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假面 > 章节目录 第70章 如果爱下去
    1

    如果我们当初爱下去,会怎样?

    一年后。

    “雅子,雅子?”

    “姐。”

    “雅子。”

    “姐!”

    “雅子!”肩膀一摇,她终于醒了,还很疲累,朝旁边看去,何徵浩拍了拍她的手背,“到了。”

    她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海湾天空湛蓝,阳光透过玻璃照得她眯起眼睛,旁边的滨田溪说:“这里好美啊。”

    “我睡了多久?”她问。

    “从机场回来就一直睡到现在。”滨田溪笑着说,“姐,你累坏了。”

    何徵浩已经从后车厢拿出折叠轮椅,打开车门,将滨田溪抱出来放在轮椅上。

    雅子将毛毯覆盖在妹妹的膝上,海风拂起她的头发,滨田溪则望了一眼深蓝的海面,吸了一口气。

    从何徵浩那边接过轮椅推手,雅子亲自陪妹妹散心,何徵浩陪伴在一旁,偶尔与滨田溪说说话。

    “姐姐有一年没回来这里了吧?”

    “嗯。”

    “姐姐。”伴着海风,滨田溪抬头问,“那这里什么让你印象最深?”

    没有很快回答,雅子只是看着她的脸:“从今天开始印象最深。”

    “真的?”

    “真的。”

    “姐姐。”滨田溪继续看向前方,“照顾我花了你很多精力吧?”

    她淡淡笑道:“怎么会这么想啊?”

    “突然就这样想了啊。”

    雅子还没回话,她又抬起头对何徵浩说:“刚刚我闻到了糖炒栗子的香味。”

    何徵浩笑了笑,向雅子说:“我陪她去买栗子。”

    “那我也……”

    “那边远,雅子,你在这里等着。”

    也想独处一会儿,于是点了点头,将推手让给何徵浩,刚要转身,又被何徵浩喊住。

    “把手给我。”

    雅子将手伸向他,他把她无名指上的订婚戒摘下。

    她看着他,他说:“你瘦了,戒指有些松,我去让人调一下。”

    “其实没事。”

    “不然不方便。”

    这样干脆,雅子只好答应,何徵浩又看了她一眼,忽然将她的腰揽住,将她拥入怀中。

    “我很快就回来。”在她耳边说。

    话中带着一点儿依恋的味道,雅子点头,随后他转过身,推着滨田溪走了。

    继续一个人散着步,雅子在栏杆前停下,静静地看远方。

    天空好美。

    是冬季,难得的好天气,海风扑来,像第一次来时那样暖暖的。

    她习惯性地从包里拿出宝丽来相机,认真地将清澈的天空照下,“咔嚓”一声,白框边缘的相片从相机口缓缓吐出。

    又从包里拿出日记本摆在栏杆上,翻到最新一页,用胶带将相片贴在上面。

    做这一切时都极细心,雅子提笔,在相片底下写上日期,接着开始写今天的日记,一两句话概括完毕。

    一阵海风拂来,长发和围巾随风飘扬,日记本的纸张快速翻过。

    她合上日记本,正准备离开,刚转身,视线中闯入一个身影。雅子看去,不由得停下脚步,心轻轻一跳。

    离她不远的海滩出口处,段佑斯正好走了出来,时间掐得那么准,也那么意想不到。

    她差一点儿不敢呼吸,他却未注意到,单手插在裤兜里走向马路对面的车,脸上带着一丝疲惫。

    一年……

    一年了。

    他那一身俊雅之气依旧令人痴狂,他正将车解锁。

    或许是雅子的凝视太过明显,他无意间朝这边看了一眼,极无意的一眼,紧接着,脚步停顿下来。

    也是在同一时刻,他身后的女生跟上来,与他碰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

    雅子看着这一幕。

    他眯了眯眼,女生问他:“谁啊?”

    雅子却记得她——

    蓝丞颐,段芙伶喜欢的蓝丞颐。

    她收回视线,转过头看海,将手中的日记本放在身后。

    段佑斯对蓝丞颐说:“你先上车。”

    这个女生很听话,眼里饱含柔情,笑了笑,便上了车。

    随后他走来,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好久不见。”她说。

    “好久不见。”

    一呼一吸间,两人相隔三步,他毫不掩饰地看着她的眼睛,她淡淡地避开。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问。

    “今天早上。”

    “一个人?”

    “三个人。”

    停顿几秒,他猜:“和你妹妹。”

    雅子只是点点头,而后说:“我先走了。”

    话音落,她转过身,可是一眼便发现原本停留在不远处的何徵浩的车已经不见了,都不知是何时走的,微怔。

    即使是细微的神色变化也被段佑斯看出来,他说:“我送你。”

    “不用。”雅子回过头,很快拒绝,坐在他车上副驾驶座的女生还看着这边,她继续说,“酒店不远,我也不急,走回去就好。”

    而后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很快就离开了。段佑斯也不再多言,停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

    已是黄昏,海风很凉。

    ……

    如果当初我们爱下去会怎样?

    会怎样?

