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心有千千邪:宝贝 > 章节目录 第21章 人生,哪天不是演戏呢(2)

第21章 人生,哪天不是演戏呢(2)

    静波妈说:“肯定掉了,但这些技能,照顾孩子的本领,你这个当妈的得会,不然以后孩子问你,我是怎么长大的,你一问三不知。”

    静波问:“那我是怎么长大的?”

    静波妈突然就愣住了。静波忍不住笑起来:“切,还说你不偏心!我哥,你就亲手带大;我,你就丢给乡下的外婆。”

    静波妈:“我当时的条件,只能带一个。我爱你的心,并不会因此而减少。”

    静波哼一声:“还说不减少,从小到大都偏我哥哥。”

    静波妈:“那你就更应该自己带了,免得以后都没人偏爱。挤奶!”

    静波拿出泵奶器,一个人开始泵奶。

    静波妈接着说:“这个头啊,要是没起好,就是现在的局面。孩子生下来喝的是奶瓶,你再让他改奶头,他就不喝了,奶瓶就是他的亲妈。”

    静波一边泵一边说:“没有我也要泵,初乳啊,能喝一点是一点,比国产奶粉强吧?”

    静波妈:“你呀,天生就一花钱的命。你看你,自己不出奶,还得买奶粉。在我们一丫那儿,奶跟自来水一样,省多少钱啊!”

    静波:“真的没有自产自销的本领,我就引进外援。奶粉不比母乳差多少,你母乳里添加DHA吗?切……哎呀妈呀,我的手撑不住了。孙哲!孙哲!”

    孙哲正在准备晚饭,很用心地盛出一点汤汁尝着菜的味道,听见老婆喊,赶紧关了火儿去帮忙。

    静波撒娇道:“我不能再按了,快得腱鞘炎了,手腕子疼。”

    孙哲边帮老婆泵奶边说:“让你买个电动的,你非买个手动的。”

    静波有的是话等着抱怨:“劳动人民,可不就靠体力省点钱吗?差老鼻子钱呢!这孩子一落地,真是拉动GDP啊!奶粉一个月一千多,尿布一个月三四百,我这还没请护工呢!请个护工怎么也得三四千吧?”孙哲比静波了解行情,告诉她照看新生儿的护工可不止这些钱,都七八千的。

    静波妈听了好生感叹:“我这么值钱?那我不如培训培训上岗当月嫂得了,比我退休工资高多了,还不耽误我拿退休工资。总比那些没文化的农村妇女强吧?对了,孙哲,你汤里没放盐吧?”孙哲说着没放盐,心里还是觉得都无所谓:“她又没奶,别受那个罪了。”静波妈叮嘱让静波多喝,又不放心地问猪蹄里放没放花生。孙哲马上汇报,黄豆花生都放了。静波妈这才稍适宽心地说:“死奶当作活奶医,能下一点是一点。”孙哲笑说:“别孩子没喝着,都存她这里了。”

    静波妈问起孙哲的父亲什么时候能出院,孙哲很无奈地说明天就得给他转院,医院急诊不让住了。静波妈担心地问谁照顾他,孙哲吞吞吐吐:“我姐姐……和我。我最近,比较麻烦。”

    静波一听就急了:“你哪有那么多假啊?单位让你请吗?”

    孙哲说实话:“今年你怀孕,我前面把假都请光了,这次的假,已经是无薪休假了,再往后,这都不能请了。”

    静波也顾不上泵奶了:“那怎么办呀?你姐姐也不能不上班啊!”

    孙哲:“我跟我姐商量着,给我爸请个长期的护工,不像医院这种短期的。就是有医疗知识的护工。”

    静波追问那得多少钱啊,一听孙哲说打听来的价位是四千多,一脸颓废:“啊!又四千啊!怎么挣钱如便秘,花钱如拉稀呢?车贷房贷护工吃喝拉撒加孩子,怎么活啊?”

    静波妈沉吟一下说:“静波,妈妈不能给你带孩子,你这里带宝宝的护工钱,妈妈出。这笔钱,算妈妈的。”静波更加愁眉不展了:“我在没孩子以前,没觉得有这么多事儿,有这么缺钱啊!以前还能自给自足,现在怎么需要社会支援了?”

    静波妈笑了:“你别自责了。你这心,我年轻的时候也有。我那时候养你和你哥,天天发愁,到月底就没钱花。你也别怨我总给你穿你哥穿剩的,没给你买新衣服。你哥多皮呀,一件衣服都没轮到穿小就给弄破了,妈妈那时候也是靠外公外婆接济帮衬才过来的。大家都一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世世代代都这样,人家《四世同堂》里,爷爷也给孙子钱养家。”

    静波听到这儿,眼睛一亮:“那……我能再多问您要点儿吗?”静波妈扑哧笑了。

    孙哲和静波,这段时间的主业就是趴婴儿床边欣赏孙吉泰。这孩子,这么柔软,这么弱小,又这么扣人心弦。静波最常发出的感叹是:“天哪!这么小!这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人啊!”

