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夫水难收 > 章节目录 第31章 结局(3)
    他轻轻地喘着气:“至于那毒酒,也早已被冯公公换成了普通的蒙汗药……我用一包蒙汗药,逼出了苏小姐的真心!苏小姐说要与我喝交杯酒的时候……我愣了疯了傻了,我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我对不起我最好的兄弟,可是这当口儿,我却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子。我无耻,我贪婪,我用几句干巴巴的无力言语拒绝无效之后,就高高兴兴地举起了酒杯……最爱我的女子用全部的生命来爱我,而我……却用全部的阴谋诡计对待她!”

    唐黎悦伸手,撕开自己的衣襟,用手指点着自己心口的位置:“我仔细地审视着自己的内心……那颗心里,虽然有一些所谓的保家卫国的理想,但是颜色……却早已不再是红色!那时我有些歉意,有些纠结,但是更多的却是欢喜……从小在阴谋诡计里长大,我总算有一回,能看到一个对自己真心实意的人!我不愿意再将这个女子还给我的兄弟了,我告诉自己说,婚姻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于是我再找方崇焕,请求他的原谅……”

    “喝交杯酒的场面,被方崇焕看见了。所以,他心灰意冷,心甘情愿地原谅你,心甘情愿地成全你……”苏明媚痛楚地接着说道,“可是你们却没有想到,我会再度拒绝你的求亲!”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方崇焕。那日你拒绝了我,我就知道你已经嗅出了当日政变里的阴谋味道……更何况,你手里还曾有过最好的锦衣卫。”唐黎悦微微苦笑,“既然没有任何希望,那么我总要像一个男人一般,将事情的全部真相告诉你。方崇焕……是一个很好的男子,他对你也是全数的真心真意……假如你愿意,我会让父皇为你主婚。”

    四周是片刻的安静,空气凝固,方崇焕的身子微微颤抖,看着苏明媚的眼睛又有了几分热切。

    云天风的身子微微颤抖,看着苏明媚的眼神有几分紧张。

    唐黎悦的身子微微颤抖,眼神里却是全然的绝望,坦诚的绝望。

    苏明媚看着面前的男人们,猛然尖刻地笑起来:“当日方崇焕将我让给殿下你,现在殿下再度让给方崇焕……这算什么?孔融让梨?唐黎悦,你应该知道,我当日曾经说过一句话,婚姻不是青菜,你想种就种,想摘就摘,想要撒一泡尿,你就肆无忌惮地撒!”

    方崇焕的脸色一片青白,唐黎悦的脸色一片青白,苏明媚的脸色也一片青白。云天风颤声说道:“明媚,你镇定一些。”

    苏明媚看着云天风:“云天风……当初我要刺杀言中平,你告诉我说,即便是为了正确的目的,也不能采用错误的手段。后来三皇子殿下为了除掉二皇子殿下和言中平,设下引蛇出洞的毒计,京城之中,血流成河……你告诉我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而现在,方崇焕为了在万一的情况下保住我的性命就不择手段与我退亲……这样的行为,你说可以原谅,还是不可以原谅?”

    云天风滞了一滞,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才说道:“为了爱人而牺牲,总是一段千古佳话。”

    苏明媚冷笑道:“千古佳话,果然是千古佳话。我竟然成了一个这样的千古佳话的女主角……我应该很感谢方崇焕,他从来都是全心全意地为我着想,为了保证我的安全甚至采用了退亲的手段。虽然手段是错的,但是目的是好的,所以我应该原谅他,我应该覆水重收好马再吃一遍回头草,好成就这个千古佳话是不是?”说着说着,苏明媚眼泪潸然而下,声音开始呜咽,渐渐变成号啕大哭。

    苏明媚蹲下身子哭,哭得撕心裂肺。

    三个男子都上前一步,伸出手去……但是迈出第一步之后,三人都不约而同地站住了,不约而同地将手给缩了回来。

    唐黎悦讪讪地一笑,退后了一步。

    他的步履有些酸软,似乎脚下踩着的不是青砖,而是自己的心房。他听见自己的心嘎吱嘎吱作响。

    是的,明媚,我爱着你。我希望能凝望着你,能拥抱着你,能牵着你的手,与你一起慢慢地变老。在无数阴霾的日子里,你的笑脸如同火种,将我的生命点亮。

    然而,现在,我只能后退一步。我的幸福是一棵孱弱的树,你的幸福是一方厚实的土。只有你的幸福才能支撑起我的幸福,所以,为了你的幸福还有我的幸福,我只能后退一步。

    云天风看了方崇焕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也退后了一步。

    在你的生命里,我不是归人,只是过客。我从来不敢纵马疾驰,只生怕马蹄的那些嘚嘚声响,惊扰了你的静谧与安详。在越行越远之后,我希望有一天,回首凝望,能看见你幸福的日子,天长地久。

    于是,只剩下方崇焕站在苏明媚的跟前。

    当我上你家来退亲的时候,你身上那鲜亮的红色刺痛了我的眼睛。从那天起,你灿烂的笑容就成了捆绑着我的脐带,我再也不能潇洒地将一切全都放开。

    面对着这个机会,我若是再行放弃,那么我将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

    方崇焕手忙脚乱地想要摸出一点儿东西给苏明媚擦眼泪,可是他怀中什么也没有,只带出了一个瓷瓶来。瓷瓶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药粉四溅。

    苏明媚抬起泪眼,看着地上的瓷瓶。碎了吗?

