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一起又看流星雨 > 章节目录 第30章 :又见流星雨
    学校的创业实践活动落下帷幕,大家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除了上官瑞谦要补考一次以外,其他人都得到了校方的嘉奖。本来上官瑞谦认为,几乎一分钱没有挣到的慕容云海是可以替自己垫底的。哪知道校长宣布慕容云海以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最佳精神奖。

    创业实践结束的同时意味着一件事情:慕容云海要走了。

    这是一个并不特殊的夜晚,但对于此时坐在餐桌前的两家人来说,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明天,慕容云海就要陪蒋媛去欧洲了。大家坐在慕容云海家的大餐桌前给他俩送行。蒋媛面带微笑看着慕容云海。而慕容云海则故意找姐姐搭话,避开蒋媛的目光。

    慕容中石站起来,端起酒杯:“来,我们一起举杯为媛媛和小海践行,祝他们一路顺风。也祝媛媛能够早日康复。”

    蒋媛看上去很开心,一饮而尽。沈含枫心事重重,只小小地抿了一口。大家又坐下来。

    蒋媛说:“听说这个季节,地中海的气候非常棒,我都迫不及待地要去沐浴阳光了。”

    沈含枫看看蒋媛,又看看丈夫,最终什么都没说。

    蒋媛拽了拽慕容云海:“五月份的时候,你陪我去伯纳乌看欧冠决赛好不好?”

    慕容云海冷冷地说:“对不起,我是皇马球迷,今年它已经被淘汰了。”

    蒋媛碰了老大一个钉子,讪讪地不好意思,转头向慕容云朵说:“云朵姐,那到时候你来找我和云海玩吧,总待在公司工作太累了,应该好好放松一下。”

    慕容云朵微微一笑:“我觉得小海应该还是比较适合国内的环境,你看他以前在澳洲就经常闯祸,弄得我们大家都不放心,我看不如……”

    慕容中石不想多生事端:“朵儿!”

    慕容云朵不说话了。蒋媛继续谈笑风生,大家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吃着饭。蒋校长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

    送走蒋媛父女后,慕容云海定了定神,来找楚雨荨。当他来到楚雨荨家门外,发现楚雨荨早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他。

    慕容云海说:“……雨荨。”

    “几点?”

    “9点。”

    “我可以去送你吗?”

    “不要。”

    “记得要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

    “要多陪她。”

    “我会的。”

    “要多想我。”

    “我会的。”

    “不许忘了我。”

    “我……不会的。”

    “笑一下。”

    慕容云海含着泪笑了。

    “比哭还难看,又不是生离死别。”

    “我爱你,雨荨。对不起,又要离开你了。”

    “这一天还是来了。”

    慕容云海抱住楚雨荨。

    楚雨荨痛苦地说:“抱紧我,让我窒息,让我永远记得今天这个夜晚,云海,你要离开的这个夜晚。”

    “我会永远爱你,只要我还在呼吸。我会永远爱你,知道吗,我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是为了你。不要为我流泪,要忍住,不管心里多痛,答应我,在我回来的时候,你才可以哭。”

    “我原来担心,我爱你不如你爱我多。现在,我觉得我对你的爱,超过我能承载的容量了,我没有一点办法控制我自己,哪怕减少一丁点对你的爱。”

    “一切都会过去,这是老天对我们的惩罚,因为老天没有见过相爱得这样深的人。”

    “老天要分开我们吗?”

    “分离是暂时的,我们还会见面,也许几个星期,也许几个月,这是老天用分离在考验我们,雨荨,我不怕,你呢?”

    “我宁愿接受最残酷的刑罚,也不要这样的分离,我宁愿接受最刻骨的痛苦,也不要这样的分离,我宁愿抛弃我的生命,也不要这样的分离。”

    “不要说了,雨荨,我的心都碎了。”

    “我不会说任何挽留你的话,因为我无法改变你的行程,我觉得我要疯了,痛苦让我喘不上气来,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时间会过得很快。”

    “不,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很快。你离开了,时间就会停住。我想你的时候该怎么办?”

