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夫水难收 > 章节目录 第13章 查案(2)
    小圆子滔滔不绝的声浪如春水一般冲刷,那汉子脸上的寒冰渐渐融化,却是将钱还给小圆子,说道:“既然小姐想要打听先父的事情,那做人子女的,也不能将小姐拒之于门外。小姐,请。”

    听闻那汉子说话松动,苏明媚大喜,当下就进了门,自然有一个利索的女人上来,给苏明媚端了一碗水。

    苏明媚自然不敢碰,当下就与那个汉子说话:“苏师傅是在兵部供职?我父亲曾说,苏师傅那么好的手艺,就是在兵部里也是第一流的,可惜天不假年……”

    那汉子呵呵一笑,说道:“父亲年纪也有七十一,算是高寿了。又没有经过疾病什么的,寿终正寝,用我们的话来说,算是喜丧。”

    苏明媚微微笑道:“虽然算是喜丧,但是家父听了,还是难免有些诧异,苏师傅走得也算是急促了……却不知苏师傅还有什么要紧的未尽之事吗,现在我们家中也算有些余财,可以帮忙尽一点儿绵薄之力。”

    那汉子还是呵呵傻笑,说道:“虽然小姐是这般说,可是先父确实没有什么未尽之事……多谢小姐了。”

    说了半天,不得要领。苏明媚叹了一口气,说道:“能否带我们去看一下苏师傅生前的居所吗?”她一边说一边眼神示意小圆子,小圆子连忙又将一串钱送上。

    那汉子收了钱,笑着请苏明媚去了边上一间房屋,说道:“家父就住在这里。那边一间就是家父打铁的屋子……家父寻常日子就上兵部作坊做工,打铁的器物都放在兵部了,这些都是家父丧了之后从那边拿回来的……”

    苏明媚若无其事地看着,说道:“苏师傅生活果然节俭啊,在兵部做了那么多年官吏,生活却依然这般……”

    那汉子憨厚地笑道:“先父虽然担任了一个小吏,但是俸禄并不算多,有剩的也都是接济了同僚……”

    苏明媚微笑着说道:“却不知是接济了哪些同僚?”

    那汉子挠挠头,说道:“这些事情,我就不大知道了,小姐见谅啊。”

    苏明媚看着那汉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出来。她眼睛在那汉子的手上掠过,眼皮子却蓦然一跳!

    生怕那汉子察觉,苏明媚当下垂下眼睑,微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苏师傅的高风,真的好生叫人敬仰……要么小女子这就告辞了,多有叨扰。”

    当下就与小圆子出了胡同。

    因为有心事,难免有些心不在焉的。小圆子也禁不住喃喃自语:“小姐您是多疑了,苏师傅虽然曾经是兵部作坊里管事的小吏,但是也不见得与这件事有关……”

    苏明媚叹了一口气,说道:“知道了,你就别唠叨了……”

    等出了胡同,苏明媚却蓦然停住了脚步,她看着自己的衣裙,不知如何是好。裙子脏了一大片,方才在破破烂烂的小院子里做客也不觉得,现在一走到大街上,苏明媚就觉得丢脸了。苏明媚向来要风度,这下还真的不好忍受。小圆子急忙找手绢,却不想手绢早就丢了。

    就在这时,竟然有马车从胡同口驶过。小圆子连忙拦住,大声叫道:“帮忙带一程,我们给钱!”

    马车停下,车窗里探出一张痞痞的笑脸:“哎哟喂,小圆子大姐,拦车就拦车,你怎么就这么咋咋呼呼呢……你家小姐不是教导你,要风度风度?”这人正是唐黎悦。

    小圆子笑得嘴角咧开了花,苏明媚却是皱起了眉头。她一声不吭地上了马车,对唐黎悦喝道:“你下马车去!去赶车的位置上坐着!”

    唐黎悦大恼,说道:“苏小姐,你……这是鹊巢鸠占,你这是恩将仇报,你……要上车就要将我赶出去,没这个道理……”一边恨恨地说着,一边却是跳下了马车,与车夫挤在了一块儿。

    小圆子看着他的样子,扑哧一笑。

    苏明媚坐下,这才看见,马车中竟然放着一个衣服包裹,露出了一只女鞋。心中又不由得羞恼起来——这个唐黎悦,也不知上哪里寻花问柳去了,居然还将女孩的衣服带上车!

    这时唐黎悦的声音在前面响起:“衣服是在前面成衣铺里买的,你们小心一点儿换上吧。随便买了两双绣鞋还有布袜,也不知是不是合脚,我只往大里买,你们就勉强将就一下吧……苏小姐,谁叫我没见过你的脚呢,啥时候给我看看你的脚,我就知道你的脚码了,那就不会买错了……”

    苏明媚这下真的羞恼了,一跺脚,车子颤了一颤。

    小圆子却是将手中的包袱打开,抖开了一件裙子,轻声说道:“小姐,这件裙子,肯定很合你的身子……还有这双鞋子……快点儿换了吧,刚才你鞋子都进水了。好在殿下向来都是纨绔,进成衣铺买女装也没有人说什么……”

    苏明媚接过鞋子,不用穿,一看就明白——果然是按照自己的鞋码买的。心里想着这个纨绔殿下进成衣铺买女装的模样,心弦不知被什么拨动了一下,微微地颤起来。衣裙上的红色,悄悄地染上了她的双颊。

    一时之间,不觉痴了。

    片刻之后她回过神来,又喝骂道:“三皇子殿下,你居然跟踪本姑娘?你怎么知道本姑娘在这里?怎么知道本姑娘的裙子弄脏了?”

