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 章节目录 第88章 国宴(2)
    “不必说了!”陆华阳蓦然抬起手来,沉声说道:“我的命是殿下救回来的,没有他,我早就死在陆氏的大牢里。不论如何,我必须赶回去,大皇大寿在即,帝都龙鱼混杂,我以贺寿之名回去,谅大皇也不会将我如何。如今南楚虎视眈眈,东齐暗怀鬼胎,西川燕回更是表面浪荡实则狼子野心,不得不防。我不回去,殿下身边连一个可以商量成事的人都没有,我必须回去。”

    陆华阳抬着头,毒辣的太阳洒在她尖尖的下巴上,照射出一圈明艳的光泽。只听她突然大喝一声,抽鞭在马股上,向着前方奔去。

    贵木站在原地,手上还拿着她刚刚用过的水囊,嘴角一牵,微微苦笑了起来。

    你万里抗旨回奔,为的就是害怕他不知生死,就是想要在乱局之中助他一臂之力,可是你却忘了,殿下已经不是曾经的殿下,白鹿原一战,全天下都知道了那个名叫庄青夏的女子,却只有你假装不知。华阳,你十年心思,却秘而不宣,如今已经晚了,难道你竟不知吗?

    大漠苍茫若海,一片死寂,远处的风远远的吹了过来,扬起遍地黄金般的沙子。

    青夏坐在马车上,一勺一勺的喂秦之炎吃好了药,然后用熏好的热毛巾为他敷眼睛,再手脚麻利的为他整理待会在宴会上可能会吃到的药丸。正忙活着突然被秦之炎一把抓住了手,她一愣,缓缓的抬起了头,却见秦之炎面色平淡,眼神却带着一丝微微的怜惜,轻声说道:“别忙活了,歇一下吧。”

    “这怎么能算是忙活呢?”青夏微微扬眉,笑道:“能为你做点事,我很开心的。”

    秦之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不开心,若是你在我面前还要假装坚强,那我还算是你的家人吗?”

    青夏闻言缓缓垂下头来,半晌才抬起头来,微微扯开嘴角,笑道:“我真的没事。”

    秦之炎温和的笑了起来,眼角有细细的鱼尾纹,可是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显得苍老,反而更添了几丝潇洒。他轻轻的拍着青夏的肩膀,将她拦在怀里,声音很舒缓,慢慢的说道:“依玛儿,我喜欢的,是你的全部,不光光是你的善良正义、你的果断勇敢、你的聪明大度,还有你的缺点,人无完人,任何事情总是要有一个过程的,对骂?”

    青夏看着秦之炎柔软的眼神,紧紧的咬住下唇,伸手抱住了秦之炎的腰,动情的说道:“秦之炎,你真好。”

    “你有你的好,只是你自己看不到。”秦之炎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依玛儿,这是一个过程,也许会很辛苦,但是我会陪着你一起走,总会有雨过天晴的一天。”

    青夏默默的点了点头,马车缓缓前进,眼看就要进入宫门,青夏突然想起一事,抬头说道:“今日来行刺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你有想到吗?”

    秦之炎笑着放开了她,说道:“你先来说说你的猜想。”

    青夏想了想,说道:“都有可能,这伙人一定洞悉你和太子二皇子的关系,想要浑水摸鱼挑拨离间,当然也不排除太子和秦之义真的昏了头自毁长城,又或许,之后他们也可借着别人陷害他们的理由来推脱。”

    秦之炎一笑,拍着青夏的头,笑着说道:“你这样一想,目标就太大了。”

    “是啊,”青夏苦恼的说道:“我想了好阵子,一直也想不出个大概来,需要怀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秦之炎说道:“你只需去想,今天的事情若是成了,谁得的利益最大。”

    青夏皱眉道:“你若是出事,大秦军部的中流砥柱倒台,军心不稳,西川、东齐、南楚都会得到好处。其中以西川为最,你在北疆多年,深得北地百姓的爱戴,就连西川境内的百姓也对你赞誉有加,更何况你刚刚开放了西川商贸,一旦北秦畜牧业发达,西川必定如芒在背,睡不安寝。燕回此人表面上虽然放荡不羁,行为怪诞,但是心机深沉,一心七窍,不得不防。”

    秦之炎点头道:“你分析的很对,燕回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西川大皇历代残暴,能在猛虎身边安寝的又如何会是简单良善之辈?”

