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一起又看流星雨 > 章节目录 第26章 :相守今生
    刚解决完姐姐的失恋危机,养好了背上的淤青。慕容云海想想自己还是应该面对一下蒋媛的问题了,而这件事情,不能躲着楚雨荨。他把楚雨荨约到咖啡厅。两个人面对面沉默着。

    楚雨荨淡淡地说:“其实蒋媛很可怜。”

    慕容云海自责:“我知道,都是我的错。”

    “云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慕容云海直爽地说:“你说。”

    “你……你就陪蒋媛去欧洲吧。毕竟,她现在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这样的场景可能慕容云海已经在脑海里演练了千百遍了。此刻楚雨荨说出来,浮现在慕容云海脸上的不是惊奇,而是痛苦:“我……不,我希望相守一辈子的人是你。尽管我亏欠她的。”

    “可……可她现在只有你了。她希望跟你在一起。”

    “雨荨,我说过,任何事情都不能分开我们。我欠她的,我会想办法补偿,但是这个办法,不是失去你。”

    楚雨荨叹了口气,看了看慕容云海,心想: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一切只能看时间吧。

    尽管感情危机不断出现,但学校创业实习的压力一点儿没有减轻。叶烁因为和慕容云朵分手,化悲痛为力量,异常勇猛,没过多久就做成了软件的雏形。

    而上官瑞谦把所有的实习经费全部花在了游戏中,等他想起这件事情,摸摸口袋只剩下两块钱了。他找到小渔,拉着她上街,买了一张刮刮彩。这个临阵抱佛脚的家伙在经过了一阵类似于“天灵灵地灵灵”的祈祷后,刮开彩票。结果是震惊的——中了一桶方便面!上官瑞谦对着方便面发呆,之后便是小渔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楚雨荨依靠自己认真的态度和坚韧的性格,开业两周就超过了连锁饰品店的月平均销售盈利。她还是经常会想到慕容云海和蒋媛那尴尬的局面。每当这种时候,楚雨荨索性就用工作来麻木自己。并非楚雨荨不敢面对,而是对于她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来说,她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该伤害谁?

    上官瑞谦为了让小渔消气,只好写了一份保证书。叶烁拿着他的保证书念着,慕容云海凑在一边看。

    叶烁念道:“……我上官保证以后听小渔的话,不再炫富,不再泡妞,小渔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小渔叫我打狗我绝不去骂鸡……”

    上官瑞谦一脸的郁闷,躺在床上,手臂垫着头。

    慕容云海接着念:“如果违反誓言,小渔有权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条例的任意一条处罚我!”

    两个人念到这里笑疯了。

    叶烁笑得话都说不连贯了:“上官,我看你是被小渔彻底制伏了。”

    上官瑞谦郁闷地说:“有什么办法,我挣扎过,抵抗过,最终我不得不向命运低头!”

    叶烁说:“我看这样挺好。”

    上官瑞谦居然从枕头下拿出盒方便面,说:“这盒方便面是我最后的耻辱,你们吃了它,明天我要开始想新的办法创业。”

    慕容云海说:“你上官啊,就不要想和我比了,等着看我网络销售的成果吧!”

    上官瑞谦看看慕容云海,如果不是最近被小渔杀得丢盔弃甲,他定然要反唇相讥的。慕容云海那个网络销售计划,傻子都看得出狗屁不通。

    上官瑞谦忍了忍:“明天,明天我就重新开始。”

    慕容云海和叶烁互相看了看,立刻心有灵犀地明白了他想干什么。两个人一起拥向上官瑞谦,用被子捂住他。

    两个人学上官瑞谦的语气朗诵:“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三个人笑闹成一团……

    事情果然不出上官瑞谦所料,慕容云海的网络销售计划完全失败了。此刻,他在电脑前看着自己的网站,非常沮丧。

    慕容云海哀号道:“这不可能!”

    门被推开,慕容云朵走了进来。

    慕容云海说:“你怎么来了?”

    慕容云朵咬咬嘴唇:“来看看你小子过得怎么样?”

    “不好,非常不好。”

    慕容云朵探过头看慕容云海的电脑:“亏了吧?”

    慕容云海不解地说:“我……我想去南非订货,可是,我的创业金已经没了。但是这种销售模式证明是可行的,你说是不是,姐?”

    “是不是亏了?”

