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 章节目录 第95章 动乱(1)
    这是一场噩梦。

    她看到秦之炎倒在血泊之中,刹那间,好似整个世界在自己的面前倒塌了。生平第一次,她发觉一个人的心竟然可以痛到这样的地步,好似一百吨的C4炸药在自己的胸腔里爆炸,铺天盖地的晕眩和痛苦折磨着她的心神,让她连站立都觉得是一种强大的奢求。

    她早就该知道,幸福不会来的这样容易,那些存在于宿命中的痛苦,一场又一场的风暴,总是会在最不适当的时候突然出现,然后将她的一切全部毁灭。整个天地都是黑暗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东南西北找不到一个确定的方向。她的生活再一次被巨大的浪潮席卷,混乱一团,没有半点希望。

    幸福总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虽然她也曾那么的,那么的接近。

    醒来之后,青夏一直没有说话,她的头很疼,一些东西在疯狂的叫嚣盘旋着,让她无法清晰的表达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她反复的跟自己说,她不能慌,不能乱,她需要时间,需要一个理智的头脑来将这一切整理出一个头绪,于是她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仍旧穿着那件华丽的嫁衣,青丝散落,双眼无声的望着前方。

    齐安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刑部的官员恭敬的打开门锁,齐安略略点了点头,东齐的侍从守在门外,大秦的官员退了下去,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齐安低下头弯着腰走了进去,青夏目不斜视,好像没看到他一样,仍旧呆呆的望着前方,没有半点反应。

    牢房还算干净,有石砌的小床,有桌椅,只是常年没有阳光的照射,难免会显得冰冷且潮湿。齐安拉过椅子,拂开衣袍的下摆,坐在了她的对面,斟酌了半晌,沉声说道:“我是来带你的走的。”

    青夏静静坐着,眼睛看着前方,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齐安继续说道:“昨夜你和楚皇离开太和大殿之后,瑶水宫发来急报,说是瑶妃娘娘病危,秦王和皇后一起去了瑶水宫。结果那里却埋伏了杀手,太子当场被杀,秦王和皇后重伤,四皇子代理审理,瑶妃招供说是受了宣王的指示,要刺杀秦王,夺取皇位。秦之翔三日前离开了北疆,没有军部调令私自东进,陆华阳现在也不在东南水军大营,七十二路水军秘密来到了卫水北游,离鲁阳如今不足三十里。所有的证据,都坐实了宣王谋反的罪名,如今他已经被关押到尚律院,大秦满朝文武齐齐上奏,要求严惩叛逆,朝野动荡一片,秦之烨调动了玄奇、百汇两处的军队,八十万大军如今已经在开往鲁阳的路上。宣王他,很难翻身了。”

    青夏眉头微微轻蹙,却并不开口。齐安皱起眉头,沉声说道:“宣王的罪名一旦坐实,整个宣王府都在劫难逃,好在你还没有嫁进宣王府,又有朔方城城主的身份以自保,现在抽身还来得及。”

    青夏闻言轻轻冷笑一声,笑容苦涩且悲凉。齐安眉头紧皱,有些愤怒的说道:“你要清醒一点,就算你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在帝国军队的包围之下全身而退,若是秦之炎现在在这里,也不希望看着你白白送死。大局已定,以你个人的微薄之力根本无力回天,秦王室暗涌不断,就算是我,也很难插手,你不要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明哲保身的人。”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青夏眼眸漆黑,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眼定定的看着齐安,嘴唇干裂,面庞苍白,只是一个晚上就憔悴的不成样子,她嘴角轻轻一扯,悲凉的笑道:“他若是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你?”