    青夏说道:“同时,齐安也有嫌疑,他是昨日先进鲁阳城的,虽说是和楚皇不和,今日不在,但是也有为了躲避嫌疑之疑。齐安为人深沉,心狠手辣,与你为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相反,我反而并不是很怀疑太子和燕王,因为一旦你出事,他们嫌疑最大,在这个多事之秋,他们不该把脏水泼在自己的身上,毕竟大秦香火鼎盛,皇上疑心又重,这样因小失大的行为,实在不是智者所为。”

    秦之炎淡笑点头,说道:“我们似乎还露了一个人。”

    青夏皱了皱眉,许久,才沉声说道:“你说的,是四皇子秦之烨?”

    “恩,”秦之炎点头说道:“我若身死,太子燕王随之倒台,六弟自立门户,向来不依靠各方权贵,加之含有犬戎血统,并未封王。七弟九弟依附二哥,也不成气候,之翔刚刚插手军务,还无根基,也不足为惧。其他兄弟年纪还轻,在朝中资历不深。相对之下,四弟从低等士兵出身,和东南水军私交密切,是除我之外皇室的第二位皇子将领,极有可能会取我而代之,统领北疆。再加上他有北地部族的支持,到时候振臂一呼,朝中文武大多会顺水推舟,转而支持他。那么太子一位会花落谁家,就十分简单明了了。”

    青夏不由得微微有些吃惊,她当然也怀疑四皇子,可是却没有秦之炎这般孥定,毕竟当日在太和大殿上,他还曾经帮自己说过话,沉声说道:“真的是他吗?没想到他这么狠毒。”

    “我也只是猜测,”秦之炎笑道:“我只是分析除掉我之后,谁会因此得到最大的利益,当然不能保证太子和燕王不会一时愚蠢,被热血冲了脑子。”

    青夏皱眉道:“没有一定的把握,你从不会胡乱说话,这里面一定有原因,我会加紧派人好好看守住四皇子的府邸。只是若是真的是他的人,就未免太让我失望了,我原本还当他是个人物,没想到手段竟然这般粗糙,难蹬大雅之堂。”

    秦之炎说道:“其实不然,只是你的护卫方法太过严密,毫无破绽,他们想成事也很难。”

    青夏笑道:“我就当你这句话是在夸我了。”

    秦之炎洒然一笑,揽过青夏的肩膀,说道:“本来就是在夸你。”

    “对了,”青夏突然说道:“东南部的水师统领,我听说是个女子,真是了不起。”

    “你是说陆华阳,她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为人极尽忠勇,果敢善断,谨慎机智,巾帼不让须眉。”

    青夏扬声问道:“你认识她吗?”

    秦之炎点头道:“她小的时候,母亲被姨娘欺负,她孤身一人设计杀了姨娘,被家人发现之后逃出府,险些被杀掉,是我偶遇下救了她。那时候我正前往北疆大营督军,她曾在我身边呆了三年。”

    “待了三年?”青夏瞪大了眼睛,说道:“这么说你是她的救命恩人?”

    “说不上,”秦之炎微微一笑,“她本来聪慧敏锐,就算我不救她,她也会有自保的方法。后来我派人安排她去逐洲生活,还给她安排了一门好亲事,谁知临到成亲的时候她却逃了。直到三年前,我才知道她的消息,原来她女扮男装从了军,更因为作战勇猛,毫不惧死,青云直上。只可惜两年前女子身份暴露,险些丧生,我在朝中周旋了一下,父皇也感叹于她女子从军的勇气和毅力,亲自册封她为陆家家主。”

    “果然不简单啊。”青夏感叹道。

    秦之炎笑着拉住她的手,说道:“依玛儿若是从军,不会比她差的。”

    青夏笑道:“那是自然,我好歹也是职业军人,当初在军情处的时候,也是最优秀的特工。”

    秦之炎见她自吹自擂,开心的哈哈一笑。青夏见了,打趣他道:“对了,你知不知道陆华阳为什么会逃婚?”