    慕容云海委屈地点点头。

    慕容云朵笑嘻嘻地说:“光了?”

    慕容云海又委屈地点点头。

    慕容云朵看着慕容云海无辜的样子,笑得捂着肚子。

    慕容云海板着脸:“喂!你是不是我姐啊,不帮我还嘲笑我。”

    慕容云朵摇摇头:“我提示你一点,你的特长是什么?”

    慕容云海挠着头:“跆拳道、散打、游泳、篮球……哦对,还有看漫画、下五子棋……”

    慕容云朵头痛得抚着脑袋,几乎崩溃掉:“拜托你再想想。”

    “好多的,你说什么?”

    慕容云朵起身就走:“虽然孔子曰了很多事情,但是,你真的是孺子不可教也!”

    慕容云海急了:“哪有你这样做姐姐的,有点耐心嘛。不是,你今天就是来嘲笑我的对不对?”

    “不对,爸爸叫你回家。”

    慕容云海兴奋地说:“他不……不可能,他不会饶了我的。到底什么事?”

    慕容云朵走到门口:“你回去就知道了!”

    慕容云海隐约有些不祥的预感。

    慕容云海回到家,看到蒋校长和蒋媛坐在客厅,一愣。慕容中石面带微笑正在和蒋校长寒暄。沈含枫面色凝重地坐在慕容中石身边,一声不响地喝咖啡。

    慕容云海走近几步,小声说:“爸,你找我?”

    慕容中石很严肃地说:“我们要跟你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叫你回来。”

    慕容云海意识到不妙:“什么事?”

    沈含枫心情复杂,低头不语,她自然是不希望儿子远离自己的。

    蒋校长说:“媛媛想去欧洲住一阵子,希望……你能同行。”

    慕容云海脱口而出:“简直是笑话,我怎么可能因为她就离开这里。”

    慕容中石拍桌子:“闭嘴。”

    沈含枫想劝阻,看着慕容中石铁青的脸,忍住了。

    慕容云海说:“爸,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决定,你怎么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慕容中石不说话,脸上怒气更胜。

    沈含枫见慕容中石顷刻就要发火,连忙阻拦:“小海,怎么和爸爸说话的?”

    蒋校长和蒋媛见慕容中石发怒,也不敢说话了。

    慕容云海略微冷静了一下,说:“我和蒋媛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转而他对蒋媛说:“我最讨厌人家逼我做什么事情,你这样做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

    蒋媛说:“云海,我并不是强迫你这样,我只是害怕,我怕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你想让我一个人在手术前见不到一个朋友吗?”

    她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孤独的凄凉,慕容云海微微有些不忍。但他想想如果自己离开,楚雨荨一样会这样孤独,于是狠下心:“我……所以你就这样逼迫我。”

    慕容中石生气地喊道:“云海!”

    慕容云海也生气地说:“爸,你能让我自己做一次主吗?”

    慕容中石哈哈一笑:“你做主?!等到你独立的那一天吧,你现在没什么事情能自己做主,别忘了就因为你,蒋媛成了这个样子,你能做主?”

    慕容云海无言。

    慕容中石换了很客气的语气,对蒋媛父女说:“放心吧,这是小海应该做的,他会陪蒋媛去欧洲的,这件事我答应你们了。”

    蒋校长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沈含枫本来一直在用咖啡杯子遮挡自己的神色,这一刻也呆住了。蒋媛掩饰不住高兴,暗暗看了慕容云海一眼。慕容云海哼了一声,但是看看蒋媛,又不由得愧疚。

    蒋媛父女走后,慕容中石坐在沙发上,看着慕容云海。此刻,慕容云海已经平静了很多,坐在父亲对面。

    慕容中石一改刚才的咄咄逼人:“我知道蒋媛的事情我不该逼你,可是现在只有这个解决的办法。”

    慕容云海说:“你无法拒绝他们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去。”

    慕容中石盯着慕容云海看了半晌,慕容云海一点也不犹豫。

    慕容中石确定了慕容云海的想法,问道:“是因为雨荨?”

    “我答应过雨荨,不会再让她难过。”

    “你对蒋媛是有责任的,再说我没有非要你和蒋媛在一起。”

    “别逗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蒋媛他们父女想干什么。”

    “我只是要求你对自己的事情要有个安排。至于你的感情问题,我不会干预的。”

    “我不离开这里,不只是因为雨荨,还因为我要干出个样儿来,我知道你们一直都瞧不起我。我会向你们证明,我不是以前那个云海了!”

