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有你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 章节目录 第27章 在你的身边就是幸福的时光(2)

第27章 在你的身边就是幸福的时光(2)

    李芸桦最近总有一种感觉,她那宝贝儿子似乎长大了不少。当然小孩子总是长得比较快,她每年都会给他买不少的新衣服,身体的成长并不会让她吃惊,让她吃惊的是他似乎在心态上突飞猛进地成长了许多。最近一阵子举手投足之间越来越沉稳,颇有些小大人的模样了。小孩子会这样一般都是模仿他喜欢的大人的关系,尤其是同性别的大人,不过李芸桦想,他熟悉的成年的男性就是尹世宗和李蕴,哪个可都不是成熟稳重型的。她也有就这件事问过李蕴,李蕴结结巴巴地说男孩子大了总是这样的。李芸桦想他自己也有过这个年纪说的应该没错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了。

    今天一早起来,李芸桦明显感觉到有些不适。不但头昏昏沉沉的,背也疼得直不起来。根据以往的经验,李芸桦知道这是发烧的前兆。她赶紧找了点感冒药吃。一个人带着孩子最怕两件事,孩子生病和自己生病。比起前者来后者更加严重,一旦大人病了不但没有人能照顾自己,连孩子也没人照顾。单身带着叶遥这些年,李芸桦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生病了。送完叶遥去幼儿园,李芸桦又马不停蹄地赶着去上班。她带着儿子回来后才加入到这家公司的,员工并不多,但个个都非常有朝气和干劲。在这一年里公司发展得很迅速,相对的事也多了起来。老板已经请人事多招几个人,但这年头就是这样,求职的找不到称心的雇主,雇主找不到称心的员工,两头都困难。在人力不足的情况下,大家也都没什么抱怨,互相协调着把工作都做好。

    开完一上午的会后,李芸桦觉得头又昏又沉,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放弃了地铁,乘着出租车去幼儿园把叶遥接回了家。叶遥很聪明也很敏感,他马上就感觉到了妈妈今天的状况和平时不一样。他一回家就放下书包,贴心地给李芸桦倒了杯水。

    “妈妈,你不舒服吗?你的眼眶红红的。”

    李芸桦烧得难受,不过儿子这几句话让她觉得舒服了些。“妈妈有一些不舒服,你去玩吧,妈妈马上就做饭。”

    她勉强起身,摇摇晃晃地往厨房里走。前几天她答应过叶遥要给他做罗宋汤配烤面包。她把蔬菜从冰箱里拿出来开始一样样地清洗。水流过指缝,李芸桦冷得直发抖。切菜的时候她必须非常的专注才不至于切空或者切到手指,背部和腰部的酸痛感更加强烈了,腿也僵硬得完全不听使唤。李芸桦的手一抖,菜刀贴着料理台直往下掉,最后砸在地上,“哐当”一下,发出好大一声。李芸桦险险地避过,仍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遥听见动静冲进了厨房,李芸桦朝他挥了挥手让他别过来。她把刀收好才扶着桌子挪到客厅的沙发上。叶遥小心地爬了上去,守在她身边,眨着大眼睛一脸的慌乱,“妈妈,你不舒服吗?”他学着李芸桦在他生病时的动作,也把手贴上她的额头。“妈妈,你头烫烫的,你生病了吗?”他眨巴了几下大眼睛,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李芸桦心里一酸,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孩子大了,强撑他会看出来也会担心的。

    “妈妈是有些不舒服,抱歉,妈妈今天没办法给你做罗宋汤了。”

    叶遥猛地甩头,“我不要罗宋汤了,我只要妈妈快点好。”

    李芸桦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她拿出手机递给叶遥,“我们给舅舅打电话好吗?你来告诉舅舅,妈妈生病了,让舅舅来家里好吗?”

    叶遥含着眼泪点点头,李芸桦靠在沙发,高烧折磨了她大半天,她的体力都被榨干了。迷迷糊糊中她听见叶遥在她耳边说什么“舅舅不接电话”“我打电话给叔叔”之类的,她想说话,喉咙却干涩得发不了一点声音。而后,她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她怎么样?”