    “齐安,”女子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目光诚恳的说道:“走吧,秦国要大乱了,这潭水太深、太浑,我不想你也被卷进来。”

    齐安眉梢一扬,沉声说道:“你要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青夏苦涩一笑,眼神悠悠的望着对面斑驳的墙壁,悠悠的说道:“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成与不成,就在此一搏。我总不能看着他被人陷害,却什么也不做。”

    “夏儿……”

    “齐安,你帮我做一件事吧。”

    这是重逢以后,青夏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与他说话,齐安微微有些愣住了,他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和漆黑的眼眸,一些几乎已经翻涌到嗓子的心疼又缓缓的被压了下去。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吧,能办到的我一定去办。”

    “帮我去看看他,”青夏的目光突然炙热了起来,伸出雪白的一双手抓住齐安的衣袖,急切的说道:“去看看他好不好,牢房里很冷,他有病在身,最是畏寒,你带一些厚实的衣服,带一些润肺的参茶和甜食糕饼,再告诉他,没到最后一刻,千万不可以放弃,告诉他,他若是死了我是不会独活的,就算是为了我,也一定要撑下去。”

    齐安的眼神刹那间闪过一丝痛楚,可是他掩饰的很好,他深深的点了点头,几乎是一字一顿的保证:“我一定为你做到。”

    “那就好,”青夏双眼发直的点着头,放开齐安的袖子,盯着前方,喃喃自语道:“我需要时间,一定有翻盘的机会,我要好好的想一想。”

    然后,就愣愣的望着前方,不再说话。齐安看了她半晌,沉声说道:“后天就是秦王大寿,可是以秦王的伤势,寿宴很可能就要取消了,燕回今天早上已经回国,各地方藩王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我最多也只能再等三天。”

    见青夏没有反应,齐安想了许久,终于说道:“楚皇昨晚就率领南楚黑衣卫回国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齐安叹了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齐安,”青夏突然沉声叫道。齐安一愣,就站在了原地,只是却没有回过身来,青夏目视前方,声音淡淡的说道:“谢谢你肯在这个时候来看我。”

    “不必,”半晌,齐安沉声说道:“我也只是想赎罪,况且,当日在南楚大牢里,毕竟是你救了我。”

    牢房的门再一次被上锁,铁链的发出沉重的声响,脚步声渐远,整个世界又再一次的安静下来。

    青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滴泪缓缓的滚落,滑过她苍白消瘦的脸颊,有苦涩的味道在心里缓缓升腾了起来。

    秦之炎,怎么办,我该怎样去帮你?连他都走了,谁还会来帮我?

    虽然知道这样的想法真的很可耻,可是潜意识里还是自私的希望他会留下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刚才看到进来的人是齐安的时候,她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的的失落和悲哀。她紧紧的咬住下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身躯却在忍不住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秦之炎,你已经保护了我那么久,我应该为你做点事了。

    傍晚的时候,又有人来看她。青夏稍稍有些吃惊,一整日没有进食让她浑身无力,她微微仰着头,当看到进来的人是牧莲的时候,心底顿时轻轻的一痛。

    牧莲仍旧穿着一身暗色的长袍,手上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见了青夏也不说话,只是将手中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放了下来。有暖手炉,有厚实的长裘,有棉靴子,有被子,还有一个大大的食盒。盖子一打开,浓烈的香气就传了出来,全是青夏平日里喜欢的菜色。

    青夏的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她蹲在地上,从角门伸出手去从将那些东西全都拿了进来,即便没有半点胃口,可是还是把那些东西拼命的塞到嘴里。眼泪顺势流进口中,味道十分的苦涩,她仍旧大口大口的吃着,食物全都堆在嗓子处,怎么也咽不下去。

    “殿下让我转告你,让你自己保重身体,好好吃饭睡觉,不要为他担心,他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青夏蹲在地上,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最担心的人仍旧是自己。这样的他,让她如何去相信他会在大婚的时候别有用心?让她如何去相信他会在她还在皇城里的时候去刺杀秦王?让她如何去相信他会隐瞒着自己去阴谋篡位?

    秦之炎,你现在好不好?你伤的那么重,怎么还会有精力去记着这些琐碎的事?我该怎么样,才能去替你痛,替你伤,替你受过?

