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有你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 章节目录 第21章 无可挽回(1)
    李芸桦没有再提及那些欺骗和谎言,也没有去问叶明杰当年的事。她记着Mai的话,既然忘不了,放不下,那就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她早把心输给了他,如今孑然一身,和谷嘉元又断了往来,对叶明杰来讲,她实在是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这样的她,叶明杰会在大雨中找她,会为了她抛开工作待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她是不是可以对他有所期待,对幸福有所期待呢?

    他们两人又多待了一周,白天叶明杰的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他就会陪她在沙滩上散步。他们没有恢复三年前的甜蜜和如胶似漆,但李芸桦已经不再排斥叶明杰了。

    一直到张诚打来电话,哭天喊地以辞职为要挟,叶明杰才决定回去。一下飞机,一丝寒冷扑鼻而来,因为长途飞行而发胀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南国的记忆好像是黄粱一梦,李芸桦一时怔忡,那些记忆是真的吗?她是又和叶明杰在一起了吗?

    一件男式的长大衣披上了她的肩,随即她的手被叶明杰握紧,“走吧,我们回家。”他的嘴角带着微笑,只这一句话就粉碎了她所有的不安,把南国的记忆又带回给了她。李芸桦点点头,靠上他的肩膀。

    张诚在机场等了他们很久,载他们到家后,他立刻作势要把叶明杰劫持进书房,并声称不榨干叶明杰他是绝对不会放他出来的。李芸桦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忍不住笑了笑。

    张诚一脸痴呆,过了好久才回过神,“老板娘,你竟然笑了。”他可是很久都没见过她发自内心自然的笑容了。张诚侧头打量了一眼眼神柔和了不少的老板,对李芸桦的改变顿时了然于心。看来老板这趟翘班果然是大有所获。

    男人们关起门来干活,李芸桦把手机插上充电器后开始整理行李。外套她重新挂上衣架收进衣橱里,贴身的衣物放进洗衣机里等着一会儿洗干净。长袖的衬衫和领带最花时间,李芸桦花了不少时间一件件烫平褶皱后才收进衣橱里。最后行李箱内剩下了几件泰国当地的衣服。最后一星期他们不得不去当地买了一些衣服,以至于回来的行李反而比去的时候更多。当地的衣服色彩鲜艳,在当地穿让人觉得愉悦,可若回来还穿那就略有些突兀了。李芸桦不得不把这几件衣服都收到衣橱的最内侧,她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去,叶明杰很忙,必须等他再有长假。

    李芸桦打开最内侧的衣橱想把那几件衣服放进去,一开门,挂在角落的那几件女装就进入她的视线。她一怔,不自觉地摸了上去。太过幸福的时候人往往就忘记了那些不安和烦恼,而这些负面的东西并不会自己消失,它只是暂时被人忽略了而已。李芸桦想,她终究还是要去面对这个现实,叶明杰在她离开后也许还有过另一个女人。

    “你几乎都没有穿过这些衣服,是不喜欢吗?”

    好不容易摆脱了张诚这个牛皮糖,叶明杰一回到卧室就看见李芸桦站在衣橱前发呆。他走了过去,从背后抱住她,发现她是盯着放在最内侧的那排衣服在发呆。叶明杰之前就注意到了她从来不动这排衣服。

    “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这个牌子的衣服,所以我才请朋友把这几年它家出的新款都买回来。”

    李芸桦一愣,转过身一脸的惊讶,“这些都是你买来的?”

    叶明杰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李芸桦思绪在停顿了片刻后才再度转了起来,“海边别墅里的那几件衣服也是你放在那的吗?”

    “是啊,那是我请Mai买好放在那里的。”叶明杰搂着她的腰皱着眉,“你是真的不喜欢吗?难道是我记错了?”