    “你是真这么想,还是这只是你的理由?”

    慕容云海转身离开:“随你怎么想!”

    楚雨荨这时却接到安远布置的一个任务:开一个支持大学生创业的座谈会。楚雨荨想好了,既不能耽误了自己店里的生意,也一定要把这个工作做好。她就是这么一个人,压力越大就越能激发出超出常人的潜力来。

    中午,楚雨荨正在店里给客户做购物引导。店里的生意非常红火。小渔在柜台负责算账。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穿得像“007”的人走进来,走到小渔面前。

    小渔对他说:“先生您好,欢迎光临七色花。”

    黑衣人看了看楚雨荨,把帽檐抬了抬,竟然是上官瑞谦!

    上官瑞谦对小渔说:“老地方见,紧急。”

    小渔也认出了他,一惊:“你有毛病啊?穿成这样……”

    上官瑞谦要小渔噤声,指了指楚雨荨,匆匆离开。小渔被弄得莫名其妙。她看看楚雨荨,楚雨荨依旧在热情地招待顾客,完全没有发现这一幕。

    下班后,小渔告诉楚雨荨自己去找上官瑞谦看电影,而后来到和上官瑞谦约好的那家咖啡厅。慕容云海正把一堆银行卡当做扑克,和叶烁在玩“抓黑桃五”。

    慕容云海说:“该你了。”

    叶烁把手里的卡往桌上一扔:“云海,你真不急还是假不急啊?”

    慕容云海说:“今天手气真背。”

    上官瑞谦幽幽地说:“你当心卡消磁了,这么叠在一起。”

    慕容云海说:“反正我爸已经全部给我封掉了,留着也没用啊。”

    小渔走过来抓住上官瑞谦就是一顿猛K:“大白天的,到我店里装鬼吓我,你又皮痒了。”

    上官瑞谦这次却没有嘻嘻哈哈的:“小渔,你坐下来,我们有正经事要说。”

    小渔傻眼了,坐下:“端木怎么还不来,咱们还等他吗?”

    慕容云海说:“别提他!”

    等慕容云海讲完了蒋媛的事情,四个人都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

    上官瑞谦说:“你就因为蒋媛要你和她去欧洲心情不好的?老蒋他们这家人真是欺人太甚了。”

    慕容云海点头:“雨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告诉你们,谁都不许说!”

    大家点点头。

    慕容云海看着小渔说:“尤其是你,小渔!”

    小渔很委屈。慕容云海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还有件事。”

    叶烁说:“你好麻烦,老大!”

    慕容云海说:“实习的事情,我已经和我爸较上劲了……”

    上官瑞谦说:“打住,这事情谁都没辙,你还是去找雨荨给你想办法吧。”

    慕容云海说:“但我很久都没有见雨荨了,真的有点愧疚。”

    叶烁说:“那就去找她啊,好好陪陪她。”

    上官瑞谦说:“前提是你要做好蒋媛发飙的准备。”

    慕容云海抱着头,烦躁,求助地看着小渔。

    小渔说:“你看着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慕容云海说:“可是,那见到雨荨,我该不该告诉她蒋媛的事情呢?”

    上官瑞谦、小渔、叶烁一起说:“你自己不让我们说的!”慕容云海发现三个人无奈地看着自己。

    早晨,楚雨荨在店门口拉卷帘门,发现慕容云海站在自己身后。

    楚雨荨问:“你来干什么,不去经营你的网络销售了?”

    慕容云海一言不发,帮楚雨荨拉门。

    楚雨荨说:“喂!你干什么,我说了要你帮忙了吗?”