    牧莲的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不用太担心殿下的病,殿下在大秦经营十多年,实力不可小觑,现在各地方的守军将军们都已经上表朝廷,要求重审这个案子。南疆白石先生和殿下关在一起,伤势已经基本控制住了。”

    青夏一愣,猛地抬起头来,惊恐的说道:“你说各地守军都有上表?”

    “对,”

    “之炎知道这件事吗?”

    牧莲微微一愣,沉声说道:“殿下醒来后只说了刚才我跟你说的那几句话,我还来不及告诉他。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四皇子想要只手遮天,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毕竟,军权都在我们的手里。”

    “愚蠢!”青夏突然沉声说道:“你这是要害死他。”

    牧莲眉梢一挑,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宣王私下调兵,纵母行凶,刺杀秦王,这是何等的大罪?若是再加上一条拥兵自重,结党营私,罪名就更会被狠狠的坐实。到时候连想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牧莲不以为然的说道:“迂腐的想法,只要有兵权在手,那些文官大臣最后一刻定会妥协,你不必管了。”

    “那些人到底谁人是真心上表想保之炎,谁人是顺势顺水推舟,谁人是暗怀鬼胎受人指使,你分得清吗?况且,从昨晚到今天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按照以往的消息传播速度,边境的城镇根本不可能得到消息,可是这样短的时间,他们的奏疏竟然都已经到了金銮殿上,这里面的原因难道你还看不透吗?若是你真的起兵,你有几成把握那些大臣都会跟在你的马后?摇旗呐喊谁都会,一旦明刀明枪,又有几个能为你所用?这重重的关系,人情脉络的暗涌,你确定你理的顺吗?一旦你起事不成,反而会被人扣上一个谋反的罪名,到时候,宣王府就更加百口莫辩了!”

    青夏声音清冽,牧莲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这些事情她何尝没有怀疑过,只是没有青夏想的这么深远罢了。此刻听青夏的分析,不由得冷汗直流,哑口无言。

    “那,现在该怎么办?”

    青夏缓缓的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先把外面的具体情况告诉我。”

    牧莲说道:“宣王府虽然还没有被抄家,但是人心思变,已经乱成一锅粥。几个外房主事都已经夹带私逃了,炎字营被四皇子收编,明日就要拆散打乱,分配到各个军营里去。太子已死,皇上重伤昏迷,燕王被软禁,其余的皇子都退避家中,不敢声张,四皇子收编了鲁阳的城防,又取得了两处屯兵的军权,现在隐隐已是大秦新主。瑶妃娘娘和红绡安康两位公主被关押在尚律院,屈打成招,罪名已经坐实,现在只要再审理一次殿下,就可以定罪了。四皇子在朝中大清洗,才一日,曾经和殿下关系密切的大臣武将们就纷纷被抄家关押,现在尚律院的牢房已经人满为患,都开始往你这边的监察阁关押了。京城被封锁,无论什么人都出不去城门,八皇子和陆华阳将军没有得到消息,现在还在赶往鲁阳的路上。”

    青夏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为今之计,首要的是要稳住宣王府的民心,控制住名下的产业,并想办法通知八皇子和陆将军。只要有他们两个在,就没有敢轻易动殿下。”

    “我该怎么做?”

    “我必须马上出去!”

    “什么?”

    青夏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牧莲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必须,马上出去!”

