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听说星星睡着了 > 章节目录 第10章
    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我知道自己早就该与过去断绝一切关系,包括删除那些人,遗忘那些事。可我还是忍不住,脑海里总是出现林北生淡漠的双眼,偶尔他心情好时会对我笑一笑,那笑容似天籁琼光,我没有办法形容自己彼时的心情,只觉得他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铺天盖地的淹没我的整个世界。

    人之初,性本贱。

    我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就是拿得起,放不下。我鄙视自己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要忘记,连听到“林北生”这三个字都能让我的小魂荡漾一下,更何况是他这条突如其来的短信。

    别说忘记,就连我刚刚跟江辰星说的那些所谓的“不在乎”都是一句放屁!

    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好,既丢了自己的尊严,又是对江辰星不公平,可我就是克制不住自己。

    哪个女孩年少青春的时候没有犯贱般地爱过一个人渣?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就当是做一场道别,就当是为自己曾经的爱情画上最后一个句号。

    所以,犹豫了下,我终究还是很没骨气地移动手指,在键盘上按下一个字:好。

    第二天下午放学,江辰星照例逃课一个小时,晃晃悠悠地挤公交来学校接我。

    可是当他到达学校的时候我才告诉他,我要去同学家补课,让他先回家。为了做全套的戏,我用一大块榛子味的德芙巧克力买通了我的同桌郑娆,让她来替我打掩护。本身我的性子有点古怪,在这个学校朋友也不多,郑娆是我在校间唯一一个肯跟我说话的朋友,我指望不上别人,所以只能麻烦她。

    所幸郑娆很爽快地答应做我的掩护者,当然,除了那块巧克力,她接受条件的更多原因只是为了看看这个不远奔赴千里只为接我回家的“男朋友”。

    学校门口,江辰星瞟了一眼我身边的郑娆,然后表情淡淡地看着我说,“下次早点告诉我,不然万一没接上你,我会担心。”

    我低着头“嗯”了一声,本想跟他说句“对不起”,因为我实在歉疚。可我不敢看他,不敢直视他那双似是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睛。

    我觉得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猜到,可他不说,我便也就糊弄着装傻。

    直到江辰星走了,我还处于神游太虚之外。郑娆伸出手在我面前晃呀晃,“回魂了回魂了啊,我说你怎么没事就爱发呆,原来是为君消得人痴呆啊!”

    我一掌拍过去,“你才痴呆,你们全家都痴呆!不跟你说了啊,今天谢谢你,我先走一步啊!”

    转身离去的瞬间,胳膊突然被人从后拉住。我回头,见郑娆竟然也用那种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我,很真诚地说了一句话,可我就是觉得那句话听起来格外的讽刺。也或许,内因是根据,外因的条件,之所以会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一般被人看穿,只因一切都是我的心虚。

    郑娆其实也没说什么,她只说,“晨曦,我觉得你男朋友挺不错的,你可得好好珍惜啊。”

    到伊甸园包厢的时候,林北生已经坐在那里等了我好一会儿。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突然有点受宠若惊。以往每次都是我等他,而他迟到也像是上瘾一样,要么放我鸽子,要么像个大腕走红地毯一般不着急不着慌。

    例如说好的8点见,我7点50 一定准点乖乖坐在那里等待,而他必定要晚到半个小时,卡着8点半的钟声缓缓走进我的视线之中。而他来得最早的一次是在我给他发了三条短信告诉他我来例假肚子疼之后,他稍微提前了一些,总算让我少等了他十五分钟。那一次我开心了很久,我以为,他还是会心疼我,还是愿意为我改变。

    只可惜,格林给了世界一场谎言,灰姑娘的故事不是在鼓励大家去追寻真爱,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旦到了12点,钟声响起,你所拥有的一切奢华都会化作虚无。你一无所有,因为你不是天生便被赋予一切宝藏的公主。

    所以,随着我们恋爱的时间慢慢增长,他开始冷落我,厌恶我。于是我跟他谈,跟他撒娇,甚至不顾一切地吵闹……可是没用,林北生认定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他迟到一两个小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最慢的一次,我在阴雨绵绵的街头等了他整整一下午。