    慕容云海说:“别废话,今天小渔没空,我来帮你。”

    楚雨荨奇怪地看着慕容云海折腾。慕容云海帮楚雨荨搬货箱,箱子遮住慕容云海的视线。慕容云海在楚雨荨的指点下,从左边搬到右边,又从右边搬到左边,就是不对。

    中午,两个人坐在店里吃便当,慕容云海把自己碗里的菜夹给楚雨荨,楚雨荨笑得很甜蜜。慕容云海笨嘴笨舌地拿着比他个子小了N倍的七色花向顾客介绍。慕容云海帮楚雨荨敲计算器算账,突然忘记了之前记的数字,抱头郁闷。楚雨荨笑着骂他笨蛋。

    夜晚,慕容云海把卷帘门拉下,一下子累得躺倒在店门口:“不行了不行了,连爬都爬不动了。”

    楚雨荨说:“谁要你这么拼命了,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

    慕容云海看着楚雨荨,想说什么,但是又忍住了。楚雨荨疑惑地看着他。

    “那句话怎么说的,好好过每一天,就好像明天是末日一样。”他故作轻松地向楚雨荨傻笑。

    楚雨荨却明白了慕容云海的想法,小心翼翼地说:“蒋媛,她现在怎么样了?”

    慕容云海支吾:“她挺好的。”

    楚雨荨看着慕容云海,更加确定了:“其实,你应该多抽时间陪陪她,她现在很可怜的。”

    慕容云海不禁苦笑:“咱今天能不提这事吗?”

    楚雨荨沉默片刻:“我明白你的心意。谢谢你今天特意来陪我,云海。”

    慕容云海想着蒋媛的事情,有些尴尬,只能岔开话题:“我现在头疼的是创业的事,卖钻石失败了。要是我再不干出点成绩来,我老爸肯定不会再让我进家门了。他都快彻底对我失去信心了。”

    楚雨荨鼓励地拍了拍慕容云海:“没关系,我相信你。要不,你来我店里帮着打工?”

    慕容云海说:“我?我才没时间陪你们这些小女生做游戏呢。”

    “你今天干得很好,难道你瞧不起我的工作?”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的专长。”

    “那你的专长是什么,花钱?”

    慕容云海瞪了楚雨荨一眼。

    “不然是什么,飙车?”

    “哈哈,难道你要我去开出租车?”

    楚雨荨摇了摇头,思索。慕容云海一拍大腿:“有了,我可以开个速递公司。”

    楚雨荨大惊:“速递?”

    “对啊!”

    “嗯,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

    慕容云海又发愁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创业资金了。”

    “这个简单,我和小渔的店赚了一些钱,可以借给你一点。”

    慕容云海坚定地回绝:“不要!我要靠自己的能力。”

    楚雨荨连忙哄他:“要还的好不好,等你挣了钱。”

    “不要!你还是贴补给家里吧,你妈妈和舅舅他们很辛苦。”

    楚雨荨看看慕容云海,觉得他懂事了不少。这还是那个臭屁得不知天高地厚的慕容云海吗?他真的变了。楚雨荨说:“我觉得,你可以去银行申请大学生创业贷款。”

    慕容云海眼睛一亮。

    在姐姐的帮助下,慕容云海成功地从银行贷到了五万元的创业资金。他拿着钱乐滋滋地回到宿舍,把钱摞好供了起来,看着发愣。

    上官瑞谦在慕容云海身边转了几个圈,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忍不住问:“云海,你已经看了很久了,没见过钱啊?”

    叶烁无奈地说:“他是穷怕了。”

    慕容云海朝他们挥了挥手:“闭嘴,你们懂什么。这可是得来不易的贷款,五万块好不好?”

    上官瑞谦掏出一颗糖果,扔在床上:“我赌他两个星期,亏光。”

    慕容云海说:“不要这么过分好不好!”

    叶烁过来搭住慕容云海的肩膀。

    慕容云海看了叶烁一眼,护着钱:“我的。”

    叶烁说:“是是是,我又不抢。我是说我很够哥们儿,我不和上官瑞谦打这个赌。”

    慕容云海感动地看着叶烁:“我就知道,你理解我。”

    叶烁坏笑道:“我觉得一赌肯定输,一个星期,准光!”

    上官瑞谦哈哈大笑,倒在床上。慕容云海极其郁闷,叫道:“有你们这样的兄弟吗?”

    上官瑞谦说:“我很奇怪,你凭什么这么快就拿下了贷款?亏了怎么办?”

    慕容云海站到板凳上,宣言似的说:“我告诉你们,亏不了!我连快递公司的名字都想好了。为了纪念我和雨荨,就叫做云雨快递!”

    上官瑞谦和叶烁傻了。

    上官瑞谦笑道:“别说有关部门不批准了,就算批准了,谁敢来!”

