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宇宙第一初恋 > 章节目录 第10章
    吃过温泉煮蛋,我又耍宝讲了一会儿笑话,夜有些深了,我们便各自回屋休息。

    等回到房间,我才有种想哭的冲动。人真奇怪,难过的时候想哭,高兴的时候也想哭。我从登山包里拿出个大方盒子,又从大方盒子里拿出脆脆,抱着激动地流泪,脆脆啊,这么历史性的时刻只有你在,我唐果总算熬出头啦。

    这天晚上,我兴奋地跟脆脆聊了整个通宵,到了天亮才沉沉睡过去。

    早上叶榛叫我起床去吃早餐,我迷迷糊糊抱着脆脆去开门。他脸色很难看,慌慌张张地把我推进门,而后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相信你才有鬼,快点收起来,收好!你想把人家保洁阿姨给出心脏病来吗?你跟谁保证的,你个缺德孩子!”

    叶榛这么一吼,我的瞌睡虫全跑了,只能眨巴着眼装可怜。

    “下回……”

    “你还敢有下回!”叶榛抓狂了,“快点换衣服,吃过早餐我们回去了。”

    “那个,不泡了吗?”

    “还泡,我都血压升高了,再泡就得心脏病了!”

    让叶榛抓狂暴走是原来他们宿舍全体人员的心愿,张眠无比舒爽,一副夙愿已了含笑而终的架势。回程时,张眠趴在车座上对着他露出来的一截脖子研究。昨天那口咬得挺狠,伤口周围泛红,好像是发炎了。可那牙印很整齐,碎碎的,感谢田美女在我小龅牙时去做牙齿矫正。

    张眠嘿嘿一笑,指着那牙印:“哟,这军功章没见过啊,挺好看的啊。”

    叶榛神经断了一根,一踩油门,在打滑梯似的路面上,车子像在漂移。我跟张眠一起尖叫起来,他慢慢扬起嘴角,明亮的眼睛里堆满活泼的笑意,真是个恶趣味的孩子啊!

    我痛心疾首,这个恶棍,我怎么就喜欢上他了!

    于是这个寒假我过得很快乐。

    每天早上照镜子都看见里面的小圆脸尖下巴怎么就那么好看,眼睛笑得弯弯的,要是《网球王子》里的不二周助君有个妹妹,那就一定是我这样的。老黄和田美女刚开始很淡定,直到某天早晨我一睁眼看见自己脑门上贴了张黄纸符,上面不知道是什么鸡血狗血的涂鸦,这是把我当僵尸镇着呢。

    “喂,老唐,这是个什么东西?”

    老唐说:“你妈在菜市场门口摆摊算卦的李半仙那求的。”

    “我靠,李半仙都被抓进派出所两回了!”我哭笑不得,“美女你快把钱给要回来去。”

    田美女一边吃油条一边不客气地给我白眼:“再贴上去,瞧你那样笑渗得慌。”

    我捧起原味豆浆喝了一口,真甜啊,连空气都是甜的,我说:“我高兴就想笑。”

    “到底有什么好事啊,神神秘秘的。”老唐瞎猜,“……夏文麒追你了?”

    说起夏文麒,我的脸立刻白了。

    老唐跟田美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心里在滴血,夏半仙啊夏半仙,整年的伙食啊,那得多少钱?我的索尼手机!我的新款笔记本!我的漂亮衣服!我的……我沮丧地趴到餐桌上挺尸。

    “没事,谈恋爱就谈吧,想结婚就结,早点抱个娃娃,省得身材走形。”田美女越说越高兴,“夏文麒不错啊,上回到咱家来还提了红烧肉来,他爸炖的红烧肉真没得说。”

    老唐也来了兴致:“对对,夏文麒他妈包的饺子也很好吃,芹菜虾仁馅的!”

    田美女更高兴了:“是啊,夏文麒他爸还会修空调,上回咱家空调就是他爸修好的!”

