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上 > 章节目录 第20章 :爱情的痕迹
    喉咙很干,好像要燃烧起来了,但是还是开口问了:“可米托尔,在哪里?”

    他一顿,随即又好言地回答道:“之前不是提过,她去了吉萨自治区。”

    “我要见她。”

    “等她回来就可以了。”

    “我要见她,你把她怎么了?”她终于被他不愠不火的回应逼疯。

    法老脸上柔和的表情渐渐地收起了,语气终于变得冷硬,“你听到了什么?”她说不出话,只是因气愤,急速地呼吸着。他就叹气,将手里的陶罐放下,拉过她,“你若喜欢宝石什么的,我让别人再做给你,你想要什么石头,我都可以让人找给你,可米托尔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那一刻,她只用力地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向王宫走了回去。他似乎是生了气,没有追上去。但是那几个白衣侍卫却一直亦步亦趋,直到她进了自己的宫殿。后来拉美西斯派人来找过她几次,她都说什么也不出去。到了很晚,他才过来,面色很不好地说:“可米托尔与亚述有联系,我只能把她关到下埃及,以防止她再把消息泄露出去。”

    “你只是将她关起来吗?”艾薇气得浑身都发抖,“从辈分上讲,你是她的堂兄,你怎可对她如此残忍。”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奈菲尔塔利,我不问你如何得到这些消息,这是埃及的国事——可米托尔一直在给亚述的那萨尔王子提供秘宝之钥的信息,我不理会她就算了,但是她竟然把火之钥也想办法弄了出去。接下来,她若是想把机密文书给他们也不过是轻而易举,我不能这么纵容她。亚述与赫梯的联系,很紧密。”

    “你把她手脚筋挑断?”艾薇的声音已经变得颤抖。

    他顿了顿,琥珀色的眸子冰冷而疏离,“她是王室,我已留了几分情面。我会安排好人照顾她。”

    那一刻,她觉得他格外陌生,但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啊。

    多疑、残忍、冷酷……宛若当年冷眼看着亚曼拉犯下弥天大错,从而诱导民众对赫梯的憎恨,宛若当时送自己前去古实,深入险境为由,再出兵一举收复,巩固政权,甚至连拉玛之死,他都借此大做文章,让赫梯在政治交往上占了下风。

    内心泛起一阵阵的寒意。现在,给她尤阿拉斯礼冠,又要迎娶她为第一侧妃,他绝不是个很容忍别人的人,但却三番五次地替她遮掩了各式的罪过,看起来似乎把她珍贵得不得了,将她捧得高高的。

    接下来,他究竟还要怎样将她摔下去呢。而她,刚才竟然还在心底有那么一丝不舍,不舍离开他的身旁。

    脑子想到这里,嘴巴就不受控制地开始动了。或许是太过气愤,已经没有办法再理智地与他相处。她用力地呼吸着,胸腔剧烈地起伏,“我受够了。”

    他似乎没有听懂一般看着她。

    她提高了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我受够待在你的身边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令人在饭中给我加的安眠剂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所有面目与我画像上相似的人全部杀死的事情吗?你就为了不让我逃走,为了实现你的计划——我不想再受你摆布。婚礼一结束,我转身就走。”

    他怔怔地看了她好一会儿,仿佛听不懂她的话一般,又问了一遍:“你走了,火之钥我可……”

    “我不要什么秘宝之钥了!我也不用你给我找那个什么人。我找到他了,你让我走,我不想再待在这里!”

    他怔怔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冷冷地说:“奈菲尔塔利,我想将我的妃子留在身边,有什么不对吗?”

    他忽然起身,一把拉住她。巨大的力量好像要将她的胳膊扯断一般,他琥珀色的眼睛变得阴暗而幽沉。而许是怒极了,他竟冷冷地笑了,“不管你怎样想,你就要嫁给我了,你现在亦是我的人。我想将你留在我身边,有什么不对吗?”

    “你……”

    “可米托尔与亚述有联系,她与你又过于密切,我断了她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的可能,有什么不妥吗?你要找的男人,是外族人,你又与他有牵扯,我不喜欢这件事情的发生,所以我要抹杀这个可能,有什么不应该吗?”