    叶烁笑道:“我看不如叫‘雷阵雨’!”

    慕容云海对叶烁伸出大拇指。

    小渔在游戏里对上官瑞谦的秘密考察依旧在悄悄进行着。小渔也觉得奇怪,都这么久了,上官瑞谦这个白痴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有的人是越碰到对手越来劲儿,比如慕容云海和楚雨荨。而小渔则是喜欢掌控的人,她乐于这样的模式。

    这个晚上,上官瑞谦和小渔又像往常一样在游戏中聊天。

    小渔说:“你不是说你开始实习了吗?怎么还这么闲啊?”

    上官瑞谦发过来一个“囧”的表情。

    “怎么啦?又吵架啦?”

    “你要你男朋友写过保证书吗?”

    小渔憋住笑:“当然喽,这是男生的义务嘛。”

    上官瑞谦像泄了气的皮球:“我告诉你哦,我和我女朋友又和好了。”

    “那你们一定很甜蜜吧,恭喜你啦。”

    “有什么甜蜜不甜蜜的,我算是明白了。恋爱这种事情,就是围城。分开的时候想和好;等到和好了,却又嫌烦。”

    “那你想过没有,你总是这样,她也会难过的。”

    “我只是觉得不自由。”

    小渔思索:“这段时间你就多陪陪她吧,不用来带我打装备了。”

    “那怎么行,你对我很重要的。”

    “和她相比呢?”

    “有的时候,你更重要一些。她在某些场合,简直是个男人婆。”

    “你这话要是被她听到,你就死定了。”

    上官瑞谦说:“哈哈,不怕,其实偷偷告诉你,有时候我在她面前看上去很乖的时候,心里早就说了无数次‘男人婆’了!”

    小渔气得把鼠标摔了,“啪”的一下合上笔记本。上官瑞谦的电脑屏幕上面显示:“对方已下线,您发送的内容失败。”他纳闷地嘀咕:“女人怎么都这么奇怪啊。说走就走了!”

    上官瑞谦翻查刚才的聊天记录,想着这些话。他猛然想起自己是不是该主动向小渔示好,于是拿出手机给小渔打电话。

    上官瑞谦打通电话:“喂,亲爱的,明天中午街心广场见哦。”

    “见你个头!去死吧!”

    上官瑞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蒙了,无比郁闷:“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天哪!”

    第二天一大早,楚雨荨在店里忙得恨不得连脚都用上了。小渔在店门口送走几个刚买完东西的女孩子,转身回来对楚雨荨说:“雨荨,你不是还要准备座谈会的事情吗?这几天就别来帮我了。”

    楚雨荨说:“没关系的,我是超人!”说完又噼里啪啦对着货单按计算器。

    “你看你有时间也不多去陪陪云海。”

    “你放心吧,他会体谅的。云海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小渔叹了一口气:“上官就完全不一样了,简直是莫名其妙。”

    “又怎么了?”

    “他,他昨天竟然在游戏里面骂我。”

    楚雨荨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小渔:“游戏里?难道说,你对我说的那些呓语都是真的?”

    小渔拽楚雨荨:“什么呓语啊,那是真的!千真万确!”

    楚雨荨吃了一惊:“你,你真的,扮演……”

    小渔点点头。

    楚雨荨叫道:“天哪,你想没想过,这要是让上官知道了,他会多生气。”

    “放心吧,就他那脑袋瓜子,想不明白的!而且,这招多管用啊!”

    楚雨荨突然不说话了。小渔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而她指了指门口。小渔转头,看见上官瑞谦拿了一束长得很SORRY的花站在门口,傻兮兮地望着小渔笑。

    上官瑞谦说:“小渔!我知道,昨天晚上我的态度不好,让你生气了。但是,我是真的很想你,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小渔瞪着上官瑞谦:“我问你,昨天你给我打电话之前在做什么?”

    上官瑞谦傻笑:“我,我在想你。”

    小渔忍住:“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不是在玩游戏?”

