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男嫁时代 > 章节目录 第33章 我想让你来娶我(4)

第33章 我想让你来娶我(4)

    “天!那卖了它,岂不是真的找不着亲人了?”方筱言悔得肠子都青了,“怪我!就一个财迷,我还以为妈她是放着宝贝不想卖呢,哪知道是这样一段故事!”

    看方筱言如此自责,林涌泉反过来安慰,“妈说了,人在做,天在看,她找了一辈子,已经尽了心和力,不论上天给出怎样的结果她都能接受。”

    想到那斯文中透着果敢,温和里裹着坚决的婆婆,方筱言这才醒悟,怪不得瞧着就不像普通人,却原来有着贵族血液。一想到这儿,她的沮丧就轻了许多,转而笑林涌泉,“你也算是名门之后嘛,不错。”

    林涌泉笑得尴尬,“名门之后还不是投到你这个普通人之后门下了?”

    (五)我想让你来娶我

    半个月后,方筱言出了院,方父的病也有了起色,可以自己下床活动。

    最出力的当属林涌泉,两个病人胖了一圈,他却瘦了足足有两圈。

    方筱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可让她想不到的是,刚好了没几天,又因为修车的事又吵了起来。

    原因出在车零件上,从气囊到轮胎,换下来不是一笔小数目,方筱言坚持换国产,林涌泉却坚决要换进口的,两人从家里争到汽修厂,始终没能达成统一意见,因为价格差得太多,连维修师傅都不敢轻易给意见,只得任他们吵下去。

    “家里不差这点钱,为什么就不能用好的呢?”林涌泉努力地争取。

    方筱言却另有打算,家里的钱是在她手里不假,也确实够修车的也不假,但她都是已经计划好如何去分配的,一但用了进口配件,那其它的计划就只能是空谈,所以她当然反对,“外形看起来都一样,用哪个不是用?价格那么贵,至于吗?”

    “你能不能听我一回?”林涌泉急了。

    方筱言想了想,还是不相让,“下回再让,这回行不通。”

    “把我当慈禧手下的光绪皇帝----有职无权是不是?说好让我做回主,怎么还是当家不做主?”

    “那就当你是幼年光绪好了,等你能临朝时再当政,反正这次不行!”方筱言一步也不让。

    林涌泉就急了,指指等着修车的师傅跟她急,“人家等了半天了,你能不能别再算计了!”

    “那钱不是一笔小数目,我怎么能不算计!”

    “要钱还是要命?”

    “什么命?”

    “我不希望你再出事,你知道不知道!”林涌泉无乎是吼出来的,“上次出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怎么就不知道让我省点心呢!进口配件质量过关,只要装上这样的产品我才能以对你放心,你知道不知道?”

    听林涌泉这样说,方筱言再次感动了,她觉得自己又误会了对方,以为他只是瞎大方穷讲究,却原来是为自己的安全考虑。

    “你真的那么担心我吗?”方筱言的眼里涌起了泪花。

    林涌泉点点头,一脸真诚,“老婆,再差钱也不能差在这里,只要你安全,别说是配件最好的,就算你想换最好的车,我也会卖了一切给你换!我绝不要你再出任何事!”

    一瞬间,方筱言的心深深地被打动了,顾不得有那么多人正看着,一下子扑进对方怀里,哽咽地说:“好,这次听你的,听你的。”

    修车风波之后,方筱言再次在心里认定林涌泉这个男人,尽管过起日子来,他依然喜欢做他的点心,对于工作不算太热心,尽管他依然会时不时地跟自己拌上几句嘴,说些伤不深也挠不痒的废话,让她急过埋怨过,但都是过去了,在爱和包容面前,方筱言觉得,这些只是小毛病,人人都会有,比如自己,懒得下厨懒得收拾,对方不是依然在包容吗?

    后来她总结出一条真理,那就是----做夫妻其实就是做工程,精心去做去维护就有可能是百年基业,再不济也要保证个几十年以上,如果从开始就不用心去做去维护,那肯定会成为豆腐渣工程。

    婚姻是需要相互付出的。这点她无比认同。甚至说给表姐夏惜文听的时候,还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姐,夫妻可是一门艺术学,付出、理解、信任,一样也不能少,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不能记仇,要知道,两个人天天耳鬓厮磨,难免会发生争执,不能因此就去恨对方,事情过了就过了,要懂得放下。”

    夏惜文不得不佩服表妹进步神速,却又不承认婚姻真有她说的那么好,“婚姻我也不是没经历过,有时候付出一切也未必能收获别人的真心,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形式。”

    “什么形式?”

