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全服第二 > 章节目录 第68章 番外:曾是少年江湖游

第68章 番外:曾是少年江湖游

    PART.1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而每个少女心中,都有一个大神。

    这个大神,将会骑着稀世飞宠,手持绝世神兵,身披极品宝铠,在浩瀚的虚拟世界中与少女一见倾心,从此江山拱手相送,只羡鸳鸯不羡仙。

    少女被大神从吊丝苦海中拯救出来,一跃成为新生代女神,从此叱咤江湖、呼风唤雨,共谱爱的小夜曲。

    叶星一直在等她的大神来拯救她。

    大神来了,却没带来她渴望的救赎。

    他把她拖进了江湖,从此苦海无涯,回头无岸。

    这个可耻可恨可恶的大神,就住在她家楼下。

    大神的本尊,按她老娘的话来讲,就是个不务正业、混吃等死的老男人。

    没有人会像她这样,早上才见过大神在游戏里翻云覆雨的高尚模样,晚上又看到大神满脸胡茬趿着拖鞋倒垃圾的吊丝德性。

    总归一句话,和大神当邻居的她真是伤不起,尤其是,这个大神还是个男吊丝!

    可她还是爱上了这个大神。

    大概是源于每个少女内心深处对于大神的幻想,叶星把大神的种种现实问题都美化了,比如他是个死宅男,靠游戏为生,这叫不羁、洒脱;比如他邋遢,这叫不拘小节;比如他不爱说话,这更是言情小说里常见的惜字如金……

    她在他身上寻找着种种言情男猪身上会出现的特征,然后加以美化,脑补出一个完美的形象。

    那是18岁时的叶星,常干的事。

    然而她现在25岁了,一脚踏进了剩女的鬼门关,大神还没有把她从这鬼门关里拉走。

    她对大神有着咬牙切齿的感情。

    依旧是爱着,却多了怒其不争的愤怒,少女逐渐走向了女王的宝座。

    这个大神,有个非常大神的ID,叫冰雪刺杀者,也有个非常吊丝的身份证名字,叫陶江河,已经28岁高龄。

    这个未来的女王,也有个非常女王的ID,叫暗夜星辰。

    他们认识了七年。

    PART.2

    叶星站在工会的总堂内,目光从朱红的大门缓缓地滑过,一点点地扫过这堂上所有的一切,最终落在了正中高悬的牌匾之上。

    君临天下。

    龙飞凤舞的四个金漆大字,散发出一股霸道的气势,就像这四个字曾经的主人一样,霸气十足。

    牌匾之下,是一张巨大的雕龙绕云宝座,叶星大踏步向前,走到那宝座之前,然后缓缓转身,稳稳坐下,面沉如水。

    如今这君临天下的主人,是她。

    曾经叱咤风云的大神,曾经带给工会无数荣耀的冰雪刺杀者,已经不在了,半年以前他突然把会长的身份转给了她,然后从游戏里消失了。

    曾经繁荣的工会,如今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工会里的人,走一拔,换一拔,熟悉的面孔已经不多,她想起那年叹息家族的嚣张、蜻蜓的刁蛮、自己被污盗取工会资源时的悲愤、冰雪的维护,以及那两朵娇花的降临……

    心头渐渐浮上一层悲伤,原来已经过了三年。

    那场倾尽全城的大战,至今仍留在很多老玩家心中。家有娇花、一朵娇花同君临天下一起,书写了《恋世》最壮丽精彩的一章,从堕落深渊的首杀成就,到冰雪刺杀者的爱维斯英雄领主,还有一朵娇花的堕落王者成就,家有娇花的最高荣誉恋世战神……这些荣耀将永远记在《恋世》的史册之内,哪怕他们全都不在了,这些荡气回肠的传说永远存在。

    一朵娇花、家有娇花,他们该是怎样龙凤人物呢?把所有虚名浮利当成一场游戏,唯有心中骄傲的骨血永恒不变,这才是真正的大神吧。

    叶星用手指轻触工会成就书上的名字,她常常在心中想着,如果自己和冰雪,也能如他们一样,说放就放,携手江湖,逍遥一世,该多美好。

    可惜,没有这个如果。

    他们都不在了,只剩下了她。

    [当前]尘缘散:星姐,你还在啊?

