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 章节目录 第116章 一别经年(4)
    “不是我不是我!”舞姬大惊,连忙辩解道:“我只是轻轻的碰一下,不是我弄坏的。”

    “还敢撒谎,拖下去!”

    如狼似虎的亲卫突然冲上前来,将那个仍旧挣扎哭泣辩解的女子拖了下去。远远的,刺耳的哭声传遍了整个未央大殿。

    这本是皇宫中最习以为常的事情,无人会为之施舍一点眼泪,只有那些刚刚进宫的舞姬们,暗暗惊心。

    夕阳之下,那只雪白的玉杯被罩上一层红色的光芒,竟像是染了血一样。

    青夏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清冷的月光从窗子的缝隙中冷冷的照射进来。她躺在冰冷的床板上,眼皮似乎有千钧重,背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口干舌燥,四肢无力。用手肘支撑起身子,靠着床柱,缓缓的坐起身子。

    两个丫鬟下手真的很黑,她们在让常人安睡的份量基础上多加了五成,却用在一个失血过多且身受重伤的人的身上。若不是庄青夏的这个身体早年曾被庄典儒做过药物训练,今天可能就要在这种低劣的迷香下失去性命了。

    这些青夏当然是不知道的,她的记忆只延续到在妓院后门昏倒的那一刻。她四下看了一圈,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心下担心着齐安的阴谋,便强打起精神站起身子,挣扎着走了两步,拉开了房门。

    嘭的一声,劈头一个漆黑的东西猛地砸了过来,好在青夏手疾眼快,即便身受重伤,在危机来临的时候还是及时的躲了过去。

    一只漆黑的大老鼠四分五裂的砸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被甩了出来,即便是青夏不害怕,也登时觉得一阵反胃的恶心。眼神不由得锐利的射了出去,直指在那名肇事者的身上。

    “啊!”几名披头散发的妇人登时大惊,目光惊恐的看着青夏,见对方毫不畏惧且眼神凶恶,几人顿时惊呼一声,像疯子一样的奔向另一旁的一间小屋子里去,然后利落的打开窗子,惊惧的向外望着。

    青夏眉头轻蹙,这几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正常人,倒像是受了刺激的精神病一样。

    “喂!这里是什么地方?”

    “啊!”听到青夏说话,几人更是大呼一声,嘭的一声关严窗子,藏了起来。

    青夏越发奇怪,走到大门前,用力一拽,发现门板竟然被人从外面狠狠的钉死了,她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难道是被人绑了票不成?

    很费事的翻墙跳了出去,却不小心撕裂了背上的伤口,青夏疼的皱起了眉头。算了,反正身上早已是大伤小伤无处不伤,庄青夏的这身细皮嫩肉,早就被自己糟蹋了。

    绕到前门,只见一个破败的牌子钉在上面,两个清俊的字书道:露殿。

    好在这一代偏僻,并无人看守,青夏手绕过肩头,捂着背上的伤口,缓缓但却谨慎的向前走去。

    晚上的时候,楚离没吃什么东西,反倒多喝了很多酒。

    所有南楚的下人都知道,楚皇的酒量一直都是很好的,尤其是近两年,更是千杯不醉,难逢对手。可是今晚,只是几杯下去,楚皇就醉了,他虽然仍旧很冷静,没有失态,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宫女下人们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的大皇醉了。

    大皇今晚心情不好,大家要小心侍奉。

    消息在下人们之间以各种手势暗语传递着,灯火之下,楚皇一杯一杯的喝酒,面色平静,眼睛里,却透着微微的落寞。那么深那么厚,一层一层的,像是海浪一样。

    突然,楚离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沁玉,拿我的披风来。”

    一名面目温和的宫女连忙拿出一件漆黑描金的锦缎披风,披在楚离的肩上,大声的对外叫道:“陛下要出去,摆驾!”

