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世界微尘里 > 章节目录 第16章 少女的初恋(2)
    分家的那天,正好是曾鲤拿到高中通知书的第二天,却是曾鲤一生中最难熬最羞耻的日子。

    在奶奶家,所有的亲戚齐聚一堂,看似是在评理,其实却像是在看她的父母表演。所有东西一件一件地分清楚归谁,存折、现金、股票,甚至电器、家具,其次是曾鲤,最后是房子。每每说不下去的时候,两家人包括大伯二伯,甚至奶奶也会参与其中,各说各有理。

    分到曾鲤的时候,曾妈妈一口就说:“女儿归我。”曾爸爸这一回却没有说话,他很少待在家带过孩子,对抚养女儿不太懂,于是心里没底。

    曾奶奶是打心里舍不得孙女,便说:“曾鲤是曾家的孩子,你以后要是改嫁,给她找个后爸,让她怎么办?”

    “你们养过吗?后爸怎么了?她亲爸还不管呢!做作业管过吗?开家长会去过一次吗?”

    “我怎么没管了?”曾爸爸来气了。

    于是两人又开始吵了。

    曾鲤站在众人前面,有人在劝架,有人在打量她,那些眼神里似乎都是叹息:这孩子真可怜。以至于,曾鲤无数个夜里都会做同一个梦,梦见她走在大街上或者人群里,走了好久好久,直到很多人看她,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穿衣服。

    然后,她看到坐在最外围的于易。

    她的小表叔,有着和她完全不一样的家庭。

    他是这个大家族里最末的男孩,最小的那个姐姐都比他大十岁,如今早已出嫁。无论他的姐姐、哥哥还是表舅公夫妇,全家人所有的重心都在他一个人身上,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而且,他也很争气,一大家子人谁出去提到他都是一脸喜气。

    打断她思绪的是大伯的话,大伯突然对她说:“让曾鲤自己选,你愿意跟着谁?”

    曾鲤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我……我两个都要。”

    曾妈妈一咬牙说:“不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最后,曾鲤是跟着妈妈的。

    一来是曾妈妈执意要女儿的抚养权,甚至可以不要房子。二来,她对于易说的是真话,曾妈妈放心不下女儿,嘴上那么说,还是会回来做饭给她吃。所以她从心底认为,也许跟着妈妈好一些吧。曾鲤到了高中之后,选择了住校,曾妈妈也未反对。终于,曾鲤离开那个四合院,离开小县城,搬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市区的学校里。

    曾妈妈是个很有本事的人,百货公司倒闭后,她上夜大学了财会,后来在一个小厂里做会计。她个子高挑,皮肤又白,显得年轻,虽然对着曾爸爸脾气不好,但在外面总是笑脸相迎,所以,离异后不到一年,她就再婚了。对方叫邓刚,在市区银行里上班,条件不知道比曾爸爸好多少倍。邓刚是个很好的人,妻子去世了,没有儿女,所以很疼曾鲤。可是曾鲤从心理上没法这么快接受他,所以不太爱和他说话,一直叫他邓叔叔。

    她和妈妈之间除了生活,几乎没有过其他交流,学校的事情只是偶尔回家提几句,唯一可以说话的只有学校的同学们。

    而十五岁的曾鲤,整个身体都在迅速地发育着,胸脯渐渐突起,个子快速地往上蹿,嘴唇也变得丰润了起来。时不时有高年级的男生来搭讪,可是她除了和同班同室的女生嘻嘻哈哈以外,在陌生人面前特别拘谨小心,反而给人一种冷淡的感觉。

    寝室每晚熄灯后,便是女孩子们谈论知心话的时候。

    大家的话题无非是班上谁和谁好像有一腿,谁肯定喜欢谁,又或者高三的某个男生如何如何的帅,篮球队或排球队的那个谁又换了个女朋友。

    到了放寒假,曾奶奶让人带信说要孙女回去住几天。

    离婚后,曾爸爸因为曾鲤在最后关键时刻没有选择他,心存芥蒂。其实是他先不要她的抚养权,最后却反过来埋怨曾鲤不知孝道,而曾妈妈也禁止她和爸爸那边的人来往。于是,曾鲤半年里从未见过奶奶,在曾妈妈应允下曾鲤才得以再一次回到小县城。

    吃团年饭的时候,又是那些人,只是曾爸爸不怎么搭理她,甚至没有留座位让她坐自己旁边。奶奶身边早就被其他孙子辈挤满了,哪里还有她的空隙?

