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 章节目录 第41章 重逢(1)
    漆黑的草原上,荒芜的野草一片萧索,单薄的女子孤身单骑奔驰在败落的荒原上,转眼就失去了踪影。天边有食腐的鹰鸩在上空盘旋,叫声尖锐,充满了令人战栗的森寒。

    秦之炎披着青色的大裘,脸色苍白,眼神却很宁静,他一直注视着那个方向,发现她果然真的没有回过一次头。他微微一笑,冰凉的情绪在心底缓缓升起,一个巨大的洞开在那里,冷风呼啸着灌了进来,凉透了心肺。

    “殿下,”仲伯从身后走上前来,看了眼秦之炎的眼神,突然垂下头去,低声说道:“颜平西的下属全部落网,遵照殿下的指示,北方封地和军中将领一齐上书,要求废了太子。大殿下正在四方周旋,不过看样子,皇上已经开始犹豫了。”

    “还没这么简单。”秦之炎声音低沉,带着浓厚的刀锋森冷之气,再也不是青木大殿中那个一身青袍,淡若潮水般的男子,他沉声说道:“正因为大哥四处周旋但却求告无门,父亲才会继续让他在太子的位置上做下去。”

    “恩?”仲伯一愣,问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私自调兵,谋害亲弟,使北方封地露出破绽,给草原人以可趁之机,差点铸成大祸,如此罪责,怎可继续在储君之位待下去?”

    秦之炎冷冷一笑,说道:“真是因为这样,他才可以继续在储君之位待下去。仲太傅,你忘了我父亲是怎么登上皇位的吗?”

    尽管是宫廷隐秘,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现任大皇的所作所为,在秦皇室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秦皇先后毒杀先皇和自己的兄弟才登上皇位,事后更是以各种名目将秦氏分支杀之一空,手段之狠辣,令人咋舌。

    大皇疑心向来甚重,他自己杀了父亲得到皇位,就害怕自己的儿子。所以多年来,对几个儿子向来不亲厚。秦之炎继续道:“这一次,不是为了扳倒大哥,只是为了自保。前阵子的井龙关大捷我锋芒太露,回京之后一定会被父皇夺权,之翔来信说,掌易院里已经开始起草新的兵制,志在夺我手上的北疆大营和炎字营。这次太子擅自动兵,引得草原进犯,暗杀于我,使得祖庙震动,引发雪崩。实在是天赐良机,回京之后我和父皇各退一步,我卖这天大的人情给他,他也不会再打炎字营的主意。”

    仲伯微微一愣,过了好一阵,才点了点头说道:“殿下圣明。”

    “仲太傅,我知道你和太子一党仇深似海,但是太子昏庸无能,占在主位上正好可以起到权利平衡的作用。他若是下台,换上老二或是老四,我们的日子就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过了。”

    “臣明白。”仲太傅神情一凌。

    “南疆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秦之炎沉声问道。

    “一切如殿下所愿,南疆和楚国已经兵戎相见,鹿丹人已经带着一部分族人投靠去了我大秦。云将军遵殿下的命令,仍在边关守卫,十三路大军守在南方边境,任是他们有通天彻地之术,也进不去半分。”

    “那就好,楚离虽然刚刚登基,年纪尚轻,但是此人性格决绝,能再东齐忍辱偷生这么多年,一朝回到南楚就登上高位,实在是个人物。再让他们乱上一阵子,然后就将鹿丹人拿下,以他们首领的首级,当做我给楚皇登位的贺礼吧。”

    “是,”仲太傅点头说道:“南楚经此内乱,元气大伤,齐楚外交更加恶化,实乃一石二鸟之计。只可惜西川没有卷进去,浪费了我们的一番布置。”

    “你当燕回是那么好相与的人物吗?不过这场戏毕竟是我导演,他想坐山观虎斗看南楚的笑话,我也不会让他称心如意。他不是在给南楚运送粮草吗?就将路线途径告诉鹿丹人,想置身事外,没那么容易。”

    “是,”仲太傅连忙说道,想了想,又沉声说道:“殿下,已经查出唐姑娘的身份了。”

    “哦?是吗?”秦之炎声音清淡,没有半点表情。

    “唐姑娘本姓姓庄,闺名青夏,是南楚庄典儒的女儿,南楚大皇楚离的妃子。两年前嫁进楚宫,但是大约两个月前,被楚皇打入冷宫,传闻说是和齐太子安有染,只是不知为何到了这里。我们的探子几次欲潜入楚宫,都没有成功,损失了十多人。”