    死气沉沉的工会里突然上来了一个玩家,似乎十分惊讶暗夜星辰的出现,便问出了声。

    [当前]暗夜星辰:上来看看,准备下了。

    她记得许多年前,他们管她叫“小夜”,后来变成“星辰”,最后成了“星姐”,这三个称呼代表了一个女王的成长史。如今的她,在《恋世》之中也算排得上名的人,只是很多老朋友或者老对手,都已经不在了,再强,她也只剩下一个人。

    [当前]尘缘散:星姐真不准备去《江湖》吗?

    [当前]暗夜星辰:不去了。

    她已经25岁了,为了等心中的大神耗费了七年青春,如今只剩下青春的尾巴还能抓上一把。作为一名在职场奋斗的小白领,她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打理一个工会,像多年前那样,把全部的激情和热血都奉献给她的江湖和大神。

    她只能选择离开。

    《江湖少年游Ⅱ》是圣龙网络花了数年时间研发的最新全息网游,采用全新的游戏引擎,比起

    《恋世》来,它在游戏品质与玩法上都做了很大的突破。这是一款旧饭新炒的网游,在十多年前,《江湖少年游》曾经作为当时最热门的经典3D网游而引领过整个网游市场,就算已经过了许多年,这款游戏还是拥有无数的粉丝,只是当年的小粉丝如今都已经成长为社会的栋梁了。

    君临天下的大部分势力,都已经转移到了这款马上要开放的新网游里去了,而叶星已经没有精力再管理工会,便将会长之位转给了会里一个资格很老且人品不错的玩家,由他带领君临天下在新游戏里创立新的荣耀,至于冰雪刺杀者,

    游戏就是这样,永远不愁有新鲜的血液灌注进来,那些老去的旧血便退居三线,安心地当一个休闲玩家,领略游戏更深的美好。

    [当前]尘缘散:好吧,星姐有空了记得上游戏看看我们。

    [当前]暗夜星辰:好。

    PART.3

    叶星很久都没有碰过游戏。她每天六点四十五分起床,七点半出门,八点半以前到公司,准时打卡上班,晚上常常会加个班什么的,周末偶尔还要应付下母上大人安排的各种形式的相亲活动,日子过得紧凑忙碌,却带着一尘不变的枯燥。

    游戏里的热血与激情,都似乎变成了上辈子的事。

    在这枯燥平淡的日子中,唯一让她觉得有些不寻常的,就是常常在上下班的时间遇见楼下的陶江河。

    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

    作为冰雪刺杀者的现实身份,陶江河是个死宅的男人,以前为了在游戏里称霸一方,常常通宵下FB,通宵练级,叶星从没在早上十二点以前在家以外的地方见过他,也不会在晚归时分在外头见他回来。

    就像现在。

    “嗨,早!呃不,晚上好。”叶星在小区的大门口遇到了陶江河,才刚打了招呼,忽然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忙不迭地改了口。

    “晚上好。”陶江河笑了笑,神色温和,声音清朗,并没有在游戏里那种霸道的感觉。

    叶星有种目炫神迷的错觉。陶江河一改往常宅男的打扮,套着件浅蓝的POLO衫,配着黑色牛仔裤,一双浅棕色马丁鞋,看起来干净精神,神色飞扬,与以前的他大相径庭。以前的陶江河,夏天里总是背心加沙滩裤与人字拖的造型,头顶鸟窝,下巴上一圈胡茬,睡眼惺忪的德性,突然间人模狗样起来,眉目端正,侧脸线条硬朗,不见得帅,却能叫少女的心怦怦乱跳。

    叶星不是少女,但她的心也跳了跳,然后问他:“你去相亲了?”