    **

    大秦分裂后的公历第三百零一年春,四月初七,是一个动乱局势的开端。就在当天晚上,大秦战神秦之炎于大婚之日当先发难,诛太子,伤秦王,私下调兵,将欲逼宫,却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被向来不显山露水的四皇子秦之烨一举击溃,兵败如山倒,宣王府大旗覆没,百战百胜的战神秦之炎也终于在庙堂的决算下败下阵来,被关押到了尚律院查办,大秦铁骑炎字营解散,宣王府产业被收编,一夜之间,三百七十多名朝中元老重臣被抄家关押。鲁阳城内,人心惶惶,军心不稳,人人自危。

    大秦皇子的夺嫡之乱,终于以这样血腥的开端而宣告开始。太子殁,燕王禁,宣王罪,秦王危而不醒,整个大秦皇室一脉权利平衡登时打乱,四皇子秦之烨高调出场,以一个番邦血统的皇子身份堂而皇之的走上了太和大殿,在至尊龙位之前昂首端坐,谈笑点兵,淡然挥毫,转瞬之间,朝野动荡清洗,人员频繁调动,这个一直以来安静沉默的皇子,陡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盘踞了大秦的版图,掌握了天下的刀柄。

    而就在此时此刻,八皇子秦之翔和东南水军少将陆华阳还在前往帝都的路上,玄奇百汇两省大军八十万,正屯兵在东进大道上,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

    就在整个皇城风声鹤唳,所有人都认为宣王一党已经惨败到无力回天,彻底退出了大秦皇位之争的时候,一道道雪花般的密令却迅速的发放出去,从一些无人注意的小处着手,越发混乱的引发了这一场血腥的政变。

    青夏写好了最后一封信函,递给外面的牧莲,然后缓缓的靠在椅子上,慢慢的闭上眼睛。

    “这,真的有用吗?”牧莲看了一遍,随即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他们两个,有这个能力吗?”

    “能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没有这个野心。”青夏声音阴寒,冷冷的一笑,说道:“他以为除掉之炎和燕王,就可以独揽大权,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偏不让他如愿。只要有人出来搅局,我们就有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摆脱这个干系。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去见到瑶妃母女,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傻女人,将会成为这一次翻盘的关键。”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

    “就在今天。”

    四月初九晚,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碎了整个鲁阳人的美梦,巨大的火球在城南的方向熊熊燃烧,波及了三条主街,好在这一代是军部的营造司,没有百姓居住,不然有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

    鲁阳城如今的风云人物此刻好梦正酣,陡然被人叫醒,整个人都有些愤怒。秦之烨皱着眉,推开娇媚的舞姬,也不避忌,赤裸着站起身来,披上外衫,沉声说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湘王殿下,营造司爆炸了,火势蔓延无法控制,已经连烧三条街了。”

    秦之烨一愣,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多年的心愿达成所愿,他难免有些忘形,刚才接连宠幸了三名舞姬,竟然那么大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更衣,跟我去看看。”

    城南营造司处,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片火海,即便是几十岁的老者,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巨大的火势,水泼上去根本就无济于事,反而有渐大的趋势,明明已经隔绝了四周的的易燃物,可是这空气似乎也在燃烧一样,等秦之烨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从三条街变为了六条街。无数的居民在周围围聚,失去家园的百姓更是哭的肝肠寸断。年纪长的老者们纷纷大惊,絮絮叨叨的说他们活了几十年从来没见过这样邪门的大火,里面必定是有古怪。

    秦之烨面色阴沉,正想呵斥百姓不得妖言惑众,突然只听嘭的一声爆炸声响猛地传了出来,几名京畿士兵被炸的体无完肤,连惨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就失去了生命。

    “殿下!去请敏锐郡主来吧,她之前叮嘱过我们小心着火,说是一旦有起火很难扑灭,要及时通知她。”

    “滚开!”秦之烨冷哼一声,眼神锐利的说道:“连点火都扑不灭,还要你们做什么?拉下去,给我砍了!”

    一声惨叫登时响起,营造司的副指挥就成了刀下亡魂。几名胡人侍从跟在秦之烨的身边,膀大腰圆,十分彪悍。他们这些胡人原本在大秦都是下等人,经常受到汉人的排挤,但是秦之烨掌权之后,这些人跟着水涨船高,出手更是狠辣无比。

    就在这么一会之间,火势越发扩大,众多百姓纷纷奔出家门,拖家带口的看着大火吞没他们的全部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