    他抬着头,却垂着眼,眼里翻滚着冰冷而坚决的情绪,“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你想找秘宝之钥又是为了什么。我可以给你秘宝之钥,但是,我不会让你有可能离开我的身边。”

    “但是,我们说过,说过婚礼一结束,你就……”

    他轻哼一声,却伸手揽住她的腰,迫着她靠近自己。

    “我从未说过我会放你走。”

    原本就有所预感的事情,听他如此直白地讲出来,却有几分毛骨悚然。还要被伤害多少次,还要被怎样利用。她几乎绝望地抬着眼,带着几分哽咽地说:“好,你是法老,你说了算。但随便你做什么,我不会乖乖听你的话的。”

    记忆中的历史已经消失,冬也老去。面对着同样的面貌、同样的声音,却只能感受得到难以明喻的不安。

    怀疑、不信任、背叛、被利用……

    为什么她还站在这里?每次看到他的脸而觉得伤心的时候,就会是怎样的奇耻大辱。

    她别开脸,恨恨地说:“你真是差劲。”

    话音刚落,他突然强硬地扳过她的脸颊,一个吻就炙热地落在了她的唇上。她下意识拼命地抵抗,他的吻却更加焦躁与粗暴。她好不容易将他的脸推开的时候,自己的嘴唇已经略微地肿了起来。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他竟然似乎很满足地眯起了眼睛,手里的力气反而加重了几分。他的样子如此陌生,看着她,仿佛饿极的猎狮看着因受伤而脆弱的猎物。心中突然产生了几分惧意,她只顿了一下,就开始更加用力地挣扎。而他以更快的速度将她的手腕抓住,反扣在她的背后。

    接下来他的吻就如同狂风骤雨一般落了下来。她的嘴唇被咬得一塌糊涂,而他的吻又十分激烈,她疼得轻哽出声,而这微弱的反抗根本无法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

    “放开我,差劲!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她拼命地用脚踢他、拍打他,她甚至撞翻了桌边精致的花瓶。陶土碎裂的声音将门口的侍卫引了进来,但是一看到二人衣衫不整的样子,就又匆匆地退了出去,还顺带将房门紧紧地关上。

    他不顾她的嘶喊与挣扎,撕破了她的衣服,将她的腿高高地抬起。

    他的头垂下来,邪气地一笑,“履行你的义务吧,我的妃子。”

    比起之前的结合,这一次令她感觉更加绝望与痛苦。他的动作里没有半丝温柔,似乎在报复一般,重重地残虐着她的身体。而他琥珀色眸子不再透明,视线好像无形的网,紧紧地束缚着她,仿佛要将她羞耻的样子牢牢地印进自己的脑海。

    她哭着,低低地呜咽着,模糊不清的话深深地陷在抽泣声里。

    他棕色的长发因为激烈的动作而散开,零落在他的颊侧,她看不请他的表情,他落在她身体上的影子仿佛变成了黑色的巨兽。听到她的哭诉,他只停顿了一下,随即却变得更加肆虐。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早已没了日常的淡漠与冷静。

    “你尽管恨我,但是你却无法再否认,你已属于我的事实。”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原本应当令她幸福的事实,现在竟让她绝望得周身冰冷。

    房间里的空气如此炙热,内心却如同白夜一般冰冷。

    就好像一场与现实相扭曲的噩梦,仿佛永远,永远都不会醒来。

    拉美西斯在一天的会议里都十分心神不宁,最近局势不算安定,祭祀院又很反对他与艾薇的婚礼,但他却一天都不愿拖延。他以最快的速度把一切都安定好,也已经是深夜。往自己的宫殿走的时候,虽然还在和身边的祭司交代仪式的事情,但是却免不了几分心猿意马,有几件事都重复了两次,搞得祭司们很紧张,以为自己办事不力。

    夜晚过去,她直接昏睡在自己怀里。若不是政事缠身,他真想一直都留在她的身侧。她那样脆弱,金色的头发好像太阳的光线,柔软地落在她洁白的颈子上,她浓密的睫毛上还沾着泪水,随着她的梦境微微地颤抖着。他伸手去碰触她破裂的嘴唇,看到她因为疼痛而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她的每个反应都这样真实。只是看着她,他便心跳不已。他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才好。除却伤害她,折断她的羽毛,他真的没有办法留下她吗?

