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有你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 章节目录 第20章 支离破碎的爱(4)

第20章 支离破碎的爱(4)

    叶明杰在隔壁的房间工作,但这会儿已经听不见电话会议的声音了,想来他马上就会结束工作。李芸桦吹干头发,挑了一本书躺到落地窗前的长椅上,她看了几页就知道自己根本一个字都读不进去。稍早些在同Chang和Mai告别的时候,他们两人邀请他们隔日再拜访,Mai甚至给了她自己的手机号码,说要是李芸桦白天觉得无聊了可以直接来找她。

    去朋友家拜访,和夫妻俩建立友情,定下隔日拜访的日子,这几乎就是再平凡不过的家庭生活。难道叶明杰说的是真的,这次他没有骗她,是真的打算和她重新开始吗?

    各种想法在脑海里互相交织,李芸桦想得累了,不知不觉抱着书就这么睡了过去。她睡得并不沉,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抱起了她在走动,当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一睁眼,她就看见了坐在床边的人。

    “你醒了吗?在窗边睡会着凉的。”叶明杰见刚才他为李芸桦盖上的毯子滑了下来便伸手想替她重新盖上。他这一动偏偏让李芸桦想起了那晚的事来,心慌意乱中,她想也没想,条件反射地就躲开了他的手,眼里满是戒备。

    叶明杰苦笑了一下,想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吧。“不早了,睡吧。”他说着在床的另一侧躺下。Chang在晚饭的时候有提到过,他老家有一张古董床,大得足够好几个人躺,他当时看见觉得有趣就照着做了一张新的摆在这间靠海的别墅里,叶明杰买下这栋房子的时候Chang顺带就把这张床送给了他。

    两个人背对背躺着,即便是翻身也碰不到对方,黑暗中,李芸桦感到叶明杰翻了个身躺到了她的这一侧,而后她就感觉腰上多了一双手,自己也被拖进了他的怀里。他们贴得很近,他每一下呼出的气息就打在她的脖子后方,他的手贴在她的小腹上,隔着薄薄的衣料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体温,她屏住了呼吸一动都不敢动。叶明杰见李芸桦没有动静以为她是睡着了。

    Chang很懂他,一直都是他最好的朋友。Chang说他错了,即便他是想让李芸桦回到他身边,他却偏偏选择了最偏激和错误的一种方法。对谷嘉元的嫉妒又让他在丧失理智的时候伤害了她。一直到她倒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她之前是怎样咬牙承受他莫名的迁怒的。他想,他确实如Chang所说的错了。好在她还在他身边,跌跌撞撞地走到了这一步,他不会再错下去。

    “我爱你。”叶明杰轻轻叹了口气,将这失而复得的人搂得更紧。黑暗中,他的声音就在耳边,一字一句是那样的清晰。李芸桦静静地躺着,眼泪无声地滑过她的脸庞。

    李芸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叶明杰一向起得很早,今天也一样,他已经不在床上了。他在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李芸桦他今天会外出。李芸桦起床后走到楼下,叶明杰的鞋不在玄关,想来他定是已经出发了。她给自己简单地弄一点早饭,心里挂着心事怎么也坐不住,索性换了外出的衣服出门走走透透气。这里远离度假区,非常的安静,周围也有几栋属于私人的度假别墅,不过都离得稍有些距离。踏上供游人行走的小路时,李芸桦突然注意到Chang的家其实并不远,沿着脚下的路走个半小时就能到,他们昨晚开车走的车行道反而是绕了个远路。

    Chang和Mai的家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写的那样好,对李芸桦来说那曾经是她向往的生活。她曾想过她和叶明杰就会像那样一起白头到老,儿孙满堂。这一切她都能在Chang和Mai的身上看见。她一边想着一边走路,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Chang家的院子外,Chang似乎是去上班了,院子里昨天看见的那辆丰田并不在,而Mai正拿着水管在给缅栀子浇水。看见李芸桦的时候,她惊喜地喊了一声,扔掉水管就来给她开门。

    “芸桦,你怎么自己过来了?你好厉害,只来过一次就能找到,当初刚搬来的时候我都迷路好几次呢。”

    Mai的热情让李芸桦有些不好意思,“抱歉Mai,又要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Mai领她进屋,倒了杯冰镇柠檬水给她,“明杰是出门去了吧?你一个人在这又不熟,觉得闷是正常的。”

    李芸桦喝了口水,不过一个晚上,她却觉得白天的这栋屋子和晚上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夜晚,它散发着一种迷人的甜味,让劳累了一天回到家的人觉得既温馨又安全,而白天,它则是属于Mai的堡垒,充满了阳光和风的清新。Mai穿着宽松的T恤,系着印有向日葵的围裙,她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Mai点上香,让能镇定人心的香味在屋子里蔓延开。她席地而坐,拍了拍身边的空地,李芸桦便也顺势坐下。

    “你和明杰,现在还是很辛苦吗?”

