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床前明月光,美男睡得香 > 章节目录 第16章
    苗宝贝觉得这一觉睡得特沉。她总觉得自己脑袋要炸开一般,也许是睡多的缘故。苗宝贝从小习惯良好,睡眠规律,一般都是睡上三个时辰,今儿她一下子睡了四个半时辰,她着实是睡的脑袋疼。

    她醒来之时,大约三更左右,她旁边的颜玉白已睡下。苗宝贝见自家相公睡着了,不宜打扰,但自己又实在不想多睡,便自个起来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喝几口。她看了下四周,全然陌生,不似客栈的样子,应该还是逗留在这避暑山庄。不是说傍晚回去吗?怎么在这儿留宿了?苗宝贝很是疑惑,后又自觉把理由推到自个这儿,想必是自己贪睡睡了去,相公疼她,便直接在这留宿了。如此一想,苗宝贝心里爽了许多。老爹说过,要找个疼自己的相公,那这相公便可一直要下去。

    苗宝贝觉得,颜玉白可以一直当她相公。

    她不禁又灌了一口茶水,从腰间掏出平时抓蛊虫的竹筒子。她好长时间没有练蛊制药了今儿观察到那花园有许多花丛,正是飞虫走兽的频繁出入的绝佳之地,虽然找不到什么蛊虫,用些小虫练练收也行。反正醒着也是醒着,睡不着又没人陪。苗宝贝便点了一只灯笼出去了。

    她出来以后便觉得后悔了。这避暑山庄她一点也不熟悉,东拐西拐也找不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她提着不是很明亮的灯笼,寻了老半天,也找不到具体方位。想回去吧,又回不去。她一阵难过,蹲在原地不动了,提着灯笼看看天,似在思考怎么走,又像是在发呆。终于……她又重新站了起来,继续锲而不舍地继续走。

    做什么事,不能轻言放弃。习惯从小事做起。这是老爹从小的教诲,不要每件事都去求别人。

    当她七拐八转的转到一处冷僻地方,不禁顿了顿,她听到了铁链的声音,是从一旁假山处传来。苗宝贝一愣,假山这边怎么会有铁链的声音?苗宝贝提着灯笼静悄悄地走过去,四周环顾一阵,也见不着有什么不对劲,是个很平常不过的假山。苗宝贝不禁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古怪。今儿莫名其妙的早睡,晚上又在这平常的假山听到锁链的声音,越想越不对劲,可又找不到苗头,让自己平息心里的猜测。

    苗宝贝叹了口气,折回去另找她路。她要听从老爹的教诲,少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她一向是乖宝宝,谨听父言。

    “三更半夜,你在这做什么?”忽然,她身后神出鬼没响起柳如云的声音。苗宝贝吓的浑身一哆嗦,惊愕的抬头看过去,只见柳如云脸色极差的看着她。

    苗宝贝咬咬牙,“不好意思,我睡不着,出来走走,然后迷了路,转到这里来的。”

    柳如云蹙了蹙眉毛,侧着头,冷冷地对身旁的侍女道:“送她回屋。”

    “是。”旁边的侍女撑着灯笼走到苗宝贝跟前,微微鞠了个躬,“少夫人跟我来。”而后转身带路。

    苗宝贝点头,不敢多看柳如云那似要杀人的表情,灰溜溜地跟了过去。她这位婆婆可真是凶悍得很呐。苗宝贝一边走着一边想,实在忍不住,便问带头的侍女,“你们宫主平时也这么凶吗?”

    侍女不搭理她。苗宝贝觉得无趣,也便不再问了。别人都说女随父,儿随母。她与她老爹性子差不多,可颜玉白的性子不知比柳如云好多少倍。

    侍女把苗宝贝送到门口,便鞠躬告退。苗宝贝一人独自站在门外,迟迟未进去。因为里面的灯是亮着的,她临走前,这灯是未亮的。显然,她相公醒了。

    “站在门外做什么?进来吧。”里头响起颜玉白低沉的声音。

    苗宝贝顿了顿,推门进去。只见颜玉白正倒着一杯水,放在他对面的桌上,也不去看她,而是直接说:“来坐。”

    苗宝贝走上前,坐下。她解释:“我实在睡不着了,所以……”

    “我还以为你去偷汉子呢。”颜玉白不徐不疾地说,自个也倒起一副悠闲喝茶的态度。貌似颜玉白并不在意苗宝贝的夜行。

    苗宝贝也不知该不该把假山那儿听到锁链声告诉颜玉白,她内心挣扎了一阵,最后还是憋回肚子里,说道:“我去睡觉了。”

    她刚站起来,便被颜玉白伸手一扯,扯进怀里。苗宝贝不支坐在他大腿上,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窝在他怀中,傻愣愣的看着他。

    颜玉白轻轻一笑,摩挲着她的嘴唇,“宝宝,你困吗?”

    苗宝贝老实的摇头,见颜玉白眼眸不断闪烁,眉宇间柔情似水般,苗宝贝顿时领会,圈住颜玉白的脖子,细软又柔柔的回应,“相公,你困吗?”

