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 章节目录 第21章 逃离(3)
    “这人你不用再找了。”楚离突然一把将画收了起来,转身走进了龙辇,沉声说道:“这名宫女实际上我早已找到,是兰亭殿的二等侍女香菊,那晚之后,她回到兰亭殿被大火烧伤,前阵子不治而死。我已命人将她风光大葬,并封赏了她的家人。”

    “什么?”林史官突然大惊失色。

    楚离见他的样子,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声音也渐渐转冷:“这事你不要再管,回去吧。”

    龙辇缓缓的向来时的方向驶去,走了好远,青夏还能看到林史官的靴子和官袍,愣愣的跪在地上。

    “殿下,已经三更了,还要出城吗?”

    青夏的精神霎时被猛地提了起来,漫长的等待之后,却听到楚离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回东宫。”

    青夏的心顿时由天堂沉到谷底,只听那名侍卫继续说道:“那臣先去通报一声,不知殿下今晚要到哪个宫中留宿?前日丹妃娘娘派人来报,说她宫中新进了南疆藩国宛丝大公进贡的新鲜水果,想请殿下去品尝。另外陈妃娘娘……”

    “哪里也不去,回东宫大殿。”打断了侍卫的话,楚离冷冷的说了一句,就不再言语。龙辇缓缓的调转方向,向着东宫大殿驶去。

    楚离如今掌握着全国的兵马实权,已经贵为一国之君,只差还没有登基而已。东宫的守卫更是严密,青夏知道只要一进东宫大门,想要逃出去更是难上加难。这时,正好龙辇经过一个拐弯,密实的异种花草茂密的长的半人多高,青夏屏住呼吸,突然一个侧翻,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侧着滚进了花草从中,悄无声息间就离开了那座要命的龙辇。

    没有半个人察觉,一会的功夫,楚离的人马就渐渐走远。黑暗中,一个苗条了身影陡然闪出草丛之中,向着相反的方向飞奔而去。

    黑漆漆的夜色中,青夏好似一只狸猫一般,悄无声息的摸向永乐门。捡起一颗石子,嘭的一声就向一旁的草丛扔去。

    “什么人?”守门的两名侍卫顿时被惊动,谨慎的举起长枪,交换一下眼色,一人小心的向着草丛的方向走去,另一人则在原地驻守。

    那人的身影刚刚隐藏于草丛之中,青夏霎时间好似暴起的猛兽一般,凶悍弹地而起,对这剩下的那名侍卫飞扑而下。一晃间,那名侍卫只看到一个黑影凌空而下,尚来不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青夏就陡然由上空落下,五指称爪,手指精准无比的按在他的颈部大动脉上,一阵晕眩缺氧,那人就软绵的昏迷了过去。

    及时扶住那名侍卫的身体,让他靠在门廊柱上,还来不及隐藏。另外一名侍卫就走了过来。

    一把抓起昏倒侍卫的身体,躲在他的身后。夜里漆黑,这处灯火也不盛,毕竟只是一座小宫门,既不通向皇宫外,也不通向后宫,直达的地方却是皇帝早朝的文武大殿。若是从前倒也算是个重地,但是自从先皇登位之后,上早朝的次数加在一起都没到十天,是以这处渐渐就荒废了下来。反而东宫大殿每天早上人声鼎沸,热闹无比。成了南楚国的新风向。

    “什么玩意都没有,我说你就是小心过了头。”

    侍卫嘟嘟囔囔的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靠在门柱上,懒散的吐了一口气,压着嗓子说道:“这夜里是真他妈的冷啊,明天休班,咱哥俩一起去满堂春乐呵乐呵吧。”见旁边的同伴没有反应,侍卫不禁有些犯疑,扭头一看,不由得大骂一声:“奶奶的,你小子倒是睡的快。得别睡了,你不是刚睡醒吗,该我睡了。”说着就伸出手来推另一名侍卫的肩膀。

    “嘭!”的一声,并没有怎么用力,昏睡的侍卫的身体登时随着这轻轻一推就倒在了地上。年轻的大兵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也只是电光石火间,就看到了隐藏在那名侍卫之后的青夏。

    “呵……对不住了。”迅速的出手,猛烈的力量,下一秒钟,这名倒霉的大兵就和他的朋友一样,倒在了地上。从怀里掏出三枚银针,这是当初青夏从兰亭殿带出来的东西,一直准备着,这时候恰好派上了用场。准确的认穴拿位,三枚银针对着大兵的后颈就扎了下去。

    这一招是青夏当初在现代的时候跟11处的一名药剂师学的。当年军情局为了请这位贫困山区中的赤脚大夫出山可没少费功夫。主要是这位大夫医术不怎么样,但是却有一手高明的针灸催眠的技术,出手神乎其技,无论身上那部分,只要三枚银针下去,保管你将十五分钟之内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军情局的一名同事在付出失去十多回记忆的惨重代价之后,终于以一麻袋白面贿赂了老中医的老婆,才将这一代神人带出了大山。