    “应该没事了,烧已经退了,现在只要多注意休息等体力恢复就好了。”

    李芸桦听见有人在家里走动,在她耳边说话。她动了动,勉强睁开眼睛,马上有一双手将她按回了床上。

    “别动,你才退烧,好好休息吧。叶遥很好,有人在照顾他,我也会照顾的。”她的手被握进了另一个手掌中,熟悉的指尖轻柔地抚上了她的额头,“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低沉的嗓音蜿蜒流进她的心底,很温柔又让人很安心,李芸桦重新闭上眼睛,慢慢沉入了梦中。

    再醒过来的时候李芸桦感觉四肢的沉重和酸痛感完全都消退了,除了身体还有些乏力外,精神基本都恢复过来了。叶遥就在她床边的地上玩着拼图,看见她醒来立刻扔掉了手里的拼图扑了上去。

    “妈妈,你醒啦,你好了吗?”

    李芸桦摸了摸儿子的头,“对不起,小包子,让你担心了。妈妈好多了,谢谢你照顾妈妈。”

    “真的吗?我去叫叔叔来,看来叔叔没有骗我,妈妈真的很快就好了。”

    叔叔?叶遥从来不会把李蕴错叫成叔叔,不是李蕴那是谁在照顾她?李芸桦还来不及问他说的叔叔是谁,叶遥已经一蹦一跳地冲了出去。李芸桦披上衣服想跟上去,大概是起得太猛了,她眼前一黑,身体就往前栽倒。她本以为自己会摔下床,不料半途伸出的一双手却将她牢牢接住。

    “怎么了,要不要紧?头还在晕吗?”

    李芸桦感到自己的心跳似乎停止了,呼吸也随之停顿。这不可能,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头脑里想着那个人是不会出现的,她这样告诉自己,但拥抱着自己的双臂却是真真实实的。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明杰确认李芸桦没摔着磕着才松开手。这时,叶遥从他身后探出脑袋道:“妈妈,叔叔是我的朋友,我找不到舅舅就找叔叔了。”

    叶遥非常自然地拉着叶明杰的衣角,看样子还真如他所说的两个人是“朋友”。

    “你……”李芸桦太过震惊,一口气接不上来,整个人狠狠地晕了一下。叶明杰扶住她,扭头对叶遥道:“叶遥,你今天晚上可以一个人照顾自己吗?你妈妈还需要再休息一下。”

    叶遥挺起胸膛,像个小大人般拍了拍胸脯,“叔叔,绝对没问题。谢谢叔叔帮我照顾我妈妈。”

    李芸桦猛地抬起头,难道之前她昏睡的时候都是叶明杰在照顾她吗?“你……”

    叶明杰仿佛看出了她的想法,微微一笑也不点破,只是扶着她胳膊的手收紧了些。叶遥对李芸桦内心的翻江倒海浑然不知,非常乖地收好地板上的拼图才离开,临走的时候还踮起脚帮两人把门关上。

    李芸桦喘了口气拉回四散的神志,“谢谢,你可以……可以放开我了,我没事了。”待叶明杰一松手,她立刻往后退,一直退到无路可退为止。

    “我睡了多久?”

    “一天多了。”

    “公司……”

    “我帮你请过病假了。”

    “遥遥他……”

    她问,叶明杰就答,但说到关键问题,反倒是她说不下去了。当年带着孩子离开后她一直和孩子在另一个城市生活,偶尔李蕴来看她的时候会带来一些零星的消息。叶遥渐渐长大,马上就到了上学的年龄了,考虑到教育质量她才在一年前决定搬回来。她从来没有给叶遥看过他父亲的照片也没有告诉叶明杰她回来了,但也许冥冥中自有注定,这两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相遇了。

    “我没有告诉他。”正当她不知怎么开口时,叶明杰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芸桦有些惊讶。

    叶明杰对李芸桦道:“在你说可以之前,我是不会告诉他的。”

    李芸桦抓紧手掌下的床单,低着头道:“你是他父亲,只要你想告诉他,我没有权力阻止。”

    叶明杰轻轻叹息一声,起身去拿杯子,“你出了很多汗,喝点水补充一下吧。”