    “坚决不能颠覆传统,绝不再玩‘女娶男嫁’,就要学着做世俗的小女人,要彩礼,要房子车子,要男人赚钱给自己花,当然,还要由男人来娶自己。”夏惜文深恶痛绝地说:“从今天起,我夏惜文就等待一个有能力来娶我的男人!”

    听表姐如此信誓旦旦,方筱言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但她却完全理解对方,身为女人,不深受之苦,哪里懂得个中原由?只能在心里深深地为表姐祈祷,祝福。

    和夏惜文道别之后,方筱言拿出手里的银行卡,上面的数字真的不多了,修车费用超支不少,但她还是决定趁早为婆婆买一只玉镯,因为周末她和林涌泉要回去看望公婆。

    玉镯花掉了卡上最后一笔钱,但她觉得很值,婚姻短暂的旅程让她明白一个道理,婚姻需要两个人深爱的同时也要深爱对方的家人,只有爱情和亲情的双重稳固才能换来一个真正温暖稳定的小家庭。

    一切准备妥当,临去林家之前,林涌泉坚持去接岳父出院,他说:“我爸病情稳定,不差这点时间,机票晚订半天,先去医院把咱爸接回家,那样咱们走得也放心。”

    方筱言小女人似地笑了,这段日子她已经习惯了一切有林涌泉打点和安排,更何况对方心里想的还是自己的老爸,颇为受用,于是就一起去了医院。

    让她想不到的是,进了一层门诊楼,竟然遇上了方子诺,对方正跟一个女人站在角落里商量着什么,女人情绪有些激动,一会说一会求的,还时不时把手伸进方子诺的臂弯里撒下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情侣。

    方筱言看着方子诺发愣的时候,林涌泉已经猜出了几分,“不会是前任吧?”

    方筱言回过神来,白他一眼,“这是吃醋还是叫板?”

    两人说话的声音有点高,对面的方子诺已经发现了他们,不得已,方筱言拉着林涌泉走了过来,方子诺有些尴尬地问:“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还没等方筱言回答,方子诺身边的女人说了话,“子诺,他们是你朋友吧?”得到承认,女人立即冲上前来,亲昵地拉住方筱言的手,一副恳求的表情,“既然是朋友,你就替我说说子诺吧,我都怀孕四五个月了,他非得让我做掉,可惜了不说,咱们都是女人,那得多疼呀,我不要,不要!”

    这时候,方筱言才注意到,女人的肚皮隆起得厉害,不觉一阵心惊。

    按日子算下来,如果这孩子真是方子诺的,那他在自己做深情表白的那一刻,应该已经跟这个女人有了交往才对。这样一想,就觉得过去的一切,真是荒唐如梦。

    有些事就是如此,想不开是事,想开了,就觉得不过一场梦,甚至一场戏,转个身,梦就醒了。

    方筱言更加坚定了自己爱林涌泉的心,拉过对方,亲昵地向方子诺介绍,“这是我老公,我们也正打算要一个孩子呢。”话说到这里,她相信方子诺会明白,一个女人愿意为自己的老公生孩子,除了爱他,更多的就是对外界一切打扰的拒绝。

    方子诺喏喏地点头,看方筱言的目光躲躲闪闪,再不似从前那样情深,之后就带着女人匆匆告别。

    这一幕,林涌泉竟然看得很糊涂,不停地追问方筱言,“他怎么就走了呢?这兄弟真不讲究,还没跟我握手呢,什么素质呀?”

    方筱言笑他,“他感觉自己没你帅没你好,所以逃了呗!”

    林涌泉跟着回敬,“不过说实话,老婆,你比他身边那女人长得好看多了,嘿嘿。”

    听得出来那是奉承,但方筱言只是笑,什么也不想说,握林涌泉的那只手,却越来越紧。

    “老公,这辈子你休想甩了我!”似在说给自己听,又似在下决心,方筱言大声宣告,“我们要一起走过银婚金银钻石婚!不离不弃啊!”