    步子停了下来,手指不知何时已经紧握成拳。然后他猛地打击向一旁的树干。算了,让她怨恨他吧,她喜欢的人已经死了,他只要一直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一直对她好,满足她所有想要的,总有一天她会开始信任他。就算还是不能得到她的爱,就算起初会被她厌恶,只要能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只要她对自己不会视而不见,或许就可以短暂地满足了。

    于是就这样,烦躁着,他踏进了艾薇的寝宫。侍者过来向他请安,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艾薇呢?”

    侍者连忙回答说:“公主殿下傍晚的时候醒来了,说要出去走走。”

    他一皱眉,“谁允许你们让她出去的。”

    侍者不敢吭声。

    他一抬手,侍者就退开了几步,他转身想出去找艾薇,可侍者还是欲言又止地站在自己身边,他于是不耐地说:“还有什么事?”

    侍者就战战兢兢地回复道:“殿下还嘱咐属下一定将这个东西交给您。”他恭敬地跪下,将手里的小木盒举到拉美西斯的面前。看到那盒子,他心里一颤,本能地觉得事情不妙。清晨,他将失而复得的火之钥,放在了她床头。他只是想告诉她,不管是什么,她想要的,他都会给她。仅此而已。

    但她将盒子退回给他?

    他快速接了过来,有些紧张地将盒子打开,深蓝色的布绒上静静地躺着鲜红的火之钥,他心中不由有些愠怒,伸手去拿起了那块宝石——这还是拉美西斯第一次亲手碰触到秘宝之钥。

    虽然俘获了王子拉玛,他却没有时间去理会他,直接叫人关押着送回了底比斯的重犯底狱。听说拉玛弓箭上是珍贵的水之钥,他便立刻叫人送到底比斯的祭祀院去分别真伪,鉴定之后,就让人与拉玛锁在了一起,自己甚至没有来得及亲眼看一下那块价值连城的宝石,也没有见过最近入手的火之钥。

    而此时,鲜红的火之钥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饱含着烈焰与赤熔颜色的宝石,随着他手指微微地起伏而流转着火焰燃烧一般的剧烈光芒。如此美丽的红宝石,就算是他,也未曾见过。虽然这宝石如此美丽,但这值得她不择手段想要得到吗?就为了荷鲁斯之眼吗?那此时还给他,又是怎样的意义?

    开始担心艾薇的情况,正要带着火之钥去找她,突然宝石发出巨大的光芒。四周的空气仿佛扭曲起来了一般,千万种不同的红色将他紧紧包围。画面随着巨大的烈焰向他的脑海袭来,一时间,他竟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陌生而熟悉的记忆将他侵袭。金色的头发仿佛耀眼的光线,猛地贯穿了灰色的画面,好像利剑一样地刺向他的脑海。

    幻觉骤然消逝,却在心里留下深深的痕迹。指间无法控制地颤抖,使得连握住宝石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异常艰难。他用力吸气,将红火的宝石收进自己怀里,然后便匆匆地掀开门帘。而刚踏出宫殿,就听到卫兵们有些焦急的脚步声。他抓住一个人,问道:“出什么事了?”他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衫,也没带人。卫兵没认出他是法老,只当他是高级的侍卫长,于是微微一礼,“底比斯城北的吊桥着火了。”

    吊桥?脑子嗡的一声,他推开那小兵,匆匆地赶往东侧的马厩,一跃上马,不顾紧跟而来的侍者不安的询问,飞速地向距离底比斯城外的吊桥赶去。

    底比斯城北不远有一处地裂,从此处直接向北便是前往下埃及最近的路线。吊桥烧毁,想要去下埃及或者其他北部的国家,就必须走水路,或者绕行,又会耽误至少半日的时间。是她吧!她要去哪里?她连留在他身边都无法忍受吗?

    马蹄飞速地敲打着地面,耳边似乎传来的噼噼啪啪的令人心焦的声音和卫兵们有些仓皇的脚步声。再往前行,浓重的烟味涌上脑海,他不由拉住马,地裂上炙热的火焰映入眼帘。

    黑夜将天空染上了大片的灰蓝色。吊桥炽烈地燃烧着,跳跃的火星伴随着浓重的黑烟缓缓地卷向孤独的月。

    翻卷的火舌是心中涌动的异样情感。呼啸的浓烟是始终无法理解的迷茫。断桥的碎片被火焰包围着,落入深邃的崖底。她的面孔渐渐清晰地出现在另一边,在涌动的火光下,好像模糊的版画。

