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箫月倾城 > 章节目录 第46章 尾声
    父亲刚刚当选武林盟主,乾坤顶上热闹非凡,花月恩习惯了像个小公主一样被众星捧月,一到宴会就觉得很无聊。席间又有些脑子不灵光的孩子问她,“为什么你爸爸姓洛,你却姓花?……哦,对了,你母亲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花飞雪啊。可是,你为什么要随母姓呢?我们都是跟爸爸姓的啊。”

    花月恩觉得这种问题真的是很无聊,从小牙尖嘴利惯了,往往会不耐烦地回答,“我怎么知道?不如你去问问我的父母?”

    此时花飞雪陪着洛千秋坐在首座,岁月对她来说似乎是无痕,褪去少女的青涩,愈显得仪态万方,雍容华贵。花月恩每次看着自己的母亲,总会觉得骄傲而期待,因为她是那样的美。父亲很疼她,总是告诉她说,等她长大了以后,也一定会想母亲一样美的。

    花月恩绕开层层人群,想溜出去玩一会儿,这时却撞到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身上,羽扇纶巾,蓝布衣裳,看起来跟父亲差不多年纪。他扶住她,俯下身子,笑吟吟地说,“这是谁家的小孩?长得可真是好看。”

    乾坤顶上谁不认识这个小魔王?身旁自然有人将她的身份告诉他。他却重重地怔了一怔,喃喃重复着她的名字,说,“花月恩……”

    “好名字。”那书生笑着拍了拍她的头,眼中闪过一丝什么,很深很远,令人唏嘘,他说,“我是说书人柳惜春,‘倾国倾城花飞雪,扶摇直上入乾坤’。这两句话,当年可就是我说的。”

    花月恩听得半懂不懂,草草点点头,绕开这个自称叫柳惜春的陌生大叔往连廊里跑去。迷离迷糊地,却跑到一处陌生的院落里。门口种着许多彤鸢花,夜色下随风摇曳,香气宜人,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她用小手推门进去,只见屋内点着两根香烛,中间供着一个没有名字的灵牌。后面悬着一幅水墨丹青,画上风景远山连绵,苍翠欲滴,湖光山色,小亭上隐约写着“浣玄亭”三个字。旁边的空白处用朱砂写着:“

    初闻箫律始知君,

    一曲清歌透冷肠。

    岂料情深天也妒,

    花凋雪落月倾城。”

    花月恩歪着头正看得出神,这时窗外传来一阵砰砰的爆竹之声,一簇又一簇的烟花绽放在半空,仿佛一掬五色缤纷的彩珠子被人抛到了半空。夜色清凉,残月如钩,花月恩忽然想起了什么,小小身躯奔出了门外,一心只想告诉母亲,可别错过了这场烟花。

    中庭寂谧,倒是宴会上难得的一处安静所在。花月恩顿住脚步,只见母亲一袭白衣如雪,独自一人,仰望着半空中腾起的烟花,怔怔地看得出神。

    四下树木葱郁,夜风沁凉,撩起她的发梢。……她果真是那样地美。

    美则美矣,可是看起来又那样的寂寥……月色清浅,完全被烟花的光芒所掩盖,良辰美景,一切应是正当繁华。可是这样大的天地……她的身影却仿佛只是孤单……孤单得只剩一人……

    花月恩小小年纪,却很有慧根,偷偷绕了开去,并没有上前打扰母亲。夜宴上热闹喧哗,不少同龄的孩子来找她玩,到底只是小孩子,不一会儿,便把方才所看到的一切忘在了脑后。再看见母亲的时候,她已是出现在父亲身边,绝美脸庞上挂着一丝端庄的笑容,永远那么雍容华贵,清丽得体。

    只是方才那个画面,很多年以后花月恩无法忘怀。

    ……你爱过吗,你恨过吗?你遇见过不该遇见的人吗?

    为什么即使那个人让你心碎,却还是停止不了,那份绝望的爱呢?

    为什么分明不是他的错,他却将一切都还给了你。

    为什么他说我爱你,最后还是留你一个人看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