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后宫如懿传2 > 章节目录 第59章 猫刑(2)
    海兰一边说,一边挣扎着用劲,右手紧紧抓着如懿的手腕,如懿感受到她手上渐渐松下去的力气,心里越来越慌,只得在她耳边道:“海兰,你要是现在没力气了,便是遂了她们的心愿了。你听我的话,要是松了这口气,你和孩子都难保,要是拼着这口气,便都保下来了。”海兰的头发全都湿透了,黏在脸上,越发显得一张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混着草药的气味让人觉得窒息。如懿看着她如此辛苦,滚烫的泪在眼底翻腾不已,终于落了下来。她伏在海兰枕边,一字一字定定地道:“海兰,冷宫里那么难熬,因为你撑着我,我也都熬了下来。如今好不容易咱们又能在一块儿了,你若这么轻易放弃,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海兰的手抓着她的手腕,滑下去一寸,又一寸,人也近乎昏死。如懿的泪一滴滴落在海兰面上,似乎是一种深远而沉重的召唤的力量。海兰的牙关咬得死死的,只是吃力地点着头。如懿一迭声地喊道:“来人,来人!她还有意识,快给她灌参汤进去,快!”

    叶心很快端来了参汤,如懿急忙接过,示意叶心托起海兰的后颈,一点一点撬开她的牙齿灌进去。海兰能喝下的参汤并不多,几乎是喝一半,流出来一半。如懿看着焦心不已,正见床边搁了一盘切好的参片,只得先取了一些给她噙在口中。或许是参汤起了点效力,海兰抓着如懿手腕的手渐渐有了几分力气,太医们喜出望外,忙道:“娴妃娘娘,海贵人已经有了点意识,要不要再灌催产药下去?”

    如懿如何懂得这些,只得看向接生嬷嬷们,其中一个接生嬷嬷叫起来道:“贵人已经喝了那么多催产药了,孩子还没有动静。太医不妨试试针灸或是别的,若再催产,只怕一时药量过猛,孩子是出来了,可母体要大受损伤呢。何况,太医给小主喝的催产药性子有些猛烈,不是寻常的益母芎归汤呢?”

    如懿听着不安,立刻问道:“你们给海贵人吃的是什么催产药。”

    为首的是太医院的赵太医,他忙磕头道:“娴妃娘娘,寻常的催产汤药是益母芎归汤,这药以当归、川芎为主,当归养血活血,调经止痛,川芎为血中气药,上至巅顶,旁达肌肤,走而不守,二者配合,可加强活血祛淤之力;佐以桃仁、红花、丹参、益母草活血祛淤,合川朴可降气导滞,牛膝引血下行,诸药配合达到养血活血,祛淤催产,引胎下行之功。可海贵人胎大难下,又有气虚乏力的症状,所以又加了黄芪三两调治。”

    如懿越听越是心惊,不禁矍然变色道:“桃仁、红花和牛膝都是堕胎的猛药,怎么可以用在催产的方子里!”

    赵太医忙道:“娴妃娘娘有所不知,催产的药本就该有活血化瘀之效。桃仁、红花和牛膝都是堕胎的猛药,也是催产的好药。微臣身为太医,这些是断不会弄错的。”

    如懿心中不定,回顾四望,却不见江与彬在,忙唤道:“绿痕,江太医呢?”

    还是赵太医道:“今日并非江太医当值,深夜宫门下了钥,再唤江太医进来也不妥当。”

    如懿当即知道无望,只得道:“本宫不懂药理,这话你们去回皇上,问问皇上的意思。”

    赵太医出去片刻,即刻回来道:“皇上说了,母子都要平安,斟酌着用催产药就是。”

    如懿听得“斟酌”二字,便也稍稍放心:“那你们小心剂量,以贵人玉体为重。”

    赵太医即刻答应了,吩咐宫女去端了药来,给海兰灌下。催产药加着参汤的效力,海兰渐渐清醒,也有了力气,只是身上的疼痛发作得越加厉害,止不住地惨叫起来。接生嬷嬷们看着几碗催产药灌下,起初也是担忧,但看海兰的胎动渐渐发作,也少不得忙碌起来。

    殿中乱作了一团,海兰死死抓着如懿的手腕,几乎失尽了力气,轻声唤道:“姐姐,你还在?”