    与她的过往,其实就是由那样一堆零散的画面堆积而起。

    在梦中偶尔会窥见她朦胧而温柔的笑脸。清晨发黏的大雾里似乎会见到她一晃而过的身影。脑海中隐隐地感觉仿佛与她经历过无数的事情,而惊醒的时候身边却是另一个陌生的面孔。

    看着洁白的莲花发呆的时候。望着蔚蓝的天空失神的时候。在一些其他人的身上,执拗地找着她存在的影子的时候。

    他竟然曾经以为这样虚假与缥缈的幻觉就是他爱情的全部。他……还忘记了多少。火之钥继续闪耀,更多的记忆跳跃地冲进他的脑海。“奈菲尔塔利……”他轻轻地开口,那声音那样的微弱,被噼噼啪啪的火焰吞噬了进去。

    轰隆一声,黑色的桥从中间裂开。炙热的火随着碎裂的木块坠入无底的深渊。火星燃亮了漆黑的两侧,然后又紧接着随着无尽的黑暗一并坠落到看不到的地方。

    “奈菲尔塔利。”他又一次叫着她的名字,带着熟悉的坚决。有太多话想说,但是他来不及慢慢地详述,他忽略周围卫兵投来异样的眼神,继续淡淡地说了下去,“别走。”他向前一步,金色的披风被吹来的狂风卷向黑暗的悬崖,他向她伸出手,“你是我的王后,我要你做我的王后——不要走,回到我身边。”

    她依旧沉默地看着他,她的沉默使得他最为坚决的承诺听起来如此苍白。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力量如此渺小,就好像闪亮的火星一样,最终会落入无尽的黑暗。但他却无法放弃,执著地抓着每个能挽留她的机会。

    夜风里少女轻轻地叹息,腰间的袋子里水之钥变得沉重异常。

    失去的信任,再也无法弥补。破碎的时空,是永远无法拼起的镜子。

    无法更改的历史,独一无二的未来。这就是荷鲁斯之眼带来的宿命。

    她握紧手里的缰绳,一跃上马。水蓝色的眼睛在夜空里闪着静谧的光芒,而一转头,滚烫的泪水就挤满了眼眶,争先恐后地顺着脸颊淌出来,好像黏稠的血液一样紧紧地贴在白皙的皮肤上。

    爱着他。

    可爱着他,就想要更有尊严地离开他。

    握住缰绳的手心湿湿的,她用力地用绳子摩擦着自己的皮肤。双腿用力,骏马轻轻嘶吼,随即如箭一般地向悬崖相反的方向奔驰而去。白色的衣服如魅影划过深灰色的夜,桥的残垣凝为黑色的残片,随着不时吹过的风飘散进远方的空气里。他绝望地再次出声,“回到我身边,我若记得——”

    若能早点想起,他怎会怀疑她对自己的感情。他伤害了她多少!

    “薇——”

    狂风四起,高大的蕨类植物在空气的压力下抖动着柔软的身体,发出沙沙的声响。他的声音被吞进了扭曲的空气里。就在这一刻,突然身体中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还觉不到疼痛,就好像看着别人的身体一般,穿透身体的修长手指上挂着妖艳的血,在月光下闪烁着恬静的光芒。耳边似乎听到士兵慌乱的叫声、兵械声、马蹄声。身体中的手猛然抽离,眼前一片刺目的红色。

    随身携带的秘宝之钥缓缓掉落,被沾满鲜血的手接住。

    过了一秒,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他在成为“年长国王之子”的那一天起就想过且一直防范的事情。但是他从未想过,这件事会以这样的形式发生……一直以来,身边总是不离宝剑,也总是带着武艺高强的侍卫,若不是为了追赶她,他决不会毫无防备地就这样跑出来。

    然而,却一点后悔的感觉都没有。意识缓缓散去,虚无降临的一刻,心中涌起的竟是感激——

    啊,她走掉了。

    幸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

    骑在马背上的少女微微侧头,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令她在意的事情。然而回身,红色的火光与深蓝的天空被浓重的墨色笼罩,周围的人声宛若退潮,渐渐远去。她暗暗叹息,身影一闪,倏地消失在下一个拐角。

    向北走了没多久,看到了等在路旁的冬。他站在路旁的暗影里,怔怔地看着地面。看到她过来,他才走出来,迎上前几步,递给她一个小盒子。艾薇打开一看,里面放着的正是她已经退还给拉美西斯的火之钥。她有些犹豫地问:“你怎么拿回来的?”

