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 > 章节目录 第54章 岚
    “我想叫它‘岚’。”穆岚打开车门,发现车里人少得诡异--本来应该塞满一车子的经纪人、助理、化妆师和造型师统统不见了不说,连司机和保镖也没在应该在的位置。她狐疑地瞄了一眼车里的另外一个人,却是笑:“搞什么鬼?”“有点紧张,想静一静。”何攸同镇定自若地回答。穆岚禁不住笑。来的路上还听白晓安说何攸同的笑话。《长声》里的突破性演出为他赢得今年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各路风声都传出他是今年影帝的热门,有记者拿到一个采访机会,兴致勃勃地问他:“攸同,你要是蟾宫折桂顺利夺冠,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以示庆祝?”何攸同问:“比如呢?”“比如向人求婚啊之类的。”何攸同想了一下,反问:“难道我一辈子不得奖,就一辈子不结婚吗?”这笑话让穆岚笑了一路,如今听到何攸同一本正经地说紧张,穆岚特意拉长声调“哦”了一下,才继续说:“那好,你一个人慢慢静一静,我在车的外面等你。”她作势要走,却被何攸同一把抱住了腰。车里的温度正好,抱了一会儿也没出汗。

    何攸同放开手后仔细打量了穆岚一番:她今年没入围,但被邀请作颁奖嘉宾,也是一样盛装出场,穿着墨绿色的雪纺长裙,祖母绿的长项链在颈间闪烁。看完他说:“好像少了点东西。”穆岚出门前被唐恬检查过行头,她眼睛毒得像探照灯,也都没说什么。就莫名其妙看了一眼何攸同:“少了什么?”不知道他从哪里抽出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正是“木兰”。虽然花朵姗姗可爱,但穆岚摇摇头:“我穿绿色的裙子,怎么戴紫色的花……”花字还没说完呢,就看见那朵花好好的一颤,有东西从花蕊的深处掉了出来。她没看清到底是什么,就见何攸同脸色一变,有点懊恼似的抓了抓头发,弯腰去座位下面找。穆岚心里奇怪,也跟着俯身一起找,找着找着觉得脚底踩了东西,抬起鞋尖一看,人就定在了位子上。何攸同眼尖,看见一点星亮,把戒指拾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看来我还是没有当魔术师的天赋啊……”穆岚倒是真的懵了,直直盯着他,连笑也不见了。她这个样子叫何攸同也一愣,但不管顺序是不是错了,还是魔术技巧上有什么纰漏,戒指已经先跑出来了,总不能又藏回去。

    他定了定神,看着穆岚说:“是这样,穆岚。”“哦。”穆岚木木地应了一声。“我……好像忘词了。”“你……还准备了台词?”“大概想了一下。”“那就再想一下。”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觉得对方和自己都在冒傻气,不由得相视而笑,笑完何攸同正正神色,也不管车子里空间狭窄,单膝跪地,一手揽住穆岚的膝盖,仰面望着她,开始说:“是这样。我是没有家的,你也没有,但是你有小花,我连小花都没有,我不知道你想要几个孩子,我反正至少想要两个,一个你的,一个我的,总归都是我们的……如果你不想要小孩,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养小花,给它找个伴,养很多的小猫,还是你也喜欢狗,我们也可以养狗……”穆岚已经笑得埋在何攸同的肩膀上:“天啊,攸同,这是我听过的最笨拙的求婚的话了。你真是变呆了。”何攸同扶住她不停抖动的肩膀,想了半天,也笑了:“好像确实很蹩脚。

    ”笑着笑着她又不笑了,温柔地凝视着他,她的手指有点发抖,声音也是:“我……”忽然听到车门外有人猛敲,是裴意的声音,隔着车门喊:“攸同,这都几点了,你们有什么话不能走完红地毯颁完奖再说?这个时候迟到像话嘛!”穆岚与何攸同面面相觑,何攸同摇下车窗,说:“不能。不然你替我走,我的话还没说完。”说完又摇起车窗,继续等穆岚的回答。穆岚被裴意这一闹,竟把想说的话也一下子忘掉了:“糟糕,我好像也忘了。”何攸同睁大眼睛盯着她:“我是在求婚。回答只有两种。穆岚,你愿意嫁给我吗?”穆岚掩面大笑,笑完低下头去亲吻他,她的睫毛湿润了,柔软地刷过他的脸颊,她的声音嘶哑了,响在他耳侧:“谢谢你要给我一个家,我爱你。”她的嘴唇甜美得像糖果,让他不舍得放开,亲完之后何攸同抓住她的手,出奇固执地追问:“所以?”“所以,呆子,好,我愿意。”她拭去眼角一滴泪,又顺便帮他擦干净嘴边的唇印。

    她的手指细长,戴上戒指的一刻抖得过了分,又或者何攸同的手也在抖,好久都没戴好,最后还是何攸同皱了眉,一把抓住她的左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替她戴好,又握起来在无名指的指节上落下一个吻:“也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家。”说完他还是没起身,又转身变出一个纤长的玻璃瓶:“既然顺序正确的话,那这个也能派上用场了。”穆岚还没从晕头转向的甜蜜感里转出来,又被何攸同弄得有点傻眼:“这又是什么?”“我告诉过你,我们家是种花的……”这下打断他们的是砰砰的砸门声,不过这次不是裴意,而是唐恬。“穆岚,你们躲在车里搞什么鬼名堂!天还没黑透呢,胡闹也要看时候!”这下两个人都笑了,穆岚摇下车窗,对着恨不得怒发冲冠的唐恬一笑:“唐姐,再等我们五分钟,这很重要。

    ”说完扭头去问何攸同:“五分钟够不够?”何攸同认真估算了一下:“三分钟。”“哦。”穆岚点头,“唐姐,好消息,三分钟。”说完又把车窗摇起来了。她低头又笑,被何攸同抵住额头,抓住她双手,细细亲吻手心:“种了许多代。我外公送给我外婆的香水用兰花和佛手柑做主香调,我妈妈的味道是鸢尾,我不会调香,只能向我舅舅求援,我请他用了‘木兰’。”“本来这应该是结婚之后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小心先准备好了。”明明没有喷香水,但空气里骤然浮现出甜蜜的味道,熏人欲醉。穆岚捏紧何攸同的手:“你等一等。”她又摇下车窗:“谁借我一根别针?”要来别针,穆岚把玫瑰小心地折下来,别在何攸同礼服的胸口位置。她牵起他的手,说:“典礼之后再告诉我所有的故事。我们先出去,不要让唐姐烧了车子。

    ”他的手指碰到她手上的戒指,金属和石头也都不那么冷冰冰了。何攸同低头看了看心头的花,笑说:“好。”从车里出来发现外面已经围满了人,白晓安一见他们出门,就指着何攸同大笑:“何攸同,你脸上有唇印!”何攸同面不改色:“我把她的口红吃干净了,不可能。”就像以前的无数次一样,他们一起走上红地毯,等待又一次的闪光灯和镜头的洗礼,接受又一次的欢呼和掌声,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再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在这茫茫人海中相遇相聚又相散,他们将被彼此维系和连接,也必将在彼此生命中抽出新的枝叶,萌发新的花朵。穆岚悄声问:“你们家会给新的香水起名字吗?”“会。”“那这支呢,起好了没?”“Brume dans la vallée。”“不懂。说过。”她轻轻拍他。他在人潮中执起她的手,亲吻坚定一如誓言:“我想叫它‘岚’。”一朵玫瑰的形象犹如一盏灯的火焰,在他的心头闪光。--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小王子》。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