    压了三百六十五天的情绪瞬间崩溃,雅子一路走上白色大桥,边走边将日记本从第一页开始撕起。

    每一页上都有“想他”两个字,可是到现在已经成了最可笑的笑话。她撕一页丢一页,很舍不得,但不得不舍得,酸涩感占满整颗心。她边走边哭,引起行人的注目。

    明明以为可以淡然地面对,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又丢盔卸甲,没有力气去问什么,连说一句“再见”都没勇气,很难过……

    3.30/雨

    回家一个星期,想他。

    4.25/晴

    天气转暖,他不在。

    5.16/晴

    一个人学习,想他。

    6.8/多云

    溪儿醒的日子,开心,想他。

    7.20/雨

    想他。

    8.10/晴

    想他。

    想他。

    想他。

    很想他。

    可是他现在是别人的了。

    心让人碾过,再也止不住疼,说过的情话,记过的温柔都是被自己亲手丢掉的,能讲什么,除了走掉还能做什么?

    万分悔恨,万分痛。

    伤到累。

    “别撕了。”

    走至大桥中央,段佑斯的声音在她将一页日记从本子上扯下来时响起,略显沙哑。

    就在不远的身后,雅子的哭还没止住,措手不及地回头望了一眼。

    就是那一眼,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他。他不知跟了多久,手中拿着被她撕下的纸,已经撕得连他都心疼,终于出声。

    最脆弱的样子又在他的面前一览无遗,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雅子抬手擦泪转身走,身后的脚步立刻加快。

    “莫雅子。”他低声唤道的同时把她的手臂拉住,一下便将她的身子强硬地转过来。

    长发被风吹起,雅子双眼通红,挣扎着,他反而把她的腰揽得更紧。

    日记本掉在地上,他一吻就让她仰起头,风很大,雅子的所有反应和意识都来不及拉回,眼泪还在掉,睫毛还湿着,被动地抬起下巴,每深吻一阵心就紧缩一次,手条件反射地扶到他的颈上。

    好不容易才放开她。

    她望着他,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也想你。”

    抵住她的额,继续说:“疯狂想你。”

    “你没有……”

    要反驳时又被他扣紧:“你知道没有你的一年里我是怎么过来的?简直行尸走肉!”

    “但是你身边已经有别人了!”

    “她是万野的女朋友。”

    说得很干脆,她微微一怔,他又说:“别跟我发脾气,你的一点儿在乎就会让我兴奋死。”

    “段佑斯!”她哭得更厉害,“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知道。”他抚她的脸,“对不起。”

    雅子无法进行任何反抗,又吻,又倾心,与他十指相扣时,忽然想起自己刚摘下的订婚戒指。

    他也察觉到了,特意低下头看向她的手。

    这个时候,雅子才醒悟。

    她终于知道何徵浩的放手之意,也终于意识到一个月前溪儿突然提议来这边的深意,渐渐湿了眼,最后抬起头哽咽地问他:“你说娶我的,还算不算?”

    就是这一刻,黄昏绚烂,段佑斯看她的眼睛。

    2

    “刚知道妈妈去世的消息时,也一直是姐姐陪我,其实比起努力康复的我,一直鼓励我的姐姐更辛苦。”

    黄昏,金色的阳光照在发梢上,滨田溪由何徵浩推着在海边走过,她笑着说:“徵浩哥和我讲姐姐的故事时,其实我很开心。”

    “开心什么?”

    “一方面,自己喜欢的人居然和我认为最完美的姐姐在一起了,另一方面,徵浩哥肯把故事叙述给我听,说明也已经释然了,所以很开心。”

    何徵浩微微一笑,滨田溪抬头望向大海:“徵浩哥。”

    “嗯。”

    “我看见过纯欢姐偷牵你的手哦。”

    他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海湾酒店,高层海景房,段芙伶环臂欣赏海边的晚霞,品了一口酒,沉默不语。

    “这次不需要我做什么了?”

    连藤走到她的身旁,看着海景问道。

    她冷哼一声:“我的时间也没有如此闲。”

    随后,她转身坐上沙发,闲情逸致地摇晃酒杯。

    连藤走到她的身侧。

    “有话就说。”

    他笑着说:“操心够了家人的事,现在能不能抽出一点儿时间操心一下你自己?”

    她听着,优哉地托着下巴看向他,他在此刻单膝下跪。

    她笑了一声,被他牵起右手,听他说:“敢不敢嫁给一个比你穷的人?”

    “好大的胆子。”

    连藤听着这句话,但不放开她的手。

    晚霞壮美,接着,段芙伶说:“倒是可以考虑。”

    五分钟后,酒店大堂的电梯门打开,段芙伶一身休闲装倍显年轻,身旁没有随从,没有助理,只提着一个包,身旁站着连藤。

    强势的女人此刻很随和,摘下墨镜走出电梯,:“那就先约会一次。”

    连藤笑了笑,刚出大厅,迎面碰上了意想不到的人。段芙伶停下脚步抱起双臂。

    美艳的芽子同样颇有深意地打量着她,双手插在皮衣的口袋里。

    强碰强,硬碰硬,芽子冲她来,段芙伶也早有预料,抬起手制止连藤,上前一步与她相对,两个女人气焰相撞。

    “你好。”段芙伶率先开口,向她伸出手,“我是佑斯的姐姐。”

