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宇宙第一初恋 > 章节目录 第30章
    傍晚把叶梨送走,晚上田美女下班回来以为去了夏家就没当回事。晚上夏文麒他妈打电话来说,夏文麒从外地回来了,带着小梨一起来吃饭。田美女立刻就傻住了,揪着往卧室里钻的我就急:“小梨呢?小梨去哪里了?”

    我藏不住了:“送叶榛家去了。”

    田美女气得愣了一会儿,一巴掌甩过来:“是我跟你爸是把你宠坏了,总觉得你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什么都由着你!你爱怎么大方我管不着,把我外孙还回来!”

    这一巴掌我挨得不冤,可是从小到大头一回挨打,还是有些疼。

    “妈,叶榛他妈妈得了重病,快不行了,我想着……我想着……”

    “你走,不把我外孙带回来你就别回来!”

    于是几分钟后我拎着包站在了大街上。

    柯杏香那里是不能去的,她最近跟钢琴家打得火热,我睡在他们隔壁会睡不着。夏文麒也是不能去的,除非我想被夏文麒他妈念死。其他的狐朋狗友若是看我落魄恨不得敲锣打鼓满世界宣传。

    于是衡量了半天我去了医院的员工宿舍。

    第二天早上我拿着牙缸子蓬头垢面地去洗漱,碰见于雅致也在洗漱。我不愿意碰钉子,刷完正要走,听他喊:“你连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了?”

    我回头:“早。”

    “现在爱上我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我说,“叶榛回来了。”

    于雅致气得像失声了,好久才“哈”了一声,径自从我面前走过去。

    于是一连几天我都在各种脸色中度过。

    回到医室上班我小心翼翼地不敢招惹没几分好气给我的老师,于雅致那边跟护士姐姐高调地出双入对。而往家里打电话总没人接,我恨自己为什么当初要装那个倒霉的来电显示!

    这几天叶榛一直没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着急。

    他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个复杂的关系,他需要时间,他一直需要时间的。

    我有些绝望。

    可我已经习惯了,习惯真是个好东西。

    叶榛再给我打电话是他把我儿子拐走五天后,他打电话来:“我妈想见见你。”

    “不用了吧。”我说,“……我可能没时间。”

    “我想见你。”电话那边顿了顿又说,“小梨想回家了。”

    我被挠了一下,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像小猫的软乎乎的爪子。叶榛的重点是后一句,我可不会再自作多情了。下班后我随便买了些水果,又买了束百合花去了医院。

    叶妈妈住的单独的病房,不愧是军部的医院医疗设施加医院环境都比我们医院好。我敲门进去,看见卓月边跟叶妈妈聊天边削苹果。小梨躺在旁边的藤椅上边晒太阳边玩PSP,看见敲门回过头,一个筋斗蹦起来往我怀里扑:“妈妈!”

    我搂过他亲了亲,跟病床上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依旧优雅的老人打招呼:“……伯母,您好些了吗?”

    她眼里有泪,朝我伸出手,我握上去。

    卓月站起来:“小梨,我们去看看你爸爸打好水没有。”

    屋子里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尊敬爱戴的长辈,这些年我一直为当初一声不吭任性地跟叶榛离婚而不给她一个解释而难受。她帮助我得到了我心爱的男人,我却辜负了她期盼的幸福。而如今她这副模样,我的伶牙俐齿好像全都咽进肚子里,心里非常难受。

    “你把小梨养得真好,孩子很像你。真没想到啊,我早就不指望能看见小榛的孩子出生了。可那天小榛带着孩子来,要不是亲眼看见我都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她轻轻笑起来,极其伤感却又愉悦的样子,“老天爷对我真好,真好啊。”

    我哽咽着:“伯母,你还能活几十年呢。”

    她说:“嘴还是那么甜,哪句都能说我心坎里去。”

    我有些不好意思,拿起桌上削了一半的苹果继续削起来。还是与叶榛相处的模式,她问,我回答。基本上问的问题也差不多,我都能从善如流。

    其实叶妈妈的肺癌已经十几年了,因为每年都有做定期检查发现的早,因为养得好,一直情况非常的好。不过癌症这个东西即使做了肿瘤切除恢复情况良好,也没有哪个医生敢打包票它永远好下去。有的一辈子不会复发,也有的像这种突然的恶化也叫家庭医生措手不及。所谓的病来如山倒,叶妈妈也想过最坏的情况,所以像任何一个母亲那样急于把孩子的一切都安排好吧。

    半小时后叶榛他们回来,癌症三期病人需要安静和休息,也需要保持室内空气清洁流通,我起身告辞。叶榛拉住我说:“小梨的东西都在家里,我带你去拿。”

    我看了眼卓月,她正侧着头看点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我说:“好吧。”

    而后我们真的像一家三口那样坐着车回到繁花苑,他们父子俩看起来相处得不错,起码叶梨在他面前总忍不住露出那种崇拜向往的眼神。在小孩子眼里父亲都是神,何况是叶榛这样玩起来像个孩子沉默起来像颗树撒娇起来像猫认真起来像战神一样的父亲。叶榛能给他的,我是拼尽全力也给不了的。

    “有了儿子的感觉怎么样?”

    他像在害羞,瞪了会儿眼说:“简直好极了!”

    我笑嘻嘻的:“月姐好像也很喜欢小梨。”

    “是啊。我也很奇怪,月姐本来就不太喜欢小孩子小动物什么的。”

    “真好,她离婚不就是因为不愿意生孩子吗?她要是重新跟你在一起的话,也不用替你们叶家延续香火了。反正你也对她旧情难忘,俩人在一起可不是个天作之合?”我继续笑眯眯地说,“不过,小梨要跟我过。”

    “我跟月姐没什么,你不要乱猜。”他眼珠一转,黑黝黝地盯着我,“你这是在吃醋?”

