里送,不是说你不愿搬吗?”

    “我也想搬回来呀,可转念一想,我们搬回来就得让你去住小黑屋受罪,多少有点于心不忍。你说我们一家三口,总不能欺负你一个人吧!”

    不就是说几句刻薄话吗?我也会!果然,一听我这话,周家玲的脸都绿了,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才肯放我和丁丁进屋。

    我把丁丁的背包放在沙发上,又去厨房,跟正在准备早餐的公公交代丁丁什么时候睡午觉,中午喝多少毫升牛奶,最后又感谢公公一番,才退出厨房。出门前,我扫了一眼周家玲,她已经不计前嫌地陪着丁丁在搭积木。见此情景,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连说了两声“谢谢”。周家玲没有理我,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估计心底里巴不得我早走,眼不见心不烦。

    我赶到办公室已经九点三十分,迟到了整整半个小时。我先去洗手间把妆容整理了一下。是的,今天我化了一个淡妆,描眉扑粉化眼线。距离我上次化妆时,已经过了整整三年又两个月,以至于我拿出我姐从巴黎给我带回来的化妆品时,心里感慨了半天。再穿上刘伶俐送我的长裙,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么稍稍收拾一下,我终于暂时脱离了欧巴桑行列。

    果然,一见我盛装打扮出现在公司,前台妹妹的嘴都惊讶成了一个O形。我目测了一下,基本上能塞下一个大号鹌鹑蛋。

    “撞衫啦,撞衫啦。”我听到前台妹妹在我身后细声尖叫。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踏入办公室,我简直怀疑自己在泰坦尼克号上,而前面是恐怖的冰山。

    两分钟后,我推门走进莫燕的办公室,只见莫燕竟然穿了和我身上这条一模一样、出自刘伶俐“简色”女装高级定制店的裸色长裙。此刻的莫燕站在落地窗前,满脸惊讶地看着推门而入的我。这感觉就如同在照镜子,只是一米五八的莫燕和我的身形不一样,穿出来的效果略不同而已。换句专业话说,此款长裙适合一米六五以上的瘦高个穿,尽管莫燕脚上踏着一双十几厘米的恨天高,但也完全Hold不住这条裙子。而我占着身高一米六九的优势,生生将她打败。我现在终于明白,前台妹妹见我时表现出来的惊讶,不是来自于我的细心打扮,而是因为我和她的老板莫燕撞衫了。

    莫燕迅速地走到她的老板椅前坐下,仿佛坐下来后,我们俩就没有撞衫似的。瞧她满脸怒容地盯着我的裙子,敢情这撞衫都是我的错?

    虽然我心里暗自责怪刘伶俐为何不提前告诉我莫燕也买了这条裙子,但转念一想,我这都要辞职了,还怕和她撞衫吗?

    这么一想,我底气十足,趁着莫燕还没有发话为难我之前,就将早已准备好的辞职书递到她跟前。

    “辞职?”莫燕到底还是小姑娘,满脸的震惊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是的,我知道公司现阶段请我确实是挺浪费的,毕竟我现在做的活一月花两千块就能请别人来做,我这五千块的薪水对公司来说是超额付出了。所以,麻烦您在这份辞职书上签个字。”我刻意放低姿态,体面地微笑。当然,我心里想说的是,我徐贤慧是一服装设计师,我不喜欢那些糟糕的抄袭,改个尺寸换个口袋这种明目张胆地抄袭别人的设计的工作,别说是请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是街边摆摊的裁缝师傅也能做到。

    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一大早赶来公司是为了辞职,莫燕的脸色更不好看了,就跟调色板似的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她大概沉默了有五分钟之久,才恢复她惯有的慢条斯理又居高临下的态度,道:“公司的制度你应该清楚,辞职得提前十五天打报告,所以,这份辞职书我先收下,等到公司招到了接手你工作的新人,才能给你办理辞职手续。”

