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 > 章节目录 第39章 转折点(3)
    平心而论,穆岚觉得她们来演未必不会更合适。面对她的顾虑,孙国芳点起了烟斗,往沙发椅背靠去:“哦?你居然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倒是很少见。穆岚,如果你是对角色没兴趣,只管说实话,不打紧。至于合适不合适,这些是我们多方面考虑过的,我们觉得你很合适,也一定能演好。”“您总是对我这样信任。”穆岚不好意思地笑一笑。“首先在长相上你和冉娜很搭配,年纪差上几岁,以现在的化妆完全可以弥补。《长柳街》里你演十七岁的小姑娘,《不夜之侯》从十六七岁演到三十岁,也都演得很好啊,没人挑剔扮相。你将来显然是要往大青衣的路子上走的,但趁着年轻多体验花旦戏,动静协调,对你的发展也有好处……”孙国芳是戏迷,喜欢拿戏曲作比喻,他轻轻敲了敲桌子,“我也算是看着你一步步走到现在的,要是还有什么别的顾虑,只管谈。

    ”孙国芳那温厚的语气让穆岚轻松了点,她感激地一笑,又说:“孙导,我对这片子很有兴趣……不瞒您说,我很早就听说了这个片子的风声了,也一直在悄悄打听动静,没想到反而是您来向我约片,我真是又惶恐又激动……能和冉娜一起演部片子,可以说是我的梦想,所以我并不怕别的,只怕自己不够好,但既然您对我有信心,也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尽十二分的努力,做到最好,不辜负您的器重和栽培。”她站起来对着孙国芳鞠了一躬,言下之意就是接下了这个角色。孙国芳露出和蔼的笑容,也站起来又一次扶住她:“很好。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嘛。你这些年也都在进步,等演完这个片子,相信你又能学到不少东西。不要害怕,演戏又不难,都演了这么多片子了,应该很习惯了呀。”“嗯啊。谢谢孙导的指点。”“都筹备得差不多了,打算九月就开拍了,合同公司会先拟,你还有什么条件,要不然自己提,或者唐恬来谈也可以。”“这个我会转告唐姐。”说到这个穆岚猛地想起来孙国芳没和她提男主角的事情,“孙导,那我冒昧地问一句,男主角的人选决定了没?”“这个……”孙国芳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有个备选的名单,最终的人选还没定下来。

    有想合作的人?”“倒不是合作不合作。就是何攸同也和我提过,他对这部片子也很有兴趣……”“何攸同啊……嗯,他那边消息是很快,已经来联系过了,我也推辞掉了。”那角色分明正是何攸同的年纪。穆岚有些吃惊,脱口而出:“为什么?”孙国芳看了看她,慢腾腾地说:“陶其瞻这个角色,要的是面目平淡,关键在不动声色演戏。他嘛,表演的风格不是很对路,而且,太漂亮了。一张脸一出场就抢戏,不合适。”这答案叫穆岚大为意外,又说:“这……他一直也没有好好发挥演技的机会,面目平淡这个,化妆也是可以解决的。孙导……”孙国芳正色说:“你说得也都有道理。其实是他的公司那边顾虑更大,你也知道,何攸同是个多好用的摇钱树,每年广告代言都了不得。这个角色不算讨喜,他们担心对他的偶像形象有负面影响,所以提出的条件很多,还有改剧本的意思。这尊大佛还是别处供着吧。”“这些未必是何攸同的本意。”穆岚忍不住为何攸同辩解,“这样吧,孙导,我去和他谈一谈,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他诚心想演,您看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至少来试一次镜?”沉吟片刻,孙国芳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看着穆岚说:“这件事情既然你这么上心……也好。

    剧本不能改,片子里也没什么给他鲜衣怒马风光出境的机会。陶其瞻的戏分很重,是整部片子的线索人物,要稳,要朴实,要压得住场。我心里其实有合适的人选,但是既然决定了你做女主角,你们两个人之间的配合默契也很重要,他如果觉得可以,那就再谈一次。”“我会把您的话转告给他,我也替他谢谢您。”“不用这么客气。”孙国芳摆摆手,示意这不是大事,“我也没承诺你什么。演员还没定,谁都有机会。还有一件事情,穆岚。”察觉到他语气里的郑重,穆岚也专注地点点头:“嗯?”孙国芳打量了她两眼:“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还是先告诉你知道--《长声》的制片是程静言,不要紧吧?”这个名字无论在何时听到,都在心头惹起涟漪。只是一年年过去,掩饰的功力也一年年进步罢了。穆岚发现现在的自己甚至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管以公事公办的语气回答:“哦,我知道了。程先生不是长居瑞士了吗?”孙国芳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觉得线条有些僵硬,只当做不知道,语重心长地说:“为了这个片子回来了。穆岚,感情在不在了,事情都是要做下去的。大家都是这样走过来。好了,我等一下还有个会,也不留你了。