    这方面,苗宝贝果然是机灵。颜玉白轻笑,低下头,亲上去,一边密密麻麻地细吻她的脸颊,一边轻轻解开她腰间的丝带,诱哄般地说:“同你一样,不困。”

    苗宝贝便把手伸进他的衣裳里……

    在苗宝贝的认知中,颜玉白的肾功能比她看的那些禁书中的男主角要好的多,至少她可以回味许多细节,一次又一次。

    他们第二日早晨早早的便渡船去了江城。苗宝贝还记得临走之前,柳如云那双不待见的脸,苗宝贝知道,这位婆婆不喜欢她。至于原因,也不知与昨天晚上那件事有关不?

    再次踏上江城之时,岸上站着几位显眼之人。为首的那位男子身形高大,脸上留有胡子,眉毛是那种眉梢挑起的倒八字眉,有些凶悍的样子。他穿里面月白华衫,外披一件藏青锦袍,看起来不似普通百姓,加上旁边站着的侍卫,更显得尊贵。

    颜玉白一踏上踏板,便对那男子作揖,“父亲大人。”

    颜伯仁抚了下胡须,把目光瞟向已经换回女装的苗宝贝,苗宝贝连忙鞠个躬,“公公好。”

    其他人顿时缄默。颜玉白呛了下,低声指正她,“自己称呼该唤爹。”

    苗宝贝一愣,只见颜伯仁脸色不甚好,一时也不知该不该重新叫?颜玉白只道:“苗老头的女儿果然是苗老头的女儿,这般有趣。”颜伯仁忽而和颜悦色地笑了起来。

    见眼前这位公公能笑,苗宝贝才放下心来。

    颜伯仁对颜玉白道:“你两位哥哥去武当和少林送帖子去了,还未归。最近蓝田山庄聚集各路武林中人,许多人正等着与你想比试一番,你最好做个准备。点到为止即可,莫要节外生枝。”

    颜玉白点头。颜伯仁忽而话锋又一转,对一旁的苗宝贝道:“宝贝,你爹爹现在可好?”

    “爹认识我老爹?”她把公公改口为爹了。

    “当然认识,你爹当初把我三个儿子都作为你的未来相公人选,害的我家不得有女眷出入,怕伤了我任意一个儿子。如今老三与你成亲,你得赶紧生个孙子作为补偿不可。”

    苗宝贝大吃一惊,她老爹居然染指了颜家三个儿子?实为害人不浅啊。良心过不去,得尽量满足这老人家啊。苗宝贝说:“要孙子好说,相公很有活力,能生。”

    “哈哈!”颜伯仁大笑,颜玉白则不动声色红了脸,扯着苗宝贝的脸皮,“少说话,多行动。”

    “真是可爱的宝贝,今儿我在蓝田山庄大摆筵席,来补偿下你们的结婚喜酒。”

    “谢谢父亲大人。”

    苗宝贝觉得颜玉白与颜伯仁之间的交流很严肃,不像她与老爹一样小打小闹。他们之间充斥着拘谨与陌生,苗宝贝不大习惯。

    蓝田山庄位于江城唯一一座山上,此山名为卧佛山,一座很小的山,只不过从江而伐,一路看来像是佛祖卧倒的样子,因此由来,与宗教信仰毫无关系。

    颜伯仁带他们山上,还未走到半山腰,竟见到丐帮一长老从山上走下来。这位长老是九袋长老,在丐帮位于老二,看样子有些急忙,颜伯仁一顿,上前拱手,“长老这是去哪?”

    “刚听弟子说我帮帮主在赶往江城的落霞镇境外遭刺,我正赶往看个虚实。”

    “呀,贵帮帮主可有受伤?”颜伯仁做出一副担忧的样子。九袋长老拱手谢之,“无碍,皮肉伤而已。”

    “那便好。长老还是速速去,要是有需要可带贵帮帮主来蓝田山庄医治,山庄有良医。”

    “多谢城主,有需要我们会的。”

    两人客套告辞以后,颜伯仁脸上的担忧早已化为乌有,与无事一般继续上山,颜玉白一直小心翼翼牵着苗宝贝的手,始终未说一句话。

    终于,颜伯仁停了下来,对身边的心腹刘管家道:“你去查查到底是谁暗算丐帮帮主。”

    “是。”刘管家应了下,当即转身走了另一条小道下山,显然是为了错开同样下山的九袋长老。颜伯仁蹙了蹙眉,“武林大会将至,突然来这么一出打草惊蛇的戏码,委实奇怪。”

    颜玉白接道:“这出打草惊蛇可不是虚张声势,有可能是潜移默化地告诫我们,今年的武林大会,可不是这么顺利完成。”

    颜伯仁赞同点头,“虽然成不成功,与我们干系不大,但是我并不希望牵扯到我们江城。”

    “父亲放心,刘管家自会查出个名堂来。”

    苗宝贝看着颜玉白,用那双探寻的目光望着他,颜玉白侧目,与她相视,最后捏了捏她的小肥脸,“你随意听听便是,这是大人的事。”