    “想我的时候,我也一定在想你。不要相信命运,要相信爱能改变一切。”

    “云海,最后吻我一次吧。”

    慕容云海吻她,二人相拥在一起,难以分开。

    宿舍里,上官瑞谦在准备服装参加电子游戏的COSPLAY表演赛。

    叶烁问:“你穿成这样想干吗?”

    上官瑞谦说:“百无聊赖之际,去参加一下COSPLAY,不可以吗?”

    “幼稚。”

    “喂,人家连实习都要补考,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我看你是急着见网友吧?”

    “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说实话吧,是不是有人约你?”

    上官瑞谦扭捏:“好吧,你说对了,是一个在网上神交已久的朋友。”

    叶烁嘿嘿一笑:“女的吧?”

    “秘密!”

    大街上一角,COSPLAY大会如火如荼。上官瑞谦兴冲冲地到来,穿着COSPLAY的服装在寻找自己的网友。一个美少女战士背对着他。上官瑞谦走过去,拍她的背:“幽灵战士5799向你致敬,很高兴见到你。”

    小渔转过身,上官瑞谦一惊:“……啊!”

    “啊什么?幽灵战士5799!”

    上官瑞谦彻底傻眼了:“你……你是……”

    “没错!”

    上官瑞谦明白过来了,尖叫,转身就跑。

    小渔大叫:“你给我站住,上官!你在游戏里泡女生!”

    “我没有!我跟云上的榴莲是纯洁的战斗友谊。”

    “还跟不认识的人说我的坏话!”

    “我有吗?我从不在背后说你坏话。”

    “你对她跟对我的感情是一样的吗?”

    “她跟你不就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不是同一个人呢?”

    “首先,我对你的间谍行为感到很不高兴;其次,我对她怎么回事你也很清楚,任何人都不能取代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永远不会变心?”

    “永远不。”

    “不许找游戏里的MM。”

    “好的……可是,你的意思是不找你?”

    “你可以找小渔,但不可以找她。”

    “好吧,你说什么我照办就是了,但请你不要做间谍。”

    “如果我做错了事,你会让着我吗?”

    “你要是认错了,那就算了呗。”

    “如果我嘴上不认错,心里认错了呢?”

    “心里认错我怎么知道呢?”

    “如果你真的爱我,我心里怎么想的,你会不知道吗?”

    “那好吧。”

    “如果我缺点暴露出来,你还会爱我吗?”

    “还会呀,因为我爱的是小渔,优点也好缺点也好,我都爱。”

    小渔走过来,抱住上官瑞谦,吻他。

    慕容云海走后,楚雨荨只能像这个晚上这样,跟慕容云海在电脑上视频聊天。

    楚雨荨说:“今天我写作业,想写完再联系你,可是,我忍不住想你,所以,决定先跟你说话,再写。”

    “我在医院待了一天,回来以后,想,你是在上课还是在宿舍,很想联络你,可是,怕影响你上课。”

    “今天是星期六,傻瓜。”

    慕容云海挠挠头:“哦,时差没算。”

    楚雨荨顿了顿,说:“蒋媛还好吗?”

    “这里的医疗水平很高,希望能有奇迹出现,这几天,她情绪还不错。”

    “你多让着她。”

    “知道。”

    楚雨荨黯然道:“分开这些天,每一天都像一年那么长。”

    “我老是做梦,梦见我还在国内,梦见你跟我一起去图书馆,去食堂。”

    “我没有想到,想念一个人会这么辛苦。何况每天还能视频见到。”

    “相隔几千公里,却可望而不可即,这种相见真是煎熬。”

    楚雨荨看着屏幕中的慕容云海,半晌突然说:“你瘦了。”

    “你也是。”

    “要多吃点儿。”

    “你也是。”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抚摸对方在屏幕上的脸,都流下眼泪。

    “什么时候……算了,不问这个问题。”

    慕容云海明白她的意思:“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也不知道。”