    孙哲看到吉泰,便一脸陶醉。这是made in孙哲,出品人孙哲,制作人孙哲,导演孙哲,编剧孙哲,灯光音响服化道都是孙哲,是孙哲一手炮制的大片啊!“你别问时间,都能长大成人。满大街的老头老太也都是从这个尺寸长上来的。”

    静波有些伤感:“是啊!别问时间。等他长成半大小伙子,我也就老了。”

    孙哲心里有件事,一直憋着等静波心情好的时候跟她通气。酝酿到这时候,他觉得应该能说一说了:“有件事……”

    静波警惕性很高地立刻从怅惋的似水柔母情转化到阶级斗争脸:“什么事?”

    孙哲不敢看静波,只看着吉泰说:“我爸妈的赔偿还没下来……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我爸这一向住医院的钱,也没地方出,再加上办事的钱和各种花费……二十多万了。”

    静波瞪大眼睛:“大约能赔多少?”

    孙哲:“要是花精力去闹闹,能赔一点儿,但……你知道,你和我,都不是那种撒泼放赖的人,又不像老头老太那样,没事去上访上访,所以……”

    静波:“什么世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不行!我得拿出看家本事去撒泼了!”

    孙哲:“算了。这事啊,要我看,交给律师去处理吧!离倒霉远远的,不然就纠缠在这个坑里不能往前走了。弄得心情也不好,日子也不好过,毕竟,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要照顾,这不是生活的重点。”

    静波:“重点是钱啊!这钱,从哪儿出呢?”静波想了想,从包里掏出陈QQ的红包,原封没动地递给他:“我哥给的两万,你先拿去救急。”

    孙哲:“不用,我都是刷的张嘉平的卡。”

    静波一听更急了:“张嘉平的卡?那不也得还啊!”说完就打电话给冯莹。没想到冯莹在电话那头又赌气又无限怅惘地说:“不用还了,都离婚了。”静波顿觉意外真不少,最近尤其多,诸事糟心。“一切,皆有可能。你别惦记着还钱了,反正不是我的。”听冯莹这么说,静波突然觉得胸中块垒消化大半:“就是!与其还给他让他给别人花,还不如给你了。姐,我慢慢还你啊!你别催。”

    冯莹强调:“我催你干吗呀!又不是我的钱。”

    自己的愁事消化一下,静波才想到表姐的可怜,她想去陪陪冯莹,冯莹却嘴硬说:“迟早的事。他心,早走了。我已经料到了。不用陪,我天天忙死了,有儿子有妈的。”静波欲言又止,冯莹反过来劝静波:“你呀,别嫌孙哲没本事,没本事的男人才能跟你过一辈子。有点本事的,指不定去谁那儿了。要不怎么说‘悔教夫婿觅封侯’呢?觅了封侯,那爵位也不是你的。”

    静波挂了电话,惆怅地对孙哲说:“钱,不用还了。张嘉平和冯莹离婚了。”孙哲愣住了,想了半天才回答:“男人,轻易不要离婚。破财——哎,不对,他卡,还在我这儿。”静波马上问里头还有多少钱,一听好像还有二十多万,果决命令:“拿来!都给我姐!”

    孙哲紧张地直起身:“你别祸害我了。人家嘉平好心给我渡难关的,你们家的事别和我们哥们儿的情谊混一起。”

    静波大眼一瞪:“想造反?拿来!”

    孙哲顽抗到底:“不行!”

    静波眼神变得阴森,看得人发毛。孙哲已经慌了,手下意识地捂钱包:“你这人,你这人,别把事做绝了。说不定人家还复婚呢,你别搞得两边不是人。保持中立,要保持中立。”

    静波恨得牙痒痒:“呸!他这种忘恩负义的,这种见异思迁的男人,没赶尽杀绝就不错了!从今往后跟他划清界限!让他滚蛋!”

    孙哲不满意了:“你这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人家夫妻间的事,不能影响我们做朋友的情谊吧?张嘉平对你对我都不薄的。”

    静波的侠胆雄心平地拔起:“对我姐薄,对人家好有什么用?以后我姐和偶得就是孤儿寡母了,拿这笔钱养家不算是过分的事吧?你给我!你给不给?给不给?给!”一把就抓住孙哲的钱包给抄来了。

    孙哲跟在后头央求:“别干涉人家内政。嘉平不是那种撒手不管的人。他不会薄待冯莹和偶得的,毕竟那是亲儿子。这钱,你让人家自己做主。”

    静波:“我替他做主了,充公!”立刻拨电话给张嘉平:“怎么着?立意要离了?你给孙哲的那张卡,我没收了,以后钱我还给我姐,免得她们孤儿寡母的日子难过。”

    张嘉平倒真没计较,只说:“你没事陪陪你姐,劝劝她,别让她太难受了。”

    静波一听他这态度更怒了:“我呸你!我要是你,我都没脸说这话。是谁让她难受的?别兔死狐悲了。”说完恶狠狠地挂断电话,她呸那一声的时候用力过猛,口水都喷到孙哲额头上。

    孙哲一面擦口水一面察言观色:“你是不是太……太……”他想问静波,你是不是太不给大男人面子了?以前好的时候恨不能喊亲哥,这刚跟你姐离婚,你就把人家骂得狗血喷头?静波眼一瞪:“太什么太?”孙哲立刻掉转风头:“太有正义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