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因为痛,所以叫婚姻 > 章节目录 第34章 流产(1)
    整整一个星期,何韵都赌着气,不给杨学武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中途收到杨学武让她注意身体的短信,她看了一眼便删除,没有回复。到了第八天,何韵沉不住气了,内心的愤怒已经无以复加,这么多天,他竟然连个照面都不打。其实杨学武并非刻意不回家,他实在是忙,医院事情多,每次掐着点去接女儿,还得急匆匆去买菜洗衣服,变着花样烧给女儿吃,忙得头脑发晕,烹饪手艺倒是长进了不少。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杨静刺激他一句:现在知道我妈的难处了吧?杨学武苦笑。本来晚饭过后准备回去看看何韵的,可每次忙完以后看看时间都快到夜里九点了,冬天的九点已经算相当晚了,这么冷的天估计何韵早就休息了,于是作罢。

    眼瞅着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杨学武只发了几个短信过来,何韵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否则自己就要被这男人遗忘到脑后了。想到这些她就心烦,想给李智打个电话诉诉苦,看了看时间,中午都过去了,自己早饭还没吃呢,现在也没有胃口吃。索性一歪身子,继续躺在床上。最近总感觉累,特别是肩膀,疼得厉害,肚子也感觉不怎么舒服。

    冬天的阳光爬的特别慢,这会儿才上窗台。何韵躺在床上,从窗子望出去。天上还铺着一层薄薄的云,像棉又像纱,轻裹着太阳。那从云层里洒下来的光辉像是被滤过的,浅浅的一层白,热量也被滤尽了。整个冬天的阳光,大都是这个样子,热量全被滤尽了的。何韵觉得格外的冷,那种冷,是无处可逃的冷。外面冷嗖嗖的风吹着。到了房间,是阴暗潮湿的冷,一直冷到关节里。她想,她的肩膀怕就是这个原因。

    都说孕妇不怕冷,她这是怎么了?抱着电话,拨通李智的电话老半天无人接听,何韵沮丧的挂断电话。李智现在的新生活估计美得不得了呢,哪里有闲工夫听她说这些琐碎的家事。

    “啊--”心里堵得难受,何韵猛地坐了起来大喊一声,她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她得反击,否则齐雪欣杨学武他们这家子还当她是好欺负的!由于愤怒,她的手在按手机键盘时直发抖,眼神中带着急欲发泄的怒火。电话响了几声便接通,她刚想说话,电话那头杨学武一句“正在会诊”便掐断了她的电话。何韵怔怔的看着电话,未能发泄出去的怒火像一根钉子似的钉进了她的脑子里,让她完全麻了,懵了,身体随之也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地坠了下去,坠入到万劫不复的无底的深渊。突然,电话铃声尖锐的响了起来,何韵心下一喜,再一看屏幕原来是李智,心顿时又凉了下去,这种大喜大悲让她的嗓门有些失控,对着电话吼道:“你死哪儿去了?”

    李智夸张的叫了起来:“呀,你的嗓门把我的耳屎都震出来了!刚刚打保龄球呢,手机丢包里去了。”

    顿时,何韵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失声痛哭起来:“我这过得是什么日子啊!你到是滋润……”

    “吆,到底怎么了?”李智的声音充满了关切,何韵心下微微好受一些,把事情的经过一说,李智沉默了半响,说:“我的姑奶奶,我说这事是你处理不当!”

    “我怎么处理不当了?他都给跟我结婚了,齐雪欣凭啥半夜一个电话就能把他给吆喝走?还让他去照顾女儿,指不定打的什么主意呢,谁知道她会不会半途突然回来,两人轻车熟路的搞上床!”