    “什么都不要说了,就让我这么看着你。”

    两个人在电脑前深情对望,好像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

    每天相见的时间总是显得那么短,云海关掉电脑后,楚雨荨站在窗前,天空中的星星很清晰,似乎触手可及。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周,这一周慕容云海突然失去了消息,不管楚雨荨怎么打听都一无所获。晚上,楚雨荨坐在草坪上回忆跟慕容云海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她含着泪,默念着:“云海,不论你在天涯海角,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楚雨荨起身离去,手机却落在地上,淹没在草丛里。

    她走了几分钟,想看看时间,一摸口袋却发现手机没了。她赶到自己刚才待的地方,到处找手机。突然,远处传来慕容云海的歌声。楚雨荨惊呆了。手机在草丛中发亮,是慕容云海的歌声彩铃。她顺着光亮和歌声跑去,找到手机,歌声此刻停住。楚雨荨看手机,有20个未接来电,是慕容云海的。楚雨荨惊喜,回拨,很近的地方有手机铃声响起。

    慕容云海从树后出现!

    楚雨荨惊呆了。

    慕容云海走过来:“不认识我了吗,楚雨荨童鞋?”

    楚雨荨恍惚:“我这是在做梦吗?”

    “我也觉得像梦一样。”慕容云海抱住楚雨荨。

    “真的,这居然是真的。”

    “是蒋媛让我回来的。”

    “为什么?”

    “有蒋媛的好消息,她有康复的希望,她的腿已经可以动了。”

    “太好了!她能重新站起来了?”

    “是的。本想给你一个惊喜。”

    “这么说,校长知道你要回来?”

    “校长跟蒋媛通了个很长时间的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蒋媛随后就让我回来了。校长没有看上去那么坏,甚至,还有点好。”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这时,慕容云海的手机响了,蒋媛打来电话,是3G电话。

    慕容云海说:“蒋媛。”

    蒋媛问:“你们在一起吧?让雨荨跟我说话。”

    慕容云海把电话交给楚雨荨。

    楚雨荨说:“你好,蒋媛,听说你的腿有希望了。真为你高兴。”

    蒋媛平静地说:“谢谢你。这些天,我一直处在矛盾中,我怀疑我自己,这么做有没有意义。云海拒绝跟我一起走,我很生气,觉得要惩罚他,但是,那天,在机场,他准时来了,我知道他做出了什么样的抉择,这个抉择,是多么的痛苦,那一刻起,我觉得我应该放手。前两天,爸爸给我来了电话,我们长谈了一次,说了很多以前不可能说到的话,我决定听从爸爸的劝告,对云海放手。”

    楚雨荨真诚地说:“真的很感谢你。”

    蒋媛说:“不要说感谢,这不是为你,也不是为云海,是为我自己。我要活得有意义,就要学会放弃一些东西。我祝福你们,虽然,我现在心里很难过,但也很高兴,我可以走出我自己的黑屋子,敞开心扉跟你说这些。”

    “我会永远把你当做自己的朋友的。我真心希望你可以康复,并得到属于你的幸福。”

    “要对慕容云海好一点,不然,他随时会被别人抢走哦。”

    “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他,除非我死了。”

    “再见。”

    “等你回来。”

    挂断了电话,楚雨荨跟慕容云海相对。

    慕容云海说:“从现在起,我们不会被任何东西打扰。”

    “这个世界,此刻只剩下你和我。”

    “云海和雨荨,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人。”

    “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

    “我答应你,我们永不分离!”

    两个人再次拥抱在一起。

    奶茶店里,大家举杯庆祝慕容云海归来。

    小渔说:“云海,现在,你们俩总算重逢了,我也轻松了。”

    叶烁不解:“你轻松什么?”

    小渔笑着说:“他不回来,雨荨天天在我面前挠墙。”

    楚雨荨不好意思地说:“我有吗?”