    “当然没有了,我早就决定要戒掉你不喜欢的一切习惯,包括……”

    他的话还没说完,小渔气嘟嘟地推开他,走了。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小渔已经不见了。上官瑞谦呆呆地拿着花站在门口,一脸询问地看着楚雨荨。楚雨荨对上官瑞谦做个鬼脸,嘿嘿一笑。上官瑞谦左思右想了半天,终究没有明白小渔为什么生气。

    慕容云海守在电话边上傻等了一天,一单生意都没有接到。不过电话倒是有打进来的,两个打错了号码,还有一个是卖保险的。晚上,慕容云海回到家,发现蒋媛竟然在自己家的客厅里。她坐在轮椅上,正在兴致勃勃地收拾行李。慕容云海偷偷摸摸地想要溜过客厅。蒋媛眼神好,立刻发现了他,喊道:“云海!”

    慕容云海很无奈,慢吞吞地走到蒋媛面前:“你来做什么?”

    蒋媛说:“慕容中石叔叔告诉我,说你丢三落四,让我来帮你收拾一下行李。”

    慕容云海奇怪:“收拾行李?”

    “不是早就已经说好了你会陪我去的吗?”

    “我爸爸的确已经答应你了。”

    蒋媛翻行李的时候,拿出一张地中海地区的地图,乐呵呵地说:“这个季节,沐浴地中海的阳光,一定很惬意。我想你推着我在沙滩上散步,还要帮我捡贝壳。”

    慕容云海很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

    蒋媛说:“你说,我们应该带哪一种防晒油过去?”她在行李中拿出几个七色花的防晒油,让慕容云海挑。

    慕容云海突然坚决地说:“我是不会去的!”话刚说出口,他觉得有些后悔。

    蒋媛半晌没有说话。两个人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几乎同时开口。

    慕容云海说:“我只是想说……”

    蒋媛说:“我……”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慕容云海说:“你先讲吧。”

    蒋媛沉吟半晌,说:“我希望你再对着我说一次,对着现在坐在轮椅上可能这辈子永远都站不起来的我说一次。云海,看着我,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如果你觉得逃避可以让你的良心好过一辈子的话,你可以让我一个人去!”她的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

    慕容云海痛苦地说:“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我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每一个晚上都在想为什么坐在轮椅上的是你而不是我。如果可以让你好过的话,我情愿受到这份痛苦的是我!难道你非要折磨我,你心里才会觉得好过吗?你难道不知道强迫我留在你身边,你和我都不会幸福的?你还会伤害到雨荨。”

    蒋媛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思量地看着慕容云海:“可是你为她做了那么多,而她是不是对得起你,你想过吗?”

    慕容云海眼一瞪:“你什么意思?”

    “算了,没什么意思。”

    “不行!你把话说清楚,你是在污蔑雨荨。”

    “云海,很多事情其实特别明显,而你就是看不到。我蒋媛不喜欢和笨人多解释。”

    她冷冷地看了慕容云海一眼,然后故意看了一眼手机,看似无意地把手机放在桌上,接着去收拾东西。而这一幕太明显了,被慕容云海看见,他侧眼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娜娜,你和美然都要注意,不要再在学校里面宣传楚雨荨的秘密了,这件事云海知道了会难过。我就要和云海去欧洲了,我想让他快快乐乐地和我一起离开。谢谢你们。

    慕容云海侧头看看正在收拾东西的蒋媛,她仿佛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偷看手机的一幕。

    校园里,郭蓉蓉正在风风火火地拿着大喇叭宣传:“号外号外,火星水星冥王星海王星独家新闻,楚雨荨取得了七色花重要座谈会筹备资格,走过的路过的不要错过,预知具体情况,请购买独家秘册,每本仅售十元,团购优惠……”

    抢购的人都快要堆成山了,边上,慕容云海路过,听到郭蓉蓉的话,走了过来:“给我一份。”

    郭蓉蓉抬头看到是慕容云海,吓了一跳,乖乖地递给慕容云海一份宣传册:“云海哥,雨荨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刚实习就得到这样的机会。”

    慕容云海微微一笑。边上赵美然和金娜娜凑了过来,两个人没有看到慕容云海,阴阳怪气地你一句我一语。

    “哎呀呀,什么机会嘛,分明就是抱了某个老板的大腿……”

    “就是啊,还冠冕堂皇,什么老板嘛,就是安远嘛……”

    “说不定啊,两个人早就已经勾搭上了呢!”

    “现在的女孩子啊,太不知道自重了,枉费人家慕容云海对她那么好!”