    经他这么一提醒,李芸桦才觉察到在一天多的昏睡里她确实出了不少的汗,皮肤感觉黏糊糊的,裹在皱巴巴的睡衣里很难受。“我去冲个澡。”李芸桦看了一眼叶明杰,对方坐在她床边的软椅上,完全没有想离开的意思。“谢谢你过来帮忙,我想我好多了。”她尴尬地笑了笑,暗示叶明杰可以离开了。可惜对方不知道是装没听出来还是真没听出来,从她的床头读物里挑了一本书,径自翻开读了起来,“我答应过叶遥了,今晚我会住在这里。”

    眼见他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李芸桦只得咬了咬嘴唇放弃。

    李芸桦把换洗的衣服搁到一旁的衣架上,然后脱下身上皱巴巴的睡衣扔进洗衣篮里。她打开水龙头,热水带来的水蒸气渐渐在镜子上糊上了一片水雾。按下淋浴的阀门,细小的水流立刻喷洒到皮肤上,在热水的滋润下,李芸桦立刻感到精神一振。她伸手去摸放在凹槽里的沐浴皂没摸着,才想起前两天她临时把它连带肥皂盒一起放在了洗手台上。她的身体已经全湿了,这时候要是没擦干就离开热水去拿东西肯定会让高烧复发。无奈,李芸桦只能踮起脚,伸长手臂努力去够肥皂盒。她试了好几下,在最后碰到肥皂盒的时候一个大意,脚下一滑,整个人重重地摔在铺满了瓷砖的浴室地板上,发出了好大的一声。

    这一下摔得可不轻,磕着的地方疼得要命,李芸桦轻轻抽着气,好半天都爬不起来,花洒里落下的水还一个劲地砸在她头上,整个人狼狈得很。叶明杰推门冲进浴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你怎么样,有哪里疼吗?”

    “没事,我没事。”明明疼得直冒冷汗,李芸桦仍是硬撑着。叶明杰扯下挂在一旁的浴巾,弯腰用浴巾裹住她,然后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又轻手轻脚地放进浴缸里。“你出去吧,我都洗完了。”李芸桦意识到浴巾下自己什么都没穿,尴尬得要命。叶明杰看着她还挂着肥皂泡沫的发梢,一脸的不信。李芸桦见谎言被拆穿只得又道:“我自己可以的,你赶紧出去吧。”为了证明这一点,她伸长手想去够梳子,谁料这一动刚才磕着的地方又疼了起来,她忍不住倒抽了口气。她迎上叶明杰的目光,知道自己这次是无路可退了。

    叶明杰打开水龙头让热水流进浴缸没过李芸桦的身体,然后才调节到花洒模式,他举着花洒对准李芸桦的头发冲洗,让水流缓缓地喷到发丝上,他的动作很温柔,指尖掠过头皮的时候会轻轻地按摩两下,缓和了李芸桦不少的晕眩感。李芸桦舒服得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一缕发丝逃脱了叶明杰的手滑落到李芸桦的颈项,发梢垂到胸前,在她锁骨凹陷的位置盘成了一个旋。叶明杰伸手去抓那缕发丝,指尖擦过李芸桦皮肤的时候带给她一阵战栗,她察觉到了,叶明杰当然也察觉到了。他的手指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继续盘旋逗留在她的锁骨,她的颈项。进而她感觉他的身体也靠上了她的后背,沉重的呼吸声几乎擦着她的耳朵而过。

    “已经洗完了,我们出去吧。”

    李芸桦这一句话拽回了两个人的神志。叶明杰松开手,调整了一下呼吸后抓过另一条干净的浴巾挂到浴缸边的挂钩上。

    “擦干再出来吧,否则又会烧起来的。”

    李芸桦抱紧膝盖,在他走出浴室带上门的瞬间轻轻地叹了口气。

    李芸桦一直在反思,她始终没有明白为什么她的生活就这样突然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天她在浴室摔的那一下果然还是崴到了脚,第二天脚踝又红又肿走路都受到影响。叶明杰自告奋勇地送叶遥去了幼儿园,然后又载着她去看了医生,最后还亲自送她去公司上班。

    事情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就在她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的时候,叶明杰竟然准时在她下班的时候等在了公司外面,而本该在幼儿园等她的叶遥已经坐在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