    那是方崇焕曾经送给她的药粉,极好的白药,苏明媚曾经小题大做地用它来治疗手指上的针眼儿。后来在城外的山谷里,苏明媚将瓷瓶还给了方崇焕。只是她没有想到,方崇焕一直将这个瓷瓶放在怀里——今天,它竟然碎了。

    方崇焕手足更是无措。

    唐黎悦摸摸自己的口袋,里面有一方手绢。但是……他迟疑了一下,终于没有拿出来。

    苏明媚抹干了眼泪,站起来,看着面前的方崇焕,突然笑道:“其实我还得感谢你。我大哭大闹的,还真的没有道理呢,毕竟你没有恶意是不是……”

    粲然一笑,明媚生花。

    方崇焕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苏明媚笑着对唐黎悦点点头:“谢谢你前来帮我解开了疑团……既然这样,我走了,无挂无碍地云游天下去了……”

    苏明媚再也不说一句话,潇洒转身,就往城墙下走去。

    方崇焕站在那里,想要张嘴挽留,却不知说什么好。

    孤独的背影,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苏明媚提着宝剑的背影,浸透着淡淡的沧桑。

    云天风想要追上去,但看了看边上另外两个男子,他还是站住了。

    下了台阶,苏明媚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了。

    唐黎悦猛然怒起来,对方崇焕喝道:“追上去!她已经对我失望透顶了,但是她……绝对会原谅你!追上去……我给你三年假期,你追着她,不管她去天涯还是海角!然后慢慢地求她回心转意,将她带回来,做你的妻子……”

    方崇焕转头看了唐黎悦一眼,猛然跺了跺脚,说道:“好!”大步就追了上去。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很大,矫健生风。

    目睹着方崇焕的背影消失,唐黎悦转过身子,看着这边垛口的外面,幽幽然说道:“你为什么不追上去?”

    云天风轻轻说道:“我是南镇抚司的千户,太子殿下在这里,我不能擅离职守。”

    唐黎悦嘲讽地一笑:“不过是借口罢了。”

    云天风怔了怔,说道:“真正的原因是……她一直都没有真正地将我放在心底。她的眼睛里只有你们两个……我又何必追上去,自讨没趣?”

    云天风的声音很轻松很轻松,像是在聊风花雪月。哦,不对,两人正在聊的内容,本来就是风花雪月。

    唐黎悦淡淡地笑道:“这也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你知道自己无法给予她安定的生活,你……毕竟是一个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尽管你有神医之名。所以你不敢将你的心事说出口,在她孤独离开的时候,你只能将机会让给方崇焕。不过你放心,方崇焕会照顾好她的。”

    云天风轻轻地回答:“我本来就很放心。”

    城墙下的大道上,出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子,看不清面目。

    唐黎悦贪婪地盯着那个身影,几乎想要将那个身影刻进自己的瞳孔里:“不管怎么样……今天,孤还是要谢谢你。”

    云天风也看到了那个身影,他的眼睛也有些贪婪,但他的声音很平静:“谢我什么?”

    “谢谢你没有将全部的事实说出来。包括我当初怎样设计让他们发动苏家门口的那场刺杀案,包括我又怎样买通陶道士让他在父皇扶乩的时候说出我想要的答案……如果你说出来了,那么我……”

    唐黎悦没有再将话说下去,他的目光看着下面的道路上。女子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男子身形英挺,正快步向女子追去。

    云天风滞了一滞,说道:“那些……我并没有实际证据。”

    “没有实际证据也不妨碍你指控我。”

    “她的心里……已经够苦了。生活之中的龌龊,能不让她看见就别让她看见吧……我不是为了殿下您,我只是为了她。”云天风看着楼下,那个男子,渐渐接近了女子。

    唐黎悦哈哈大笑道:“我们三个人都喜欢这个女子。我喜欢这个女子,我就想要占有,方崇焕喜欢这个女子,他想要再度占有却又畏畏缩缩。只有你……你自始至终都站在她的角度考虑,对她你甚至没有任何占有欲。你才是真正为她着想的男人,我们都及不上你。”

    云天风看着下面的两道人影,道:“我没有那么高尚,不过是无可奈何罢了。”

    唐黎悦再度哈哈大笑,突然说道:“你可愿意辞去锦衣卫的职务,来我的手下,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太医院院正?”

    云天风眉头一挑,声音也略略有些发颤:“太子殿下本来就是这个江山的下一个主人,云天风的职务……自然由太子殿下安排。”

    唐黎悦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两人的目光始终凝视着下面。

    那个男子的身影终于靠近了女子。两个人一前一后,影子渐渐合成了一处。

    一男一女,慢慢地走远,走出了地平线,走出了两人的视野,给苍凉的夕阳点缀上了几分温馨。

    城楼上响起了脚步声!

    有人急匆匆地跑过来,跪下,禀告道:“太子殿下,京城急报,皇上病危,请您回京主持大局……”

    唐黎悦陡然一惊,接过奏报,蓦然之间,泪如雨下。

    飒飒的秋风卷过城楼,孤独的红旗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