    “两个月前引起齐楚对持的楚国庄青夏?”秦之炎一惊,向来淡然的脸孔上,少见的露出几分惊讶。

    “是,”仲太傅说道:“而且我们调查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伙人马在寻找她的行踪,有楚皇的黑衣卫,还有南楚朱家的白衣卫,甚至还有南疆圣教的毒者,十分奇怪。”

    秦之炎目光深邃,远远的望着那片荒芜的草场,过了好一阵,才淡淡的说道:“那就去把后面的人解决掉吧。”

    仲太傅看着秦之炎的侧脸,想了想,还是斟酌着开口说道:“那要不要派人暗中保护她?”

    “算了,”秦之炎摇了摇头,“她不会喜欢有人监视她的,你只要为她把后路清理干净就好。其他的,就由她去吧。”

    “可是……”

    秦之炎挥了挥手,笑着说道:“老师,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南疆听到的一句话。”

    仲太傅一愣,他虽然是秦之炎的太傅,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声老师。一股莫名的情绪再他的心底激荡着,他淡淡一笑,没有言语。

    “把鹰翅膀上的黄金解下,鹰才可以自由的飞翔。把名利的枷锁卸掉,人才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我这一生,已经注定没有这个机会了,又何苦去阻挡别人的自由。”

    秦之炎突然转过头来,对着仲太傅轻轻一笑,向着远处的营帐缓缓走去,飘渺的声音回荡再凄厉的北风之中,青衣男子背脊挺得笔直,脚步却显得分外的沉重。

    “我什么都给不了她,那,就放她自由的去吧。”

    高矮丛生的野草丛中,秦之炎的身影显得微微有些萧索。仲太傅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心下突然有那么一丝酸楚。他突然意识到,那个站起身来似乎可以撑开天地的身体,真的有那么一丝疲倦和瘦弱。那颗包罗了天地万象的心,也不过才过了二十个寒暑,可是为什么,他却一直觉得,那个人,已经那么老了。

    荒芜的草原上,青夏骑在战马之上,披着黑色披风,风驰电掣的飞奔着。

    漆黑的夜,像是狰狞的野兽一般,张大巨口,将青夏吞没其中。夜晚的风冷的像是刀子,猛烈的刮在青夏的脸颊之上,她紧紧的咬住嘴唇,好似强迫自己来记住这个感觉一样。

    这样的风,才是现实,这样的冷,才是真实,远不是寒冰大殿里那沁入心肺的寒冷,也远不是黄土大殿里那痛彻心扉的绝望。

    “驾!”青夏厉喝一声,扬鞭抽在马股之上,向着黑气的夜色飞驰而去。

    行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青夏突然警觉的勒紧马腹,只见前方光影闪烁,一看就是有着大队的人马前行。本想绕过行走,可是突然瞥到他们土黄色带着斑斑豹纹的衣衫,青夏登时拉紧了神经。

    这一伙人,曾经在南疆腹地的森林里,疯狂的追击她,手段狠辣,善用毒虫,几次都把她逼到了生死的边缘。都说冤家路窄,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让她给碰上。

    有仇不报,向来不是青夏的处事手段,她将马匹拴在一棵小树上,自己则隐藏在长草从中,悄无声息的摸了上去。

    这是一处比较空旷的草原,稍高一点的野草都给拔掉了,周围的树木也刚刚砍断,视角良好,同时也就给隐藏潜伏的敌人,带来了一定的麻烦。

    大约两千多人的营帐,四周建了简易的角楼,有人在上面二十四小时的看守,防守的确是做到了滴水不漏。

    不过尽管这样,还是难不倒特工出身的青夏,潜伏和潜入向来是她的拿手好戏。几个起落,就已经小心的靠近了营地,迅速攀上角楼的柱子,就越过了高高的围栏。

    角楼作为监视区域,向来是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但是也正是这样的心理,让看守的人反而不去重视查看角楼的方向。青夏躲在守卫的眼皮底下,翻过围栏,刚走了几步,突然一声柔媚的女子声音就传来过来。

    “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想再来见我。”

    女子的声音娇媚慵懒,透着一丝好似蜂蜜般的滑腻。缕缕香风吹拂在空气之中,有着诱人的味道。

    青夏躲在灯光的暗影里,屏住呼吸,刚想离开这里,到主帐去查看,一个阴冷的声音却突然在耳边响起,好似一个惊雷般,炸在了青夏的头上。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来邀请我来吗?”