    纠结那么久的心结在一瞬间就因为他这一句话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李芸桦放松身体靠进他怀里,“没有,我很喜欢,谢谢你。”叶明杰叹了口气将她搂得更紧。

    手机充电完毕发出了一声提示音,李芸桦轻轻推开叶明杰去拿自己的手机。她的充电器在泰国的时候坏了,她又懒得再去买一个新的,最后几天几乎是过着与外界毫无联系的日子。

    打开关机好几天的手机,几分钟内就涌进了一堆未读短信。除了广告之外还有几条来自她的朋友,发得最多的是世宗。不过他还是那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发了几条短信都是在问“你在哪里”“快接电话”,就是只字不提到底找她做什么。

    李芸桦登入到自己的账户里,那里还有几段电话留言。最近的一条是五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他们从海岛起飞时候留下的。李芸桦按了播放键,世宗惊慌失措的声音夹杂着背景里救护车的鸣笛声一下子在房间里炸开:“芸桦,你快来××医院,徐静她……啊,老婆,亲爱的,你坚持住啊!”留言到此戛然而止,像是世宗遇到了什么更紧迫的事情不得不半途就挂断了电话。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充满了他惊呼和救护车的鸣笛。

    李芸桦两脚一软,站在她身边的叶明杰比她先回过神,一把扶住了她。

    “学姐她……”李芸桦声音都在打战,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叶明杰拉起她,“还记得刚才世宗说的医院吗?”他问。李芸桦点点头,世宗一句话说得支离破碎,好在医院名字倒是很清楚完整。叶明杰伸手拿起外套,“我送你过去。”

    电话留言里的医院离叶明杰的家有段距离,好在现在已经过了车流量高峰时段,开车没一会儿就到了。在向接待处查询后,两人被告之徐静四个小时前被送到了医院,现在正在手术中。李芸桦闻言脸上顿时没了血色,脚软得差点跪倒在地上。两人赶到家属等候区,世宗并不在那儿,他们见到了另外一个人。他穿着深灰色的长大衣,面对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而立。

    “嘉元……”

    谷嘉元愣了一下,旋即转过身来。“你也来了。”他形容略有些憔悴,在注意到李芸桦身边的叶明杰时,眼神明显暗了下来。李芸桦感到一阵内疚,她想起叶明杰正握着她的手,她试着想松开手,不料却被叶明杰握得更紧。

    手术室的灯灭了,李芸桦一下屏住了呼吸,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叶明杰扶着她的手臂半搂着她,他压低了声音问李芸桦要不要坐下等。李芸桦摇了摇头拒绝了,她这会儿完全就是坐立不安,但站着总比坐着感觉好些。门就在此时开了,世宗举着摄像机冲了出来,对着众人又是大哭又是大笑,“嘉元,芸桦,我……我有女儿了,我当爸爸了!”

    李芸桦愣了一下,对这一百八十度急转的状况完全没一丝半点的头绪。世宗一点没察觉到她的疑惑,他手舞足蹈,高兴地快要蹦上天了,顾不上自己一身的隔离服还没换下就给了谷嘉元一个拥抱,“表哥,哈哈哈哈,我当爸爸了,我有女儿了!”谷嘉元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眼中也有了笑意,“恭喜你。”

    世宗高兴地跳到李芸桦跟前也如法炮制地给了她一个拥抱,李芸桦焦急地抓住了他问:“世宗,学姐呢?”

    尹世宗鼻子一酸,豆大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就砸下来了,“阿静……我爱她,我要爱她一辈子。”

    叶明杰长叹了口气。他已经猜到了大概,实在听不下去这两个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了。他从尹世宗手里取下摄像机,稍稍倒回到几分钟之前,然后按下了播放键。顿时,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在楼道内回荡。

    李芸桦倒吸了口冷气,立马凑到屏幕前。摄像机记录下了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看完之后,李芸桦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也完全泄了气。“世宗,以后别再搞这突然袭击了,你明明有十个月的时间可以预先告诉我。”

    尹世宗正拿着手机准备给亲朋好友一一打电话,闻言立马愣在了原地。“哎?”他总算是注意到了李芸桦的不对劲,摸了摸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的尴尬,“难不成,我之前都没告诉过你们吗?”