    秦之炎一愣,皱眉道:“难道你知道?”

    “当然了。”青夏昂首说道:“她在人生最危难之际为你所救,当年她年纪幼小,你玉郎神丰,你们朝夕相处三年,她八成是对你生出了情意,才不愿意成婚的。”

    秦之炎笑道:“乱讲,华阳为人坚韧,性格执拗,不是你想象中的柔弱女子,不要乱说。”

    “再坚强也是女人,”青夏摇头说道:“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害了人家大姑娘一生还不自觉,真为她觉得不值。”

    秦之炎没少一扬,眼神温软的抱住青夏,说道:“我只要有你一个就行了。”

    青夏眼眶微微一酸,抱住秦之炎的手臂。

    马车缓缓而行,突然门外的车夫长声叫道:“宣王殿下驾到,开内城宫门!”

    “南楚大皇驾到,开内城宫门!”

    几乎在同一时间,另一个声音突然铿锵有力的响了起来。

    青夏一愣,他不是在皇城之内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之炎伸出手去撩起帘子探出头去。只见一辆漆黑的马车正端端正正的停在宣王府的马车对面,黑色的帘子被掀了起来,楚离面无表情的看过来。

    秦之炎微微一笑,伸出手去,笑着说道:“楚皇,您先请。”

    楚离双目淡静,缓缓的望过来,越过秦之炎的肩膀看向他的背后,半晌过后,才又转过到秦之炎的身上,缓缓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就放下了帘子。

    马车缓缓而行,楚离的马车走在前面,前后各有一个精锐千人队护卫。秦之炎的马车跟在后面,缓缓的走进了北秦的太和宫。

    内城紫金广场上灯火通明,金碧辉煌,大气磅礴,车马林立。青夏当先跳下来,扶着秦之炎的手,在广场上站定,从里面拿出披风,为温柔的为秦之炎披在背上。侍卫们护在他们两人的身旁,围成了一个包围圈,傍晚时的危险此刻还回荡在脑海之中,众人不得不小心谨慎了起来。

    秦之炎的手微微有些凉,青夏抓着他的手,凑到嘴边哈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轻声问道:“很冷吗?要不要穿那件大裘?”

    “没关系,”秦之炎笑道:“天气已经暖和了,我再整日穿着大裘,怕会落人口实。”

    “谁敢说什么?”青夏怒道:“穿件衣服也要看别人脸色吗?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我去给你拿,谁敢乱说话我就揍他们。”

    “依玛儿。”秦之炎一把揽过青夏的腰,笑道:“逗你玩的,一点都不冷,我们快进去吧。”

    青夏举起手来,捂住他的脸,问道:“真的吗?”

    “恩。”秦之炎笑容满满,眼睛眯成一条好看的弧线。

    “宣王殿下!”一个铿锵的声音突然在前面响起,秦之炎和青夏齐齐抬起头来望去,只见一名南楚士兵正站在两人的面前,沉声说道:“我们大皇就在前面,说要等殿下一同进殿。”

    青夏不由得向着他说的方向望去,只见楚离一身漆黑长袍,剑眉星目,墨发飞扬,站在空旷的广场上,背影显得那般的落寞。他微微侧着头,偏向另一面,可是不知为什么,青夏却可以肯定他定然已经看到了两人刚才的举动。她微微叹了口气,然后笑着对着秦之炎说道:“我们过去吧,宴席快开始了。”

    秦之炎见她并无异样,开心一笑,拉着她的手,就向着楚离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