    “话虽然这么说,但你想啊,那可是他的女儿,他的亲骨肉,他能拒绝他的前妻吗?在他的内心,他一定对她们母女充满了内疚,逮着个机会肯定会拼命补偿的。你应该运用一下你的智慧,而不是一味的跟杨学武争吵冷战,那只会适得其反。”李智好言相劝。

    “我都快被他逼疯了,我能怎么办啊?本来以为跟他结婚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能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好些,可是,我现在得到了什么?除了一个大肚子,我得到了什么啊?”何韵简直怒发冲冠。

    李智叹了一口气:“当初我劝你不要走当小三的路,宁愿嫁给中年丧偶的半大老头也不要第三者插足,半途组合的家庭太复杂,咱没精力去应付,可你说了--你们有爱情!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现在也就不要有太多的抱怨,你应该把你的精力放在如何经营这段婚姻上。其实,杨学武还是很有前途的,跟着他,你也不愁没有好日子过,眼下是困难了点,但当医生的收入高,慢慢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至于你说的那些事,其实我认为没什么,关键看你怎么去处理。杨学武不是要照顾他女儿吗?你让他把女儿带回来照顾就是,这样在你的眼皮底下,你既不用担心杨学武会跟前妻劈腿,又能让他欠你个人情,从内心感激你,何乐而不为呢?在你跟他女儿之间,你非逼他做选择的话,那你也太不明智了,是自寻烦恼!”一番话说得何韵茅塞顿开,情绪也恢复了平静。她羡慕的说:“李智,你是个既有主见又能把握住自己命运的女人!我差得太远了。”

    李智苦笑:“我也有后悔得撞墙的时候,跟方勇的婚姻让我悔得肠子都青了,可事情已经那样了,做人要学会调节自己,只能向前看!我只是不会钻死胡同而已。”

    “跟你说了几句心里好受多了。”

    “嗯,那就这样啊,好好跟杨学武商量,别动不动就吵。”

    “我怕我忍不住。唉!好了,就这样吧,拜拜。”

    挂了电话,何韵手脚麻利的下了碗汤圆填饱肚子,这才给杨学武打电话,接通电话后,杨学武迟疑了片刻,问:“有事么?”

    何韵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想到李智的交代,她强忍怒火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杨学武愣了会儿,说:“估计还有段时间,孩子母亲还没回来。”

    何韵讥讽道:“孩子他妈一年不回来你就得在外面陪一年?”

    杨学武轻声说:“怎么会呢……”

    “得,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不会是打着孩子的幌子,想要跟你前妻复合吧?”何韵故意激他。果然,杨学武激动了:“何韵,你又在来事了,你非要挑起战火不可?”

    何韵慢悠悠的说:“成,我不来事。这样吧,你带着你女儿一起回来吧,也好让我放心。再说了,你光照顾女儿就不顾我的死活了吗?我都怀孕8个月了,行动又不方便,你丢我一个人在家你放心吗你?”

    杨学武沉默片刻,吞吞吐吐的说:“这个,我得跟我女儿商量,她要是不同意来……”

    “你少跟我扯淡,”何韵打断他的话,“你不要过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肯回来分明就是想跟你前妻劈腿,你别怪我闹到你单位去!”

    杨学武痛苦的闭上眼睛,咬着牙说:“何韵,你说话就不能不带威胁吗?我不是说了回去跟女儿商量嘛,你至于说狠话吗?”

    “今天晚上你给我回来,我把你女儿的房间收拾好,你要是不回来,就别怪我了!”说完,何韵“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杨学武握着电话默然,心里暗暗着急该如何跟女儿开口。

    晚饭后,杨静手执遥控器把电视画面定格在央视5频道,对一场国际水平的橄榄球赛,看得津津有味。洗好碗的杨学武,擦拭着手上的水,偷偷观察着女儿的情绪,见她心情这么好,知道现在是跟女儿开口的最佳时机,可一时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便在女儿的周围打转,有话没话的找话题:“女儿啊,好看不?”

    “嗯,好看。”杨静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继续关注着电视屏幕。

    “精不精彩?”杨学武继续问。

    “精彩。”杨静这次连眼皮都没抬。

    “喔……那一定很有意思吧?”杨学武问。

    杨静翻了翻眼皮,直接无视他。口袋里的手机又在震动,杨学武把电话按掉,不用看,一定是何韵的,她已经给他打了不下五十个电话。杨学武头上冒汗了,他尴尬的搓搓手,又问:“吃苹果吗?爸爸给你削个苹果好不好?”