    “没有。”陶江河的笑容一滞,摇了摇头。

    “那是约会去了吧。”叶星觉得自己八卦得好讨厌,可她就是想知道。

    “也没有。”陶江河开始不自在。

    “喵——”一声细细的猫叫解救了他的尴尬,两个人都同时转头,花圃的草丛里,不知何时趴了一只幼弱的小猫,哀怜的小眼神像要滴出水来,冲着两人直叫唤。

    陶江河一个箭步奔了过去,蹲在地上把那只猫捧了起来。那猫小小软软的,就一个巴掌的大小,也不怕生,趴在他掌中很安逸。

    叶星凑了过去,用指肚轻轻婆娑着小猫的头。

    “这么小的猫,还没断奶吧。”她一边摸着一边说。

    “是啊。”陶江河捧着猫,望着旁边依偎的女子,眼神温柔。

    “星星!”一声沉喝,打散了这点温暖。

    叶星回过头,她的父亲正沉着脸站在后面,满脸严肃,眼带责备。

    对于陶江河的那点心思,叶星的父亲是知道的,然而父亲并不赞同,甚至是反对。当兵出身的父亲,对于宅在家里不事生产的陶江河,一直是看不起的,更别指望他能同意叶星和陶江河交往。半年以后,父亲为了打散叶星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叶星关起门来在家里大吵了一架,吵架的结果是叶星妥协,不是因为她不爱了,也不是因为她认同父亲的看法,而是因为她觉得爱情无望。

    “我得回去了。”叶星知道父亲不乐意她和陶江河多接触,只能小声地说了一句,站起来。

    “放心吧,这猫我会想办法的。”陶江河看出她的担忧,便让她放心。

    “嗯,拜托你了。”叶星的母亲有哮喘,所以不能收留这只猫,只能寄希望于陶江河。

    她跟着她父亲屁股事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看见陶江河仍旧蹲在地上,一米八的身子缩着,小心

    捧着掌中的猫,正望着她,眼神同那只猫一样,有着可怜的小委屈。

    那副场景不知怎地就触动了她心中最软的一个地方,她鼻头一酸,险些掉下泪来,只能狠下心来

    转头离开。关于游戏的一切疑惑,她便没有问出口。

    背后的陶江河一脸的寂寞。

    PART.4

    叶星定的游戏经济型头盔送到了。

    她挣扎了许久,还是决定进《江湖少年游Ⅱ》玩一玩,寻找一下久违的热血与激情。

    一番挑选之后,她终于站到了《江湖》的新手村之中。

    她的ID为“辰光乱星”,选的形象是个漂亮的小萝莉,圆圆的脸蛋上是晶亮的大眼睛,一袭桃红色的新手装将人物打扮得粉嫩可爱,头发梳成半桃髻,坠着银色的流苏,相当别致。她动动手,跑跑步,习惯一下新的游戏,十分流畅。

    全息网游的好处,就是能让人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完完全全地融入游戏之中,叶星很爱这种感觉。

    《江湖》里的景色建筑带着浓厚的东方气息,叶星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某个目标而疯狂练级,而是放松心情的玩玩看看,欣赏着枫林晚照的美丽和策马狂奔的潇洒。

    她选的是个适合单练的弓箭职业——飞翎,驯服了一只通体银白的雪虎作宝宝,一人一虎走天下,到处游玩,挖矿挖草练她的生活技能。

    北漠的风景在她眼前就像一幅画,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宛如古诗上的情境。叶星被眼前的黄沙迷乱了眼,完全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她是来这里练挖草的,顺便练级。北漠之中盛产一种叫“焚阳”的草药,正适合她目前的草药等级,于是她便骑着系统送的小马驹,不紧不慢地在这漫天黄沙、炽烈骄阳之下走着,偶尔做点小任务。

