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沦陷温柔冢:锦云遮陌上霜 > 章节目录 第13章 爱恨纠缠无回避 (1)

第13章 爱恨纠缠无回避 (1)

    石全一侍候着皇帝进了大殿,手忙脚乱地吩咐:“快,拿干的丝巾……小德子,快准备热水,服侍皇上沐浴更衣。”内侍的嗓音本就极尖,此时夜深人静,更是莫名的刺耳。

    百里皓哲本已经烦躁不堪,此时更是不耐烦,轻微地摆了摆手:“都下去吧。”杏黄的袖子已经湿透了,晕开了好几团,袍子下摆滴着雨水。石全一知道皇帝向来不显露神色,一直侍候得战战兢兢。如今皇帝已是极明显的不耐烦,此时虽然极担心皇帝的龙体,但还是躬身行礼退了下去。其余的众人也跟着他退出了殿外。

    殿内的烛火点的通明,他负手站在窗前,看着闪电不停地在空中滑过,风很大,洞开的窗随着风势不住碰合,单调地重复着相同的节奏声响。风杂着湿意袭来,依稀有花香的味道。他细细地辨着,半天闻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鼻尖只有茉莉的香气,清清幽幽,飘飘渺渺的。

    还在恍惚中,一个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哲儿,怎么?心软了吗?”承乾殿历来是百里皇朝的皇帝寝宫,是宫中守卫最为森严之地。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若非有人下令,怕是连只鸟也飞不进来的。

    百里皓哲对此声音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亦没有回头,仿佛还在沉思中。那个声音又轻轻地响了起来:“这二十几年来,我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你心软了……”

    百里皓哲回过了头,定定地看着他,不作声。殿内亮如白昼,因盯了窗外的夜色过久,如今这么回头,只觉光线刺目,晃着眼睛,便微微眯了眼睛,手心却攥紧了。

    那人穿了一身普通的内侍服,全身隐在光线照不到的角落里,凝视着百里皓哲,半晌才柔声道:“哲儿,这天下现在都是属于你的。有道是大丈夫何患无妻,更何况你是万人之上的皇帝,再过一年半载,等你充裕了后宫,有多少美女、才女供你选择。天大地大,你喜欢什么样的没有。阮无双是长得不错,但也不是最美的,亦不是最有才华的。你不要因为现在日日对着她而软了心……”

    百里皓哲还是没有应声,只是看着他,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那人的语调渐渐高了起来,语气也严厉了起来:“你能忘记,是你没有看到你母亲临死前的痛苦。而我不能忘记,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我绝不会放过害死你母亲的人。我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天。

    “我与你母亲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被阮玉瑾买入太子府,在阮玉瑾跟前当差,谁知道那恶毒的女人早就算计好了的,是因为你母亲长得像太子的心上人——欧静芝。太子当时正因欧静芝的过世悲痛欲绝,看到这么一个神似的活人,自然想尽一切手段要弄到手的。你母亲就活活做了阮玉瑾的棋子。太子夺了阮玉瑾的侍女,自然觉得对阮玉瑾有所愧疚,事事谦让她。而你母亲……你母亲没有法子,就做了太子的小妾……这还不够,阮玉瑾这个恶妇在你刚出生没几天,就把你母亲活活给毒死了。她以为她布置得天衣无缝,只是她没有想到,我为了可以看见你母亲,也进了太子府为奴。

    “我那天晚上躲在窗外,那天也跟今晚一样,下着雨,雨一滴一滴地落在我衣服上,渗透到了皮肤上,冰凉冰凉的,一直可以凉到人的心里头去。我亲眼看见木清将一碗药端到你母亲面前,逼着你母亲喝下去……结果不到一个时辰,你母亲就吐血而亡了……我没有用,眼睁睁地看着你母亲死去……当时……当时你才出生不到十天……”

    他一步一步走进百里皓哲,双目圆瞪,如同喷血:“你能忘记,而我这辈子绝对不可能会忘记你母亲临死前的痛苦,绝对不会!

