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 > 章节目录 第49章 天使展翼之地(2)

第49章 天使展翼之地(2)

    正式拍出来的镜头效果相当好,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微妙的潮水般的情感随着歌声而暗暗起伏。三个人的神情都柔和得不像话,穆岚的眼睛里像是能流淌出水来,而何攸同弹琴的手指似乎都饱含了情感--按照剧本的设定,这里本来也是两个人感情转折的一瞬,却没想到,最终的成品比原先预计的还要好。这一天的拍摄计划排得满满当当,从上午八点开工到晚上六点收工。收工之后程静言宣布周六休息,周日的拍摄则由副导演担任,周一计划照旧。程静言这个工作狂居然会把工作交给别人,在场的人都是一呆,但也没有人敢多问,三三两两地答应了,又各自搭船回本岛的酒店。穆岚一下戏,整个人松懈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找何攸同说点什么,心思恍惚的结果是上船的时候一脚踏空,眼看着就要摔下去。她吓得惊呼出声,左摇右晃,直到猛地被人牢牢扶住了,才免于狼狈落水。正要感激地抬头一笑,刚浮起的笑容却在看见出手相助的人的脸之后,又迅速地僵住了。手指抓住她胳膊的触感很久都没有散去。穆岚躲避开程静言的视线:“程先生,谢谢你。”“上船的时候不要出神,小心点。”“嗯。”回到宾馆之后穆岚累得不想动,躺了一会儿想起来下船的时候根本没看到何攸同。

    这让她懊恼起来,想一想还是爬起来,下到一楼大堂,想是不是要叫船,按照何攸同留下的地址去找他。谁知在大堂里再次和程静言碰了个正着。两个人目光一撞,穆岚迟疑了片刻还是走上前去,对面色如常的程静言打了个招呼。然后她看见他身边的行李箱,不由愣住。程静言就说:“我出门两天。”沉默片刻,穆岚轻声说:“去瑞士吗?”“是。”大堂里人来人往,各色语言混杂,程静言的声音反而不真切起来。得到肯定之后,穆岚思量半晌,见程静言还是站在原地不动,也不知道忽然哪里来的勇气,抬起头来说:“两地奔波,又照顾病人,总是辛苦,程先生你也多保重。”闻言程静言沉默了下来,他一旦沉默,压迫感益重,就好像有看不见的重力压下来,沉甸甸地挂在她肩膀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岚才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我猜你早晚也会知道的。”“也是不久前的事情,孙导的追悼会上,我在屏风的后面……对不起,那个时候没出声,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们的话。”程静言几不可见地挑眉,解脱的神色在他脸上一闪而过。他静静看着神态僵硬的穆岚,又说:“梁思的手术安排在明天,我必须赶过去。”意味着什么,穆岚脑子先是一白,才猛地反应过来。

    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那……她……找到匹配的肾脏了?”“这几个月都是在作术前准备,终于可以手术了。”这下连穆岚也觉得解脱起来,也不知是为了谁。她上前一步,对程静言说:“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恭喜你。”船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程静言低头一瞥穆岚面上流露出的真心实意的祝福和欣喜,一时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就重重地握了握她的手,还是像记忆中那样柔软,带着微微的凉意。可他再也没有资格一直握下去了。望着程静言萧瑟的背影,穆岚没来由地眼底发热,孤身一人在川流不息的大堂伫立良久也没有离开。她不知道程静言告诉她的这个消息,究竟算是一个解脱,还是终于是彻底的结束。但在他告诉她的这一瞬间,穆岚知道,至少于他和她,真相大白的一刻,也就意味着往昔的帷幕即将彻底落下。他注定属于其他的人。穆岚失魂落魄,直到白晓安找到她。她面上奇异的恍惚和松懈交织的神色让白晓安不安起来,扶住她的胳膊问:“穆岚,你怎么了?”穆岚这才从石化中苏醒过来,轻轻一笑:“没什么,有点累了,发了一会儿呆。

