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床前明月光,美男睡得香 > 章节目录 第47章
    1、暗贱伤人

    常言道,女人三十豆腐渣,男人四十一只花。这女人是经不起岁月的雕琢,男人却能因岁月的洗礼越发的魅力勃发。女人越老便是越怕管不住相公,自己人老珠黄没了资本。

    可青山的百花寨却有一对例外的夫妻。话说是一对神仙伴侣般的绝色夫妻档,娘子美貌绝伦,相公倾国倾城。岁月荏苒,按照常规,该是妻子年老色衰,相公更加魅力无边才对,可偏偏这对是反其道而行。妻子是越发迷人,男人的眼儿都直了,相公虽也魅力无边,但总是无法沾花惹草。主要原因是防着其他男人接近他娘子,没空搭理别的女人。

    这不……

    “若说我们百花寨的美女啊,百花谷的苗宝贝第一啊。”某一说书人便开始侃侃而说百花寨的诸多事项,对外乡人碎碎念叨。

    “哦?是吗?”一位外乡男子,头戴斗笠,挡住了他的容貌,不过外形来看,他身材修长,体型健硕,该是个平常锻炼体力之人。虽是外乡人,但却操着带点本地话的口音。他浅笑,“还真想见识下百花寨的第一美人。”

    “兄弟,别别别。”说书人连忙劝阻,“第一美人名花有主了。”

    “那又如何?”

    “小心他家相公暗贱伤人。”

    那男子未听出说书人所说的“贱”与词语“箭”不同,只是自信满满的笑了笑,便大大方方朝百花谷进军。说书人眼巴巴地望着这位外乡人进百花谷,一阵感慨,又有一位好端端的男人要糟蹋了。哎!

    溪水潺潺,鸟语花香,万紫千红的百花正在争艳,杨柳絮絮,春风拂面,打心底被这心旷神怡的环境温润过。外乡人嘴角挂着微笑,很是受用这里的环境。

    他的眼眸忽而一转,便见到溪水边有一位着白衣的女子正背对他,坐在溪边。影影灼灼之间,仿佛一股清幽的香气自她那处的方向飘来。外乡人静静地走过去,问道:“请问……”

    那白衣女子便微微侧了下头,只能细微观察到她的侧脸,那是一张很完美的侧脸,五官十分大气,带着一股自身而出的清高与寒气。

    原是个冰山美人。外乡人拱手道:“想必姑娘便是说书人口中的苗姑娘吧。”

    那冰山美人微微蹙起眉,冷声道:“找我何事?”

    “在下冒昧,只是好奇何为第一美人,所以前来膜拜一番。”外乡人一直盯着白衣女子看,好像希望从那冰冷的侧脸中见到不一样的表情。

    只是让他失望了。冰山美人依旧是冰山美人,甚至语气也冷飕飕的,“你回去吧,这个地方不适合你来。”

    被美人拒绝是多么沮丧的事,尤其是像这位外乡人一般热血方刚。他有些固执地道:“既然有缘相见,何不见上一面。”

    通过她的侧脸,外乡人敢断定,此女子的容姿一定是惊为天人。只是那女子一直不动,似乎都不愿意搭理他,而是忽而把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放下,随意扎了一款男式的束发。外乡人好一阵错愕,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一位俊俏的小男孩小跑过来,朝那冰山美人吆喝,“大白,娘喊你回家吃饭呢。”

    那冰山美人蓦然回首,幽幽地站起来,朝他走去。外乡人顿时石化……他自诩身高八尺有余,算是高个子,未料狭路相逢一比较,自己还矮这位美人半截。冰山美人随意睨了他一眼,便跟着俊俏的小男孩离去。

    这不仅打击了外乡人的好色心,还严重打击了他身为男人的自信心。

    长的倾国倾城就算了,没事还这么高干嘛,害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男人吗?外乡人吸吸鼻子,捂脸泪奔而去。

    另一头,小白正在朝颜玉白翻白眼,“幼稚。”

    “嗯?”

    “这么卖弄风骚,展现自己的魅力,有必要吗?”

    “当然,要不那些觊觎美色之徒都把我当透明的了,勾引我娘子怎办?”

