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 > 章节目录 第3章 心 动(1)
    她不得不仰视他,暧昧光线里他简直像是一个神,英俊,强大,洞察一切,与此同时,他那冷淡自制的神色消失了,仿佛是穆岚的眼泪和黯淡的光线营造的幻觉,她看见了他脸上一掠而过的、温柔又专注的神情。只对着她。“停。”又一次叫停之后,整个片场的气温,不出意外地再一次地往下走了三度。尽管室外艳阳高照,室内却冷得像冰冻三尺,人人自危之余,又都在心里打哆嗦,没人敢去看这一刻导演和女主角的脸色,生怕一着不慎,被台风尾扫到,平白送去当炮灰也就算了,要是为此丢了工作,那就实在太得不偿失了。程静言的新片《倾盖如故》开拍至今足有三个礼拜,凡是有涉及女主角的镜头,别说一条过,如果有哪个镜头五条以下能过的,全剧组都觉得凭空掉了金元宝--这就意味着有希望在半夜之前结束这一天的工作,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担任主角的倪珍珍,以前是个平面模特,后来一夕之间蹿红,唱歌主持演戏,第一次担纲女主角就是在程静言的新片里。这样的势头圈外人看得像是神话,知道内情的圈里人却只当又多了个谈资,都是吃一碗饭的同行,有些话彼此兜住,心知肚明不点破罢了。

    不管戏演得多要命,她倒是真的美,雪肤乌发,明眸皓齿,只要展颜一笑,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事,一般人恐怕也很难不为之心软,继而不予计较,只为再求美人开颜。不过可惜的是,程静言并不是一般人。这一次他又叫了停,看着脸色也隐约发青的倪珍珍,倒是不发作,脸色也很平静,走过去心平气和地说:“现在台词都贴在化妆盒和抽屉里了,还有什么问题?”倪珍珍看起来是想白他一眼,后来看边上的助理拼命给她使眼色,硬是忍住了,娇滴滴地指着抽屉说:“可这桌子左右两边都有抽屉啊,就不能换张只有一边有抽屉的桌子吗,这样我就不会开错了。”这句话说得全场都静了,无人不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的表情,又全都在拼命掩饰的同时,想看程静言对这个宝贝怎么处理。程静言依然不动声色:“你左右不分?”“平时是分的,就是一全心投入演戏,脑子里想不到别的了,哪里还顾得上分左右嘛……还有那个化妆盒,字太小了,我看得好费力。”程静言微笑:“原来你在想戏。”他这一笑,立刻有人跟着闷笑,又不敢过于放肆,笑了几声赶快拿咳嗽掩盖过去。

    倪珍珍看见这个笑容,以为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传闻中难搞定的程静言也不过如此,就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甜美的笑容:“导演,所以你看是不是能换张桌子呢?要是只有一边有抽屉,不就没事了?还有啊,这个戏的台词怎么这么长啊,不能再缩短一点?要不然就像拍电视剧时候那样,只动嘴巴不出声,后期再配上,这样大家都不要这么辛苦了,不好吗?”她笑盈盈地望着程静言,等他点头。谁知道程静言蓦然收起笑容,语气还是淡淡的,话是对着整个片场说的:“大家辛苦了,今天就到这里,五分钟后开始清场,清场完毕就可以散了,明天休息一天,下周一准时开工。”这通知来得没头没脑,但听到提早收工,谁不高兴?无不手脚麻利地把手上的事情交代完,就三三两两结伴快速离开了摄影棚,不到半小时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散了,除了程静言身边的班子,就只有倪珍珍和她的助理还摸不着头脑地留在原地。