    冬只轻轻回答:“我本是杀手,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艾薇就说:“我现在要去亚述了,你和我一起吗?”

    他顿了一下,随即缓缓摇头。

    “那,我们怎么再见?”

    她说得理所当然,他抬起头,看向她,露出一个疲惫而温暖的笑容。就如他们初见时一样,礼貌的、暖如冬日阳光的微笑。他走近她几步,握住她的手。他的手苍老而狰狞,他的手心却干燥而温暖。她微微弯身,想要看清楚他的样子。而他却也抬头,轻轻地,吻在了她的唇上。

    温和的、纯粹的、不带任何情欲的吻。

    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吻。

    他依旧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有些愕然的脸,轻轻地说:“我初生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

    月光透过乌云,大片地洒落在他们的身上。二人的影子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片漆黑的颜色。冬的神情淡然而温和,溶进了深蓝的夜里。

    “有一位温柔而高贵的埃及女性领养了我,我就称呼她为母亲。我到了五岁的时候,才知道她不是我亲生的母亲。身边的贵族的孩子激怒我,嘲笑我是外族人。愤怒的我与他们厮打在一起……我失手,杀死了一位贵族的孩子。来不及与母亲告别,我只能逃离底比斯,逃离他们对我的追杀。”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一直微微地笑着,握着艾薇的手也格外地温柔,仿佛那些恐怖的经历是他记忆里最珍贵的宝贝。

    “我不过是个年幼的孩子,根本不可能逃脱此劫。底比斯总体而言十分排外,尤其是希伯来人,我也不指望别人能救我。本来已经万念俱灰,但我竟被救了下来。当时的我十分惶恐,只记得那个人让我跑,我便没命地跑。跑了好远,终于离开了魔窟一般的底比斯,被路过的同族人救起。”

    “之后的十年,我被训练成一名职业的杀手。但是我心里一直只有两个很简单的目的。”他抬起头,深胡桃色的眼睛明亮而锐利,“报答那个救了我的人,并对将我逼入绝境的人实施复仇。”

    他甩出这句话来,艾薇不知应当如何回答。视线胶着着,内心不由有了几分不安与局促。但他突然神色一松,又恢复了如常的微笑,“现在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已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

    “那,你要去哪里?”

    他笑笑,“还不知道。”然后,他松开了她的手,轻轻地说,“你快走吧,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从这里一直向北,过了西奈半岛之后向东就可以到亚述了。”

    艾薇没有动,却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和我走吧,冬。”

    漫长的数十年里只抱着唯一的、单纯的目的——报恩与复仇。

    这是怎样强烈的信念,可以支撑着他一直走到现在。若真如他所说,他已经将这两件事全部了结,那么接下来,他生存的目的又会是什么,他……还有生存的目的吗?她怎能放心他一个人就这样离开。

    冬看着艾薇,她刚才的话语仿佛一个微小的火星,他的眼里燃起了一丝光芒。而很快,细小的亮光,就噗的一声灭了。他的眼睛空洞而死寂,他轻轻地说:“我不能让你落入危险。我们,或许不会再见了。”

    紧接着,他一抬手,狠狠地拍在了马背上。

    骏马吃了疼,嘶鸣一声,载着艾薇就向北边冲去。艾薇一慌,连忙拉住缰绳,却拉不住疯狂前行的马。她回过头,冬身影隐在夜色里,仿佛即将消逝。

    心底一急,她不由喊道:“冬,你存在的意义并不仅仅为了报恩或者复仇。你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她强忍着哽咽,最后说道,“你一定要活着,我们一定要再见——”

    尾音被吹起的风吞噬了,大片的乌云遮挡了明亮的月色,冬已经在夜风中隐去了他的身影。皮肤上还残留着他手心的温度,嘴唇上似乎还留着那干涩而纯洁的吻。

    冬在身后了,底比斯在身后了,拉美西斯……在身后了。

    与这个古老年代的联系,似乎被她亲手地、一点点地切断了。

    这样,找齐了秘宝之钥回到未来的时候,她就不会再伤心了吧。

    她擦擦眼角,再不回头。

    按着地图,艾薇每天睡六个小时,其余的十八个小时都在马上,纵越埃及、横穿西奈半岛、突入叙利亚,在她的身体几乎快被颠散架的时候,她终于跑出了叙利亚,一脚踩进了亚述。那一刻,尚未发现亚述与西亚的其他国家有什么不同,然而,又驱马继续向东走了那么一两天,艾薇感觉到了气氛微妙的变化。

