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沦陷温柔冢:锦云遮陌上霜 > 章节目录 第39章 一钩淡月天如水

第39章 一钩淡月天如水

    这日的午后,天气温煦高爽,侍女们卷起了阁楼里的帘子。空气里头暗香浮动,盈盈而来。她依在锦靠上,远眺着太掖池的景色。

    也不过片刻光景,便有侍女上来禀报:“娘娘,皇上来了。”她怔然抬眼,果见他一身龙袍,正负手而来。

    她别过了头,亦自靠着不动。

    他徐徐地上了阁楼。待内侍放下了一锦篮后,摆了摆手道:“都退下吧。”

    他从锦篮里取了一只白瓷缠枝描金的汤盅,然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也不多言,伸手将盛满的勺子递到她嘴边。她睫毛轻颤。那汤盅里头是红枣桂圆鸡蛋。极普通的点心,民间百姓家素来喜欢食用。她当年在秋月庵的时候,清净师妹曾经煮给她吃过。

    他语气温软,如同秋日和风:“吃吧,午膳都没怎么用。都这时辰了,定饿了。”

    但见她目光迷离,凝望着不远处烟波浩淼的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畔的一切,包括他在内,一举一动,仿佛半分没有听见。亦或是听见了也当做没有听见,样子又恢复他受伤前的冷漠疏离。

    他这般举着手,许久,手臂渐渐发麻了。她这才转过了头,抬着眼帘,樱嘴微张,将勺子上的红枣含下。

    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听沈叔说,我娘小时候可穷了,可每年她诞辰的时候,家里再穷,都还是会给她煮一碗糖水鸡蛋的。”

    那颗熟烂的红枣似骨梗在喉咙,她抬眼凝望着他。

    “无双,若我娘亲现在还在的话,不要说是这么小小的一碗鸡蛋了,这天下她要什么没有。可是,她早不在了,我从未见过我娘……无双,这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算我如今掌拥天下,可是……可是却无法弥补这个缺憾”

    她睫毛微颤,犹如蝴蝶的羽翼,娇柔之致。的确,她生在父母双健的府邸,从小受尽宠爱,自是不知他的凄苦。

    “当年我从沈叔口中知道,我娘是被你姑姑下毒害死后,我一心想着报复,除了报复还是报复。若不是阮玉瑾,若不是她……我娘不会这般惨死。我亦不会如此孤苦无依。是的,我恨她,我恨你们整个阮家。那个时候,支撑我一步一步朝龙椅走去的,便是这股恨意。

    “后来有了你,我还是不明白的,有些东西失去了便是永远失去了。无论你怎么做,都是不会回来的。就算将你们阮家灭门,我娘也不会死而复生。可惜我那个时候太傻太笨了,不晓得握紧眼前的其实更重要。”所以那个时候他有了她,有了承轩,却还是执迷不悟。

    后来,连老天爷也惩罚他了,让他失去了她。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才知道,如果,如果他可以退一步,那么他拥有的不止是万里锦绣江山,还有她,孩子,有他们陪着他,携手站在云端。那样的人生才真真是叫万人景仰的。

    “当年沈叔假传我旨意命你服毒,昭阳殿失火后,我才恍然,其实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早已经在身边了……可是……可是,又都失去了……无双,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真正原谅我?

    “无双,不要离开我,以后每年你生辰,我都亲手为你煮鸡蛋,好不好?”

    她这般地望着他,眼眸深处无波无澜,什么都没有:“你曾经说过的,等我产下皇儿后,无论我是走是留,你都答应我的。”

    他的手仿佛微微颤动,并不说话。许久,他才涩然开口:“你要怎样?”她许久不言语。

    他的声音轻了下来:“无双,孩子们都这般小,你当真忍心再也不见他们了?”

    近处远处好似山峦般的宫殿,一重接着一重,连绵与天相接。天空湛蓝如琉璃,干净如水。不远处有一团云絮絮而来,那般的近,好似伸手就可以触摸。

    她怔怔地望着,半天才道:“我要回家。”她想念爹爹,想念娘亲,甚至想念秋月庵,想念清静师妹。

    秋月庵独隐于空山云深处,只有一条上山石路可通。阮无双一步步地踏上石阶,沿路古木苍苍,偶有鸟声清脆婉转响之。

    转过石阶,木鱼声悠悠扬扬地传来,秋月庵几幢粗陋的屋子便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她缓缓地入内,定下心来,耳内听到的第一句,便是“贪苦,嗔苦,痴更苦。”她怔然站着,不知不觉茫然了起来。

    住持师太做完课后才看到她,站起了身,只含笑着道:“来了埃”葛布青衣上传来淡淡的檀木梵香,令人心安如斯。

    她捧着清茶,凝望着袅袅的热气:“师父,当年你说我尘缘未了,不宜剃度。师父,或许我那只是孽缘,剃了度,倒也一了百了了”

    住持师太慈爱地望着她,目光温暖:“小晚,庵堂清静,只可略去你的烦忧和疲劳。只是很多事情不是躲在这里就能解决的。你若是愿意,就在这里小住几天吧。”

    她便真的住了下来,好似回到刚来庵堂的那时候,帮清静师妹晒药草。这日的傍晚,两人如常在院子里收药草,清静师妹忽地抬头,跟她道:“小晚,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的。”

    她抬头不解地望着她。清静师妹了然地笑了笑:“他来接你了。”

    转头,只见他一身玄青色的便衣,站在金光无限的斜阳里头,翩然如玉。晚霞灼灼,泼金洒银般的灿烂,衬得一双眸子黑深似夜色,如能溺人。

    清静师妹淡淡地道:“小晚,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你来庵里数日,每天茶饭不思的。既然舍不得,不如不舍吧”

    云雾遮断山间路,眼前是他,回头是青灯古佛。她当真能常伴青灯古佛,不去想着承轩和嗷嗷待哺的幼儿承律。

    舍得,舍得。有舍有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