    眼前的黄沙之下,突然透出一抹浅浅的紫色来。

    叶星一喜,翻下马来,那是稀有草药。

    《江湖》才开放不到半年,资源还处于稀缺状态,稀有草药可以卖个好价钱,叶星自然不能放过。

    她拎起小药锄就冲了上去。

    只是还不等她的小药锄砸下去,就见旁边一道剑光飞来。

    叶星俐落地翻了一个身,朝旁边躲开了去,再抬头时就见眼前站了一个天舞。天舞是《江湖》里最受女性欢迎的门派,也只收女性,武器是剑。叶星眼前的这个天舞叫漫舞倾城,三十三级,比她高了三级,一身绯色罗裙,酥胸纤腰,煞是动人,果然是最受欢迎的门派。

    显然,漫舞倾城要和叶星抢这草药。

    叶星是何许人,那可是《恋世》里这一年来排名头号的女玩家,现在练的又是个PK强力职业,这个天舞哪怕比她高了三级,也完全没压力。

    一边跑开一边扔下机关,箭雨宛如流星,朝漫舞倾城射去,没两下漫舞倾城便趴到了地上,挂了。

    “贱人,抢药。”漫舞倾城躺在地上骂道。《江湖》里引进了新的声音系统,可以直接说话,不需要再打字了。

    “是啊,我抢贱人的药。”叶星一边挖一边回,连个正眼都没给她。

    “不要脸的贱人,你给我等着。”漫舞倾城狠道。

    “姐姐可没空等你妹,掰掰喽。”叶星从来不爱逞口舌之争,但她也不喜欢忍气吞声,随意调戏了人家妹子几句便准备撤退,哪知前方却突然出现好几个玩家,看样子是漫舞倾城叫来的帮手,等级都在六十以上。

    叶星皱皱眉,考虑是马上下线呢,还是光荣战死。逃跑下线不是她的作风,最终她决定战。

    那些玩家呼啦一下围了上来,漫舞倾城立刻变了口气,如果尸体有表情的话,那她此刻应该是眉开眼笑的模样。

    刀光剑影齐头罩下,叶星只能退。

    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忘了这世上有一种生物是少女的救星,那种生物叫大神。

    在叶星最危急的关头,一个大神横空出世,他驾着一头血红色的火影豹,身披金色战铠,手持银色宝剑,剑光织成银网,将那些玩家全部击杀。

    这个大神的名字很有气势,叫剑指长空,全服排名第三。

    他一把把叶星拉上了火影豹,两人共骋于大漠黄沙之间。

    PART.5

    叶星很有大神缘。

    很多年以前,也曾经有一个大神,似这般凌空而降,解救了当时还只是游戏小菜鸟的她,而她也从此踏上了追随大神的不归路。

    那个大神叫冰雪刺杀者。

    他们相识于一个3D的游戏《大魔纪》,叶星进入游戏里的时候,陶江河的冰雪刺杀者已经建立了工会君临天下。

    她永远都记得第一次遇见他时的场景,满天飞雪之下,一身杀气的他横扫千军,将她从几个二逼玩家的围攻之中解救出来,虽然于他,这不过是一个顺手之举,并未掺杂任何感情在里面,但从

    此,他的身影和他名字一起烙印在她充满梦幻的少女心中。

    他工会收人的要求很严格,为了能达到那些要求,叶星不停的练级、练操作、收集装备,从菜鸟练成了精英玩家,然后顺利加入了君临天下。

    而缘分这种东西是很奇特的,当她觉得大神很遥远的时候,偏偏又发现了大神是楼下的宅男,

    当大神跟班的日子并不舒坦,冰雪刺杀者作为全服出名的强者,可是很忙很忙的,下FB、打战场、做任务、攒声望……他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网游事业中去,早就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救过的小号。

    叶星却记得,一直记得。她从《大魔纪》跟到了《恋世》,从他身边一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一直到工会的主力成员,最后变成他的兄弟,对,是兄弟,而不是情人,甚至连小暧昧也没有。