    莫燕说得合情合理,这样的结局也早是我意料之中的,我也早已想好对付她的招数,所以接下来,我将早就准备好的年假休息表递给她。这一刻,莫燕的脸色彻底不好看了,她用手上的钢笔敲着办公桌,足足敲了二十下,才冷冷地蹦出一句:“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走出莫燕的办公室,我觉得自己终于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以至于觉得今天办公室的空气都跟着变清新了。空气好自然也就心情好,就连公司里那些曾经明里暗里嘲笑我的人的脸,在我眼里也变成了天使的脸。我敢打包票,不出两分钟,关于我和莫燕撞衫以及我要辞职的消息会迅速在本公司内部传播,并成为今天最热门的话题。

    推开设计室的玻璃门,刘伶俐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她在电话那端笑得花枝乱颤:“亲爱的,你今天是不是出了一大口恶气,怎么样,心情好不好?”

    不用猜,刘伶俐所说的恶气肯定是指我和莫燕撞衫的事。

    “刘大董事长,你还真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干,你说吧,这事儿是不是你早就预谋好的?”想到莫燕一脸便秘的小样儿,我心里就特别舒服。

    “我这是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现在满意了吧?”刘伶俐无耻地邀功道。

    “满意,超级满意,为了我得罪你的客户,这可不是你该干的事呀。”我笑。

    “就她那样的客户,我才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的姐们儿过得开不开心。谁让我姐们儿不开心了,我就让她不好过。”刘伶俐用特黑社会大姐大的风范说,“对了,辞职的事,怎么样呢?”

    “托您这条裙子的福,莫大小姐如今看我就跟看仇人似的,十五天后,我准时上你那边报到。”

    刘伶俐为我出气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和周家坤刚谈恋爱那会儿,因为周家坤的妈妈刻意刁难,刘伶俐就领着宿舍里的一群姐妹专门去她的店里砸场子。一群人在那儿又试又穿,一会儿说衣服款式不好看,一会儿又说衣服太贵,周家坤的妈妈跟着她们身边转了大半天,硬是一笔生意都没有做成。等到她知道自己被人耍了后,气得双手叉腰,做泼妇状,在汉正街门口大骂。说来也真是巧,那天正好遇上电视台的记者暗访,于是,这事儿就被他们做成了一条新闻,上了本城最有名的《经视直播》,新闻一播,周家坤自然知道这事是刘伶俐干的。说起来,这两人的梁子也是那时结下的。

    周家坤不止一次地说:“刘伶俐这样的女孩子太厉害,以后肯定没有男人能降得住她。”

    “她怎么厉害了,不就是为了她的好朋友我挑战一下你妈妈的权威吗?就因为这事,她就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了?敢情我们女孩子就得一直扮演小白兔受尽委屈才行。”我就是听不得周家坤不待见刘伶俐。

    “我也没有那么说,就觉得女孩子还是温柔点好,像你这样!”周家坤这小子损别人的同时,总不忘夸我一句,让我纵使怒气冲天也发不出火来。

    事实上,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只要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克星,自然就会变得温柔。比如刘伶俐,自从和高斌谈恋爱后,立马就温柔了起来,彻底走了又妖又媚的妖精路线。如今谁要提她当年假小子的行事风格,她保证会捂住脸做娇媚状说:“谁年轻时没干过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虽说是交了辞职书和年假申请报告,但我也不能马上离开公司。人有时候真是个矛盾体,明明心里巴不得早点解脱,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心里却开始矫情了起来。比如此刻的我,竟想到我刚入职莫尼的情景,想到那些为了新款发布会忙通宵的情景。

    玻璃门外,莫燕的助理满脸衰样地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手里提着那条被剪得乱七八糟的裸色长裙。我笑着摇了摇头,再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这条长裙。如果我是莫燕,我肯定不会毁了这条裙子,而是用一把剪刀直接将长裙修改成短裙。

    我一直等到下班,也没有收到莫燕的通知,但我已经打定主意,明天开始休假,进入全职主妇实习期。

    我将办公室略加收拾一下,就拎着包去了公公家。我一边在门外喊丁丁的名字一边敲门,丁丁焦急的声音透过实木大门传到我耳里:“姑姑,是我妈妈回来了,赶紧开门呀!”