    Mai微微笑着,明亮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李芸桦。李芸桦轻轻叹了口气,原来她早就看穿了她和叶明杰两人昨天的伪装。“对不起,骗了你和Chang。”

    Mai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你掩饰得很好了,我能看出来是因为我是女人,我懂得女人痛苦时的眼神。”她停顿了一下,道,“不过我家Chang并没有看出来,他昨天是真心为你们俩能重新在一起感到高兴的。”

    “真的很对不起。”李芸桦感到有些内疚,Chang是个很爽朗的好人,她并不想骗他。

    Mai摇了摇头,“就像我能看出来是因为我是女人,我懂女人。我家Chang没有发现是因为明杰,他并没有假装什么,他是真心真意的。”

    真心真意。

    李芸桦捂住颤抖的唇,眼泪顺势而下,落进铺在地上的毛毯中。Mai叹息一声,明杰是伤她有多深,才让一个温柔却坚强的女人为他这样痛苦。

    “芸桦,我和Chang都不清楚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我们希望你们能在一起。你离开后,明杰才和我们买下了那栋别墅。每年在你们结婚纪念日的那几****就会一个人过来住几天。Chang偶尔会过去看他,回来后总是长吁短叹的。我们真的希望你们能再在一起。既然你心里还有他,那就给他一次机会,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不该再相信他。他骗了我太久……”

    Mai握住她的手,“再精心的谎言里也总有真实,试着再相信他一次吧。”

    Mai陪着李芸桦聊了很久李芸桦才缓和下自己的情绪。

    “妈咪,好像下雨了,我的小熊还在外面。”

    Mai和Chang的孩子一直在二楼自己的房间睡觉,大概是听见楼下妈妈和别人说话的声音,他光着脚踩着楼梯下楼,一边走一边还揉着眼睛。

    Mai惊呼了一声,一下跳了起来。她和李芸桦聊得太专心都没注意到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雨。“Mai,我来帮你。”李芸桦擦掉眼泪也跑到屋外,帮Mai把早上晒出去的衣服都抢救进屋子里,其中也包括了男孩儿的小熊。

    李芸桦拍了拍熊的后背抖掉微微沾上的水珠。“来,你的小熊。”李芸桦把熊放进男孩的怀里,男孩儿抱着熊,腼腆地笑着,踮起脚尖在李芸桦的脸上亲了一口,“Aunty,谢谢你。”

    李芸桦反手抱住男孩儿回给他一个吻。孩子柔软的身体和身上淡淡的乳香勾动了她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她曾经那么想要孩子,如果三年前她没有和叶明杰分开,现在他们的孩子应该已经会喊人了吧。

    Mai把抢救下的衣服都放回房间,叉着腰长舒了一口气。“好啦,大功告成。Rome,咱们来做午饭吧,今天做椰香饭好吗?”

    男孩儿似乎很喜欢,抱着小熊欢呼了一声。孩子的笑声也感染了李芸桦,她情不自禁地也笑了出来,卷起袖子加入到帮忙的行列里。男孩儿则抱着他的熊朋友,趴在椅背上,非常认真地看着两人,并期待着自己的午饭。屋外的雨越下越大,丝丝水气渗进屋里,厨房内的椰奶还有米饭的香味渐渐地扩散到整个屋子。

    屋外突然传来汽车的刹车声,男孩爬下椅子对厨房里的母亲喊:“妈咪,是Daddy的车,Daddy回来了。”他把小熊放到椅子上,小跑着去开门。

    Mai放下锅铲关掉火,一脸不解地看着李芸桦,“奇怪,Chang这时候应该还在上班啊,他怎么会回来?”