    ”“你要紧不要紧,刚才冉娜打电话给我,问你有没有空,她想约你喝杯酒顺便吃晚饭……你既然累了,我替你推辞掉吧。”穆岚一把捏住白晓安的手,转过头来:“不用,我去。”穆岚和冉娜至今的交往只限于工作,很难谈得上有什么私交。她一时想不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冉娜忽然提出邀约,又是受宠若惊又是忐忑不定,重新换了一套衣服,又用心打扮,准点到了约定的地方。冉娜约在大名鼎鼎的哈里酒吧。白晓安来了一周至今没好好看过威尼斯,好不容易等到周末,专门告了个假,不再陪同她前去。晚上八点,酒吧里已经是人头攒动了,而她已经适应各色语言在耳边掠过,踮起脚尖四下张望,忽然就在热闹的人声里听见熟悉的声音:“穆岚。”冉娜还是穿着红色的裙子,很衬她浓密的黑发和明艳深刻的五官。穆岚走到她身旁坐下,还是忍不住想,她真是不老的美人。“我等不及你,先喝上了。这虽然是酒吧,但食物也还过得去。想吃点什么?”她累到极点就不怎么想吃东西,何况早些时候和程静言的一番话让她的神经至今还是绷着的。听见冉娜这么说,留心到她桌前只有酒杯:“你吃过了?”冉娜展颜:“我是个酒鬼,只要有酒就够了。

    ”这话让穆岚七上八下的心稍稍镇定一点:“其实我不是个好酒伴,不怎么能喝,喝着喝着人就倒了。晓安告诉我您约我喝酒,我还犹豫了一下,怕到时候扫了您的兴。”“哦,不会喝酒,这倒很难得。”冉娜挥手,“能喝就多喝一点,不能喝少喝,出来放松而已,没人灌你的酒。”“嗯,所以我也自不量力地来了。”穆岚露齿一笑。她们还是点了食物,简短地聊了聊片子的进度和角色,有了食物在胃里垫着,这才开始点酒。穆岚看冉娜点马丁尼,知道这酒厉害,自己绝对喝不得,迟疑被冉娜看出来,她在酒水单上一点:“那就喝贝里尼吧。”“贝里尼?”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念头是音乐家,穆岚挑眉。“是酒,这里有一种叫贝里尼的酒。气泡酒和桃汁兑出来的甜酒,不会醉。”说完,冉娜已经自作主张替她叫了这种酒。酒端上之后桌边正好是一个空白的停顿。

    穆岚看着对面的冉娜,欲言又止,一下子也不晓得该怎么和她说话,恰好此时冉娜慢悠悠地开了口:“穆岚,我约你出来也没什么别的意思……”说到这里看见穆岚立刻坐直了,冉娜哑然失笑:“你看……我就是想说,好好的你为什么总是怕我怕得要命似的?”穆岚愕然:“没有……这话怎么说……“说完她反应过来为什么冉娜会有这个念头,不由得笑了,笑完很不好意思地说:“啊呀,看来真的误会了……冉娜,我不是怕你,只是……”这话真是有点难以出口,但在冉娜的注视之下,穆岚还是说下去:“只是我太喜欢你了,我从小就看你的片子长大,没想到有一天能和你合作,仰视都来不及了。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早在开机仪式上,我就想向你要签名的……”没想到还没表达出仰慕之意,倒叫偶像觉得自己是在怕她。真是谬之千里。穆岚觉得好笑,就一直笑,冉娜也笑了,说:“我就说,唐恬打电话到我这里问我这个片子的事情,说你想和我合作。我本来还在想唐恬这么维护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样子,可要好好看看,你却见我和老鼠见到猫,一下戏就躲得远远的,又一直朝我这边看,我都纳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话一旦说开,很多疑虑油然而解。

    冉娜本来是豪爽的性格,又很健谈,穆岚悬着的这颗心一放下,口气不知不觉轻快起来:“原来你认识唐姐。”“我先是认识她姐姐,后来才认识,没想到最后倒是和她熟悉起来了。”穆岚从不知道唐恬还有个姐姐:“我没听说唐姐还有个姐姐……”“唐怡。我想想,不在已经有快十年了吧。”说到死者冉娜情绪也低沉了下去,“我本以为她这一辈子不会再带什么人了,谁知道带了你,一带还这么多年。人的际遇有时候完全想不到……”她不知道这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但从冉娜的语气听来,她并没有深谈的打算。穆岚虽然好奇,但也没追问,把玩着香槟杯细长的杯脚,又沉默了。“不说这个。说来听听,你为什么要演这个片子?”“因为别人告诉我你要演。你现在几年才出来一次,太难得了,我怕错过这次,下次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或是下一部片子我不能演了。那怎么办?”穆岚说得理所当然,又在看见冉娜的表情后专注地一点头,“孙导去世之后,我原以为你可能不演了,幸好你还是演了。”冉娜把杯子里剩下半杯马丁尼喝完,又扬手叫了一杯新的,很奇怪似的问:“我好好的做什么不演?”穆岚心想江湖传言你接这场戏全是因为与孙国芳的旧情,这话又怎么好说出口。

