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 > 章节目录 第23章 几近成名(1)
    “请你回去转告梁先生,我心黑手辣,你们开的价码我嫌太少,找个能开空白支票的过来,我们再谈。”大概是那条红色的裙子带来了好运。礼服一旦定下,接下来的配件首饰都定得很快。唐恬带来一套做工精美的黄金首饰,用金丝扭花工艺做出来的百合花式样的项链,精巧细致得让穆岚都不忍戴上去,生怕一个不小心把那金丝碰断了,但唐恬却很坚持,帮她戴好项链,又配上同花色的耳环,拉到镜子前面,很满意地说:“这可是我当年买给自己的嫁妆,在意大利的老金店淘回来的,十年了,看起来还是不过时,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穆岚本身气质安宁沉静,戴重金的首饰反而显得很贵气,一扫平时粉黛不施时的楚楚可怜,人越发精神起来。她也知道唐恬为了她的首次亮相,付出了多少心思,心里感激,但每次想开头道谢,都被唐恬不耐烦地带过去,说什么“这是我的工作,你下次要是再机灵点少顽固点,就算是很对得起我了”,说完摆摆手,继续忙活。现在唐恬带着穆岚在新诚旗下公司内部艺人专用的造型间定发型。造型师也建议穆岚挽髻,这样不容易显青涩,看起来也沉稳些,比较有胸有成竹的气象。

    唐恬觉得这提议不错,正在一边看造型师给她吹头发,没想到这时候Amy找过来,手上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说公司给穆岚准备了出席金像奖的行头。这造型间不在新诚的主楼,甚至离主楼还有一段距离,而穆岚至今签的也不是长约,所以当Amy说完这句话,唐恬和穆岚都沉默了一下,互看一眼后,唐恬挡在穆岚前面,接过盒子:“刘小姐辛苦你跑一趟,公司这么体贴,真是谢谢了。”“唐姐哪里的话。本身也是公司投资的片子,又是公司的员工,本来一碗水端平的。等一下你们看看是不是合身,如果还差什么,随时联系我。”东西既然交到手,Amy也不多寒暄,和穆岚笑一笑,就离开了。她来得蹊跷去得也蹊跷。唐恬要是信她“公司一碗水端平”的鬼话,那才是不要混了。她看了看沉默了下来的穆岚,把盒子往一边的桌子上一放,拿开盖子一看,里面从裙子到首饰甚至鞋子,一件件用大小不一的盒子装好,无不平整妥当。当时房间里除了她们两个就是造型师和化妆师,而这两个又都是唐恬的朋友,见状都围过来,看“一碗水端平”的产物。

    衣服是一件小礼服裙,香奈尔经典的黑白色,大幅的裙摆好像钢琴键,十分活泼有生趣,背后却一朵白色的山茶花配上黑色长飘带,一扫这活泼的少女气,让整件裙子登时优雅起来。造型师Sandy看这衣服,忍不住拿手反复去摸:“塔夫绸配绉纱衬里,黑配白,唉,我二十岁的时候不知道多想要一件这样的衣服参加毕业舞会,现在四十岁了,看这衣服还是美得不得了。公司哪里有这样的衣服?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唐恬暗地里瞪她,她也还是沉迷地看着那裙子,好一会儿才转去开首饰盒,一开登时傻眼,镶钻的长款珍珠项链,每颗珠子有大拇指指甲那样大,Sandy起先以为是设计珠宝,人造的珠子配莱茵石,拿起来一看,竟然全是真的,就像被烫了手,赶快扔回去,和盒子里没拿出来的珍珠祖母绿耳环撞在一起,“啪”的一阵纷纷乱乱的轻响。穆岚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珠宝闪出的光,若是早一个月,她或许会觉得受到羞辱,进而发怒,但现在,竟然有些无动于衷--死了的心冷成灰,大抵也不会有别的反应。她冷冷地看着这些东西,去找唐恬的目光。找到后有点疲倦地说:“唐姐,你看什么时候退回公司吧。衣服和首饰我们不是都齐全了吗?”“我知道了,就这样。”对此唐恬并没异议。

    穆岚笑一下,站起来拿过盒盖,想把这些东西又盖起来。走到边上忽然改变了主意,索性把鞋盒也打开了,想看里面还能有什么花样。谁知道里面并排摆了两双鞋,一双是黑色的细高跟,细节上美不胜收,显然是拿来配裙子的;另一双却是平跟鞋,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做工仔细,一看就是柔软的小羊皮,哪怕不要试穿,也知道如果码数正确,一定非常舒适。穆岚手上一松,盒盖落在了一边。接下来整个上午穆岚都没有怎么说话--她知道这是在和自己发脾气,为事已至此却依然为一双鞋子不能释怀的自己生气。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到中午发型差不多定下来了,梳高髻,露出整个颈子和背,于是一群人决定先午休,之后再来研究妆容。穆岚看这衣服首饰统统不顺眼,只想让唐恬越早把这些东西送还越好。唐恬看起来也正有此意,等化妆和造型先离开了,她问穆岚:“我现在去一趟新诚?”她指着那搁在角落的盒子发问。穆岚点点头,站起来把那盒子端起来,眼看都要交到唐恬手上了,到底忍不住,又把盒子一把掀开,看着那双平跟鞋出神。见状唐恬只说:“你要是留下这双鞋,就没完没了了。”这又哪里需要她提醒。穆岚笑笑,伸手摸了摸柔软的皮质,还是放开手,把鞋子丢回去:“麻烦唐姐你跑一趟。