    “夏文麒他爸什么时候来咱家修过空调啊?”

    “那回你出差了,家里空调坏了,夏文麒他爸是卖空调的,我就想着他肯定会修啊。这不,他还免费给咱换了个零件……”

    于是餐桌上的问题从夏文麒蔓延到了夏文麒他爸的红烧肉和******饺子,接着从夏文麒他爸为什么这么殷勤的趁老唐不在来修空调,还给免费换零件。小女子我修行尚浅,只能将战场留给他们,默默地换鞋出门。

    其实两家的友情确实有些莫名其妙,从小学时我跟他就不对盘,初中我跟他做同桌熟悉起来,就开始一起干坏事。最过火的那回,我跟夏文麒把那个把堵低年级的同学要钱的孙子踹折了一根肋骨。于是学校里叫家长来把我们领回去反省一星期。我妈跟夏文麒他妈被班主任寒着脸说那孩子受了多大罪,俩妈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结果把班主任给弄了个于心不忍,倒是反过来安慰了一通。

    而后田美女领着我,夏文麒他妈领着他,我们四个在学校附近的餐厅吃饭。

    刚进包厢夏文麒他妈就一抹脸,抱着他的脑袋狠亲了一口:“儿子,干得好,该揍,不过你俩也揍得太没水准了。下回再碰见这种人,带个铁桶套他脑袋上揍,他哭都没地方去。”

    合着这俩妈都是演技派,俩妈从此就相见恨晚。

    后来我才知道夏文麒他妈是公安局刑侦科的。

    不过我跟夏文麒俩坏胚子在一起,除了干坏事,不会有第二个可能,要他追我,他那张死鱼脸不变成鱼化石,我就喊他祖宗。

    我来到夏文麒家,他爸去卖空调了,他妈在看韩剧,一声高过一声的“呕巴”,真令人蛋疼。他正在画画,在阳台支起个画板画树。

    夏文麒扭头打量我一下:“哟,发情期到了?”

    我一脚踹过去:“发你妈!”

    他有防备,双脚蹬地,转椅滚到一边,死鱼脸带了笑容:“整年的伙食,你答应的。”

    我抓狂地扔抱枕:“答应你妈!”

    夏文麒他妈推开门,手里托着果盘云里雾里:“果果你答应我什么?”

    我跳起来,含糖量挺高地笑:“阿姨,答应你好好照顾他呗,可让人费心了。我刚还跟麒麒说,今年他的伙食我包了,谁叫我是他姐姐呢。”

    夏文麒满脸作呕的表情。等他妈出去继续看呕巴,他眯着眼:“一会儿你敢接我妈的红包,我剁掉你的爪子。”

    “剁吧剁吧,没了爪子叶榛肯定不能要我,这辈子就交待给你了。”

    夏文麒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死鱼脸上风云突变:“祖宗,您找我来干嘛?”

    “跟我坦白,男人的弱点!”

    “弱点?”夏文麒说,“下半身!”

    我默默拿起一管红颜料,对着他画板上灰色的蓝天出神。

    夏文麒顿时危襟正坐:“要看他想要什么。比如说现在你们家叶榛现在失恋了是吧,表面上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那是因为他不想丢人,也不想让关心他的人伤心。其实叶榛绝对能从阴影里走出来,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如果你能缩短这个时间,那么你在感情上就占了上风。”

    “废话,说具体方案,如果是你的话你怎么才会没辙。”

    “祖宗,我对你就没辙。”夏文麒翻了个白眼,“自己想去。”

    我就知道来找夏文麒是对的,这孩子书柜里摆着满满的心理学的书,也不是唬人玩的。叶榛愿意给我个机会,可是我反而遇见了瓶颈,就像拿着一把金库的钥匙,却满门都是窟窿眼儿,如果戳错了,金库就会崩塌。

    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而且我准备拿我全部的运气去赌我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