    “嘘!昨天她提醒过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

    “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们艾利斯顿有这种事情实在是耻辱啊。”

    慕容云海阴沉沉地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两个八婆,一言不发。赵美然和金娜娜脸都吓变形了。慕容云海缓慢地说:“你们再发出半点声音,我会让你们成为艾利斯顿的两位烈士。”八婆们捂住嘴,张牙舞爪地溜掉。慕容云海则阴着脸,想着两个人刚才的话。他决定要去找楚雨荨问个清楚。

    慕容云海来到楚雨荨的公司楼下,正好这时楚雨荨从楼里走出来,手里抱着一大堆资料,同时还打着电话。她发现慕容云海站在外面等着自己。

    慕容云海走了过来:“雨荨,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楚雨荨示意慕容云海等一等,继续打着电话:“相关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但是还有几个地方有疑问……”

    慕容云海插话:“你是不是?”

    楚雨荨捂住手机话筒:“说了等一等嘛!”

    慕容云海憋了口气。

    楚雨荨继续说:“这样吧,等一会儿我和安总会过来的。”她挂掉电话,对慕容云海说:“今天忙得我头昏脑涨的。”

    “有大项目吗?怎么你之前没告诉我。”

    “现在也没有完全定下来嘛,我看你也一直忙得找不到人。”

    “明明是我找不到你好不好?”他看了眼楚雨荨手里抱的材料,“安远给你安排的?”

    楚雨荨点点头。正好此刻安远从楼里走出来,跟慕容云海打了个招呼,去开车。慕容云海迎上去,刚要说话,却被楚雨荨示意阻止:“他今天心情不好,公司事情太忙。”

    慕容云海难以置信地看着楚雨荨,终于还是没有发作:“一会儿我陪你吃饭吧。”

    “今天恐怕不成,我要赶去和我们的嘉宾见面……”她刚说到这里,电话又响了。

    “喂……是,我和安远老师马上到。是是是。”

    安远把车开到跟前,摇下车窗:“雨荨,再不走就迟到了。”

    楚雨荨说:“我今天还有事得先走了,不好意思。”她还没等慕容云海答话,就上了安远的车,车开走了。慕容云海看着他们远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经过安远的争取,加上七色花总裁也是个喜欢激励年轻人创业的性格,楚雨荨终于可以筹办这个支持年轻人自主创业的酒会了。楚雨荨虽然答应了下来,但心中非常忐忑,这毕竟是她第一次独立完成这么重要的工作。

    楚雨荨一颗心静不下来,来找小渔商量。小渔听楚雨荨说完前前后后,大吃一惊:“你没搞错吧,安远给你做担保?”

    “对啊,虽然他装作无所谓,但我看得出来他顶着非常大的压力。”

    小渔悠悠地说:“如果换作我啊,愁都要愁死了。”

    “我只要一想到云海和蒋媛要去欧洲,思绪就乱了,静不下心来做事情。”

    小渔吞吞吐吐地说:“雨荨,你都知道了?”

    “什么?难道你早就知道了吗?”

    小渔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

    楚雨荨板着脸:“你们都瞒着我呢?”

    小渔硬着头皮说:“我们都相信云海最在意的是你,他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所以就没告诉你。”

    楚雨荨装作不在意,微微一笑。

    小渔很有哲理地说:“哎呀,星星在哪里都是很亮的,关键是在于你有没有抬头去看它们。”

    楚雨荨听他突然说到星星,无奈地感叹:“小渔……”

    小渔摇头晃脑:“本来就是啊,让人烦恼的就是等你去看它们的时候呢,你又觉得有些朦胧了。”

    “你已经彻底被上官毒害了,酸唧唧的女人!”

    小渔叹了口气:“这是没办法的呀,我们都要慢慢学着长大!你知道吗,云海的快递公司现在连一份订单都没有收到呢!”

    “那还不正常,他以为做什么事情都那么简单啊!”

    “我是你的话,我就要帮他。”

    “嘿嘿,你为什么不去帮帮上官呢?”

    “不要提他,影响我的心情。”

    楚雨荨学着小渔的语气逗她:“他可是你天空唯一的那颗星星呢!你要相信自己也会成为他的唯一的。”

    小渔郁闷地说:“哼!上官信得住,猪都能上树!”

    她看上去生气,但是说到上官瑞谦的名字时,脸上的小甜蜜却掩饰不住。楚雨荨看着小渔,心里突然有了主意,调皮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