    林涌泉一个回身,不管不顾地的拥抱了她,医院人来人往,却止不住两人突然爆发出来的激情拥抱,走廊不远处,方母正牵着方父走来,看到亲热的小两口,不禁欣慰地笑了,冲方父说:“老方,咱们的女儿没选错人,瞧,多恩爱。”

    方父点了点头,回身看方母,“你这辈子选错人了,我委屈你了,真是对不起。”

    方母急忙捂住老伴的嘴,忙不迭地解释,“哪有。胡说。老方,我想过了,这世上对我最好最能容忍的男人就是你了……过去是我一直欺负你,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老伴老伴,不就是老了有个伴吗?以后咱俩好好过日子,你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强。”

    方父握过方母的手,欣慰地笑了,“我就知道,你心直口快。不过,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买好房买好车,来娶你!”

    “说定了?”方母笑。

    “说定了!”方父坚定地点头。

    “老方,其实谁娶谁都无所谓,在你病着的时候我就想清楚了,真的无所谓。夫妻之间重要的是相互珍惜,对对方真心实意的好,再委屈再抱怨也能相互拉扯起走完一辈子,这就够了,真的。”方母动情地说:“我是个强势的女人,这辈子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方父摇头,拉过老伴的手,“别说傻话,是我让你委屈了一辈子,要是有下辈子,我还愿意入赘,‘嫁’给你,让你欺负我!”

    “真的?”

    “真的。”方父的肯定回答,让方母不禁笑出了眼泪。

    此时,方筱言和林涌泉已经拉着手走了过来。

    很快,两人帮着方母办了出院手续,再把方父接回家,安顿好之后,又匆匆赶往机场,直到上了飞机,这才各自缓了口气。

    当方筱言忐忑地拿出自己新买的玉镯表示是还婆婆一个心愿时,林涌泉竟然眼冒泪花,一把抱过她,不停地说:“老婆,你是个善良的好女人,谢谢你!”

    “是我过去太任性,对不起。”方筱言边说边倒在对方怀里。

    被林涌泉拥在怀里的感觉很舒服,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让方筱言小睡了一会,醒了才发现,林涌泉一直半抱着自己,连姿势都没敢动一下,看他憨厚的样子,不由得笑了,一种叫幸福的东西终于开花……

    看她醒了,林涌泉也醒了,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老婆,你现在还有什么心愿没有?”

    “有,很多,要说哪一个?”

    “说最重要的,最想实现的。”

    “真的?”方筱言认真地坐起来,看看林涌泉,一脸认真地说:“我想让你来娶我!”

    经历了这么多事,方筱言知道,自己此刻说的是心里话,绝对不是在赌气。

    凡是女人都有点儿小心思,等待着男人关心和呵护;凡是男人都有点儿大男子主义,期待着女人依赖和崇拜。从表姐失败的婚姻上,方筱言读明白了太多东西,传统一进之间难以逾越,但信任和理解却可以与爱互动,面对一心为家的林涌泉,她第一次发自肺腑地说:“我想让你来娶我!”

    林涌泉先是一愣,随即读懂了方筱言的心思,那双眼睛里有一份渴望,还有一份完全的信任,于是他也就明白了,在相爱的女人心里其实对婚姻并没有过多的要求,她想要的只是一份肯定和安稳。

    起身,拍拍巴掌,林涌泉手握拳头当话筒,冲着机仓里的乘客们说:“希望没给大家添麻烦,今天想请各位做个见证,我向我深爱的女人----方筱言女士正式求婚!希望她能嫁给我,不管贫富贵贱,都和我携手一起走完这辈子!”

    瞬间,乘客们的掌声淹没了一切,方筱言红着脸,在大伙的叫嚷声中站了出来,握过林涌泉递过来的手,紧紧相握,一股暖流缓缓流过彼此的心房,这一路走来,方筱言早已明白,男人需要女人仰视,给他足够的自信,他才有力量更爱你。至于女人,尽管也需要欣赏,但从骨子里更需要的是深爱男人的俯视,任他低下头来看着自己,一点点感动一点点温顺…….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她觉得自己这一次才是真的出嫁了,嫁给一个相爱又深爱的好男人,为了他,自己愿意付出这辈子,甚至下辈子……

    2012.04月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