    他的暧昧,贡献给了游戏里形形色色的女人,比如叹息家族的蜻蜓。富家小姐是不会真的看上他这个死宅男的,她只是在游戏中需要找一个能与之匹配的大神,冰雪刺杀者也从未动过心,互相利用着敷衍着,把游戏进行到底,如果没有出现一朵娇花与家有娇花这两个异类的话。他对她,却始终如一,像妹妹,也像兄弟,唯一让她欣慰的是,无论何时何地,他对她的信任都毫无保留,即便是当初面对叹息家族的责问,他也不曾退缩过。

    然而,她不想要当他的妹妹或者兄弟,可惜他不懂。

    叶星站在《江湖》京城的皇宫之中。

    在皇宫之中,有一对十分恩爱的NPC,是这《江湖》中的皇帝与皇后。皇帝总是深情款款地望着皇后,皇后总是一脸的温和微笑,两人一起端坐在金銮殿上。

    叶星曾经接到过隐藏任务,最终交任务的NPC就是皇后,她对这对帝后有着莫名的喜爱,看着他们鹣鲽情深的模样总是羡慕非常,于是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跑到这里,将自己的隐秘心事说给他们听。

    NPC只是程序,所以她很放心地将他们当成倾诉的对象,这七年来的隐秘心事,在爱与现实间的挣扎……通通道出。

    大多数的时候,皇帝与皇后只是安静地聆听,偶尔会从他们眼中射出不同于NPC式的异样眼光。

    叶星却并未多想,她在《江湖》里的日子过得不错。

    剑指长空是个凭个人喜好做事的人,救她的原因只是因为觉得叶星顺眼,后来他说工会缺少生活

    玩家,便将她加入了工会,有了大工会撑腰以后,叶星行走江湖便少了许多麻烦,挖药挖矿也没什么人抢。

    她安心地当一个快乐的生活玩家,同工会里的朋友们打屁聊天,偶尔调戏调戏大神剑指长空,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唯一的遗憾,就是她的大神已经不在了。

    只剩下现实中的陶江河,还常常遇见。

    然而他们之间,却始终像隔着一层雾气,总难触碰到彼此。

    PART.6

    转眼又是半年的时光,叶星的工作表现越来越好,升了职位加了薪水,游戏里的日子也十分美好。

    辰光乱星已经满80级了,装备一般般,然而挖草和挖矿两项生活技能却是全练满了,这在《江湖》之中并不多见,所以她变成了工会的宝贝。

    叶星的脾性大咧咧地像个男生,所以工会里的男女玩家,都喜欢她,就连剑指长空也非常照顾她。她出去挖个稀有矿或者稀有草,身边常常跟了十来个保镖,气势十足,小日子无比舒畅。

    “小星,咱两结婚吧。”剑指长空在碧落谷里突然间对她说。

    叶星便愣了。

    剑指长空解释了半天,叶星才搞明白,原来剑大神接了个隐藏的夫妻任务,需要夫妻一块做。他本身不爱在游戏里招惹些莺莺燕燕,想着叶星大咧咧的个性,不是那种牵扯不清的麻烦女人,便想找她帮忙,索性把婚结了,以后他都可以拿她当挡箭牌了。