    “你好。”她的手“啪”的一声拍开了段芙伶的手,算是握了手,歪着脑袋说,“我是莫雅子的姐姐。”

    接着两人擦肩,芽子刻意在她的耳边留下话——

    “都是做姐姐的,心里有数,我妹妹在我们家从来都是宠儿,在你们家,我希望也是。”

    说得如此直爽。

    段芙伶没做保证,但是也没拒绝。

    芽子已进酒店,她则迎风笑了笑。

    “怎么不生气?”连藤问。

    “如果你的生活里已经闯进一个无法掌控的人,她戴上墨镜,笑一笑,“那么你就能适应第二个,第三个。”

    幸福吗?

    很幸福。

    海滩上,海风微凉。

    雅子和他走在石堆上,长发轻扬。

    她与他手心紧贴,被抱到湿沙地上后抬头望向他。他与她相隔那么近,轻轻一凑就能亲到,她踮起脚,他就与她相吻。

    他们在这片海滩上度过最唯美的黄昏,也在这片海滩上说过伤人的分手,现在逆风而吻,腰部被揽紧,终于许下最刻骨铭心的誓言。

    风很大,吻很缠。

    夕阳西沉后,她背靠在他的怀里,被他拥着看海。

    晚冬,深蓝色的天空如他一样冷峻,又如此难忘,围巾与大衣都随风扬起。

    他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拥得那么紧,再不放手。

    他说:“娶你是我这一生最迫不及待的事。”

    雅子相信。

    因为是段佑斯说的,她都信。

    如果我们当初爱下去会怎样?

    一世浪漫。

    3

    ——我喜欢你很久了。

    ——你不知道。

    三年前,冬季。

    格莱学院早自习铃声响起,学生进出校门,冷空气袭进围巾的缝隙间,女生们冻得直跺脚,男生们边呵气搓手边跑进教学楼。

    滨田溪在教学楼底下等着。

    卢简儿缩着脖子小跑过来:“好冷啊,你干吗一直等在风口里啊?”

    “舞鞋忘带了,我姐帮我送过来,说好在这里等的。”

    “你还有姐姐啊?”

    “嗯,她在‘卢清’读书,我们有几天住在一起。”

    “哇,卢清……”

    卢简儿边发抖边说。

    她拍了拍卢简儿的肩膀:“你赶快上去,我很快的。”

    “好,那我上去了。”

    等滨田溪回过头时,已看见到达校门口的雅子。

    “姐!”

    她跳起来,挥手的同时下了台阶。

    一路奔过去,雅子将她的肩膀扶住,滨田溪很欢快。

    雅子将手心覆在她的脸颊上,问:“冷不冷?”

    “冷!”

    雅子笑了笑,幸好带了衣服,可以即刻让她穿上,将她的围巾也围紧了一点儿,说:“明天开始多穿点儿,你脖子里都是凉的。”

    “好。”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冬天吗?”

    前一句是滨田溪的回答,后一句是身后的女生经过她时说的话。

    雅子继续与妹妹讲话,滨田溪却心不在焉地往她身后看了一眼。

    “为什么?”段佑斯漫不经心地问道,修挺的肩恰好在那瞬间擦过雅子的背,两人在极短的时间内相碰,也在极短的时间内交错,他继续向前走,她继续帮妹妹理领结。

    “因为这样我可以靠你很近啊。”安琦言说。

    她挽着他的手臂,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这对情侣走得不快不慢,夺目养眼。

    “好了。”雅子终于帮她整理好外套,说,“进去吧。”

    “哦……”视线从前面的男生身上收回,滨田溪接过放着舞鞋的袋子,“谢谢姐!”

    然后随着人群走进校门,很冷,她缩紧脖子小跑起来,习惯性地将双手插进衣袋,也是在那时候摸到了一张学生证。

    刚好上教学楼的楼梯,她立刻停下脚步,转身要提醒姐姐,却没想到撞上刚上楼梯的段佑斯和安琦言。

    安琦言来不及拉住他,滨田溪的额头撞在他的肩上,学生证也掉在地上。

    他停顿一步,未看她,却被地上的学生证吸引。滨田溪怔怔地看着他,心跳加速,即刻捡起地上的学生证,红着脸绕开他,喊:“姐……姐姐!”

    正要走的雅子转过身来。

    “你的学生证!”

    段佑斯留在原地,循着喊声朝校门口看去。

    雅子接过学生证,看滨田溪:“脸怎么红了?”

    “啊……跑热了。”

    她点头,挥手道别:“那我走了。”

    “嗯,再见!”

    远远地,段佑斯看着她的背影,看她一转身的清美温柔,只是三步后被围墙遮挡。

    “你在看什么?”

    安琦言问。

    他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说:“差点儿一见钟情的人。”

    “开玩笑吧?”

    他看了她一眼,笑:“开玩笑。”

    那样的态度令人捉摸不透,却帅气得不可一世。安琦言往回看一眼,刚才和他相撞的那个女孩恰好落进眼底。

    滨田溪。

    这就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