    男子的声音低沉寒冷,带着一丝摄人的威势。青夏登时瞪大了眼睛,一个名字轰然回荡在自己的心头。

    楚离!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是…..迫不得已……”

    低沉的喘息声突然响起,女子急促的呼吸在夜色中有着撩人心魄的暧昧。这样冷的天气,她却只穿了件透明的薄纱睡衣,透明的紫色纱衣完美的勾画出她身上跌宕起伏的玲珑曲线。

    女子一头墨色长发,眼形微微有些狭长,鼻梁高挺,嘴角勾着一丝荡人心魄的淫荡笑意。缓缓的靠了上去身子,柔若无骨的靠在楚离的胸膛之上。

    “多久了?”女子紧紧贴在楚离的身上,微微仰着头,眼中媚态丛生,轻轻的踮起脚尖,雪白的手指扣在楚离的肩膀上,粉嫩的舌头伸出来,轻轻的舔舐着楚离古铜色肌肤的脖颈,滑过凸起的喉结,有着淡淡胡茬的下巴,最后游弋在紧抿的唇上:“多久了?你就不想我?才刚刚来,就想走吗?”

    楚离一身墨绿色蟒袍,腰间是松绿色的宝石腰带,眉目英挺,俊朗英武,不着痕迹的将女子推离自己的身体,邪魅一笑道:“怎么不想?”

    “想?哪里想?”女子丝毫没有因为楚离的推拒而生气,反而越发娇媚的靠上来,手指从楚离的胸口缓缓的滑向他的腰间,微微停顿了一下,竟然直接向下探去,声音娇媚的说道:“是这里想……恩,还是这里?”

    “说正事吧。”楚离眉头一皱,突然推开她的手,那女子转过身来,挡在楚离身前,胸脯一挺,高耸的酥胸紧紧贴在了楚离的身上。

    “我现在跟你说的就是正事。”女子妩媚一笑,一把拉住楚离的手,缓缓的拉了起来,贴在自己弹性惊人的胸口上,眼珠几乎要滴出水来。

    “哎呀,好冰啊!”女子惊呼一声,轻咬着嘴唇,娇俏一笑,竟然就将楚离的手完全伸进那一层薄薄的纱衣之中,“这样,会不会就暖和一点。”

    青夏躲在暗处,没想到竟然生生碰到这样活色生香的场面,此刻那两人的脚步向着这边缓缓移来,眼看就要发现青夏的藏身之地。见他们注意力不在此处,青夏当机立断一个前滚,伏在地上向着的左边幽暗处匍匐前进。就在马上就要接近营帐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突然一转向这边走来。青夏在心里暗叫一声要命,一把掀开营帐的帘子,迅速就滚了进去。

    大帐里除了淡红色朦胧的灯火,就只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大床。青夏凤目扫了一眼,躬身就弯腰钻了进去。刚刚放下大床的帘子,脚步声就在门前响起。一声沉重的呼吸声随之飘了进来,青夏还来不及懊恼一下,嘭的一声,就有人狠狠的倒在了大床之上。

    青夏目瞪口呆,心想不会要整晚躲在这听楚离和那女人颠鸾倒凤吧。仿佛是为了回应她的念头,嘤嘤的唇齿摩擦声就传了下来,而且很快的,一件薄如蝉翼的紫色纱衣顺着大床就飘了下来,一角衣衫落在青夏的眼前,在暖融融的空气里,越发有着一丝迷乱的气味。

    “离…..抱着我…..”女子的娇喘声像是猫儿一样,带着微微的喘息,“快…..快点…..”