    唐黎悦满不在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知道苏大人行踪的不止本殿下一个,假如本殿下不这样光明正大地跟踪,那我的九天玄女媳妇儿不知要被多少人光明正大地偷窥呢……肥水不流外人田,要看也是咱们先看,你说是不是,苏大人?”

    他嘴巴里乱七八糟地说着,手却忍不住摸摸口袋。口袋里藏着一方脏手绢,手绢上曾经沾染过某位小姐的香泽。

    她不顾自己弄脏,抢先一步将孩子抱起来。她不顾自己弄脏,却先拿手绢去擦孩子的脸蛋儿……看起来大大咧咧粗枝大叶的女子,却有着一颗温柔细腻的心呢。

    就像是一块年糕受热变软一般,唐黎悦的心也是软软的,一片温温的潮热。

    苏明媚狠狠骂道:“果然是吐不出象牙。”

    随即却是苦笑,方才唐黎悦的话里透露了一个信息——很多人关心着自己呢。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注视之下。

    唐黎悦的马车及时出现在胡同口,那不只是为了给自己送一件裙子一双替换的鞋子,他是在保护着自己呢……

    苏明媚呸了一声,说道:“你的脚才利索一点儿,就这样东南西北乱跑,皇帝陛下也纵容你。”

    唐黎悦嘻嘻笑道:“我要见我的九天玄女媳妇儿,父皇生气没啥。”

    苏明媚羞恼,说道:“再胡说八道,我就下车了!”

    唐黎悦停了一停,才轻声说道:“苏大人,这官儿,你还是不要做了吧。”

    苏明媚摇摇头,好久才说道:“你不在乎他们要杀你——可是你……知道豆花儿吗?她死了,就是被那刺客,一把砸在墙上……豆花儿向我跑来,就是想要来帮我……”

    听了这话,唐黎悦半晌没有说话。

    马车辘辘,从石板路上碾过,也在两人的心头碾过。

    好久,唐黎悦才说道:“既然你要胡闹,那么我就只好陪着你。”

    苏明媚轻轻地嗯了一声,心变得很平静,虽然她知道,面前可能是疾风,可能是暴雨。

    外面的微风,轻轻掀动了苏明媚的车帘。唐黎悦很平静的一句承诺,轻轻掀动了苏明媚的心帘。

    苏明媚换上了夜行衣。作为未来的江湖侠女,苏明媚从小到大没少给自己置办这类黑色衣服。只是置办归置办,苏明媚也知道,这些衣服,多半放着好玩。可是放着好玩也要置办,女人在衣服上花钱,向来没有道理可讲。

    只是没有想到,今天还是用上了。

    小圆子与莲蓉糕都已经睡下,苏明媚悄悄出了门。前去的方向,就是羊肉儿胡同。

    今天白天她和小圆子去了羊肉儿胡同,见到了那个暴死的苏师傅的儿子。按照苏明媚先前得到的资料,那个苏师傅的儿子,也应该是一个铁匠。

    可是那个汉子的双手却是雪白粉嫩,甚至还养着指甲。

    那绝对不是一个铁匠的手。

    也就是说,苏明媚见到的,并不是苏师傅的儿子,而是旁人冒充的。

    因为有小圆子在身边,又不知对方底细,白天的时候,苏明媚不敢暴起发难,所以她选择了晚上。白天将自己哄走,那骗子晚上定然松懈,自己去搜寻一番,或者会有其他收获。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可以将那骗子拿下,逼问一番,得到口供,那就更完美了。

    当然,苏明媚还带上了迷魂香,当年姜云霞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品。只是我们的苏大小姐不曾想过,迷魂香的有效期问题……嗯,貌似我们的女主角,也只是需要一件东西来帮她壮胆而已。

    闲话且打住。我们的侠女悄悄地穿过了大半座京城,来到了羊肉儿胡同。

    整个胡同一片寂静,连一声犬吠也没有。来到胡同深处,苏明媚翻过院墙,来到那苏师傅的卧室跟前。门关着,上面系着一根布条,根本没有上锁。

    苏明媚解开布条,悄悄地推开了屋门,小心翼翼地点亮了火折子,搜寻起来。

    根据卷宗上的材料,刺杀案发生三天之后,苏师傅暴死。苏师傅除了打铁,还兼管着兵部库房废旧武器的登记。这等巧合,有理由让苏明媚相信,这苏师傅的死,或者有蹊跷。而今天白天所见,更是验证了猜测的准确性。

    或者,苏师傅会给别人留下点儿什么?

    如今这房子鹊巢鸠占,一般来说,即便苏师傅留下什么东西,也会被人毁掉了。可是苏明媚却是不肯死心。

    她四下里张望了一番,却是不知从哪里下手。原来所谓的夜行人的秘诀竟然一条都用不上……苏明媚正在思索的时候,却蓦然听见了后面传来的风声。

    一个棕熊似的黑影,从后面扑过来,想要将苏明媚扑倒在地!苏明媚身子往后一仰,手上的火折子就对准那棕熊的眼睛掷出。被火光一闪,那棕熊眼睛不由得眨了两下,苏明媚就趁着对方一眨眼的工夫,从对方的胳肢窝底下,蹿了出去。

    只是骤离火把,苏明媚的眼前一阵发黑,看不准方向,竟然撞在了门框上,好生疼痛。

    她又听见啧啧的笑声,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另一个地方扑过来。那身形非常矫捷,竟然又是一个高手。

    苏明媚武功很强,可是大病初愈,身体也才恢复了三五分。她不敢恋战,不管那个女人,也不管身后的黑影,对准了院墙,就要翻墙而出。只是她的手脚还不算十分利索,才刚刚骑到院墙之上,这边的一只脚,就被人抓住了。