    在拉美西斯二世时的亚述王国正处于中亚述时期。那个时候的亚述,既没有蜗居于底格里斯河一角的早亚述那样狭小,也不似巴尼拔时期的亚述帝国那样强大,能够将埃及、巴比伦、叙利亚、乌拉尔图等一概纳入版图。中亚述时期的该民族,正以其强大的武力慢慢崛起于两河流域。从蜗居在幼发拉底河的一角,逐步地向幼发拉底河延展,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铺开自己的领土。

    由胡里人与闪米特人融合而成的亚述人,素来以穷兵黩武、极尽凶残而恶名远扬。只是在那个年代,由于赫梯和埃及的强大的势力,亚述尚处于蛰伏待起的状态,这颗星辰虽然渐渐变得明亮,却远不及那两枚太阳同等耀眼,其触角,也始终不敢向西探去。

    感到亚述的特别之处是从沿途一个小城镇时所偶遇的事情。越过幼发拉底河,进入亚述的内境,艾薇在一个小镇好奇地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或者是说,有些半被迫地停下了。

    她本来只是想进镇储备些水和粮食,打算一口气冲到首都亚述城,再从那边着手搜集和风之钥相关的任何信息。但是驱马进了那个镇子,却发觉所有的店都关了门,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她有些奇怪,就又往镇子里面走了走。终于来到一处空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大家拥挤在一起,把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在鼎沸人声的间隙里偶尔的铁器切割物品的钝钝声音。越是看不到,就越是好奇了起来,她将马拴到一旁的树干上,戴上披风的帽子,一头扎进了亚述人堆里。亚述人时兴穿长袍,蓄长须,留长发。天气很热,人群拥挤,各人身上奇怪的味道真是令人不敢恭维,艾薇忍着呼吸,一边往里挤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真是多此一举。

    她左钻右钻,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空位,她一下子跑过去,直起腰,刚要大声地呼吸口新鲜空气,却因为看到眼前震撼的场景,而差点没一声尖叫出来。

    只因眼前的画面太过血腥。

    淡黄色的土地上染满了狰狞的黑色鲜血。士兵戴着嵌有艳红须穗的头盔,穿着薄薄的铠甲,再用金黄色的带子在胸前扣成交叉十字。而此时,金黄色早就被喷溅出来的血染成了凝重的黑红色。士兵手持锋利的铁剑,慢慢地割掉跪在地面上的战俘的鼻子、耳朵。战俘的双眼早已被弄瞎,本应是双臂的地方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大洞,汩汩地流着鲜血。

    一个、两个、三个……一排战俘,地上是被扔得乱七八糟的鼻子、耳朵、手臂……

    一阵想呕的冲动涌上来,艾薇不由偏过头去,余光扫到坐在另一侧的树荫下,卫兵的守护中,衣着光鲜的亚述贵族好整以暇地微笑着,目光淡漠地看着中央空地的战俘生不如死地被折磨。那一刻,他们金色的凉鞋、绿色的羽扇、红色的外披和蓝色的上好亚麻长衣让艾薇觉得一下子恶心了起来。

    她猛地转身,想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却突然眼前一片骤黑。怕是这几天行程太紧凑,她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虽然膝盖有些疼痛,但是万幸她并没有失去意识。她不懂亚述的语言,但亦很清楚这群亚述士兵绝非善类。她只有尽快站起来,逃走。

    但是,眼前却依然是一片黑暗,就好像低血糖的时候,突然一下子站起来便会有的反应。她焦躁地等着自己能够再次看到周围的样子。耳边传来了不明所以的说话声,随即好像雪花点一样的白光在视野的中央出现,然后宛若退潮一般,四周的黑暗层叠地退散,直到眼前出现满身怪味的亚述大胡子。

    她几乎要真的昏倒了。

    脑海里突然想起自己唯一熟识的亚述人——那萨尔。现在看来,那萨尔的骄傲是完全有道理的。他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她匆匆地鞠了一躬,示意自己没事,然后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往人堆外面拥挤。身后似乎有人叫着她,她头也不敢回,将帽子拉得更低些,加快脚步竟然就跑了起来。