    “哦。”她其实之于他们这些对话,能听得懂的,也就半斤八两。而这里涉及之人,也未有她要关心的,也便从心里略过了。

    到了蓝田山庄,颜伯仁便与颜玉白和苗宝贝分开了,他道是有些其他事。颜玉白便独自一人带苗宝贝回屋。一进山庄,苗宝贝用个“大”字形容,去自己未来的房间,绕了许多地方,尤其是漂亮的花园,这蓝田山庄在苗宝贝心中的印象又多了一层“美”。总之,苗宝贝甚是满意这个地方。

    “哟,玉白兄。”两人在赶路之际,路过的一门廊处房门被打开,走出一男子来,吆喝一声。这人苗宝贝认得,青楼碰见的洛鳞。

    “哎呀,明明是你先于我渡江,怎么来的还比我晚?”洛鳞右手执扇子,敲打自己的左手,样子吊儿郎当,他笑说:“莫不是又带着美娇妻去那青楼一夜快活去了?”

    颜玉白微笑而对,“我还以为洛鳞兄会在青楼多住几日,未想提前来这蓝田山庄感受寡欲。洛鳞兄可真能受得了?”

    洛鳞脸色一敛,稍有不快。

    苗宝贝这时插上一句,“这位大哥,我觉得你肾虚。”

    洛鳞脸色一红,生气道:“别乱说。”

    “你即使现在脸红张扬出自己神清气爽也不能掩盖你肾虚的事实。我是学医的,我看的出来。”苗宝贝一本正经,完全不顾及男人对于那方面行不行很在乎的想法。尤其是在另一个实为敌人的面前。

    颜玉白扑哧笑了起来,好生劝道:“洛鳞兄,节制点,免得那些丰富经验的姑娘传你坏话。”

    “你……”

    这两人一唱一和,倒把洛鳞气的七窍生烟。他愤恨地转身回屋,狠狠地摔上门。

    颜玉白捏着苗宝贝的小手,哭笑不得,“你讽刺人还不带个脏字。”

    “不是,我说的是事实啊。相公,最近你也肾衰了些。今儿早上见你嘴唇泛白,想必是昨晚劳累过度,待会儿我去厨房给你做点补品补补吧。”苗宝贝很正经地跟颜玉白阐述他开始有肾衰的现象。

    颜玉白抿了抿嘴,十分勉强道:“那好吧。”

    苗宝贝顿时高兴起来。颜玉白胆战心惊地看着苗宝贝那奸人得逞地笑,终于意识到,他这肾衰不就是眼前这人造成的吗?他肾好了,最大受益者是谁?

    他扶额,难道是他真的老了?不能满足小娇妻的日常所需?

    颜玉白把苗宝贝送至房间,叮嘱她一些事情,无非是不要乱跑,等他回来之类的,自己便去干别的事了。苗宝贝呆在这屋子里,无聊的很,加上昨天没休息好,到头躺在床上小眯了一会儿,醒来见相公还未归,便起身去厨房做补肾汤给自家相公吃。

    在蓝田山庄不必昨儿待的水仙宫避暑山庄,到处都是仆人,她随意问了问,便知道厨房在哪儿,她人还未到厨房,只是到了离门口还差七步的距离,便听到一熟悉的声音。

    是洛鳞。

    他正单独扯出一厨子,神叨叨地问道:“你待会儿给我做点补肾的补汤,偷摸地送到我房间来。”

    那厨子听的一愣一愣的,不大确定地说:“补肾?是壮阳吗?”

    “……”洛鳞一时答不上来。苗宝贝在后代答:“不是,壮阳只是肾虚的一种。肾虚不代表那方面的。”

    “就是,你别小看我。”洛鳞做出一种生气的样子,揣了那厨子一脚,那厨子连忙点头,卑躬屈膝的样子。苗宝贝最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肾虚就是代表那方面不行。”

    洛鳞僵硬了,厨子也跟着僵硬了。厨子极力忍住憋着笑的嘴,把头低的很低。

    洛鳞的脸红到脖子根上,他一脸怒气,颤抖地指着苗宝贝,“你……”

    苗宝贝眨巴两下脸,“我是就事论事啊。医者不能说谎。”她苗宝贝跟着乔美男学医少说也有五六年,帮助百花寨的寨民看过大大小小的病,要是不说实话,还得了?这怎么救人啊。

    洛鳞愤恨地几乎风中凌乱,想死的心都有,男人嘛,最在乎那方面了。厨子忍不住了,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声音不稳地一边笑一边道:“洛公子,我这便去为你做壮……补肾的补汤。”

    苗宝贝道:“加点中药效果更好,来来,这个我会,我以前给我们寨子的种猪做过,把这汤拌在糠里可美味了,那种猪吃的很香,后来就靠这一只种猪让全寨子的母猪下了崽呢。多强大啊。”她本来就是想给她相公做这汤来着,多么强大的补品啊。

    厨子被苗宝贝彻底吓傻了。把洛鳞少爷当种猪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