    小白打了哈欠,这男人的危机很诡异,以美色击退情敌知难而退,也只有他家大白做的出来。

    两人方一回家,一只圆滚滚的粉嫩嫩的小肉球滚到颜玉白的脚下,张开肥嘟嘟的双手,囔囔道:“爹爹抱,爹爹抱。”

    颜玉白脸上顿时浮现出浅浅的笑意,蹲下身子,准备抱起。忽而又从里屋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小肉球,同样张开双手,撒娇道:“爹爹抱,爹爹抱。”

    颜玉白则把另一只手捞起她,一手抱一个,不亦乐乎。

    小白无奈的捏捏自己的额角,待会又……果然,屋内响起了婴儿的哭声,那嗓门,嗷嗷大,小白烦躁地捂住自己娇弱的耳朵,抱怨地看着眼前这些噪音制造者的始作俑者。然而颜玉白则更是笑开了花,高高兴兴地往里屋去。

    “相公~”苗宝贝此时正侧躺在床上,妩媚的眼神正朝颜玉白放电,性感的嘴唇偶尔朝他努一努,白嫩嫩的修长大腿在搔首弄姿,被子半遮半掩,画面极其诱人。

    颜玉白半眯着眼,叫道:“小白。”

    小白就非常无奈的进屋,看也不看正在发骚的娘亲,直接接过颜玉白手上的两个肉球,一手牵一个的带出屋子,自己的脑袋则摇头晃脑,很不情愿的样子。

    颜玉白则宽衣解带,走到床边,挑起苗宝贝的下巴,“怎么?菊花宝典的阳气又把你弄的欲火焚身?”

    苗宝贝用一双泪光点点的眸子无辜地点头,手伸出来,滑向颜玉白性感的锁骨之间,娇滴滴地道:“相公救命。”

    颜玉白满意地笑道:“瞧,没我不行吧?”

    苗宝贝微笑点头,把他拉入床中。而后……此处省略173个字。

    苗宝贝无不心酸,咬着颜玉白的肩膀,“你个贱人,都是你让爹给我下了独情蛊,害的我只能非嫖你不可。贱人。”

    颜玉白挑眉,“记住了,你这一辈子只能嫖我一个,要不可没命了哦。”说罢,得逞的俯身朝她吻去。苗宝贝立即囔囔,“记得颜射,我不想生了。”而后一阵女子娇柔的呻吟声。

    “嘘,小声点,我们的小幺会听见的。”

    某个处在角落里的奶娃,正在含着手指,蹬着脚下的小被子。这是苗宝贝第四个孩子了。据说……颜玉白打算年年有丰收。至于带孩子的问题……门外正在矜矜业业给妹妹们喂饭的小白突然内牛满面。

    所谓明枪易躲暗“贱”难防,颜玉白果然是个贱人。

    2、菊部地区有血

    最近苗宝贝总是屁股朝天的躺在床上,无语问天。她仰望着四十五度角度,潸然泪下。小白端着一碗热腾腾的中药递过来,“娘,吃药了。”

    苗宝贝包着一眼眶的泪水含泪喝下。

    “屁股还疼吗?”小白很关切地望向苗宝贝,对于娘亲如此痛苦的表情,小白实在无法做到熟视无睹。

    苗宝贝摇头又点头,十分纠结的样子。她屁股不疼,是屁股的屁眼儿疼,但说屁眼疼吧,好奇宝宝会问长问短,她又不好回答。

    “大白也真是的,上药时间到了,娘亲,小白给你上药吧。”说罢,小白大刺刺的坐在床边,挽起袖子,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苗宝贝顿时吓了一跳,立即做起来,奈何一坐下就好像坐在针尖上,又立即跳了起来。她的眼泪华丽丽的潸然流下,“不用,娘等你爹爹就行。”

    这时从外面采药回来的颜玉白见苗宝贝站起来,一阵恍惚,见儿子手里拿着玉露膏,才明白过来。直接走到儿子旁,一面把他推搡出屋,一面叮嘱,“记得给两位妹妹喂饭,还有给小幺灌羊奶。”

    然后“啪”的一声,把小白关在门外了。小白扁扁嘴,他是没人疼的小白菜~~呜呜。

    颜玉白拍拍床单,“上来,趴下。”

    苗宝贝便爬下。颜玉白解下她的裤带,看了看里面,不禁蹙眉,“菊部地区有血。”

    “嗯?玄学大师说哪里下大雪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