    如懿泪流满面:“我一直都在,你安心生孩子就是。”

    海兰再说不出话,拼了命地用起力气来,几乎要将如懿的手腕捏碎了。如懿忍着剧痛,伏在床边不停地替海兰擦着浆出的汗水,熬度着漫长而难耐的时间。

    良久,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凄厉的嘶声过后,终于听得一声响亮的儿啼,却是皇帝的声音先在外头响起来,喜不自胜道:“朕的孩子里,就属这个孩子哭声最洪亮了。”

    海兰听着儿啼,露出了一个极为疲倦的笑容,呻吟着说了声“疼”,便虚脱了昏睡过去。如懿惊喜交加,看着一个带着血丝的孩子被接生嬷嬷从锦被底下抱出,却是个极健康周正的男婴,忍不住欢喜得落下泪来,忙嘱咐乳母抱去清洗沐浴。如懿看过了孩子,正欲命人给海兰炖补药物,忽然发觉方才嬷嬷掀起锦被时,底下的鲜血似乎多得不可思议。她心下一沉,立刻再度掀起被褥,果然见猩红一片浸透了被褥,让人不忍卒睹。

    一颗心直直地坠下去,如懿立刻拉过一个接生嬷嬷道:“海贵人是睡着了,但似乎不大好。你仔细看看,怎么会那么多血?”

    那嬷嬷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几乎是吓得魂飞魄散:“娴妃娘娘,大事不好了。贵人服了催产药用力过度,孩子虽然生下了,可孩子太大,贵人的下身,下身都……”

    如懿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神色,自己虽未生过孩子,却也知道是大不好了。她忙按住心神,问道:“海贵人究竟怎么了?”

    那嬷嬷慌得瑟瑟发抖:“贵人的下身,撕裂了!”

    如懿一惊之下,只觉得全身酸软,几乎站立不住。她一把抓住嬷嬷的衣襟,厉声道:“赶紧想法子!快!”

    嬷嬷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又是慌又是怕:“娴妃娘娘,事到如今,只能先撒上止血的白药,然后,然后由咱们几个嬷嬷仔细缝合起来。只是这个活计太难,又难免损伤贵人玉体。即便缝合之后,终究还是不能和从前比了。还请娘娘不要责怪!”

    如懿只觉得一颗心涌在喉头突突乱跳,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来。她看着人事不知的海兰,极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现在还论这个做什么,赶紧先治海贵人要紧。”

    接生嬷嬷忙不迭地张罗起来。如懿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自己也觉得气短胸闷,才恍觉手腕上疼痛不已,仔细一瞧,才发觉是被海兰用力之下,捏得紫胀发青了。叶心忙道:“娘娘稍候,奴婢去拿点消肿的药来给娘娘擦上。”

    如懿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忙道:“本宫这点淤伤不要紧。你去看看皇子沐浴完了么?如果好了就抱来给本宫,本宫去给皇上瞧瞧。你好生看着接生嬷嬷替你们小主缝治,不许再有半点差错了。”

    正说着,嬷嬷已经抱了包裹好的孩子出来。如懿忙抱了出去,外头的宫人们一早上赶着喜气洋洋地向皇帝道贺道:“皇上万福,皇上万喜,海贵人一切平安顺遂,生下了一个小阿哥呢。”

    皇帝果然高兴,连连吩咐了赏赐延禧宫上下,又抱过了如懿怀中的孩子细看。海兰的孩子比寻常的婴孩大了一圈,一张小脸天圆地方,光滑饱满,十分精神。皇帝欢喜得不得了,抱在怀中爱不释手:“朕的皇子里面,就属五阿哥一出生就长相端方,天庭饱满,连哭声都那么洪亮,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如懿忙笑道:“皇上既觉得五阿哥有福,那就请皇上给五阿哥赐个名字吧。”

    皇帝沉吟片刻,朗声道:“《穆天子传》中说,璂琪,玉属也。琪有珍异之意,朕的五阿哥,便叫永琪吧。”皇帝略想了想:“海兰给朕生了这么个好儿子,李玉,传朕的旨意,晋封海贵人为嫔位,为延禧宫主位,封号为……”他朗然一笑:“朕心愉悦,便赐封号为愉,愉嫔如何?”