    “我去看看吧。”李芸桦脱掉厨房手套,从厨房出来往门口走。男孩儿已经打开了门,从车上下来的确实是Chang。他似乎也是回来得突然,伞也没带,这会儿是小跑着进的门,不过还是被淋了些雨。他弯着腰在玄关处换鞋,并朝厨房里的妻子喊道:“Mai,赶紧给你在警察局的表哥打个电话,明杰刚刚打电话给我,出事了。”

    李芸桦心里陡然一沉,叶明杰早晨出去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了。“明杰出什么事了?”

    正在脱鞋的Chang愣在了原地,他慢慢直起腰,发现站在他跟前的是李芸桦的时候脸上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听见他呼喊的Mai也从厨房走了出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Chang指了指李芸桦问:“她……芸桦,一直都在我们家吗?”

    Mai虽然奇怪不过仍是点点头道:“是啊,她一早就来了,我们刚还在一起给Rome做午饭呢。”

    “芸桦,你……你没带手机出门吗?”Chang目瞪口呆地问。

    李芸桦摸了一下口袋,这才意识到早上出门的时候浑浑噩噩的,她似乎是把手机忘在屋子里了。

    “老天!”Chang一拍额头,立刻用手机打了个电话,他激动地用当地话和对方说了一通后,大笑着挂了电话。

    他一时慌张一时又大笑,李芸桦却莫名地慌了神,“是明杰出什么事了吗?”

    Chang连连摆手,大笑道:“不是不是,误会一场。明杰没事,我刚刚就在和他打电话,他离这里不远,马上就过来接你。”

    Mai拿了条干毛巾递给他,“到底什么事,你不是说要找我表哥吗?”

    Chang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道:“没事,没事,一会儿明杰就来了。”他说完,揽着妻子往屋里走,窃笑着看着李芸桦不安地站在门口。

    又过了五分钟,一辆本地的出租车停在了门口,下车的人伞也不打也不用衣服遮,直接就冲进了屋子。当这人跑到跟前的时候李芸桦连自己也没意识到地松了口气,是叶明杰。他不像Chang是在进屋的时候才淋了些雨,这会儿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雨水顺着发丝不断地往下滴,滑过他的脖子钻进他的衣服里。他身上的衬衫,下身的西装裤甚至连鞋子全部都像在水里泡过似的。

    “你怎么……”

    李芸桦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明杰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打断了。

    “老天,你竟然在这里……”

    他用几乎快弄痛她的力气紧紧地抱着她,一直到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怀里人的体温,他的手才停止了颤抖。

    父亲的一位故交就住在附近的另一个岛上,他一早搭船前去陪老人家喝早茶,临走时留了张字条给李芸桦。没想到等他回到海边的别墅时,屋子里空无一人,李芸桦的护照证件虽然都还在,但手机却躺在桌子上。他本以为她只是离开一会儿到附近走走,没想到他等了足足两个小时都等不到她回来,他忍不住出门冒着雨挨家挨户地问。住在四周的人大多是来这里度假的,谁都没有留意到李芸桦。叶明杰万般无奈之下才打电话给Chang这个本地人,想找他帮忙。他是怎么也没想到李芸桦竟然在隔天就又跑去了Chang的家。

    Chang已经换好了衣服,他一手抱起儿子,一手挽着太太幸福且满足地微微笑着,“明杰,你都淋湿了,进来冲洗一下吧,我们体型差不多,你可以穿我的衣服。”

    “不了。Chang,Mai,谢谢你们帮我照顾芸桦,我真的欠你们一个人情。”叶明杰紧紧握住李芸桦的手,朝夫妻俩深深地鞠了一躬。

    Chang略有些惊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行啦,我们是朋友啦,快回去吧,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芸桦一起来。”

    叶明杰点点头,转过身拉着李芸桦往外跑,他来时搭的那辆出租车还停在门口。

    望着在雨中逐渐远去的出租车,Mai靠着丈夫的肩膀,眼中带着笑意,“亲爱的,我想,下次再见到明杰的时候,芸桦一定会在他的身边。”

    从Chang家到海边的别墅,车程不过二十分钟,李芸桦却觉得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一路上她和叶明杰谁都没有说话,叶明杰一直没有松开握着她的手,她只能感觉到三样东西,车窗外的雨声,她自己的心跳以及叶明杰手掌炙热的温度,剩下的所有感官都是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