    青夏向来于学医没什么天分,是以只学会了后颈认穴这一点毛皮。可就是这一点皮毛,在行动中却救了青夏不知道多少回。青夏虽是特工,却不是杀手,如无必要绝不滥杀。搞定了这两名侍卫之后,青夏将他们的身体扶正,靠在门柱上,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穿过宫门,直奔文武大殿,她的计划十分周密,到了文武大殿之后,偷一套三品侍卫服,混进皇城禁军之中,等待天亮,跟着楚离的亲卫一同出城。然后在军机大营中躲上几天,再另觅方法逃出南楚。

    这虽然是最冒险的方法,但同时也是最省力的方法。就算楚离得到消息说庄青夏逃走,也必然会全城搜捕或是往齐国的方向追去。定然不会料到所找之人就在自己的营地之中,等风声一过,青夏早就逃之夭夭。任他楚离有三头六臂,这辈子也休想再找到她。

    于文武殿的侍卫寝房中偷出一身衣服,简直易如反掌。而作为一名特工,生存守则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具有高超的化妆技术,以便在随时随地都可以以各种身份巧妙的脱身。即便是没有在现代那种高明的化妆用具,但是青夏还是用原始的方法,迅速的摆脱了原貌。

    绷紧头皮、拉高眉毛,眉笔画眼、改变眼形,续上胡子,遮掩唇形,银粉涂脸,显高颧骨,在侍卫服的里面加了肩垫,又故意围粗的腰身,在靴子底下稍微增高,最后一刀割下长及膝盖的满头秀发,余下的披散在肩膀上,只稍稍垂腰,麻利的挽成一个发髻,固定起刘海,露出涂黑的额头。用锋利的匕首照了一下,活脱脱一个大兵,哪里还有半分女子的样子。

    “整队,殿下要出宫。”一声大喝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正在睡觉的皇城禁军们登时苏醒,青夏躲在灯火的暗影之中,免费看了一场裸男初醒图,无数个裸体大汉在她面前穿衣穿裤,十分壮观。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所有人就已经整队完毕。青夏混在人群之中,迅速的跑到广场之上,等待着南楚未来国君的驾临。

    一个人刚刚睡醒的时候,就是他防备能力最差的时刻,众人刚才睡眼朦胧,也没有注意队伍里突然多了这么一个身材矮小却很壮实的小侍卫,这会站着无聊。大部分人的眼睛都留意到了这边。

    “哎?你不是我们队的,是二组的吧,站错地了。”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大兵突然开口问道。

    旁边一个干瘦的侍卫还十分好心的向百多米外的方向指去,“二组在那边呢。”

    “哦,谢谢这位大哥了。”改变声音对青夏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粗着嗓子说道:“我是外城绿营军刚刚调进禁军的,昨个夜里才到,诸位大哥都睡着了,就没敢吵着你们。”

    “外城绿营军的啊!”络腮胡子大声说了一句。这时,禁军一队的队长突然打马上前,对着这四百多人组成的队伍大声喊道:“殿下快到了,都闭嘴站队。”

    队伍霎时间整齐划一的站好,三声鸣锣声响起,金碧辉煌的龙辇缓缓驶来。

    帘子一开,楚离身穿一身紫黑锦袍走了出来,一名侍卫的跪在地上,手上牵着一匹纯黑的骏马,楚离抓住马缰,翻身而上。

    “参见殿下!”禁军齐声高呼,单膝跪地。

    楚离双眼好似坚冰,眼梢无意的向禁军瞟了过来。尽管知道他根本不可能看到自己,青夏仍旧觉得好似芒刺在背一般,浑身不舒服。

    楚离竖手一挥,沉声说道:“出宫!”

    八百多人同时起身,翻身跳上战马,跟在楚离的背后,向着东华门三重正门,昂首走了出去。

    青夏这个被无数个明岗暗哨看守着的帝国奸细、冷宫弃妇,就这样,跟在囚禁她的人的身后,高居在战马之上,挺胸抬头,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之下,光明正大的走出了楚宫的大门!