    冉娜洒脱地一笑,说:“我接这个片子,起因的确是新诚告诉我导演是国芳,剧本是郑智写的。实话说吧,我都能看出来哪里是郑智写的,国芳又在哪里改动过--为什么非要唱这首歌,又为什么要来威尼斯拍外景?因为这片子里有他们的私心,许多细节讲的都是我们三个人以前的事情……”没想到还有这一茬内因在,穆岚低低“啊”了一声,出声后觉得不妥,抱歉地看着冉娜。冉娜并不在意,挥挥手说:“大概人老了,总是念旧,还是接了。所以国芳一直是在这片子里的,今天下午你唱这首歌的时候,我就在想,国芳说不定在哪里看着我们,不然怎么会明明剧本上写的是清唱,攸同就坐下来给你弹琴呢,可不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念及年轻时候的事情,冉娜的眼神也朦胧起来,颊边泛起红霞,嘴边一点笑意,看起来非常愉快。穆岚却耳朵发热,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情侣间有这样亲密私怩的回忆倒也罢了,何攸同和她,又算是怎么回事呢?她有些失神,一句话不加思量地出了口:“原来你和孙导感情这么好……”冉娜就笑:“好过,也吵过,吵了又好,直到吵了也不能好了,就分了。没想到四十年后还有这一出,他成了小孩子,我也孩子气了,陪他这样玩闹。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我倒是觉得很好。当初孙导和我说过一句话,说‘感情在不在了,事情还要做下去’,当时我把这句话听岔了。他或许是想告诉我,感情不是没有了,只是这一站过去了,再也不能回头了,既然还有别的更真切的东西在,就更要珍惜这些东西才是。可惜我现在才明白,没办法向他亲自道谢了。”“只要有过,就是真的。”冉娜很是爽快地又一挥手,“分手了又怎么样,最后不能善终又怎么样?我和国芳,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有了。我没给他生个孩子,但是我们还是有了各自的孩子,谁也没有被亏待。”听到这里穆岚沉默了一下,还是说:“好像认识你越多,就越佩服你了。”“佩服我什么?”冉娜目光一利,“来意大利之前有杂志采访我,结果写出来的稿子尽在赞美我敢爱敢恨,什么狗屁话,谁不敢爱,最后不就是看谁更敢错吗?我没别的本事,很敢错,爱错了,那又怎么样,从头再来就是了。爱对的人谁保证能走到最后,爱错了的不见得一无是处。我爱过的最混蛋的男人给了我一个好儿子,最对的……我现在能做的不也就是在他的遗作里演个角色?”她说得坦坦荡荡,没有任何的怨怼或是不甘。

    穆岚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都在散发光彩的女人,一时只觉得炫目得无法正视。她觉得自己被迷惑了,所以当冉娜叫新一轮的酒的时候,也跟着叫了一杯马丁尼。琴酒、苦艾、一只橄榄,入腹的效果却翻江倒海。等穆岚意识到喝多,是她试图给自己点一块甜食,但手刚撑着桌面要站起来,又重重地坐回去了。冉娜的话在她心里豁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很多死结不经意间被打开了,她觉得静极而倦,又有些狂喜的麻木,索性再不管自己的酒量,陪着冉娜一边天南地北,一边继续喝酒。酒是越喝越清醒的,在你真正醉倒之前。聊到午夜时分,这两个人俨然已经是一副忘年交的模样,投缘至极。冉娜看穆岚的脸色越来越白,伸手拉下她再次点单的手:“好了,穆岚,我也累了,今天聊到这里,我们改天再聊吧。”穆岚也分辨不出自己是不是真的醉了,脑子里每一个念头都很清楚,再清楚没有了,就是说不出来,而心口却像是燃了一大把火,顺着血管蹿到全身。但冉娜的话还是听得很分明的,于是点点头:“好,我送你回去。”冉娜看她这样,不由轻轻摇头笑了。中途冉娜去了一次化妆间,穆岚觉得肩膀沉甸甸的,不禁伏在桌上小憩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