    “不用,”楚离沉声说道:“我自己随便走走,你们不用跟着。”

    “陛下,那怎么可以?东齐的杀手前几天还来过,这里是毕竟是齐国的宫殿……”

    楚离的眼神顿时冷冽了起来,宫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忙说道:“奴婢该死,陛下饶命。”

    大殿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沁玉抬起头来的时候,只见满屋子跪满了下人,而他们的陛下,已经没了踪影。

    外面的风很大,纷纷扬扬的,漫天都是花树的香气。

    青夏走了很久,仍旧没有走出去,由于之前的受了重伤,失血过多,再加上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她的体力已经严重的透支。来到一片偏僻的回廊处,她终于支持不住,扶着柱子,缓缓的靠坐在回廊的栏杆上。

    她清楚的知道,若是不知道路径,是很难走出这座巨大的宅子的。

    看来,应该抓一个人来问问。

    一阵风突然吹了过来,角落里的宫灯顿时熄灭,楚离一身黑色披风,墨发飞扬,身材挺拔的缓步走在巨大的荣华宫中。

    这个地方,即便是闭着眼睛,他也可以走出去。曾几何时,他就是在这里,渡过了他人生中最为凄惨的十个年头,任人欺凌,任人打骂,像只没有尊严的狗一样,艰难的活着。他曾经发誓,总有一天,他要再回到这个地方,将这里一把火烧了,将那些欺负过他的人全都踩在脚下,让他们跪在地上向自己哀求。

    如今,他终于做到了,他铲除了东齐,铲除了这个地方曾经的主人,他成为了这片大陆的领主,将这个国家变成了自己附庸,夺走了他们曾经拥有的一切。可是为什么,他却是那样的不开心,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雀跃,反而满满的,全是沉重的悲伤。

    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已经在他人生的字典里摒弃了悲伤这个词语?

    悲伤,难过,脆弱,流泪,那都是懦弱的人才会有的情绪。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了,只是,为什么还是会有这种深恶痛绝的感情,在撕心裂肺的扯着他的心脏。

    前面的拐角处,有一个水缸,九岁的那年,和小太监们玩捉迷藏,自己带着她躲在了水缸里。没想到水缸太深了,两人爬不上去。没有权势的质子就那样被遗忘了,他们在水缸里整整待了一夜,第二天才被庄先生救了出去。

    楚离走了几步,果然看到那只巨大的水缸。

    曾经高不可攀的高度,如今只到他的腰,原来一晃眼之间,他就已经长这么高了。

    一阵夜风吹起,有黄色的沙子被吹了起来,打在楚离的脸上。他仔细的嗅了嗅,似乎闻到了沙漠的气息,好像是西部的边关外那滚滚的黄沙厚重而粗劣的味道。

    原来,还是想念的吗?

    黑暗中的男子扬起头来,低低的笑,似乎是在嘲讽自己。

    那个一生奔波,被命运左右,从没开心快乐过一天的女子,真的就这样消失在滚滚的黄沙之中,被尘土掩埋了吗?他仿佛又看到了鲁阳城外那个面色苍白的女子的决绝的脸孔,看到她孤独落寞的纤纤背影,看到那柄断裂的长剑,毅然决然的横在两人之间,像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将他们分成了南北两极。他在这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勇气和资格可以伸出手去拉住她要回到那个男人身边的脚步。

    或许,真的应该拦住她的,若是那样,你就不会跟着他去了彭阳城,也就不会伤心欲绝的追随而去,最后消失在苍茫大漠上。

    那些不想承认的后悔,终于像是一条条毒蛇一样爬上了他的心头。

    承认吧,你原来仍旧是一个懦弱的人,即便是你现在拥有了万里山河,仍旧无法阻止自己陷入那万劫不复的地带,把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狠狠的踩在脚下,任别人践踏。

    他突然想起了秦之炎最后的那句话,他回过头来,看着背对着他的男人,一如既往云淡风轻的笑,缓缓的说:“其实你,才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