    如懿脸上泛着笑,眼中一酸,忍不住别过脸去:“只可惜愉嫔不能与皇上同愉共悦了。”

    皇帝一怔之下,也有些着急:“海兰是不是有什么不好?那么多太医和嬷嬷在,真是无用!”

    如懿神色楚楚,屈膝道:“皇上,愉嫔为了给皇上生下五阿哥,被太医灌服了太多催产药,以致下身撕裂,出血不止。怕是好了,以后也会留下不足。”她仰起脸,目视着皇帝:“臣妾恳请皇上,以后不管愉嫔妹妹容颜衰老或是身体老倦,但求皇上不要厌弃她,只记得她是如何拼命为皇上绵延子嗣的。”

    皇帝怜惜地看着她,将孩子交到李玉手中,双手扶起她道:“你放心。朕自然不会。”

    如懿就着皇帝的双手起身,隐隐有泪光盈然:“皇上,臣妾还有一事相求。愉嫔爱子情切,若是可以,还请皇上将孩子留在愉嫔身边,不要送去阿哥所养育了。”

    皇帝思忖着道:“愉嫔出身珂里叶特氏,乃是小族,不比嘉嫔母族高贵。这个……”他见如懿满脸期盼,几欲落泪,也不忍拒绝:“那么朕答应你,即便永琪不留在愉嫔身边抚养,朕也会交给你,好让愉嫔时时相见。如何?”

    这,也算是最好的打算了吧。如懿忙忙谢过,替皇帝紧了紧身上的海貂龙大氅,温然道:“夜寒如冰,皇上已经得了好消息,赶紧回宫补一补眠吧。臣妾便留在这里照顾愉嫔了。”

    皇帝微微颔首,吩咐道:“李玉,今晚伺候愉嫔的太医无能,尽数逐出宫去,永不复用。”

    李玉正要答应,却听外头的小太监进忠跑进来,白着脸道:“皇上,不好了,不好了!”进忠跑得急,脚下一绊,几乎是滚到了皇帝跟前,张口结舌道:“皇上,慎嫔在冷宫上吊,按着皇上的意思,按嫔位的丧礼置办,对外只说病死了。可是方才在火场焚烧慎嫔尸首和棺椁,谁知道那烧出来的火是、是、是蓝色的,不是红色的!”

    皇帝乍然听了此言,不免吃了一惊,旋即喝道:“怪力乱神!人都死了,怎么可能烧出蓝色的火来?一定是你们胆小,以讹传讹!”

    进忠吓得舌头都打磕绊了:“奴才不敢撒谎,奴才不敢。皇上,火场上的人亲眼见了,都说慎嫔含冤而死,死后发威了!”他说着,忍不住拿眼觑着如懿。

    李玉眼尖,伸手左右两个耳光下去,骂道:“用你的贼眼珠子乱瞟哪里?不要命了么!”

    夜风吹过光秃的枝丫有霍然的冷声,檐下昏黄的宫灯摇出碎金似的斑驳光影,恍若冷而沉的惶然一梦。

    如懿神色如常,仿佛毫不放在心上,牵住皇帝的手沉定道:“自作孽,不可活!总不是臣妾与皇上让阿箬含冤而死。再说阿箬活着也就这点伎俩,死了还能翻出天来么!臣妾一定命人细查,看谁乱做手脚在后宫兴风作浪!”

    (未完待续。请在QQ书城搜索:后宫如懿传3,更多精彩细节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