    可是没跑出去几步,她就被人骤然从后面拉住了披风。这样一扯,她不由一个趔趄,几乎要一屁股坐在地面上。她连忙退了一下,可帽子已经被猝不及防地拉下来了。她不由有些恼怒地回头,却看到刚才的大胡子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气喘吁吁地和她继续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艾薇一愣,才发现那个小袋子就是自己系在腰间装着水火之钥的袋子,身上立刻刷地渗出冷汗。

    万一这个要是丢了,她就完了。敢情这个大胡子是为了把小袋子送还给她。她真是错怪了一个好人。她连忙点点头,压抑着自己不用埃及语道谢,将小袋子接了过来。

    大胡子摆摆手,又嘟囔了几句,看看艾薇的面孔,一转身就又挤回了人群里。

    艾薇握紧小袋子,就去取马。可是,就在要上马的时候,突然,手中有种奇异的不协调感。她暂停了上马的步伐,解开袋子。

    那一刻,不啻万雷轰顶。

    那小袋子里,哪里还有什么秘宝之钥,不过是两块沾满泥土的卵石。

    手一松,袋子啪嚓一下子掉在地面上。艾薇发疯了似的回头,可眼前全是同样大胡子、长衫、长发的亚述人,她到哪里去寻找刚才那个人!其实,刚才因为紧张,她甚至连他的样貌都记不太清楚了。

    头皮一阵发麻,周身的血管仿佛一根一根都胀开了,然后又慢慢地缩紧,一跳一跳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周围的声音好像一下子都退去了,几日来的不安、悲伤、委屈一下子压上心头。她强迫着自己不要尖叫出来,狠狠地掐住自己的手腕,直到出现触目惊心的血痕。

    亚述,陌生而好战的国度,她一个人,现在应该怎么办?

    骤然,谁说过的话在耳边响起,“在亚述国有事的话随时找我,全部给你搞定。”

    那是在底比斯最后一次见那萨尔时,他说过的话。况且,他们还有过秘宝之钥的合作协定。如果真的能找到他,说不定,真的可以帮忙。心底燃起微小的希望,艾薇握紧缰绳,正要一跃上马,但又紧接着想起一件事情,转瞬就立刻又低落了下去。

    首都在底格里斯河畔啊,笨蛋艾薇,她现在所在的村子不过是穿过幼发拉底河行进两天的路程,应该还在两河流域的中间偏西侧的地带。等到她到了亚述城无论如何也是数日之后的事情了,届时刚才那个拿走她石头的人早不知去了哪里。何况那萨尔只是说要离开埃及,说不定现在根本不在亚述!

    想到这里,眼圈不争气地红起来了。

    她丢开缰绳,颓丧地坐在泥地上。头深深地埋入肩膀里。没有了拉美西斯的庇护、冬的协助,她在古代脆弱得好像随时都会消失殆尽,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熟悉的雷鸣般的声响。

    听不懂的语言隆隆地灌过来,仿佛盖过了周围所有的嘈杂。艾薇抬起头来,看着一群亚述士兵前呼后拥着一名皮肤黝黑、身材看起来好像庞大乌云的男性。他手持巨斧,斧柄几乎有一米多长。他身上的铠甲闪闪发光,头盔的穗线更是鲜红得耀眼。他大声地说着什么,周围的人毕恭毕敬地附和着,还自动分开给他让出一条道路。

    那一刻,艾薇骤然觉得这个人十分眼熟。她拼命地在脑海里搜索着曾和他有过的任何交集。但是眼看他就要离开,她还是没有想出来。心里急得不行,于是突然就有了十足的勇气,她一跃而起,飞也似的向着那名大汉冲过去。四周的亚述士兵,只是一愣,随即就纷纷地拔出了腰间的短剑。乌云似的大汉回过头来,艾薇从未觉得他那张带着鹰钩鼻、蓄着茂密的络腮胡子的长脸这样亲切与好看。看他也皱起眉头横起斧头,艾薇果断地将自己的黑色假发一把扯掉,转瞬间金色的发丝就招摇地在阳光下像银河一样猛地流泻了出来。

    那大汉一愣。艾薇已经冲到了他的眼前,白皙的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斧柄。她大声地喊:“帮帮我!我是那萨尔的朋友!请你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