    原来如此。

    叶星哭笑不得,她唯一的大神姻缘竟然是因为自己比较不麻烦。

    “真的,我对你没有非份之想,就做做任务。任务完成后,离不离都随你。”见叶星没反应,剑指长空便急得挠挠头。

    叶星同意了。

    她有些惆怅,跟冰雪刺杀者那么久,连个暧昧都没挣来,反而是这相识没多久的大神,成全了她一场虚幻的姻缘,只可惜,两两无情。

    那一夜,她跑到了皇宫之中,帝后二人正端坐在龙椅之上你侬我侬,一见有玩家进来,赶紧分开,正襟危坐。

    “我要嫁人了。”叶星眼神落寞地诉说着一场寂寞的心事。

    吐完心事,叶星的心情便舒服许多,脚步轻快地离去,于是便没有留意到帝后二人眼中同时划过异样神色。

    “她要结婚了,你说要不要告诉那小子。”皇后见四下无人,便凑到皇帝耳边细语。

    “嘿嘿,皇后,当年那小子害得你被追杀了很久,报仇的机会来了。”皇帝唇边绽放出猥琐的笑容,附到了皇后头边,一阵耳语。

    皇后频频微笑。

    叶星对此,一无所知。

    她的游戏婚礼,定在三天以后。

    原本她只想到月老处简单地把婚给结了,哪知他两结婚的消息不知从哪里给露了出去,全服第三的大神结婚,想低调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剑指长空觉得草草结婚太委屈她了,便决定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他以后还想靠她来当挡箭牌,当然不能太假了。

    婚礼在工会的总堂举办,游戏很真实,成亲的时候可以在几个系统认定的地方布置喜堂,并且铺开席面,到时候新娘子会从月老庙被轿子抬到此处,然后拜天地,开席。

    来喝喜酒的宾客只要在宴席边呆满十分钟,便能获得一个持续七天的双倍掉宝率加成,很是诱人。除此之外,成亲的人还能选择在婚礼里开设哪些小活动,比如斗酒活动、比武活动、闹洞房活动……都是一些互动的小游戏,设置些让人心动的彩头,一场婚礼便会十分热闹。

    剑指长空爱热闹,便把所有活动都开了,扔了些好彩头进去,这么一样,他的婚礼便成了全服一年以来最受关注的婚礼。

    PART.7

    叶星很无奈。

    到了婚礼这一天,她一身绯红的嫁衣,艳如娇阳。

    剑指长空红衣白马,精神奕奕,带着八人喜轿,将她从月老庙中抬了回去。

    叶星坐在轿中,脑中一片空白。

    工会总堂被布置得喜气洋洋,红色纱帐挂满了整个大厅,喜堂也被摆到了正中,红烛高照,龙凤盘绕,充满了喜气。

    宴席在工会之外的长街上摆了几十桌,往来的宾客将整条长街堵了个水泄不通。

    在大厅内观礼的,都是剑指长空的好友们,以及一些工会的老大,其中有一个,是君临天下的现任会长蓦回。

    叶星被剑指长空牵进了大厅,厅里无数双眼睛都带着各自不同的情绪望着她,有祝福、戏谑、羡慕、嫉妒、仇恨……她有些怯场,当初面对君临天下几百号人的时候,也没现在这样紧张过。

    剑指长空牵着她站到了喜堂之前,预先请回来的喜娘NPC清了清嗓子,开始准备说辞。

    “不许结!”有个低沉的声音在门口如同惊雷般响起,引得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了过去。

    系统突然间弹出了全服公告。

    玩家ADF对辰光乱星情根深种,因此向玩家剑指长空发起抢亲。

    居然有人来抢亲?!

    所有人的脑中都同时冒出了这个疑问。

    抢亲的那位仁兄,等级才十级,堪堪出新手村的等级,手中一柄长剑,身上一件粗布青衫,都是系统赠送的新手装,就这样来抢亲,这位ADF莫非是和剑指长空或者辰光乱星有仇,来捣乱的?