    在徐静被送到普通病房后,有了她补充的前因后果,事情总算是串了起来。归根结底就是他们两人实在是太高兴有了宝宝,完全一头扎进了迎接宝宝的准备工作里,以至于都忘记告诉周围的亲朋好友了,实在是非常符合他们夫妻俩神经大条的风格。除了谷嘉元和李芸桦,还有几个接到尹世宗恐怖电话留言的好友随后也陆陆续续地赶来,尹世宗不得不傻笑着一一和他们解释。

    徐静有些疲惫,不过仍是满脸喜色,宝宝就躺在她的身边,她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幸福感。她还算比较幸运,疼了五个小时,就在进手术室准备剖腹的时候自然分娩了,总算不用受两次苦。

    谷嘉元没有办法久留,他是从会议中赶过来的,现在确认是件喜事而且大人小孩都平安后他就告辞了。他走得很匆忙也很孤独,同李芸桦也没再说过一句话。

    时间确实不早了,这么一折腾都快到午夜了。叶明杰低头看了一下表,“我在外面等你。”

    叶明杰一离开,尹世宗马上就把李芸桦拉到一边盘问。他觉着自己也真是有耐心,能一直憋到关键的两个人都离开才开口。“芸桦,你怎么是和他在一起?你和嘉元怎么了?”

    怎么了?李芸桦想,怕是最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就是她自己了。她没有回答尹世宗的问题,而是把目光投向徐静,“学姐,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她走到病房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隔着窗户往里看。所有的闲杂人等一走,尹世宗立刻把椅子挪到了徐静的床边,他低着头,一边逗弄着自己的女儿,一边同自己的妻子说话。徐静虽然看着还有些虚弱,不过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偶尔宝宝咕噜一声或是动一动,世宗就立刻大惊小怪地说给徐静听。两个人偶尔对上眼时视线便再难分开,世宗会一边抚摸妻子的头发,一边俯下身在她耳边说话,从他的口型来看,他的话只有三个字。

    “我没想过能在世宗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

    李芸桦蓦地一愣,她转过身,原本以为已经先行一步离开的人正站在她的身后,和她一样望着病房内紧紧拥在一起的一家三口。

    “嘉元……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如果我不这样说,恐怕没有机会和你单独说话吧。”

    他说得没错。李芸桦苦涩地想,谷嘉元把一切都看透了。叶明杰不会阻拦,根本的问题在于她在逃避。

    谷嘉元抬起手臂似乎想抚摸她的脸庞,但他的手却在半空停住,最终还是收了回来。“你……还好吗?”看着她点点头,谷嘉元抱着的那最后一点侥幸全数转化成了不甘。李芸桦在改变,三年里,她像个木头一样活着,他花了三年的时间陪在她身边,却依然融化不了她那冰冻的心。而现在,她已经不是行尸走肉,而是会呼吸会流泪的人了,终有一天她的脸上也会再出现发自内心的笑容吧。

    “我知道你一直有那样的梦。”谷嘉元的目光越过李芸桦,停留在病房内的一家三口身上,“现在我终于明白,你的梦里一开始就没有我,我只是个站在梦外看着,想要进入那个梦的人。”

    “对不起,嘉元,对不起……”李芸桦捂着嘴,掩住哽咽。她知道眼前这个人,她欠他的她一生都还不了。

    谷嘉元摇了摇头。如果当初爷爷没有病倒,我没有离开,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你梦里的那个人是不是就不再是他?这几句话他问过自己无数次,但答案都是一样的。人生没有如果,没有任何事能从头再来,因为时间无法回头。

    “芸桦,保重。”在最后的最后,他拥紧她,第一次那样用力,也是最后一次,“我爱你。”

