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 章节目录 第87章 国宴(1)
    春寒料峭,北风折草。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凝聚在三人的身上,青夏低着头,迅速退下。

    残阳若血,挥洒出血红的光芒,洒在几人的肩上。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天边好似着了一场大火一样,层云堆积,厚重翻涌。

    秦之炎轻轻的咳了一声,朗声说道:“楚皇不远万里前来恭贺我父皇大寿,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楚离一身墨色铠甲,剑眉星目,不过是几月不见,越发显得英武,沉声说道:“秦皇大寿,寡人怎可不来,宣王多礼了。”

    燕回却从人群之后挤上前来:“真是有缘,又见到楚皇陛下了。”

    楚离眉梢微挑,淡淡的说道:“秦皇大寿,四方诸国齐来贺寿,寡人和每个人都有见面的机会,何来缘分之说?”

    此言一出,西川使臣顿时大囧,岂料燕回却并无异样,仍旧挂着一幅吊儿郎当的笑意说道:“楚皇此言差矣,人生际遇离奇诡变,很多事情不能以常理以为之,就像当初大皇陛下和敏锐郡主一起掉落地壑,大家都以为两位必死无疑,谁知道竟会峰回路转又有奇遇呢?所以说,当日离别,不代表今日就能完好无损的相见,是以燕回才深觉我们二人有缘了。”

    青夏三人的事情,早就已经传的天下皆知,此刻被燕回这样指东打西的说出来,各色眼神登时冰雪般射在三人身上。青夏站在秦之炎身后,垂着头静静不语。

    秦之炎淡淡的笑道:“诸位,父皇在太和大殿上设下宴席,请各位跟我一同前往,莫要在这里吃冷风了,楚皇,您先请。”

    楚离紧抿着嘴唇,略略点了点头,也不骑马,缓缓的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周围所有的人见了都纷纷避让,只有燕回眯着一双狐狸一样的眼睛迎了上去。青夏低着头,她知道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就越发的小心谨慎,不敢露出一点异样。然而那双黑色的靴子,却突然停在她的面前,静静地,一动不动。

    “楚皇,请!”温和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

    南楚的仪仗过去了,秦之炎笑着挽起她的手:“冷了吧,跟我回去吧。”

    青夏仰头一笑,秦之炎将雪白的长裘披在她的身上,伸出双臂,将她抱在怀里,声音很轻,他望着楚离离去的方向,轻声说道:“别担心,有我呢。”

    青夏微笑着搂住他的腰,也不顾旁边还有人看着,就那么靠在秦之炎的肩膀上。

    “之炎,”青夏小声的叫道:“我们回家吧。”

    天色,终于暗了下来,整个天地一片萧索,厚重的城门被缓缓关上,将外面的一切都隔绝在这个举世无双巨大的牢笼里。

    青夏一身血污,只得先回王府换装,各国来使都被安排在太和宫旁的偏殿里,楚离身为南楚大皇,更是被接进了太和宫,居住在显仪殿里,和秦王的寝殿遥遥相对。

    这是青夏来到秦国以来,首次在除了家宴之外的公开场合露面,王府的丫鬟们都打醒了十二万分精神为她梳妆打扮,极尽华丽之能事,等到青夏反应过来时,已经满头珠翠,金碧辉煌。她看着镜子里那个明艳照人的女子,一时间甚至有些不敢去认,从什么时候起,现代的那张脸,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变得这样模糊了?她已经很久不曾去想,很久不曾去记着从前的事情,可是现在她却是那般的怀念从前的那张脸,怀念从前的唐小诗。

    月上中空,一天的时间缓缓过去,青夏站在巨大的铜镜面前,轻轻的闭着眼睛,过了许久,再睁开的时候已经一片坚定和淡漠。

    秦之炎温和的声音在门外缓缓响起,青夏抬起头来,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拖着华丽的裙摆,快步走过去。

    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青夏笑颜如花的在秦之炎面前转了个圈,然后笑着问道:“漂亮吗?”

    秦之炎仍旧是那副样子,永远温柔淡定,眼睛里都带着温暖人心的笑意:“很漂亮。”

    青夏上前一把拦住他的手,半仰着脸,笑着说道:“我们走吧。”

    秦之炎点了点头,却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拉住了青夏的身子,说道:“依玛儿,可以吗?”

    青夏一愣,可是仍旧笑着说道:“当然可以,我是要做你的妻子的,这么点的小场面怎么能吓到我?”

    “我可以为你推了这个宴会,你不一定必须要出席。”

    青夏摇了摇头,冷笑一声:“秦皇室的人已经无话可说了,可是那些满朝文武,外放大员,还有那些藩属小国的列位权贵,其他三国的大臣武将,还都有满腹的尖刻之言,我若是不去,他们会很失望的。”

    秦之炎眉头微微皱起,轻声说道:“你不必理会他们。”

    “我知道你有办法,”不等他说完,青夏连忙说道:“我知道你可以为我摆平一切东西,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我自己亲自去面对的。之炎,相信我,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秦之炎看着青夏冷静的眼睛,终于轻轻一笑,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说道:“好,我们一起去。”

    苍凉的大漠浩瀚如同冰海,抬眼望去,无边无际,只有那一望无际的黄沙不时的伴着黄风卷过,吹的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太阳被狂沙遮住,只是透过几缕晕黄的阳光,可是却异常的毒辣,天和地仿佛是浑然一体,浑厚的一片,看不到远处是什么.只是黄灿灿的一片,没有方向,没有水源,而在这个地方,也是很容易丧失斗志的.

