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冬约,夏至 > 章节目录 第56章 尾声
    人世间的事有时候就是这样无法预料,夏冬闭上眼睛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程辉远的嘴角微抿,半晌才自嘲地笑道:“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坦白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他祈求她的原谅,而另一个就是,他打算放过她了,一切到此结束。”

    “这真令人惊讶。”夏冬试着笑,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放心,我并不是在祈求你的原谅。”程辉远放下香烟缓缓地道,他走到夏冬的面前俯下身:“夏冬,我只想让你原谅你自己,停止对自己的一切惩罚。”

    夏冬看着他,一时间有些迷惑。

    “不要说你不明白。”程辉远笑:“这些天你在病中叫的是谁的名字,你心里最爱的又是谁?不要拒绝,我知道你向来就不是喜欢坦诚的人,尤其在我的面前。你爱浩楠,现在依旧爱着他,难道就因为这样一个误会而不再原谅他吗?听我说夏冬,人生是自己的,没有人陪你再来一次,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不会再有,”说到这儿,他微微苦笑了一下:“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

    夏冬有些惊慌地抬头看着他,仿佛想在他的目光里找到什么支持。

    “没有能帮你,除了你自己。”程辉远握住她冰冷的手指:“我认识的夏冬聪明、理智,无论遇到多少挫折都有再站起来的勇气,浩楠已经和齐美美离婚了,也许看了我手里的文件你就会知道答案。”

    夏冬垂下头,竭力压抑着不去颤抖。

    程辉远的目的温柔下来,他扶住她的双肩,低下头靠近她,直到吻上她的唇。他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呼吸拂在她的脸上,深深地吻着她冰冷的唇,可继而却放开她。

    “这是你欠我的。”他哑声道,说完站起身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桌上的文件袋因为倾斜而掉出了一个信封,夏冬拾起来打开,一张充满阳光的照片映入眼帘,照片中齐美美挽着一个英俊的外国男子正笑的甜美,照片的下面是一份离婚协议的复印件,还有一封长长的信。

    亲爱的夏冬: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Paolo已经身在意大利了,一年的时间太漫长,而我和Paolo也彼此等待的太久。

    原谅我对你的隐瞒,除了康浩楠的意思之外,也有我的原因,因为实在不想因为这件事而破坏我们的关系。还记得我对你谈起的理想吗?这是我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之一。

    我和浩楠生在这样的家庭注定要走上联姻的路,可是我却不想听从父亲的安排。大学里我就和Paolo相识,父亲不允许我和他见面,甚至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可这只能让我们更相爱。也许你会嘲笑我,多少年以后,谁还记得年轻时的恋情,可是人生只有一次不是吗?如果我们不曾放纵地爱过一回,又怎么知道爱情的滋味?

    于是当浩楠找到我时,我没有拒绝他,如果一个表面上的婚姻能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难题,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浩楠承诺不会让这段婚姻维持的太久,我想是因为他也不想让你知道吧。我们两个达成了协议,只要他拿到父亲的投资,就会协议离婚。可是一切却出乎了我们的预料,父亲显然想到了我们有可能欺骗他,于是他在我们同意结婚时让我们签了一份协议,其中一条就是我们必须在一年后才可以决定是否终止婚姻关系,也许他期待着这一年间我们会改变主意,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们都受到了伤害的原因之一,你因为这个离开了浩楠,而Paolo也误会了我,回到了意大利,我们大家都受到了惩罚。

    不过好在一切并没有持续太久,浩楠帮我找到了Paolo,我们重归于好,可是他却不能去找你。有时候看着他一个人痛苦,我会感觉和Paolo的幸福是种罪恶,所以在协议到期的第一时间就写了这封信给你。希望你依旧会给他一个幸福的机会,或者说,我所希望的是我们都能够获得幸福。

    相信我,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到浩楠为谁这么伤心过,他是一个值得付出的男人。Paolo说过,当一个男人清楚地知道他爱你并愿意为你付出所有的时候,他才是一个值得你珍惜的人。也许我们曾经的人生都有过太多的不幸,可这并不能阻止我们追求未来的幸福。

    意大利的风景很美,当然,别的国家会更美,我和Paolo已经决定实现我们周游世界的梦想,期待我们回来时你能和浩楠一起迎接我们。

    满怀期待的美美于圣诞前夕。

    合上信,夏冬深深地呼吸着,那份离婚协议上黑色的字迹印进她的双眼,落款处康浩楠的签名触动了她内心最柔软的那根弦。

    多少年以后,谁还记得年轻时的恋情,可是人生只有一次不是吗?如果我们不曾放纵地爱过一回,又怎么知道爱情的滋味?