    但见ADF一脸的凝重,眼神直直望向辰光乱星,没有一丝玩笑或者捣乱的味道,看上去倒真像是爱她爱得紧。

    剑指长空黑沉了脸,叶星也摸不着头脑,她从未见过ADF,更谈不上让他情根深重了。

    “跟我走。”ADF的语气很是霸道,亦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一字一句都对着叶星说。

    “滚!”剑指长空爆喝了一声,手中剑气一闪,没入了ADF体内。

    十级和满级的差距是不可逆的,ADF瞬间被秒杀。

    “垃圾也敢来学人抢亲!”剑指长空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旁边的玩家也开始咒骂起来。

    然而令人料想不到的是,ADF身上银光一闪,居然原地复活了。

    在《江湖》之中,死了是必须回墓地复活的,不可能就地复活,因此ADF的复活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这要么是游戏BUG,要么这人是GM,如果两者都不是的话,那么他身上必定藏有稀罕的道具。

    为了验证这一点,也为了阻止他接近叶星,整个喜堂上的高玩们开始了一场暴风雨般的击杀,各种招式层出不穷,刀光剑影将整个大厅罩得密不透风。

    ADF每每才一站起来,马上就倒下,然而他始终不肯离去,每次复活后也不回手,就只有一个目标,向前挪动,哪怕一分一毫也好。

    ADF的血,将这大厅上的红地毯染得更加鲜红,他眼神坚韧,步伐不乱,每一次死去便马上站起,往前迈步,然后再死,再起,再走……如此往复循环。

    这人到底是谁?

    叶星看着他抿紧的唇,霸气的神色,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脑中渐渐出现一个人的影子,可是,不可能是那个人,她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ADF还在继续前进,慢慢地靠近,在狂轰滥炸的攻击之中,他终于接近了叶星。

    剑指长空很是郁闷,虽然和叶星结婚只是因为任务,但在别人眼中他们可是真正的情侣,这种情况让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脸面摆到哪里。但另一方面,他又佩服这个ADF的耐性,不是每个人都有死

    上上千次就为了接近一个人的觉悟和坚定。

    佩服归佩服,但他的尊严却不容许同情,一剑剑的刺下,ADF一次次的倒在他和叶星面前,又一次次地爬起来。

    这样的死而复活,让剑指长空就快抓狂了。

    “啊,这两人不是冰雪刺杀者和暗夜星辰吗?”混乱的人群之中,忽然传出了一个惊讶的声音。

    这两个名字顿时让大厅的攻击凝固了一大半。在座的都是游戏里的老手,很大一部分都是从《恋世》过来的老玩家,对于冰雪刺杀者的名字如雷贯耳。

    “冰雪……是你么?”叶星的心陡然间加速狂奔。

    “是,我是冰雪刺杀者。”ADF的声音沉毅如冰,“不许嫁人,跟我走!”

    他向她伸出了手。

    “冰雪……会长……星辰姐!真的是你们……”君临天下的现任会长蓦回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剑指长空的剑光再次向ADF袭去。

    “不要!”叶星突然间射出一箭,挡住了剑指长空的剑。

    “会长!”蓦回急切地开口,“剑指,对不住了,他们是我君临天下的人,我没得选择。”

    蓦回咬着牙道了个歉,在冰雪和剑指之间迅速作出了选择。

    帮助冰雪抢亲!

    “兄弟们,会长和星姐回来了,快来帮忙抢亲啊!”蓦回对着门口大吼。

    君临天下的人听到了这吼叫声,足足愣了三秒才齐刷刷反应过来。

    一场单人抢亲秀又变成了工会混战。

    人群之中,两个隐身的GM悄然离去。

    PART.8

    “老婆,我不仅帮你报了仇,还成全了他们!”方又安搂着向小柔坐在办公室里,一脸的得意还带着三分的讨好,“冰雪那浑球在《恋世》里害你被追杀了好久,这一次全虐回来了。”

    圣龙网络是方家的产业,《江湖少年游》是方又安送给向小柔的礼物,这两人结婚已经一年多了,唯独还少了个娃。

    “然后呢?”向小柔对他的讨好无动于衷。

    “然后我对你这么好,不如你为我生个娃吧。”方又安想孩子想疯了,无奈向小柔正在事业高峰期,不想要孩子。

    “再不生你就是高龄产妇了!”方又安心里又琢磨开了。

    “怎么着,现在就开始嫌弃老娘了?”向小柔在心里暗笑,脸上却是不满的表情。

    “不敢不敢,我哪敢!”方又安邪恶地笑了数声,然后一把把向小柔按到了桌面上。

    “娘子,我们来探讨下生命的意义吧!”