    她见程静言一时没有答理她的意思,又对刚才的提议不置可否,倪珍珍觉得无趣,又不甘心无功而返,就站起来,走到程静言身边,用她那一贯的娇柔嗓音提醒前者自己的存在:“导演,所以刚才我那个提议,您的意思呢?”程静言仿佛这时才留意到她的存在,转过身看她一眼,静静地说:“我觉得不怎么样。那这样吧,你不要演了。”“导演……”倪珍珍疑心自己听错了,笑容挂在脸上一时来不及褪去,不由得微微蹙眉,我见犹怜地轻喊了一句。程静言看都不看她,转身和一旁的Amy交代:“把倪小姐的合同送去我办公室,单方违约的钱,我来赔。再通知片场大门,倪小姐一行人的通行证,明天开始正式作废。就这样。”这一手不要说打得倪珍珍措手不及,就连Amy也是一怔,才赶快点头,把几件事情记下来,又吩咐下面几个小助理去分头通知和准备文件。倪珍珍自从模特圈跳出来入了影视圈,何曾受过这样的冷遇,气得浑身发抖,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特别是看到程静言若无其事的样子,更是恨极。

    她为了这个片子,半个月来吃够了苦头,看尽了程静言的冷脸,也听了不知道多少剧组私下的嘲笑,如今却被导演轻飘飘一句话给辞了,一肚子的火顿时再也压不下去,正好摄影棚里的闲杂人等也走光了,“罪魁祸首”又正在眼前,于是猛然就开了火:“程静言,你不要欺人太甚!”倪珍珍本来有些童音,软糯糯娇滴滴,声音猛一拔高,忽然有了尖锐的金属音。在场的人没防备她的声音能有这样的效果,几乎都吓了一跳。她索性不管不顾把一腔怨恨一股脑地倾吐出来:“嫌我不会演戏?看不起我?要赶我走?你当你自己几斤几两,还以为真有权力撕我的合同?我告诉你,这片子我演定了,你要是看我不顺眼,你就滚!也不看看这是谁出的钱,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蹬鼻子上脸了!”场子里本来就没有人,她声音又尖,全棚都是她一个人的回音。

    倪珍珍盛怒之余,看到程静言阴沉下来的脸色,只当是自己戳到他的痛处,又是得意又是爽快,正好余光瞥见有人进来,一看是穆岚和周恺,这下更是如同被打了一针管的鸡血,指着穆岚对程静言说:“我演得差?那这个之前连戏都没演过的是女人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她搞进来的?还一个劲儿地削我的戏份加她的戏……好啊程静言,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么处心积虑赶我走,是想着我走了之后好给你姘头腾位子,好名正言顺换女主角是不是?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做你的白日大梦去!这片子我演定了,你给我滚,带着你家的婊子一起滚!”她骂得气势汹汹,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传到刚进来的穆岚和周恺耳中。穆岚还没来得及说话,周恺已经变了脸色,低骂了一句:“做姘头的倒骂别人不干净,什么玩意儿。”正要出声,却被穆岚轻轻拉住了袖子。穆岚蹚进这场浑水,实在称得上无妄之灾。试镜之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接到电话,告诉她试镜成功,就等她去新诚签合同。她本来已经打算放弃了,没想到居然接到这个电话,第一时间还以为是在做梦,直到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又用力咬了嘴唇,才意识到原来这不是白日梦。

    接下来一切快得像顺流而下的水:签合同、搬家、拿到剧本,再过一个多礼拜片子就正式开拍了,她甚至都没上一节表演课。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开拍之后,日子更像一场梦。穆岚没学过表演,程静言也不是会主动指导演技的导演,身边又没什么人问,头两周的时候就每天清早到深夜走,坐在片场看其他演员是怎么演的,程静言又是什么要求和标准。好在除了倪珍珍和穆岚自己,剧组里的其他演员都称得上经验丰富,穆岚又有心,这样旁观了一个星期之后,等到第三周轮到有她的戏份时,虽然站在镜头前面还是不失新人那青涩的僵硬,但论吐字清楚、情绪到位,已经比倪珍珍的矫揉造作要好得多了。穆岚在片子里演一个初入歧途的小偷,加起来也就是十五分钟的戏份。正式开拍后几场戏对下来,她很快就领悟到程静言为什么要找个不懂演戏是什么的新人:角色本身并不是个坏人,只是生活所迫又不知世事,踏上了错误的道路而不自知,尽管一再行差踏错,倒也没有失去本性里最朴素的天真和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