    我去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一包555,然后躲在一处屋檐下开始装模作样地抽烟。吸进去第一口时我被呛了一下,呛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可我天生一副倔驴脾气,越是办不到的事我越要挑战那点极限。

    于是我疯了一般地吸烟,一口接一口,一根接一根。直到抽得自己浑身虚脱,扶着墙快要吐出来,我终于忍不住,把烟盒往地上一扔,嚎啕大哭起来。

    忘了是谁说的,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

    哭完之后,我擦擦眼泪,看着来来往往面部表情模糊的人群,我掏出手机,颤抖着给那个毫无音讯甚至没有一句解释一句道歉的人发了一条短信。

    我说,林北生,我有事,先走了。

    那是我第一次拒绝他,从那之后,很多事情我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开始试着看淡。可我知道,一切都是欲盖弥彰。我和林北生像两只抱在一起取暖的刺猬,他脾气臭我性子犟,越冷越往一起凑,凑到一起再彼此扎伤。

    我坐下之后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便是,“林北生,如果你又要告诉我你玩腻了想回家,那么很抱歉,恕我无法继续留在这里陪你浪费时间。”

    他看着我一脸严肃的神情,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说,“晨曦,你别说,我还真挺怀念你这正儿八经的模样!”

    我冷哼一声,“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难不成你千里迢迢地召唤我过来就是为了看我这正儿八经的模样?”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半眯着眼睛不远不近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我其实不太想跟他说话, 也懒得再跟他开玩笑。以前还能撒撒娇,可我现在看到他就心烦意乱,说不清是因为已经对他的忽冷忽热而感到厌烦,还是因为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江辰星。

    我刻意将自己修饰出一幅冷淡的模样,不为别的,只为掩饰自己内心的那点慌乱不安。抬眼,看见服务员将一杯柳橙汁搁到我面前,只听坐在我对面的林北生淡淡开口,“你最爱喝的橙汁,多少喝点吧。”

    我继续那副死人相,不冷不热道,“哎呦,我们林大少爷居然还能记住我的口味和爱好,不容易啊,要我为你来点掌声鼓励一下吗?”

    估计林北生也没想到我态度居然转变得这么快,曾经依赖他讨好他的小姑娘突然间变了脸,换了谁谁也没法瞬间接受这个现实啊。

    他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回过神来,问我,“小丫头,恋爱了吧?!”

    我正惊讶于他强大的猜心功能,结果他下一句话便让我原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郁闷,他扬扬唇角,极其淡定地说,“呵,瞪什么瞪,我还不了解你?瞧这底气足的,要不是有人给你撑腰,你什么时候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无语了,我真的无语了。

    这个男人,这个自大的男人。他是不是觉得我的人生非他不可,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认为我应该低三下四地讨好他哄他开心?

    我站起来,直直看向他,“林北生,你到底想干吗?”

    见我隐隐有发怒的前兆,他终于轻轻挑起嘴角,又恢复成那副处事不惊的表情,淡淡道,“都这么多次了你还给我装什么傻?当然是和好啊,我玩腻了,所以想要回来了。”

    “我回你爷爷个腿儿!”抓起面前刚刚送来的果汁,我抬起胳膊直直泼到他脸上,脑子里就回响着一句惊天霹雳般的话:这玩意要是硫酸就好了!

    在我往他头上浇完柳橙汁之后,我突然清醒过来,甚至有一丝害怕。

    以前我从来不敢这么对他,因为想要留在他身边,所以我揣摩他的心思,琢磨着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我的一言一行都是以他为中心他为主旨,虽然他反复劈腿过很多次,可是最后的最后,他还是会回到我身边。

    他说过,我是个活宝,他舍不得把我给别人,舍不得把我丢掉。

    我见识过林北生生起气来的样子,只是生气,还不是发怒。他平日里一张脸就冷冰冰的像个雕塑,生气时更是不发一语,嘴角紧紧抿成一条线,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像刀子,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你,看得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可是现在,我竟然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对他的愤恨和不满。他那么骄傲那么不可一世的一个人,我真的不知道,他究竟会怎么对我。

    所以,当他眯着那双眼睛不动声色地直视着我时,我顿时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天大地大,却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慌乱感。

    半晌,林北生淡淡开口,“谢晨曦,你真以为傍上了江辰星,他就能保护你罩着你一辈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