    青夏郁闷的趴在大床下面,只感觉自己简直倒霉到了家,听着外面活色生香的现场春宫,脑海中却不自觉的勾勒着楚离赤身裸体和女人纠缠在一起的样子,刚刚开了个头,连忙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暗暗道,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来头,楚离能在这个多事之秋还跑来跟她鬼混,可见这女人也绝对不会简单。

    正想着,突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猛然响起。青夏一愣,原本已经做好了整晚听墙角的人霎时间警惕了起来,偷偷掀开大床下帘子的一脚,趴在地上,用一只眼睛偷偷的瞄出去。

    只见那名女子衣衫早已褪尽,丰满的肌肤仍旧带着情欲的桃红,她坐在地上,面色从刚刚的惊讶渐渐转变为寒冷,微微仰着头,嘴角带着一丝嘲弄。

    “你给我吃了什么?”楚离声音低沉,压抑的喘息着,呼吸极为沉重。

    女子嘲弄一笑,娇声说道:“不过是在唇上涂了点媚药,怎么样,味道好吗?”

    “贱人!”楚离冷哼一声,就想要站起身来,可是还没等他直起身子,就嘭的一声又摔在床榻之上,软软的大床顿时向下凹陷下去。青夏被压得差点吐血,甚至可以感觉的到楚离的身躯轮廓。

    “只顾着追那个水性杨花的庄青夏,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吗?”紫衣女子缓缓自地上站起身来,走到楚离的身边,赤裸的身体在灯光之下有着惊人的诱惑,圆滚的酥胸摩挲着楚离健硕的胸膛,纤纤玉手软软的搭着楚离的肩膀,张开樱唇,咬在楚离的耳垂上,轻声说道:“离,我太想你了,我一天都忍不了了,不来见你,我会死的。”

    “所以,你就策动了南疆的叛乱引我来此吗?”楚离沉声说道,呼吸越来越急促,似乎是笼子里的野兽一般。

    女子声音如水般缠绵,水蛇般的腰身紧紧的缠绕在楚离的身上,喃喃的说道:“我怎么会呢?我那么爱你。”女子的唇缠绵的游动在楚离的胸膛上,她的眼睛几乎要滴出水来,面色潮红一片,轻声说道:“我只是想要见见你。”

    “蠢货!”楚离突然冷哼一声,沉声说道:“你真以为秦之炎会冒着和我为敌的危险做你南疆的后盾?他不过是把你们当做消耗我实力的棋子,只有愚蠢如你,才会相信大秦南方边境会对鹿丹人打开这种鬼话!”

    “你说什么?”女子一惊,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秦之炎来过南疆?”

    “哼,”楚离不置可否,冷然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三日后,鹿丹谭凸首领的首级就到到达还巢邑的大营。秦之炎是何等人物,你与虎谋皮还洋洋得意,简直愚蠢至极。”

    “不会的,”女子坚定的说道:“我们南疆对秦之炎有大恩,没有我巫医族,他早就已经不在人世。”

    楚离冷冷的看着她,眼神极尽讥讽,女子一时间慌乱了起来,咬着唇说道:“我不管,反正这个南疆圣女我也当腻了,你当初说过,只要你登上皇位,就立我为后,你可不能食言。”

    楚离冷冷笑道:“你以为以我现在的身份,还会和你这个南疆妖女纠缠吗?若是不想死无全尸,现在就马上给我滚回南疆去,平定南疆纷乱的局面,不然不要怪我不顾往日情意。”

    女子闻言勃然大怒,寒声说道:“楚离,你想过河拆桥吗?”

    “你我当日各取所需,你帮我稳定南疆局势,我也帮你登上了圣女之位,如今一切也该到此为止。”

    “好!”紫衣女子突然沉声说道:“果然不是当初那个落魄的四皇子了,我乌丝媚尔又怎能入了你的法眼?”

    楚离冷冷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乌丝媚尔神色越发阴郁,沉声说道:“听说前阵子你在登位大典上还准备了凤印,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子这么幸运,能嫁给你为后。楚离你在床上的英姿,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呢。”

    “是朱家那个小贱人吗?”乌丝媚尔突然上前两步,捡起了地上的紫色衣衫,半掩住胸口的一片洁白,微微抬起眼睛,淡淡的说道:“还是,那个从你皇宫里逃出来的小丫头?”

    原本沉默不语的楚离突然抬起头来,眼梢冰冷的瞟向乌丝媚尔丰满的娇躯,音声低沉的说道:“你说什么?”

    “你找了她很久了吧?”乌丝媚尔突然娇笑道:“以黑衣卫的能耐,这么久还没找到的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青夏在你手里?”楚离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冰冷,四周的空气霎时间被冰冻了起来,他森冷的目光几乎要在那女人的身上剜出一个洞来,寒声说道:“你把她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