    他一直是那样的不以为然,可是这一刻,他却突然明白了那是一种怎样的无力感。那是压迫着心脏的,撕扯着神经的,有心无力只能看着泰山崩于前的无奈。

    他缓缓的向前走着,毫无目的性,只是盲目的走着。自从登上了皇位,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纵自己了,不去想南方的水患,不去想边疆的战乱,不去想几国的形势,不去想朝堂上的暗涌,只是孤寂的前行,淡漠的走。

    风越发的大,呼的一声,整条甬道上的灯火全部熄灭。

    “啊!”一声低低的轻呼突然响起,楚离眉头一皱,就停下了脚步。

    月亮被乌云遮住了一半,连光芒都是暗淡的,昏暗之下,楚离只能看到一个单薄的身影靠坐在长廊的栏杆上,曲着腿,秀发飘散,白衣飘飘,像是午夜里的幽魂。

    曾几何时,也是在这里,一身破烂满脸血污的孩子在长廊上疯狂的跑着,那个穿着粉红色小褂子的女孩子从栏杆上突然跳下来,挡在他的前面,指着他的鼻子大叫道:“呀!你怎么啦!”

    岁月呼啸而过,穿越生死,上苍的手在命运的棋盘上凌乱的拨弄着,咧开嘴角,诡异的笑。

    兜兜转转几个轮回,宿命中的人们,终于再一次站在生命的起点。

    “谁?”清冽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午夜里盛开的一朵白色的凌霄花。

    楚离握剑的手顿时一抖,眉头紧锁,不可置信的猛然上前两步。原本坐在栏杆上的白衣女子却突然凌厉的跳了下来,身手矫健的疾步上前,唰的一声,匕首抽出刀鞘,在黑夜中闪动着寒冷的锋芒,对着男子咽喉就迎了上来。

    乌云前行,顿时将月亮完全遮住,黑暗笼罩了整片大地。

    “什么人在那边?”士兵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即就响起了杂乱急促的脚步声。

    女子的手腕被男人一把抓住手掌之中,她眉头一皱,一个小擒拿手就将男人的手掌反扣,拉着他退到一角,翻身就一起跃入了那个巨大的水缸之中。

    一把捂住男人的嘴,匕首抵在男人的咽喉上,寒冷的说道:“敢出一声,杀了你。”

    “什么人?”士兵急促的走了过来,左右看了一眼也没见有人。

    “头,没人啊。”

    “再四处找找,”头领沉声说道:“前几天刚杀了一批,不能马虎大意。”

    人群渐渐圆去,越来越远,渐渐的听不到声响。

    “老实点,快说,这是什么地方?有多少人防守?出路在哪里?”

    女子清冷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两人的距离那么近,蹲在巨大的水缸里,几乎是紧紧搂抱在一起一样。

    楚离的目光突然间变得炙热了起来,眼前漆黑一片,他却仍旧瞪大了眼睛向前望着,鼻息甚至可以嗅到她的味道,几缕发丝飘过来,搔着他的嘴唇,他缓缓的伸出手来,想要去触碰女子的脸,对于她的问话听若不闻,只是执着的想要去触碰。

    “快说!”女子的手顿时用力,狠狠的捏住他的脖颈:“这里离荣华宫多远,楚皇现在还在宫中吗?可曾离开东齐?再不老实…..”

    威胁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青夏像是木偶一般,惊讶的张开嘴,眼睛大大的瞪着。楚离的手轻轻的捧住她的脸,冰凉的,那修长的手指,甚至就连掌心处细细的茧子,都是这般的熟悉。

    乌云终于飘散,月亮破云而出,月光清冷的洒在偏偏苍白的光芒。

    荣华宫太学回廊上的一只水缸里,一男一女对视而坐,眼神复杂,万千情绪奔涌,全都化作了无言的沉默。

    一别经年,原来,你却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