    ”“你记得好好吃东西……”门“吱”的一声开了。正在说话的两个人齐齐回头,来人穆岚不认识,唐恬的脸色却登时一阴:“呦,这不是欧先生吗?”被她客气又冷淡地称呼为“欧先生”的男人四十过半,穿着中规中矩的西服,稍稍驼背,神色乍一看颇为木讷。他对唐恬那刻意的敌意无动于衷似的,眯起眼一笑,慢慢说:“唐恬,我受人之托,想和穆岚小姐说几句话。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谁不知道你是梁家养的狗,能有什么好事。不方便!”唐恬性格硬气,这点穆岚是知道的,但这样声色俱厉却是第一次看见。她听见“梁家”两个字,心里一阵狂跳,已经知道不可能是好事,可硬是让唐恬为她挡在前头,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她悄悄拉一拉唐恬,唐恬反而把自己整个人都拦在穆岚前面,像是这样就能把她和那个姓欧的男人彻底地隔离开。他被训斥,也不动气,还是笑眯眯的,一举一动都很迟钝似的,继续往下说:“穆小姐,我受人之托,想和你谈一谈。”既然问到她头上了,穆岚也没躲,轻轻点头,镇定地说:“就在这里谈,好吗?”“哦,话很短,你看在哪里谈都可以。”“穆岚,别理他!”唐恬继续厉声试图阻止这场交谈。“唐姐,我没事。你不然先去新诚吧,等你回来,估计已经谈完了。

    ”她试图对唐恬笑一笑,又发现其实自己也在紧张,索性不笑了。唐恬锁着眉头不肯走,这时欧先生又说:“唐恬你要是愿意,留下来也不要紧。我说了,很快。”“那就快说,说了快滚。”他无视唐恬那昭然的敌意,对穆岚轻轻点头致意,然后开始说话:“穆小姐,鄙人姓欧,单名一个良字。在梁先生手下做事。你是公司的新人,可能不知道,新诚的大股东三家,梁、程、彭,占了公司九成的股份,现在梁先生他们年纪大了,事情交到小一辈来打理……”这一开头,已经是冷子兴说荣国府的架势,穆岚正疑心他怎么能“很快”说完,不料想欧良下一句话立刻话头一转:“这几年来一直风平浪静,没想到近期出了点意外。这个意外,虽然我并无意抬举你,但穆小姐你的确让梁先生有点头痛。”“您真是抬举我。

    ”“不,我说过了,我无意如此,只是事实就在眼前,这也是我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你心机手段都很了得,将来必有大成就,梁先生也有意成人之美,所以让我来和穆小姐你谈一谈--你是要钱,还是要角色,或者要奖,才好把你那套有趣的把戏收起来,不要再和程静言扯在一起?”唐恬大怒,跳起来要吵,穆岚却死死拉住她,看着欧良扬起声音,不卑不亢地说:“所以我说你们抬举我了。我连演戏都演不好,还耍什么把戏。

    ”“穆小姐太谦虚了,”他再微笑的时候,穆岚终于在其中看出让她毛骨悚然的虚伪来,“泪洒片场,又怀孕堕胎,这才牛刀小试,已经全城风雨,流言不断,梁家和程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家,梁小姐也还年轻,涉世不深,这才订婚,未婚夫就传出这样的事情,传到她耳朵里,总是难免伤心……”“我说了你给我滚!梁德新这个老混蛋,做的缺德事还不够多?断子绝孙是他家的报应,老天爷开了眼!他家能有多少钱,是够给他买命还是给他女儿买命的?你又是什么东西,打发程静言的情人也轮得到你出面?他们这还没结婚呢,轮不到你给你们家姑爷出面,就算结了婚,这种事也要程静言自己来!”唐恬发作起来就像暴怒的母狮子,穆岚劝她不住,只能等她疾风暴雨的一阵发作过去了,才拉住唐恬继续说下去:“欧先生,我和程先生并没有纠缠。而且你要是找这些事情的苦主,怕是找错了人,这些新闻全是各大八卦杂志爆出来的。既然梁先生财势在这圈子里都可通天,不妨追本溯源,怎么看都比找我有用多了。”说到这里她觉得齿冷,面上反而微微一笑,盯着欧良也不退却。对方的目光像是一条蛇,冰冷,滑腻,潮湿,寒意渐渐从穆岚脚踝一路往上蹿,如丝如缕,连心口都要凉了,全是凭着一口气,才不肯服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