    慕容云海说:“真是高兴,又跟你们这些家伙混在一起了。可惜,端木他……”

    叶烁接口:“是啊,就少了他一个。”

    楚雨荨说:“前两天于馨打电话给我,说端木的情况有好转。”

    上官瑞谦说:“可昨天,我打给他爸爸,说有恶化。”

    慕容云海被他俩绕晕了:“那到底是有好转还是有恶化呢?”

    叶烁说:“好像生命危险是没有了。”

    上官瑞谦接着说:“但是变成白痴的可能性增大了。”

    慕容云海叫道:“啊?”

    叶烁说:“不过,我觉得没关系,云海不也变好了嘛。”

    慕容云海说:“我那是失忆,不是白痴好不好!”

    楚雨荨说:“我有个想法,周末咱们通知所有同学在校园里,让我们一起为端木祈祷吧。”

    两天以后的晚上,学生们打着手电,聚集在一起。

    慕容云海大声说:“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一个人祈祷,我们的好朋友、好兄弟端木磊,他的病,我们感同身受,如果这个世界有奇迹,我们希望,在这个夜晚,我们呼唤奇迹的出现,如果每一个愿望都有真情,希望真情汇集,改变不公平的命运。所有同学对着星空许愿吧。”

    大家一起响应:“如果每一个愿望都有真情,希望真情汇集,改变不公平的命运。”

    慕容云海说:“请还给我们一个健康活泼英俊的端木磊吧!”

    大家齐喊:“请还给我们一个健康活泼英俊的端木磊吧!”

    夜空中,一颗流星划过。

    楚雨荨叫道:“是流星。”

    慕容云海说:“每一个愿望,就是一颗流星,流星好美。”

    叶烁说:“也许上苍会感动,我们这么多人为他祈祷。”

    楚雨荨说:“每一颗星星都是一只眼睛,我们的眼睛对视天空的眼睛,我们的心,连着端木的心,奇迹啊,请你降临吧。”

    这时,天空出现流星雨。所有人惊呼。

    慕容云海叫:“难道是流星雨吗?”

    楚雨荨说:“是的,是流星雨。”

    上官瑞谦说:“太美了。”

    流星雨更加灿烂,让人咂舌。这时,端木磊坐在轮椅上,被于馨推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惊呆了。端木磊歪着头,面无表情。

    慕容云海大声叫道:“端木!”叫着跑过去。

    端木磊没有理他。

    慕容云海着急地喊:“端木,你怎么样?”

    端木磊表情呆滞。

    叶烁叫道:“天哪,白……”

    上官瑞谦接口:“……痴。”

    楚雨荨郁闷地说:“妈妈说的中签,就是,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变成了白……”

    慕容云海说:“端木,你还认识我吗?看看我啊。你难道真的成了白痴?”

    端木磊突然说话了:“你才是白痴呢!”他站起来,哈哈一笑。

    所有人震惊了。

    于馨微笑着说:“端木基本痊愈了,他得知大家今晚为他祈祷,所以一定要赶着回来,他告诉我,这个出场一定要有惊喜。”

    端木磊说:“云海,你就是从悬崖上掉下来摔成肉饼我也认得你,因为那是一块自以为是的肉饼;你就是掉进火盆烧成炭灰我也认得你,因为那是一堆自以为是的炭灰。但是,你哭哭啼啼的,又是看星星又是念念有词地祈祷,搞得跟跳大神的一样,我还真的认不出你呢!”

    慕容云海惊讶:“天哪,你在美国的医院里练绕口令了?”

    端木磊走过来,伸出手,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同学们欢呼起来。

    一个月后,端木磊的身体已经彻底康复,都可以和慕容云海他们一起打篮球了。这天黄昏时分,H4、小渔、楚雨荨、于馨站在海边。

    夕阳无限美好。

    慕容云海说:“我们一起祝福蒋媛吧。”

    楚雨荨说:“同时也要祝福我们自己,还有所有爱着我们、念着我们的人。”

    大家一起对着大海呼喊。青春的气息在夕阳下夹杂着海风和潮声,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海风扫过他们的脸庞,洋溢着美好的气息。他们真的长大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