    连年轻的美美都知道的道理,为什么她却一再地逃避?从何意轩到康浩楠,她永远害怕着伤害,逃避着爱情,可是人生只有一次,她已经弄糟了一次,难道还要放弃最后一次机会吗?

    冬天永远是寒冷的,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可我们却能改变自己。正因为受过太多的伤害,所以幸福便显得格外珍贵。那夜她坐在康浩楠的车子里,听着他对她说的话,还有那首歌仍在耳边响起的歌:放手去爱,不要逃,爱不是想要得到就能得到,谁赢谁输已不再重要,能痛痛快快一场就好……

    还记得一年前从D市机场出发时何意轩所说的话:我没有给过你幸福,康浩楠也没有,夏冬,我只希望将来你会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

    那天他亲手为她提起行李,将她送上飞机,直到最后一刻她却发现他的手上居然有一线相同的机票。

    “明明知道不行可还是想试试。”看着手中的机票他黯然地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吻她:“一定要再回来,哪怕不是为了我。”

    D市今年的春天来的特别早,三月已有了绿意,清淡而潮湿的海风带来春的气息,仿佛一切都在酝酿着一个新的开始。

    临海的国际会议中心戒备森严,一个世界性的经济会议正在这里召开,海水的波光被阳光折射照向这座透明的建筑,还有往来的人流。

    分会场正在进行一个专家讲座,一位年轻男士来晚了,便坐在了靠近出口处的一个位置,转头时却发现旁边坐了一位短发女子。

    “对不起,讲到哪里了?”他低声问。

    对方闻言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却递过了自己的笔记。

    年轻人翻看记录着,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只在归还的之前似是不经意地翻看了一下扉页,这才递还给她。

    午餐时间年轻人又在餐厅遇到了那位女子,他追上前道:“夏冬小姐,还记得我吗?”

    女子转身看他,目光平静地点了点头。

    “我是明诚集团技术部的张越泽。”年轻人笑起来很阳光:“请问夏小姐是哪个公司的代表?”

    被他这么一问,对方显然有些意外,于是笑笑道:“你认识徐小可?”

    张越泽眼睛一亮,忙道:“是啊,小可现在是我们技术部的主任,你们认识?”

    夏冬笑着点了点头,自去捡了几份点心,张越泽看着她微笑的表情一怔,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起。

    “这么说您以前与我们公司合作过?”年轻人看上去很高兴,让夏冬有些盛情难却,于是整个午餐时间,这个张越泽都在她的左右,十分殷勤,让夏冬很无奈。

    下午开会的前夕,张越泽将一杯咖啡递给夏冬笑道:“你一定觉得我很无聊。”

    “嗯,也不是……”夏冬想了想:“只是我很久没有和人说这么多话了。”

    “包括你的男朋友?”年轻人脱口而出,可话出口后不由得又笑了笑,显然也感觉有些冒失,可却又忍不住期待她的答案。

    夏冬倒不介意,只是笑笑:“我们在一起时很少聊天。”

    答案显而易见,这让张越泽略感失望,半晌才笑道:“是吗,你们一定很了解对方。”

    这话让夏冬怔了怔,继而却微微一笑:“或许吧,我们不都是自以为了解身边的人吗?”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了解康浩楠的,可经过了这一年的时间,她却没有勇气继续这样说。他为她所做的一切远比她所了解的多很多,是的,他们相爱着,可她却没有更多地信任他。

    张越泽和夏冬所在的小组会议召开的时间推后了,于是两个人便坐大厅里等待着,任玻璃穹顶撒下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身上。

    对面巨大会场里有人正在主席台上参加会议,夏冬看过去,突然怔了怔,远处装扮成深蓝色的主席台前有很多熟悉的身影,而正在发言的正是何意轩。灯光柔和地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显得睿智而从容,与他相隔不远的是康浩楠,深色的西装没有掩盖他身上年轻的气质,他微微侧着身倾听着,不知为什么,那张英俊的面庞略显忧郁。

    一年过去了,他们都有所改变,何意轩温和儒雅的微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淡漠,而康浩楠……夏冬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想摆脱胸口起伏的情绪,看到他的那一瞬,她几乎无法抑制胸口的钝痛。

    “你也看到了?”张越泽顺着夏冬的目光看过去道:“那是我们的董事长,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带领一个小公司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接着他有些羡慕地道:“他几乎是我们的偶像。”

    “是吗……”夏冬几乎是无意识地叹息着,站起身不由自主的地走到门前看向主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