    “爸,你有什么事吗?”杨静干脆的问,“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瞧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有事都写在脸上呢!”

    杨学武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女儿,说:“小静,爸想跟你商量个事儿。你阿姨她……快要生了,放她一个人在家我也不太放心,你能不能跟爸爸一道回去陪你阿姨住几天?呵……当然,爸爸这是跟你商量,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杨学武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杨静看着父亲,父亲诚惶诚恐的样子让她的心里一酸,她注意到父亲额头的汗珠,她甚至发现了父亲耳边的白发……望着一声不吭的女儿,杨学武有点担心了,他连忙说:“不去不去,咱们不去了,爸爸留下来陪你,你阿姨那么大的一个人还不能照顾好她自个儿啊……”说完,他转过身掏出手机,悄悄关机。

    “爸,我同意!”杨静如同天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杨学武惊喜的回头:“真的?”

    杨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我为什么不同意啊,去你那住还能给我妈省点水费电费呢,何乐而不为!”

    杨学武的心里一震,他有个多么好的女儿啊,他的女儿简直就是个天使,不管对他这个父亲有多大的意见,善良的她还是不肯让父亲为难!

    收拾好杨静的东西,两人大包小包的往车上拖。坐在副驾驶上,杨静说:“爸,我先跟你说好了啊,我是不会惹她的,但她要是惹我的话,我也不会像我妈那样任由她欺负,到时候你可别说我。”

    杨学武内疚的说:“爸爸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这次是爸爸让你为难了。唉,不知道你妈知道了,会不会骂我。”

    “有可能哦!”杨静拖长了声音说。

    杨学武苦笑。

    杨静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嚼着口香糖哼着歌,很是惬意,她哼着一首听不懂的英文歌,快到的时候,她忽然说:“爸,其实以前我挺恨你的,可后来我想明白了,再怎么恨你,你还是我爸,这个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所以我应该对你好!”

    杨学武眼眶一热:“爸爸最大的成就就是有个好女儿。”

    杨学武和杨静到的时候,何韵正站在客厅的茶几前一动不动。杨学武打开灯,看见何韵愣了会儿,接着赔笑道:“我回来了。”杨学武再一看客厅,吓了一跳,只见门厅口的鞋子东倒西歪横七竖八的凑不成对,饭桌上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报纸杂志,一包已经开封的榨菜斜倒着,渍水流的桌上到处都是,沙发上的衣服堆成一团……房子简直像几世纪无人居住一般,散发出一股腐烂污败的气息。杨学武皱起了眉头:“怎么乱成这样?”杨静看着眼前的脏乱,又闻到了刺鼻的异味,一时不知道是该迈进还是迈出的好。

    何韵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杨学武,说:“我给你打了一百零九个电话。”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杨学武求饶的看着她。

    何韵的眼里充满了鄙夷和仇恨,她阴沉着脸颤抖着声音一连串的问:“你就不能接个电话?你就忙到那个程度?你就丝毫不担心我有事?”

    “你这不是好好的嘛?”杨学武烦躁着说,他压低声音近似哀求着说:“是我不对,我下次一定接,我改!孩子在这,你就别闹了行不?”

    何韵仔细的打量着杨静,前几次见到她时都没仔细看,此时灯光照在她年轻光洁的额头上,映出她玻璃一般雪白透亮的皮肤,令人很是醉心。杨静那又长又弯的睫毛下的眼睛里,嵌着一颗绛色的瞳仁,像极了她的母亲。面对父亲接近卑微的退让,杨静若无其事的笑笑,那笑意看在何韵的眼里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复杂,似乎是嘲弄,又似乎是同情和挑衅。何韵没有再言语,她一转身径直走进自己的卧室。杨学武尴尬的接过女儿手中的包,低声解释道:“你阿姨她……她就是那样的人,你别跟她一般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