    就在她不知所措地杵着的时候,于易走了过来。他一只手抓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拿着张塑料凳子,领着她往他们那桌走去。

    他示意道:“你坐我这儿。”说完,他将手里的那张凳子安置在桌角,自己坐了下去。

    他坐的那一桌全是年纪和他差不多的男孩或者说年轻人,辈分不同,大家却其乐融融。刚刚坐下去的时候,曾鲤还想有礼貌地一一打招呼,可是亲戚实在太多,有的几乎没走动,她只是有印象却叫不出来。等她好不容易想起一个,余下的人却不依,硬要她也喊他们。

    这让曾鲤窘极了。

    于易说:“小鱼儿,你搭理他们做什么?除了我,其他的都是哥哥得了。再说了,人家凭什么叫你们啊?”这后一句是于易对其他人说的,“大过年的,人家能白叫啊?”

    于易是个调皮且又能说会道的人,无论在哪儿都能是主角,他能一下子吸引人的目光,也能瞬时替人解围。

    旁边的那位四表哥却较起劲来,“哟,于易,大不了叫我一声,我喝杯酒。”

    于易说:“你倒是得了便宜又卖乖,人家费力叫你一声,你还能讨到酒喝。”

    “那你要怎么着?”

    “看着—”于易站起来,转身笑吟吟地问曾鲤,“你叫我什么?”

    曾鲤不明白他突然问这个做什么,面对着一大桌亲戚也不敢直呼其名,只好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声“小表叔”。

    “哎!哎!哎!”于易应着,随即从兜里摸出一个红包来,递给曾鲤,“喏,小表叔给你的压岁钱。”

    曾鲤接过红包之后,其他人猛然全扔了碗筷,朝于易扑了过去,“小表叔”三个字此起彼伏,曾鲤也被这阵仗逗笑了。

    后来才知道,那红包是于易从攒的奖学金里抽出来的。

    开学之后,曾鲤从同桌那里看到一本杂志,上面写着她初二暑假在《云上的日子》里看到的那句台词。

    —如果我说我爱你又会怎样?

    —就像在明亮的房间里点燃了烛光。

    她甚至不记得那部电影究竟讲了什么样的故事,但是眼睛却在触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想起了于易,想起了爱。

    曾鲤觉得她的心里有株小嫩芽破土而出了。

    这种念头一旦萌芽,就开始疯长起来。

    他比她身边任何一个同龄的男生都要出色、沉稳,也更懂她,懂得她的害怕、她的羞耻、她的惶恐。于易就如一束明媚的阳光,照亮她的一切。

    她暗恋着他。

    她期待着每次与他的见面。织女每年可以见她的爱人一次,而她何其幸运可以一年见到他两回。假期的时候,她会执着地去奶奶家住一些时间,于易没有来,她就去找他。可是找到他,她却不敢上前,只敢偷偷地、远远地看着他,跟着他,不让他发现。

    若是于易来家里吃饭,无论别人怎么强调,她都不肯再称他“小表叔”。

    有了这个秘密之后,她觉得世界变得开阔了起来,她可以和同学交流,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可以谈论她的于易。

    她还是继续将邓刚叫作邓叔叔,可是已经不比以前那么生疏。他出差会给她带纪念品,还主动邀请她的同学到家里来做客,他不当着她的面和曾妈妈吵架,生气的时候也不砸碗砸东西,甚至,曾妈妈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会主动去学校参加家长会,还会笑着对班主任说:“我闺女多亏老师照看。”