    我吐了吐舌头:“她的醋我都吃了几吨了,早吃够了。”

    回到家叶梨回他的房间收拾东西,保姆阿姨去帮忙。我自己倒了杯水在客厅里欣赏新装修,是美式乡村风格,挺有品味,正转着听见叶榛喊我:“唐果,你快过来帮个忙。”

    我应了一声,进了门正要问叶榛什么事,只听见背后的门锁“喀嚓”一声,接着整个人就被甩到门上吻住。嘴唇压下来时有点急切,我牙关一合,口中都是浓浓的血腥味,还有叶榛的气味。

    那种独特的微苦的体香让我觉得脑子顿时成为一摊浆糊。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呢?跟做梦一样。叶榛虽然是个正人君子,但他对我一向不够君子,手热辣辣地沿着腰线往里摸。我甚至连拒绝的想法都没有,只觉得热,好像脚下是沸腾的地狱之火,万劫不复也没什么。

    “妈妈!你在哪里?我们走吗?”

    走廊里传来叶梨的声音。

    我还没从火热的亲吻里回过神,叶榛已经咬着唇推开我了,眼睛因为欲望而亮晶晶的,更加性感撩人。我握住他的手腕不自在地到处看,直骂自己没脸没皮,手指摸索到凹凸不平的皮肤,在他的手腕上。

    “你的手腕怎么弄的?怎么两边都有?”

    他迅速撸下袖子,掩饰地说:“训练中受的伤,早就好了。”

    我怔了怔,几乎暴跳如雷:“叶榛,我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什么样的训练手腕会受这种伤?什么样的训练会挑断你的手筋?”

    叶榛似乎不想解释,抵着我的额头叹了口气。我不知为什么脑子里有个荒唐的念头,蹲下身把他的裤腿挽起来检查脚腕,那一瞬间,我几乎绝望了,胸口像被大石头砸中,连哭都哭不出来。叶榛把我拎起来,使劲抱着我,嘴唇在耳边蹭来蹭去:“乖些,没事,你看我不是一点事都没有。”

    我哭不出来,面色惨败地握住他的手腕,狠狠握住。

    “你不说实话是吧?”

    他扭捏着:“是秘密任务,不太好说。总之是最西边恐怖分子煽动民众暴动,我们小队行动时我不小心被抓了……嗯,那种情况下还能留住命,只是被挑断手筋脚筋示威已经是万幸了。”

    “所以你就回来了?”

    “……也可以这么说。”叶榛笑得有些骄傲似的,“是我自己申请调令回来的,我的工作很清闲,现在应邀去练兵也很有成就感。”

    他说的那么简单,可我知道没那么简单。

    那么骄傲的叶榛被拔掉翅膀摔进泥土里时,他的内心不会如此简单。

    我说:“我该走了。”

    他敛下眼咬住嘴唇没动。

    我突然来了火气:“你还要不要再亲我?”

    这下叶榛终于松开我了,说真的我有些失望,还是开门走出去。

    晚上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能给柯杏香打电话,她声音还是迷糊的:“小姐,你体恤下奴婢这几天都在翻译原文书,好容易才能睡下……”

    我说:“杏子,我今天见叶榛了,我好像又重新对他燃烧起爱情的火焰了,我以为都成了灰了,还能烧,乖乖。”

    柯杏香笑道:“奴婢还以为小姐你从没熄灭过。”

    “有的,我发誓。”

    “你发誓跟护士阿姨说打针一点都不疼一个道理……哎,他今天怎么你了,你这样兴奋得跟吃了****似的?”

    “他……他亲我。”

    “然后?”

    “然后没了。”

    “怪不得你欲火焚身这么晚不睡,告诉你啊,现在马上打电话叫他开好房,然后跑过去。”

    我惊讶:“……然后呢?”

    她大笑:“然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再然后各找各的情人各说各的情话。接个吻怎么了,你给他生个孩子他还能不感动,不过他原来就不爱你,还能指望他一夜之间因为个孩子就能对你产生爱情。如果有,那也是同情。叶榛那样的人太有责任感也太有原则,说不定他过两天就打电话约你出去复婚呢,那又能怎样?你要的是他的人,那就答应他,跟他走。你要的是爱情,那就闭上眼睡觉,等那个愿意给你爱情的人出现,就这样。”

    说完柯杏香同学就跟梦游一样的把电话挂掉了。不知道为何这个女人年纪越大就越粗俗不堪。以前那小气质跟个仙女似的,举手投足就是个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如今张嘴闭嘴都如此的犀利,好似个刻薄的爱情专家。

    这个又拽又讨厌的家伙。

    我捂住眼睛,心里沸腾的火焰变成了冰渣子,这个讨厌的家伙说得很对,我就是学不乖。

    我贪心了,我要的是他的人,也要他的爱情。整个晚上我都有种灰败的伤心,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医院上班被老师看见又是一顿臭骂,我理亏只能一声不吭,鞍前马后地给他去给他泡茶,就差奴性地跪地上给他老人家捏脚了。

    老师终于也心软了:“果果,我也不想老这样骂你,可你也要调整下,总这样怎么行?”

    我只能厚着脸皮赔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老师是为我好,他担心我出错。做我们这行的是不能出错的,很可能一个小错误就酿成医疗事故,害人害己。

    可我真的混乱,想叶榛跟有病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