    ……

    ADF带着辰光乱星逃到了无人的地方。

    一场婚礼就这么被毁了。

    叶星心头慌乱无绪。

    他真是冰雪刺杀者吗?

    “对不起,小星,走了这么久!”

    ADF将这一年来的际遇向她娓娓道来。

    原来一年之前,叶星同父亲的争吵,被上来借酱油的陶江河全部听在了耳中。

    那一刻,陶江河才发现,自己在游戏里所谓的地位、权势,在现实里不过一场虚无,不会有人认同他的努力,离开游戏,他什么也不是。

    就连自己喜欢的女孩,他也不能放手去追。

    她爱了自己七年,可他却什么也给不了她。

    他辗转反侧了三天三夜,最终决定离开游戏,为了自己也为了叶星。如果他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路,那么他便回来找她,如果他仍是碌碌无为,不如便放她去寻找更美好的幸福。

    这么打算着,他便四处寻找工作。

    恰逢方又安的圣龙网络在招游戏策划,他便投了简历,以一个资深网游玩家的身份。

    圣龙的游戏策划总监,不是别人,正是向小柔。

    在经历了几场面试之后,陶江河被正式录用了,转正的那一天,他才知道,顶头上司不是别人,正是游戏里的老朋友,一朵娇花同志,而他的衣食父母,也就是老板,也是熟人,猥琐的家有娇花方又安同志。

    这两花有个恶趣味,在游戏里扮NPC。

    《江湖》里面的那对皇帝皇后,并不是NPC,而是他们扮演的。他们玩腻了普通角色,想尝试一下当NPC给玩家发任务的感觉,便为自己打造了一个NPC角色,当然这是游戏里的机秘。

    叶星常去他们那里倾诉,于是关于她和他的事,他们才知道的一清二楚,比陶江河自己还要了解。

    后来叶星要成亲,方又安便想了个损招,在她成亲前半天才把这消息透露给他,还加油添醋把这场婚礼说成叶星疗情伤的选择。陶江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向小柔又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去抢亲,用诚意打动叶星。

    陶江河稀里糊涂地便听从了他们的话,爱情里的人果然是盲目的。

    方又安给了他一个可以无限复活的道具,等抢亲过后再收回来。然后就和向小柔上了GM号潜在人群之中看这场生生死死大虐剧。

    最后那句暴露他们身份的话,当然也是这对夫妻喊出来的。

    好在,最后他总算成功牵走了叶星。

    “小星,对不起,原谅我吧。”陶江河这辈子就没紧张成这样过,与之一比,那些高难度的FB、首杀成就什么的,全都成了浮云。

    “我……你没欠我什么,不用道歉。”叶星瞅着他,觉得自己也慌乱。

    “那咱两……”陶江河忽然间结巴了,完全没有抢亲时霸气无双的气场,“咱两一起吧?”

    叶星深呼吸了几口,平缓下就快跳出胸腔的心。

    “这个,你得先过了我爸那关。”

    “没有问题。”陶江河对此很有信心,他现在已经是圣龙网络的金牌策划经理,前几天组上的游戏策划拿了国内的动漫产业精英奖,过两天他会作为资深游戏策划去参加颁奖,电视报纸都会报道,相来叶爸爸不会再觉得他是米虫了。

    “那你呢?”

    “我考虑一下。”

    “别考虑了。”陶江河忽然想起方又安的话,当女人矜持的时候,男人必须有把她当成FB里的BOSS的觉悟,拿下她的首杀成就。

    “我……”叶星还待说些什么,陶江河的吻却到了唇边。

    方又安说得没错,女人果然就像FB里的BOSS,该强上时就得强上。

    陶江河抱着叶星,在心底百分百认可了方又安的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