    一阵狂风卷过,掀起大片的尘土。一片昏黄之中,一道锋利的眼光顿时激射而出,陆华阳睁开微闭的眼睛,耳朵转向风向来临的西南方。稍作沉吟,霎时间猛地扬起马鞭,狠狠的抽在马股之上,骏马长嘶一声,蓦然间扬起前蹄,迅速的向着相反的方向的急速的奔去。一众黑衣大汉跟在女子的身后,身手矫健,面容彪悍,挥鞭而上,急速而行。

    漫天的风沙纷扬而起,卷的天地间一片玄黄。众人走过的痕迹,转瞬就被掩埋干净。远远的只能看到大片模糊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沙漠的东北方向。

    今天,已经是陆华阳被困沙漠的第七天了。她机关算尽,计谋百出,可是还是甩不掉身后那些如影随形的死士。一轮又一轮的暗杀阻击连绵不断,即便以她的身手能力,面对这样无止无尽的车轮战,还是难免会觉得力不从心,若不是靠着她有异常人的坚韧和心底下那抹不息的信念,可能早已倒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上。而且,她自己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次的暗杀绝对不止这么简单,真正的手段还在后面,同样,真正的危险,还远远没有到来。

    这一年,注定是一个乱离的年头,华夏大陆发生了一连串的巨变,国家派系林立的大陆格局终于被这一连串的事件打破了宁静。

    冥冥中,仿佛有一只巨手在左右着天下的局势,四年一次的白鹿原会战结局的仓促且诡异,清鹏七部首次闪入世人的眼睛,关于蓬莱谷的种种神奇传闻,好似乡野俚语一般深入人心。东齐太子阴谋挑动南疆巫咸,意图吞没南楚,铲除大秦宣王,庄氏青夏一战成名,秦楚关系也顿时因为这个女人而紧张了起来。陆华阳的东南水师无故遭到几次南楚的袭攘,若不是她极力稳住局面,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然而,这一切还不是最糟糕的,其后,令人猝不及防的天灾,悍然席卷了大陆的东南一带土地。东南部的各藩国、部族全都不能幸免,大旱肆虐天下,将百姓们炙烤在毒辣的日头之下。天下局势纷乱不堪,战火轰然而起,东南小藩国联手出兵,短短的半个月里就占据了南方的大片土地。诡异的是,原本在大陆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四大帝国却并没有出手干预,仿佛是看不见一般,任由南方大陆上无辜的百姓生灵,一遭涂炭,朝不保夕,生存在死亡的边缘。漫漫古道之上,散漫了无辜妇孺的血泪和战士死后的累累白骨。整个大陆都陷入了战火厮杀的狼烟之中。

    陆华阳坐镇大秦东南部,她不过是双十年华,却已经从军十载,以一介女儿之身,苦苦扛起陆氏一族的重担,盘旋军旅,多年厮杀,早已将东南部的百姓视作家人。眼见百姓孤苦,却无能为力,只能连发二十三道信件给大秦宣王,希望能征求他的同意,上书秦王,请求出兵平乱。

    然而,二十三道信件如石沉大海,一去就没有音信。终于,七天前被她得知朝廷极力隐瞒秘而不宣的宣王病危消息。向来和秦之炎并称为帝国双壁的飞廉女将陆华阳,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私发军训,将水军统领职责交给副将秦之烨,自己带着一队亲兵,偷偷绕道西川,前往帝都鲁阳,查看宣王病症的消息。

    可惜,这样隐秘的事情还是不胫而走,原本只需三日的路程也因为有人追杀的原因,而一再反复,如今困逼大漠,前途不明,局势越发诡异了起来。

    “龙战于野,脱力于西黑,化身为苍梧,须发为百草,碧眼为沧海,四爪为南北四山,龙牙插于地表,引龙息之水,化为龙牙沼泽,经岁月之掩埋,渐成风沙困顿之地。看来,这里就是龙牙沙漠了。”

    陆华阳放下水囊,双目坚定的望着前方,嘴唇干裂,满面风霜,沉声说道:“过了这片沙漠,就是天脊山,翻过山,就要到鲁阳了。”

    “将军,”一名黑衣侍卫走上前来,面容坚韧,双眉若剑,沉声说道:“我们没有军令,擅自离开大军前往帝都,所犯乃是死罪,这样贸然潜入鲁阳,危险太大。”

    陆华阳淡淡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必须得进去,二皇子隐瞒东部旱情,中饱私囊,纵容东部藩属国大肆铲除异己,若是宣王知情,是不会不管的。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不能放任不理。”

    男子眉头紧锁,想了想,沉声说道:“将军,请恕末将直言,宣王殿下计谋高绝,十年来大小事务,算无遗策。二皇子想在他面前耍花样,还略显稚嫩。就算真的殿下有不测,将军留在军中,掌握兵权,一旦事发,也可以挑起大旗,胁军权以摄朝臣,他们也不敢乱来。”

    陆华阳缓缓低下头来,看着男子的双眼,双目锐利如电,一字一顿的说道:“贵木,你是殿下所救,没有殿下,你早就已经死在北地的胡人手里,如今殿下病危,也可能为小人所害,京畿之中武将们各为其主,我不去帮他,还有谁会去。就算我占据着东部七十二路水军大权,一旦殿下大去,军心不稳,你以为谁还会违抗秦王之令而听信我的话?况且,若是殿下不在了,我还要大权有什么用?难道真的为保住陆氏满门的败类猪猡吗?”

    “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