    谷嘉元松开手转身离开,一路再也没有回头。他毅然决然却落寞的背影深深地印在李芸桦的心底。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眼前这一幕。即便对于他们彼此来说那都像是灰姑娘和王子那种童话般的关系,但那时他们的感情却是真的。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擦肩而过。

    叶明杰将手里的外套披上李芸桦的肩。她仰起头含着眼泪的眼中略有些惊讶。他并没有真的走远,他了解谷嘉元也许比他自己更多。

    “我们回去吧。”

    李芸桦真正地搬了回去。她和叶明杰之间并没有骤然改变,但她试着和他重新开始,而她觉得,他也在这样努力着。在把年假全部用完后李芸桦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很快她就收到了公司正式的书面同意。

    生活还在继续,她和叶明杰重新在一起的时光正在一点一滴地度过,简单又平凡。为了抓住这样的感觉她甚至暂时打消了出去找工作的念头,而是全职在家经营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那一天,在她整理Mai给她寄来的明信片和照片时,叶明杰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和她一起看。Chang正在海外研修,Mai则跟丈夫在一起。他们现在在××市,和他们一起拍照的是Chang也是叶明杰曾经的同窗,如今已经是××市医院的主任医生了。

    “想听我的故事吗?”看着照片上的人,叶明杰突然问。

    李芸桦点点头,她挑出Mai寄来的几张Chang和同学合影的照片,叶明杰回书房拿来一本相册,指着夹在其中的一张他和Chang的合影道:“这个是我刚进大学的时候照的。”

    照片上的他穿着T恤和Chang互相搭着背,头发蓬松而凌乱,不管是眼神还是气质和现在完全是两个人,看上去很青涩。

    “之前的故事你也许都已经知道了,我父亲,李正钧还有你父亲一起创立了诚仁,而后李正钧为了独揽大权,先把我父亲踢出了董事会,接着是你的父亲。你那时候还小,以为父亲的变化只是因为婚姻和家庭的改变,而那时我已经大到足够明白发生了什么,以及那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这种被朋友和手足般的伙伴生生背叛的经历像一个诅咒一样,一生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父亲的生命里,他没能再走出来,在我念大学的第二年,他的人生走到了尽头。把诚仁拿回来,这是他一直到死都念念不忘的事情。那之后,我就从医学院退了学改念商科,用最短的时间毕业,用最短的时间累积资历,一直到机会来临的那天。”

    而那时候,李芸桦想,她的父亲也在改变,她却因为太小而没有能更多地去理解父亲。但最后,他们两个却因为这段孽债而走到了一起。

    “你后悔吗?”

    她问了一直想问的问题。如果他不曾弃医从商,他现在就和Chang他们这些同学一样,一定是个出色的医生了。叶明杰拉着她的手,引她坐到他的身上。“不。”他仰起头看着她,“因为这条路的终点让我遇到了你。”

    尹世宗想:人的适应能力真得很强。他现在竟然已经不会惊讶每次和李芸桦一起来他店里的是叶明杰而不是谷嘉元了。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不过他仍然给叶明杰调了一杯无酒精的饮料。叶明杰接过杯子,说了声谢谢。尹世宗愣了愣,他之前可是一点都没想到能和叶明杰变成这样和平相处的关系,毕竟这个男人曾经那样伤害过李芸桦。

    李芸桦和徐静在另一边逗弄着孩子,她们很开心,不时地因为宝宝奇妙的表情和动作发出笑声。在得到徐静的允许后,李芸桦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在怀里。臂弯里那柔软的小身体吸引了李芸桦全部的注意,混合了两个人的基因,延续两个人生命的小东西竟然是那样软,感觉几乎一碰就要化了。她每一下蠕动,李芸桦都要看徐静一眼,生怕自己的胳膊勒痛了她。

    “别紧张,她没有那么脆弱的,放松,这样托着她就好。”徐静微笑着指导她抱孩子的姿势,李芸桦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适应臂弯里躺着那么个小东西的感觉。

    “芸桦,既然你和明杰又在一起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要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