    青夏满心欢心,终于走出了这座戒备森严的皇宫,只待进了军营,她便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悄无声息的逃走。然而老天似乎专门和她作对一样,还没出了内城,就有宫廷侍卫从后面追了上来,青夏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便见那人经人通报之后径直去见了楚离。青夏站在队伍的外围,尽管离得远,还是能感觉得到楚离身上那股渗人的寒意。

    果然,楚离只沉默了片刻便转头回宫,青夏无可奈何,总不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独个逃跑,只得低着头跟着大部队又回了那座刚刚逃出来的宫门。

    战马嘶鸣一声,稳稳的停在乾青四所前面,楚离跳下马,将马鞭摔在地上,抬脚便进了破旧的宫门。

    院子里一切如常,败落的枯草,干枯的树桩,清冷的天井,破烂的宫殿,看起来和平常的每一日都没什么两样。月光白苍苍的,透过枯树的枝桠洒在地上,画出一个一个斑驳的格子,地上的枯草结了一层寒霜,看起来冷冰冰的。楚离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作,没有言语,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呵……”

    过了好久,他嘴角一牵,低低的冷笑了一声,一双眸子却敛了所有的光,黑沉沉的,便如这夜一样。

    “好得很啊,几百禁军看守着一个重病的女人,却还是叫她跑了。”

    月上中天,冷冷的在天井中投射出一轮圆月。紫黑色的锦袍上有五爪的暗线紫金龙,在夜色中狰狞着隐藏在衣衫褶皱中的脚爪,楚离狭长的凤目微微挑起,透着一丝彻骨的寒意。负责看守的首领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道:“末将有罪,末将有罪。”

    “所有人全部收押,三日内抓不到庄青夏,就全都砍了。传令五城兵马司,全城搜捕那个女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殿下!现在去何处?”黑衣卫统领徐权突然小心的问道。

    “出宫。”

    刚走到宫门口,寂静的朱雀大街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绵长的火把火龙一般向着这边急速而来。楚离眉梢微挑,勒住战马。身后的贴身护卫谨慎的带马上前,将楚离围在中间。

    青夏皱起眉来,由于西川和东齐的人马到来,南楚近来宵禁严格,即便是军机大营,夜晚也不得私下外出。看这群人来的方向,应是都骑北军的人马,从北城门而来。这样长街阻挡圣驾,看来是发生大事了。

    “来者何人?”徐权站在楚离身前,扬声喝问。

    “都骑北军李平,有事要向殿下禀报!”

    徐权眉头一皱,看着李平衣衫染血,手按左肩,显然受了重伤,连忙让出路来。楚离打马上前,沉声道:“出了什么事?”

    “拜见殿下!”尽管身受重伤,李平仍旧迅速翻身下马,跪在地上,大声回道:“二更时分,有人私出城门,被守军发现后,杀死两名城门守卫,伤了三人。臣带兵出城追击,没想到竟然有人在城外接应,臣误中埋伏,死伤二十八人。无奈退回,并放出翎鹰追查,臣请殿下赐臣兵符,出城缉拿贼人。”

    “有人私出北城门?”楚离小声默念一句:“可看来来人的相貌服饰了吗?”

    “来人身穿夜行衣,面巾蒙脸,但是臣还是可以确定,是一个女人。”

    “女人?”楚离声音微微扬起,青夏在人群之中,小心抬头仰望,一股不祥的预感缓缓升起。

    “是,因为在打斗中,臣撕下了对方的一块衣料,里面掉出这个东西。”

    一块雪白的绸缎被小心的呈了上来,即便隔着这么远,青夏还是能清清楚楚的看清楚那块白色的绸缎。这李城守口口声声说撕掉了外面的衣料,掉出了里面的东西。可是一看这布料就知道,这明显是在打斗中对方被李平近身,外面的夜行衣连同里面的内衣被一同撕下一块来。只看那布料的外表,就知道质料柔软,手工精细,当属上乘之品。但是这些都不足以引起青夏的注意,因为,她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布料的上方,醒目的绣着一只精致的兰花!

    “臣见这布料看起来像是宫廷所制,殿下又刚刚下令全城搜寻兰妃娘娘,臣怀疑……”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按理说一两名贼人硬闯城门,本不足以向楚离禀报,直接呈报给盛都府尹处理即可。但是,因为有庄青夏的搜捕谕令在前,这些人自然不敢大意马虎。

    “对方逃往哪个方向?”

    “城北十里坡。”

    众人闻言都微微皱起眉来,兰妃当日私逃出宫,还险些被砍了头,虽然事后不了了之,但是其中缘由早就被人添油加醋的传遍街头巷尾。而作为绯闻男主角所在的齐国,正好在城北方向。十里坡实则是一处渡口,渡过流沧江往东,就是回齐的最好路径。

    “徐权回军机大营整顿兵马,其他人跟我出城。”

    “殿下,不可!”徐权大惊,连忙说道:“小心敌人使诈。”

    楚离置若罔闻,挥鞭便走,黑衣卫集体跟上,青夏颇为担忧的跟在后面,她知道冲出城门的绝对不可能是庄青夏。那么来人的目的,就很明确了。

    该怎么办?

    怎样才能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通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