    ”从孙国芳办公室出来,穆岚一刻也不停,进了电梯直接往地下车库走。没想到电梯在半途停住,门打开,进来的人却是Amy。见到穆岚,Amy愣了一愣,很快亲热地说:“穆小姐,好久不见了,什么风把你吹到公司来?”“来见孙导。”“为了《长声》的事情吗?”“对。”Amy一只脚还留在电梯外面,又说:“你康复得怎么样,这段时间还好吗?说起来也真是巧,我正要去探望你的,今天晚些时候有空吗?”穆岚看了她一眼:“只是被泼了水,不要紧。探望不敢当,你也忙,就免了吧。要是有什么事情,既然碰到了,就一并说了好了。”Amy笑容不改,对穆岚刻意表现出来的客气和生疏也不在意:“那上次公司送的花,穆小姐收到了没?”“都收到了,谢谢记挂。”“应该的。也是公司的一点心意。

    ”Amy笑得愈加甜美,她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另有一件事情……”穆岚看她卡在电梯口,不进不退,索性自己先出来了,说:“出来说吧,不然整架电梯都卡住了。”“是这样。关于前不久你遇袭这件事情,如果穆小姐有意起诉,公司支持你采用一切法律上的手段,捍卫自己的权益和安全。如果有必要,我们会为你安排委托律师。”穆岚直接推谢:“不必了,对方还没有成年,不是大事。”“也包括了把死动物送到你病房的那个人。穆小姐,我知道你有心与人为善,但这是涉及人身安全的大事,希望你再慎重考虑一下。”穆岚抬起眼,略略打量了一番始终不改职业笑容的Amy,轻轻摇头:“我说过不必了,也替我谢谢程先生的美意。”“穆小姐,”Amy停顿了一下,又说,“还有一份礼物……”穆岚这时已经又一次按下电梯:“我也心领了。”她再没有停留。

    …… 没多久《长声》的合同敲定,穆岚爽快地签约,回来的路上白晓安告诉她,男主角据说也定下来了,是何攸同,过几天也要签合同了。距她打电话转告何攸同孙国芳的意思也才短短几天。穆岚诧异地问正在开车的白晓安:“怎么就定下来了?这么快?几天前孙导还不置可否呢。”“我在新诚等你的时候遇到Amy姐,她说的,应该错不了吧。”“这样……”穆岚不知道何攸同用了什么办法说服孙国芳,心里好奇,找出手机来想问问何攸同本人。没想到电话打不通,她又懒得去找他身边的人,就留了个言恭喜他,放下电话后问白晓安:“几点了?”“四点。六点的飞机,现在赶过去正好。”“你自己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好了,你的行李我也检查过数目了,穆岚姐安心吧……哎呀,Amy姐托我给你一份小礼物,说是为你压惊。”“这次打开看过了,不是死老鼠死蟑螂什么的?”白晓安没心没肺地笑:“仔细看过了,是吃的,看起来像酥糖。

    ”穆岚怔怔,又猛地问:“东西呢?”“哦,在,我放在这边了,你等等,我给你……”趁着一个红灯的机会,白晓安解开安全带反身从车子的后座够到一个铁皮盒子,“就是这个。对不起,穆岚,为了安全起见,我先打开检查了。”里面果然如白晓安所说,摆着满满一盒子酥糖,她默然注视良久,终于伸手拣起一块放进嘴里,玫瑰馅的。这时白晓安又说:“我之前还以为会是什么东西呢,不过Amy姐真贴心啊,好吃不好吃?”穆岚塞了一块到她嘴里,又在白晓安惊呼“好甜”的声音里,淡淡笑说:“好吃。”却已经和回忆毫无一丝瓜葛。时值七月,穆岚捐助的小学竣工,她远赴边远山区剪彩,并考察另一个需要资助的地区的实地情况,即将远行十天。按佛经的算法,一念,是一昼夜的四百八十万分之一。也就是在这比弹指还短的一瞬,已经足够拿定一个主意或是发生一件事。如果这个算术成立,在穆岚动身起程的十天里,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念头和事端生生灭灭周而复始,但至少其中有那么一个,在她回来之后,将多少让一群人眼前的道路或多或少地产生偏移,而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后半生的很多瞬间,也在这一念里决定了。可眼下这一刻,无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