    门吱呀一声开了,丁丁整个人扑进我怀里。我低头问她今天开不开心,想不想妈妈,丁丁的头点得如小鸡啄食一般。

    一直冷眼看着我们娘俩秀亲情的周家玲在一旁冷哼道:“没良心的小家伙,跟你爸一个德行!”

    周家玲说完就转身去客厅看电视,看在她陪了我女儿一整天的分上,我也懒得跟她计较了。

    我抱起丁丁,她顺势搂紧我的脖子,整个人跟树袋熊似的挂在我身上。我们娘俩就这样走进了客厅,我跟周家玲道谢,她哼了一声,没有理我,自顾自地按着遥控器转换频道。我低头看了一眼丁丁,说:“丁丁,快跟姑姑说谢谢。”

    “谢谢姑姑陪我玩、陪我看书、陪我做游戏!”丁丁这才把头抬起来,看着周家玲。

    “不客气,丁丁下次还来,姑姑带你去游乐场玩。”面对丁丁时,周家玲总算是有了好脸色。

    “好!”丁丁大声回答。

    说来,我这大姑子其实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对待我如同对待敌人一般,但她对丁丁真是没话说。丁丁刚出生那会儿,她就三天两头地给丁丁买各种玩具,什么摇铃呀玩偶呀,什么贵她买什么。后来我们搬出去了,我俩关系也越来越差,她对丁丁的感情依旧如初,隔三差五地给丁丁买衣服,趁着我们回来吃饭时,就拿出来扔给周家坤。虽然每次说话都特难听,但她是真心喜欢丁丁,这一点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还没有吃饭吧,要不吃了饭再回去?”公公从厨房里探出头问道。

    “不了,我还得回家做饭,最近丁丁她爸的工作挺忙。”我连忙推辞。把丁丁送来这事属于先斩后奏,婆婆大人忙她的事业还未曾关注到此事,倘若让她知道真相,估计我们娘俩得吃不完兜着走了。

    “也行,我给你们做了几道菜,你带回去吃,省得再开伙麻烦。”公公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个保温饭盒,“菜都是热的,你回去只要煮米饭就行了。”

    “谢谢爸!”我说。

    “自家人谢什么谢。”公公依旧是这句老话。

    也许对公公来说,这句话只是他随口一说,但我早已感动得不行,难怪我姐曾说我耳根子软。想想也是,周家坤说几句甜言蜜语我就敢不顾一切嫁过来,公公说一句把我当一家人的话,我就觉得自己生活在灿烂的阳光中。

    就这样,我带着公公打包好的菜,抱着丁丁,一路阳光灿烂地回到了自己的家。周家坤不在家,小黑板上我的字迹后面多了一排周家坤深情又肉麻的留言:谢谢老婆,为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挣大钱养你和我的丁丁公主,爱你!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些话,一定会认为我们小两口是搞传销的,要不然,怎么每天都有这些“挣大钱过好日子”的口号。

    我从包里掏出手机对着这些肉麻的留言咔了一张,保存下来,然后再用小黑板刷将黑板擦干净。

    我的手机相册里有一个文件叫“LOVE”,保存的全是这块留言板上,周家坤留给我的以及我留给周家坤的幸福宣言。我曾天真地想,等到我俩金婚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些相片洗出来装在相框里,留给我的子孙后代观瞻。只是想想这一幕,我就觉得未来真是美不可言。不过美好的想法,很快就因为周家坤的第二次醉酒打断了。

    这次送周家坤回家的不是小区的保安,而是他的那位红姐。

    我换上家居服,煮好了米饭,等着周家坤下班回家,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一顿愉快的晚餐。可是新闻联播都结束了,周家坤还不见人影,电话也不回一个。我只好主动打电话给他,这次倒是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但接电话的人不是周家坤,而是方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