    曾鲤觉得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心里开始慢慢接受他。

    整整三年,她和于易相处的日子除开补习,不超过十天。可是,每回相见的每句对白、每次笑脸,她都深深地刻在脑子里,用剩下的半年去回味。

    她何其卑微地爱慕着这个男孩,想让自己像一粒尘埃般依附着他,又不敢露出任何端倪。她努力地想要接近他,可是太难太难了。

    高三的那个寒假,父亲主动来城里找她,说是探望她,还给她买了很多东西,然后告诉她,他再婚了,新妈妈还怀了孩子。

    曾妈妈知道这事后,指着曾鲤的鼻子说:“要给你生个弟弟了,你那个爸的意思是叫你别觍着脸去破坏他们家的新生活。”于是,曾鲤再也不被允许去奶奶家了。那一个春节,她没有见到于易,后来才知道,其实于易也没有回老家。他快毕业了,正在北京的医院里实习,也许会继续念书。

    高考填报志愿时,她不求和他一个学校,只想去北京和他呼吸同一片蓝天下的空气。可是,曾妈妈对她说:“有多大的能耐,做多大的梦。现实点,能考个省城里的本科就不错了。”那天夜里,曾鲤在卫生间里洗澡,一边洗一边哭。她从小就爱哭,可是没有哪一次这么伤心绝望过,绝望到憋不住哭出声音来,好在那声音被洗澡的水声掩盖了过去。

    是的,她太笨了,根本追不上他的脚步。

    忽然有一天,曾鲤发现她把于易弄丢了。

    曾鲤去了A城念大学,年底,奶奶去世了。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连那半年一次的会面也没有了。

    再后来,好不容易遇见那个四表哥,他对曾鲤说:“你不知道吗,于易去美国念书了。”

    “美国哪里?”曾鲤紧紧地拽住他问道。

    四表哥想了想,“好像是宾什么利大学,名字挺长的。”

    她在书上找到那个城市,在地图上用手指丈量了下,那是地球的另一边,在最远最远的尽头。

    暑假里,伍颖为了爱离家出走这件事情震动了她,她佩服伍颖的勇气的同时,也开始反思自己。

    无意间,她在图书馆读到了一篇小说—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读到最后,她坐在图书馆的窗前泪流满面,周围都是同学和老师,还有人走来走去,可是她就这么坐着,第一次忽略周遭的目光,任由眼泪流淌。

    回到寝室,她一个人在书桌前,给于易写了一封信。那信很长很长,将一位少女所有的思念和爱恋,所有的点滴和情绪,全部化成了信上的文字。其间好几次,她的眼泪滴下来将信纸上的笔迹晕染成模糊的一团,可是她依旧忍不住哭泣,忍不住继续写下去。落款的时候,她写的名字是Carol,那是于易知道的名字。

    信封没有写寄信人地址,只有收信人的名字“于易”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这个模糊的地址。

    好像冥冥中,她在等待着命运的审判,如果他收不到,那么就让它永远成为一个秘密。

    把信寄出去的那一瞬间,她突然抢了回来,看了又看,最后又忍不住拆开信封在最末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一个星期过去了。

    两个星期过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

    三个月过去了。

    石沉大海。

    在临近过年的某天夜里,她的手机突然收到一串奇怪号码的来电,就在下一刻,她预感到了什么似的,瞬间胸膛中的那颗心猛然跳动起来,然后按下接听键。

    “喂—”她无法让自己的声音不哆嗦。

    “你是Carol吗?我是于易的室友。”一个男声从听筒里传来。

    “我是。”她红着眼眶好不容易吐出两个字。

    “于易因为家里有急事,已经回国了。”

    “我的信……”曾鲤尴尬了起来,他肯定看到她的信了,可是……

    “具体没法给你解释,我刚才也没联系上于易,如果你有急事找他的话,我可以给你电话。”对方说。

    “谢谢。”她急忙去找纸笔按他说的记下来,末了,她突然追问了一句,“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

    “艾景初。”他答道。

    那是曾鲤第一次知道艾景初。

    他的声音沉稳而润泽,有种独特的质感,又夹杂着清淡和疏离,却让她的世界突然被染上了色彩。

    宛若天籁,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