    “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对阮无双只需哄哄而已,如今已经登了帝位,只要不纳妃,把阮家安抚着就是了,不必天天到昭阳殿去的。你倒是看看你自己,哪天不是在昭阳殿就寝的!你的心思我难道就看不出来,若是想看你皇儿,让人抱到承乾殿就是了。”

    京都的春天,往往是来得要晚些。但每到这季节,御花园内群花争妍,和风拂面。景仁帝最喜欢在这样的季节带着大皇子百里皓庭在太掖池边的柳树下玩耍。

    一大群的侍女、内侍们远远地候着。百里皓哲躲在不远处的杏树后面。御花园的树木皆已不下数百年的光景了,树干粗大,枝叶繁盛苍翠,两个大人合抱尚且不能抱祝他躲在其后,竟连内侍也没有发现。远远地看着父皇和大哥嬉戏。百里皓庭眼上蒙着明黄的绸帕,双手摸索着要找出父皇的藏身之处。

    景仁帝满脸的宠溺,仿佛春光温软,向不远处的百里皓庭微笑着招手:“庭儿,这里……父皇在这里。”百里皓庭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脚步不稳,口中还不停地叫着:“父皇,父皇,你在哪里……”景仁帝挥着广袖,甩得那袖上的金龙仿佛在云中游弋嬉戏。令人很难想象平素端坐在朝堂的皇帝竟然有如此温柔慈祥的一面。

    百里皓哲的心里说不出的羡慕,他羡慕父皇如此慈爱地对待大哥。他心目中的父皇永远是高高在上的,除了固定的请安时间,他从未有机会亲近的。多数请安之时,也是远远地跪在殿中,遥遥地回答父皇询问的课业情况。像大哥这样子与父皇玩耍,在他幼小的记忆里是从未有过的。甚至在他的记忆里,父皇连抱都从未抱过他。

    身边的内侍左找右找,总算在树后面找到了他:“二皇子,奴才总算找到您了。怎么好端端的躲在这树后面。”内侍拉着他的小手,一步一步地远去。他不舍地离去,偶尔回头,只见大哥被父皇拥在怀中,咯咯笑个不停。虽然听不见说什么,但那笑声还是一点一滴地传了过来……

    百里皓哲猛然惊醒了过来,这么多年前的事情竟然还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日。他从前不懂为何父皇如此地疼爱大哥,却总是对他不闻不问。

    为了得到父皇的一点赞许,他潜心课业,学习治国之道,闲时学习骑射。三伏天,天气炎热,蝉也躲在阴凉的树叶底下,不见影踪。读书的时候是不许拿扇子、不许摇扇子的,要正襟危坐。这时候写字,每一个字要写百遍,来练习书法。

    但无论他的表现如何出色,父皇只是点头加许而已,从不会拥抱他一下。父皇从来不知道,他要的并非是琳琅满目的赏赐,而是他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哪怕只是轻拍一下他肩膀的赞许,那么他也甘之如饴。但他从来没有得到过,连一句小小的亲昵的话语,一个小小的温馨的动作,什么也没有,久了,仿佛一切只是奢望。

    夜色已经渐渐青灰了起来,朦胧中已经可以看见殿内的布置,好似与平时的不一样。他微微眨了眨眼,这才恍然过来,他在承乾殿,而非昭阳殿。

    身边也没有她,自然没有那淡淡的清香。或许只是习惯罢了,那么多年,他是习惯一个人的。但后来有了她,因为那一段日子有了她,她的味道,所以也成了一种习惯。但沈叔不知道的是,有了习惯就会成瘾,要把一种习惯给戒掉,也并不是件易事。但是他没有办法不戒掉!

    慈宁殿里不停地传出咳嗽声,隔了厚厚的楠木雕花屏风,还是不停地传了出来。阮无双还未跨进内寝,已听得极分明了 本来担忧的心更是沉重。太医也已经禀报得十分详尽了,心病乃需心药医治。但姑姑没有想要生的念想,即便华佗再世,也是回天乏术的。

    掀了珠玉帘子进去,只见木姑姑端着药碗侍候在旁。见了阮无双进来,忙跪下行礼。阮太后双目深闭,脸色如纸般苍白,但看上去睡容甚为安详。阮无双抬头看了木姑姑一眼,木姑姑摇了摇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眼光移到旁边的青玉碗里,药汁如墨,满满一碗,未少半滴。

    阮太后似睡未睡,微微睁了眼,就瞧见了无双,忽然想起一事情,缓缓道:“木清……去把玉盒里的东西拿来。”挣扎着要起来,无双忙搀扶着她慢慢地坐了起来。

    阮太后端详了无双半天,目光温和虚弱,再无半点当年皇后的气势,语声也极轻,好似含了无限温柔:“是不是最近为我这个老婆子给累的,怎么越来越消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